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信行业大地震:世上再无草根征信,芝麻信用重新改定位


来源:清流Club    作者:松子    2018-5-28 11:59

5月23日,在百行征信正式挂牌成立的同一天,其股东——同时也是8家试点个人征信机构之一的中诚信征信(下称中诚信),宣布完成4.5亿元A轮及A+轮融资。

业内人士分析,在与其他征信平台个人征信业务实力并无明显差距的情况下,中诚信能拿下这笔投资,除与其相关背景和资源优势较突出有关,更重要的是其百行征信股东的身份。

虽然中诚信在百行征信持仅持有8%的股份,但这笔4.5亿元的融资,却充分肯定了这张个人征信牌照的份量。

继人行之后,百行征信的成立,是我国征信体系的建设工作可喜的推进。然而对民间征信服务机构而言,形势并不乐观,现在反倒成了一个生死存亡的关键时期。

这一阶段,“征信”不再是业内个人征信服务平台的主要关键词,“信用科技”、“金融科技”、“智能风控”变成了新兴的业务概念,对步伐较快的机构来说,一个个谋变的小火苗,已经被悄悄点燃了。

今年3月底,清流Club从知情人士处获悉,芝麻信用内部将进行整合,不再强化“征信”属性,更多地侧重金融科技,芝麻分或将不再轻易供B端金融机构使用,而更注重商业领域信用服务。

5月25日,据财新确认,蚂蚁金服调整了子公司芝麻信用管理有限公司的业务模式和高管团队,芝麻信用总经理胡滔已被调整到蚂蚁金服CEO办公室,芝麻信用改为班委制。

但更多的民间征信机构,还处在观望的迷茫和焦虑之中。

迷途的羔羊

百行征信的正式揭牌,意味着其他个人征信服务机构与个人征信牌照失之交臂,即便作为百行征信的股东成员,无牌照也不能再直接从事个人征信业务。另一方面,百行征信提出的“四不原则”进一步强调维护个人信息安全和个人信息主体合法权益。

随着首张个人征信牌照的下发,监管层对征信业务相关机构的合规性的要求越来越高。此前,民间征信服务机构存在个人信息采集和使用不规范、业务经营范围不明确等普遍问题,必然成为下一阶段监管层在征信行业的重点整治目标。

在百行征信成立以前,大部分的数据平台或征信服务机构都会提供金融信贷信息、银行账户信息、黑名单等与金融强相关的数据查询服务,以及运营商数据、公安数据、行为数据、电商数据等弱金融属性的数据查询服务,此外还包括信用评分、风控建模等其他服务。

但哪些是个人征信牌照范围内允许的业务,哪些是非持牌机构不能涉足的,到目前为止尚无定论。

此前,腾讯信用分正式上线公测仅一天便紧急下线,虽然腾讯事后对媒体解释称因限时活动的缘故下线,但据知情人士透露,此确因合规问题被监管层叫停。此外,芝麻信用也曾因合规性问题被监管层约谈。

今年以来,此类案例的发生似乎正是征信行业即将开始大整顿的信号,尤其在百行征信作为正规个人征信持牌军落地以后,征信行业的紧张氛围有增无减,一如去年底现金贷整治文件141号文下发前的现金贷行业。

当清流Club向多家征信服务机构咨询其业务范围时,除少数已转型风控或技术服务的平台外,目前大部分平台的服务范围基本和从前一样,暂无明显改变,但至于以后能不能继续提供信贷信息查询等服务,则纷纷表示“不清楚”、“不知道”。

而针对持有百行征信股份的8家征信机构与百行征信的经营范围区别,相关机构的受访者都默契地表示目前该问题过于敏感,无法回应。

“牌照是发给百行征信的,不是其他征信机构,这些参股的征信机构当然不能做征信业务,只能由百行提供查询服务。”西南财经大学信用管理系主任李志勇非常肯定地表示。

“目前所有的这类服务都叫做数据技术服务,和征信扯不上关系。另外也不输出明细数据,而是将所有数据进行包装、分箱。”某持牌消金机构风控人士认为,现在一般非持牌的征信服务机构提供的都可以叫做数据服务,目前其业务应该不会受影响。

某征信机构人士表示,此前业内对数据服务和征信服务也没有严格意义的划分,但今年下半年征信行业或将面临一次强监管,无论是数据服务还是征信服务,都可能发生调整变化。

征信服务or数据服务?

关于征信服务与数据服务的区别,某贷款机构人士表示,其在与芝麻信用、腾讯征信、前海征信等8家参股百行的机构沟通后发现,其实质业务确实与同盾、百融等大数据服务平台差别不大。

“虽然从2015年起,征信行业内都打着征信平台的旗号,但大数据平台通常只有信贷机构的申请信息,更侧重支付宝、京东一类的数据信息,这8家试点征信机构则往往有完整的信贷信息。”

因此,他们区别征信服务与数据服务,主要靠对方是否要求信贷机构上传完整信贷信息来区分。

某征信机构副总裁认为,征信服务与数据服务的本质区别在于,征信服务需要信贷机构来共享信贷数据。参考国外金融市场发展较成熟的国家,其征信局的核心业务是Credit Report,是将信贷机构上传的借款人全生命周期信贷表现数据按照统一标准加工处理,来判断一个人的历史的履约能力、偿还能力和还款表现。

“但诸如我国的三大运营商、公安部的身份证查询中心等,只是在原有业务的基础上累积了大量数据,对于金融业务风险管理和个人身份识别有价值,但对外输出无需信贷机构返回数据。”他认为这种服务则并非征信服务。

即使从根源上区分了征信服务与数据服务,做到尽量不跨越经营红线,但征信行业现存的显著问题依然值得注意。

早在2013年,国务院颁布的征信业管理条例已经非常明确的规定了能够采集个人金融交易相关数据的主体资质,而事实上,依然存在很多大数据征信平台或金融科技公司出于其商业目的非法取得信贷数据。

上述征信机构副总裁举例,例如某些机构会利用支付通道在未经借款人、甚至信贷机构授权的情况下,获取支付信息倒推用户的信贷表现。“这就存在极大的法律风险。”

2017年中,相关部门发布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其中针对未经授权非法获取、提供或出售公民信息等问题作出了解释。有业内人士指出,其中对个人授权的时效性、指向性尚无明确解释,尚需要完善。

错失牌照的征信平台还有未来吗?

“本质上,一个国家不需要太多的征信公司,美国在二战前后也经历了征信公司大量涌现又逐渐淘汰的过程,当时美国有大大小小几千家征信公司,现在留在市场上的不过几十家,进行差异化的服务而已。”李志勇教授认为,目前打着“征信”旗号倒卖数据的公司实际上造成了公民大量隐私被泄露等问题,弊大于利。“现在就是应该洗牌,剩下的大玩家就是需要个别有公信力的、有安全保障的征信机构。”

我们假设,在监管趋严的大势下,将来无牌照不能直接经营提供征信服务、不能通过非法手段获取、提供、售卖个人信息的征信平台,如果能够在监管风暴中存活下来,那么这些平台的意义是否完全没有意义了呢?

“当然有意义,”上述消金风控人士认为,这些平台能与百行征信的功能形成互补,通过合法途径提供非金融类数据,例如通信运营商数据、手机APP使用数据、航旅等出行数据,为消金机构提供辅助。

“百行征信接下来一定是制定规则,对相关机构上传数据的类型进行约定、确保数据的真实、可溯性。这张牌照的有效期是三年,所以百行征信改变征信行业也不会需要特别久的时间。”北京某征信平台内部人士透露,随着百行的落地,目前真正持有数据的征信平台都在谋变,他判断这些机构最终很可能成为类似FICO的征信服务商,服务于百行这样的持牌征信机构,或向其他征信延伸领域提供产品。

某上市消金机构人士表示,一方面,作为消金资产方他对未来征信行业发展有两点担忧。一是部分消金机构的目标客群是征信人群外的客户,在征信系统全面覆盖的情况下,“不上征信”这个产品吸引力将不复存在;二是接入百行征信必须回传数据,而一般消金机构则不愿接入,轻易暴露对其真实的经营数据和行为。

另一方面,其接触的部分征信服务平台正往科技方向进行业务调整,他认为持有百行征信股份的平台将来可能以股东的身份参与到百行征信的运营中去,并不需要过分担忧未来业务转型方向。

“实际上我理解人行的安排是,在其指导监督下,扶持那8家机构,表现好的长大成熟了以后让他们自己飞。”在李志勇教授看来,在配套法律、业务规则等相关制度建设完善后,第二张个人征信牌照的下发仍然是有希望的,但涉及法律问题,立法的过程较长,还需要时间。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18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5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