断直连这门“生意”


来源:移动支付网    作者:慕楚    2018-2-27 11:54

2018年4月1日,是296号文,条码支付业务规范正式实施的日子,也是该文件要求断直连的日子。也正是从该文件之后,业界一直认为的2018年6月30日断直连倒计时提前了近3个月。然而,届时直连真的能够彻底斩断吗?错综复杂的支付行业还可能演化出怎样的大事小事?

断直连这门“生意”

断直连重任,首当其冲的是清算机构。2017年8月,央行发布209号文,要求所有支付机构必须在2018年6月30日之前接入网联,断直连号角就此吹响。最近网联也向外释放了一些信息:已接入328家商业银行、87家支付机构,并正在加紧推进剩余120余家商业银行、40多家支付机构的接入工作。

从公开数据上来说,仍然有三成支付机构没有接入网联。但从网联的股东结构来说,接入的支付机构已经占据了99%以上市场份额,剩下的三成支付机构数量,不到1%的市场份额,4个月的时间还不够吗?

网联股东明细

然而,281、296号文的发布,活生生让断直连的日期往前提到了2018年4月1日。与此同时,断直连不再是网联的事,而是所有“合法清算机构”的事。作为中国第一个清算机构,银联在断直连上也不甘示弱。

总裁时文朝亲自主持,召开两次非银行成员机构业务沟通会,并且发布新一代无卡业务转接清算平台。在舆论声势上,断直连也变成了银联与网联共同的事,而且银联近期似乎更加高调,网联则默默搭建系统,偶尔晒一晒转接数据。同是清算机构,说两家没有竞争,没几个人会信。

断直连,不仅仅是一个政策,更是一桩生意,在合规条件下,谁都希望分一杯羹,直连需断,但没指明与谁断。此前媒体爆料,农信银也加入断直连大军中,“农信银正在积极与支付宝、微信支付进行接洽,提出以通道方式承接支付宝、微信等与银行间连接、面向商户的收单业务的转接方案。”

农信银全称农信银资金清算中心,是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由全国30家省级农村信用联社、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及深圳农村商业银行共同发起成立的全国性股份制金融服务企业。大家都是正规军,断直连难道农信银不行吗?

在一系列的文件之后,回头再看209号文对断直连的要求,这似乎是一个阀门,打开了断直连一系列政策的下发,也打开了一扇新业务的大门。清算机构曾经的失地,被支付机构长期“殖民”而变得肥沃的失地,重新回来了。面对这一大块沃土,谁不希望分一杯羹呢?

断直连的压力

面对断直连的政策压力,支付机构不敢不从。在296号文发布之后,支付宝和财付通随即表明立场,认可规范,并且积极配合。一方面是条码的具体规范的实施,包括500元的静态码限额;另一方面就是对断直连的配合。

早在网联成立后不久的2017年8月,支付宝、财付通等代表支付机构就已经开始向网联计划切量。到2018年春节,网联单日业务处理量突破1亿笔,支付交易平均耗时208.72毫秒,系统成功率99.99%。但如果完全接入两大巨头的交易数据,网联仍然有压力。

由于2018年微信并没有公布微信红包的详细数据,引用微信2017年发布的新春数据,除夕至初五,微信红包收发总量达到460亿个,日均近80亿个微信红包的交易量,网联的1亿笔单日业务处理量显然不够看。

另外,银联方面也公布了自身2018年春节假期的交易数:交易总金额达到6790亿元,交易总笔数4.62亿笔,较去年同期(除夕至初六)分别增长47%和35%。平均下来,银联在这7天里,日均交易量是0.66亿笔。单从这个数据来说,网联平台的1亿单日交易处理量似乎并不逊色银联。

两家清算平台的交易处理量加起来,是否能够消化微信红包的新春高峰呢?这还是不包括支付宝的交易数据。假如财付通和支付宝完全切量到网联及银联呢?

在2017年双十一期间,支付宝诞生的新的支付峰值:25.6万笔/秒,比2016年增长超1.1倍。网联平台当时最大交易支持是,18万笔/秒,“根据历史数据推算60%的交易涉及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请求…需要转接至网联平台。”如果完全接入,网联承担支付15.36万笔/秒的清算量,平台勉强及格,虽然这并没有算上其他支付应用。但按照双十一交易量不断翻倍的发展速度,2018年又是一次大考。网联所面临的平台压力可想而知,而银联日前也公布了新一代无卡清算平台,但是没有透露详细的平台数据,能否承担多少交易量是一个问题。

断直连,不仅仅是门生意,也是一次考验,国字号清算平台是否能够完全承接市场上的清算需求,会是一个问题。(以上均为估算,如果错误,还请留言斧正。)

断直连,如何责众

直连,是中国特色,这带来了第三方支付快速发展,几乎所有的支付机构都与银行有着相关合作,支付机构能够获得银行较低的费率,银行能够获得支付机构大量的备付金储蓄。对于支付机构和银行来说,直连是互利的。但是直连带来了金融混乱,资金无法溯源,使得诈骗、反洗钱不断发生,这是国家金融健康所不允许的。

断直连来了,断的是银行与支付机构的利益共同体。200多家支付机构与千万家银行之间的利益,不仅仅如此,断直连带来的费率提升,也将影响千千万万的代理机构。在长期的直连模式下,产业链上下游已经形成了成熟的灰色链。断直连之难,就难在法如何责众。这又怎么不让支付机构们心存侥幸呢?再者,断直连政策来的凶猛,市场上尚有选择银联还是网联的徘徊,2018年4月1日真的能完全断直连吗?这一天是支付机构的愚人节还是断头日,值得期待。

本文为作者授权发布,不代表移动支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未按照规范转载者,移动支付网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18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5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