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直连最新进展 网联实现支付宝、微信支付快捷切量近九成


来源:移动支付网    作者:十字财经    2018-10-17 11:20

随着“双十一”的逐渐临近,“断直连”的最新进度和网联的系统承压能力再度引发业界关注。

十字财经从接近监管人士处了解到,就当下断直连的进展而言,银联虽然已与两大巨头签署了战略合作意向和并进行了系统对接,但迄今为止,就发卡侧而言,银联切量并无太大进展,主要承接两大巨头交易量的,依然是网联。

“网联自‘630’之后,切量速度大幅跃升,一位接近网联的人士透露,‘630’之前,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在网联的清算笔数在每月百万笔量级,‘630’之后,网联解决了D+0的问题,交易量承接能力迅速提升,突破了千万量级。”该人士透露,发卡侧断直连而言,网联已经承接了网联承接了支付宝90%的交易量和财付通87%的快捷交易量。

不过,特别值得指出的是,协议支付即网联版代扣业务目前为止仍无实质性进展。

“代扣业务对各个支付公司而言是刚需,但现在网联的主要精力还在两大巨头的快捷切量上,尚且无暇顾及中小支付机构的需求。”一家第三方支付机构CEO告诉十字财经。

1.快捷切量达九成

目前支付宝、财付通两大巨头(以下简称“A/T”)与银联、网联(以下简称“两联”)的合作模式中,清算链路是“收单机构-银联/网联-A/T-银联/网联-发卡行”,因此,“断直连”工程分为收单侧和发卡侧。

上述人士透露称,收单侧而言,目前而言,线下第三方支付的聚合业务才刚刚开始,仍有相当比例的聚合业务在第四方手中,行业格局还比较混乱,难以统计是否完成了百分之百的“断直连”业务。就发卡侧而言,网联承接了支付宝90%的交易量和财付通87%的快捷交易量。

“快捷交易的切量已经做了很长时间的磨合,各行的协议都差不多了,630之后,网联解决了D+0的到账时效性问题,承接能力发展很快切了9成。”上述接近网联人士表示。

“但是这么一来,在交易量出现井喷之际,网联的系统是否稳定成为重要担忧。比如接下来的双十一。”一家股份制商业银行电子银行部总经理告诉十字财经。

今年4月,网联技术负责人强群力曾介绍称三地六中心满配情况下,估算可以达到18万笔/秒的性能指标。

公开数据显示,去年天猫双11全球狂欢节支付峰值达到每秒25.6万笔,为上一年的2.1倍,数据库处理峰值达4200万次/秒。

不过,值得指出的是,天猫交易量中有相当一部分来自支付宝余额账户或者余额宝的账户扣款,不涉及和银行账户的清算。因此实际的清算压力没有25.6万TPS那么大。但另一方面,“双十一”已经不仅仅是天猫的专属狂欢。除了阿里体系内的天猫与部分淘宝店铺,京东、苏宁甚至蘑菇街等垂直类电商平台也都参与其中。以京东为例,京东体系支持微信支付、京东支付以及通过京东支付实现的各种银行卡的快捷支付。“双十一”期间,通过这些支付手段实现的交易也将给网联或银联的系统带来压力。

因此,今年“双十一”压力不容小觑。

然而,就“双十一”支付系统的稳定性而言,网联并非主要承压方。从用户体验的角度出发,支付宝和各家银行的担忧一点也不比网联少。上述银行人士表示,据其了解,支付宝和银行眼下的打算是采取两手准备:“先走网联,届时,如果网联的系统撑不住出现服务器宕机等情况,直连系统都还在,不排除回切直连网络系统的可能。”

一位接近支付宝人士告诉十字财经,除了网联之外,支付宝仍在积极推进与银联的合作进度。

“系统建设不是一个大跃进能解决的问题。网联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无论是系统建设还是断直连的进度能有如此成绩已属不易。断直连本来就是一个过程,系统也需要不断完善,在这个过程中,存在不稳定或发生宕机事故等都是非常正常的事情。现在要考虑的是,在这波考验中如何平稳度过。”一位接近网联的人士如此评价。

2.代扣业务几无进展

“代扣业务对各个支付公司而言是刚需,但现在网联的主要精力还在两大巨头的快捷切量上,尚且无暇顾及中小支付机构的需求。”一家第三方支付机构CEO告诉十字财经。

支付机构对代扣通道的需求,很大程度基于成本考量。相较快捷而言,代扣通道的成本要低得多。

十字财经从多位市场人士处了解到,快捷的成本在千分之二左右,这意味着,一千元的交易就需要付两块钱的成本。而代扣则按笔计费,以银联提供的代扣产品为例,单笔实行阶梯费率,分为0.7元、1.2元和1.7元几档。而一些市场人士评价称,银联的代扣通道成本较之以往深圳金融联网络服务中心(下文简称“深金结”)等提供的代扣通道而言,成本已经相对较高。由此可见,代扣成本远远低于快捷。

自去年代扣市场加强整顿以来,无论是以深金结为代表的集中代收付中心还是银行的代扣直连通道都已陆续关闭。这给支付机构的成本控制带来了灭顶式的压力。

以信用卡还款产品为例,如支付宝和微信支付这样的行业巨头,在“断直连”工程的推动下,信用卡还款业务基本都已通过快捷实现,直接导致了成本高企,微信甚至因此两度调整信用卡收费规则。

而财力不够雄厚的信用卡还款机构,则需要不断被挤压的代扣通道中继续拼凑直连网络以控制成本。十字财经了解到,以51信用卡为例,其信用卡还款产品中,依然通过接入多家支付公司来拼凑代扣直连网络以降低通道成本,只有该网络无法覆盖的银行才会使用快捷通道。

“现在,拥有3到5家银行直连代扣的支付机构已经很牛。很多银行都已经关闭直连的代扣通道。”一家第三方支付的机构部人士告诉十字财经,尽管首选肯定是直连的代扣通道,但现实处境已经十分无奈,“当然也可以选择银联的代扣通道,但是相较直连的代扣通道,银联代扣通道的限额很低,失败率也不低,还要银联认证。”

一家股份制商业银行的网金部人士告诉十字财经,相较快捷而言,代扣业务产品涉及的系统改造需要调动的资源更多,这是迄今为止网联协议支付产品尚未实现较大突破的重要原因。

“从银行角度来看,快捷业务只需要网金部门参与对接。而代扣有各种各样的场景,不同的场景模式可能涉及不同部门,对公业务部门、个金部门以及总行下辖各个分支机构可能都需要参与进来。不同场景对代扣业务的需求也不同,诸如保险等业务场景纯代扣只需要用户身份证和卡号就可以实现,而游戏、音乐等场景下一次授权多次使用的小额支付还是属于快捷层面的业务,但有时也会使用代扣的通道。因此针对不的同场景模式,银行需要先进行内部梳理,对协议进行统筹。这是一个很庞大的工程,目前来看,网联还无暇推动银行去进行产品的设计和对接。”上述人士表示。

本文为作者授权发布,不代表移动支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未按照规范转载者,移动支付网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18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5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