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依德:金融科技除了提高效益也带来了新风险新挑战


来源:新浪科技    2018-11-7 9:03

乔依德

11月3日消息,第二届钱塘江论坛于11月2日至4日在杭州国际博览中心召开,本届论坛以“迈向高质量发展之路”为主题。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乔依德出席主场峰会三“新经济峰会”并演讲。

乔依德表示,金融科技除了提高效益、创造新业务,它也带来了新的风险,带来了新的挑战。最明显的是P2P,大家知道跑路跑得很多。因为有了新的科技,有了洗钱、违法、欺骗手段更加隐蔽,它的负面影响涉及面比以往广得多,这一点我们要注意。另外,个人隐私更容易被泄露,造成负面影响。现有的监管体系跟手段,对此还不能适应,这对我们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乔依德在演讲中提到,金融科技对改变我们的金融生态、改变金融机构的功能起了很大作用,但是这里面还是要强调最后一点:它没有改变金融的本质,金融的本质是什么?金融就是根据不同实体的不同需求,将资源在时间和空间的分布上进行有效的配置。因为不同的实体,包括企业,包括个人,有的是有充裕的资金,他现在不用,有的是需要资金,金融就起了这个作用,在时间和空间上进行有效的配置。无论金融科技怎么发展,金融的本质是不应该忘记的。

以下为演讲实录:

乔依德:各位来宾,下午好!

非常感谢大会邀请我来参加,特别是感谢钱塘江金融研究院峰会的主办方邀请我来做一个发言。

我在准备发言的时候,看到钱塘江论坛有一个宗旨,九个字:“新金融、新科技、新经济”,我认为这个宗旨提炼得非常好,既有前瞻性,同时抓住了经济面临转折的基本特征。

我们一般理解“新金融”,从一个实用的狭义的角度来理解,上午我们也谈了很多,我想从更广阔的背景下谈新金融是怎么发生的,主要先从全球金融危机发生以来的这十年当中全球金融格局有哪些变化,然后再具体谈金融科技。

我们进行了梳理,我们认为全球金融格局有七个重大的变化,我用“七个前所未有”表述:第一,各国中央银行的作用前所未有地增大了,现在跟十年以前相比,大部分发达国家进行了QE,也有人说中央银行从一个最后贷款人变成了最后交易商,它发了大量的货币。另外金融危机以后,我们也知道对每一个金融机构的监管是不够的,还要对系统进行监管,所以金融危机以后提出了“宏观审慎”的概念,中央银行在这当中起了主要作用。像我们国家金融稳定委员会办公室设在人民银行。人民银行以前完全不涉及监管,现在也或多或少涉及到监管,因为你要真正成为最后贷款人,你对下面的金融实体要有所了解。我认为这是中央银行的作用前所未有地增大了;第二,发达国家货币政策的溢出效应前所未有显著化和复杂化。以往也有发达国家的货币政策影响到其他国家,但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重大,当然美联储表示要加息缩表,全球资金都向美国涌过去,这是一个很重大的变化;第三,在危机以后,各个国家将金融监管放到前所未有的高度。这里面包括两方面的内容:一是每一个国家对自己的金融监管都加强了;二是在国际上,监管的协同加强了。全球也提出要全球金融安全网,包括四个方面:(1)外汇储备;(2)双边货币互换;(3)区域金融安全;(4)IMF作为核心的领导全球的金融安全;第四,全球债务杠杆率上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现在全球平均金融杠杆率,2017年达到24%,是全球债务跟全球的GDP相比,已经大大超过在金融危机以前2008年的231。其中发展中国家债务上升得很快,还有非金融机构的企业债上升得比较快,我们国家的债务上升得也是很快;第五,全球跨境资本的流动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化。变化上,总量在减少,但是它的结构变化了,发达国家资金的跨境流进流出减少,而发展中国家增加了。跨境资本的总类当中有变化,直接投资增加了,债券投资和银行贷款下降了;第六,新型发展中国家包括中国,在全球金融体系当中的地位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升。地位包括话语权、外汇储备的增加、金融交易额、新兴经济体的地位都增加了;第六,各种新的科技对金融行业的推进作用,对金融生态和功能的影响前所未有。

上面这七个重大的变化,我觉得其本质深刻地反映了国际社会对金融危机的一种应对,为什么央行作用大了?因为它是应对全球金融危机;第二,全球的金融格局发生了重大变化。向中国过去几年,每年对全球GDP的增长差不多贡献了三分之一,其他的新兴国家加在一起,差不多超过50%;第三,新兴科技的高速发展,这个重大的变化已经还将继续对全球经济、人类社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新金融或者说金融科技引起了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上个月在印度尼西亚巴黎岛召开了2018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年会。在这个年会上,世界银行和IMF启动了金融科技巴黎倡议,印度尼西亚总统也参加了倡议仪式,四行行长都参加了。倡议的名称就叫“成功抓住金融科技的机会”,它的出发点就是帮助成员国抓住迅猛发展的金融科技机会,同时防止潜在的风险。

倡议包括12条政策建议,我在这里就不一一具体讲,我讲几条印象比较深的:第一,倡议充分肯定了金融科技的积极作用,包括普惠金融,包括支持联合国可持续发展,我想强调一下这一点,虽然以往好几年大家谈“金融科技”谈得很多,但这一次是全球两个最高的、最有权威性国际经济组织提出了这样的倡议,而且在会议上通过,把“金融科技”提高到一个很高的地位,我觉得这也是很重要的一点;第二,倡议提出要加强金融基础设施建设,包括宽带、移动数据服务、数据存储、支付和清算服务;第三,倡议希望要加强竞争,形成一个公开、自由、非垄断的市场,决策者应注意市场集中的风险,应该培育关键基础设施的标准化、互用性及使用的公平投资,我认为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点,就是加强竞争,要防止垄断;第四,倡议认为要修改我们现在的金融监管的框架,对于新的机构、产品、活动产生了新的问题,原有的监管框架应该进行必要的调整;最后一点,鼓励国际合作和信息共享。

我觉得这12条,国内宣传的好像还不是很多,但是央行《申明》当中也提到金融科技巴黎倡议。巴黎倡议提出“金融科技”,以后也会成为G20专门研究的内容,在G20下面有很多工作小组,比如对跨境资本、对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现在金融科技也作为G20一个专门研究小组的内容。

下面我将具体谈一下金融科技是如何影响金融生态和功能。

今天上午蚂蚁金服的董事长做了一个非常详细的演讲,详细阐释了蚂蚁金服服务实体经济、对技术创新支持、对农业的支持,我想从横向的金融行业的功能角度来看看金融科技能发挥什么作用。

第一,在不改变现有金融生态和经营模式的情况下,金融科技改善或影响了各个具体行业的现状。这是从横面上讲的,大的金融形态不改变,但由于金融科技的内容发生了很多变化,比如说金融机构提高经营效率,有于互联网,前台、后台,金融机构都提高了效率,降低成本,客户可以自己网上购买保险产品、进行理赔,今天上午也讲了证券买卖,降低了成本、提高经营效率;另外是提高了风险管理的水平,有于大数据、人工智能采集了大量数据,能够及时发现问题,找出风险点;另外,使得客户能获得更便捷、更高质量的服务。比如说犹豫人脸识别,使得客户的远程开户成为可能,对客户带来了很大的方便。

第二,创造了新的业务,全新的金融生态。比如说P2P,绕过了以往的传统的金融中介,建立了一个开放式的借贷平台。另外,以往没有移动支付,有于我们的科技。另外是新型的宽景支付,因为现在跨境支付都是要通过Swst(音),用区块链可以绕过它,当然这里面还有很复杂的问题,如果你用美元,还是不行,你必须要到美国进行清算,还是有很大的问题。但是我觉得这是一个全新的业务金融生态,我不知道阿里巴巴有没有人在这里,我有一个建议,除了商业上的应用,还可以做政策上的探索,比如说现在各个国家的中央银行都比较头痛的跨境资本很难管理,你能不能采用区块链,对跨境资本进行管理,这是造福于各个中央银行的。再比如说SDR,中国2016年年底加入STR,但是现在的STR应用很困难,能不能用区块链推动STR跨境支付、跨境应用?这都是可以探讨的。

第三,新的科技正在摸索之中,前景还不能确定,最明显的就是比特币或者是数字货币,搞了很多,很起劲,但前景到底怎么样?我认为还是很难说。在这次巴黎会议上,现在中央银行大家可能不注意这件事情,他们现在已经提出了以后不称为数字货币或者加密货币,而称为数字资产和加密资产。我查了央行的新闻稿,它现在就是说加密资产,不用加密货币,原因是什么?为了避免误解,我们现在一般说的货币都是信用货币,但现在说的比特币等等都不是政府的信用债,包括现在美国做的稳定币,就是一个货币跟美元挂钩计价,包括跟人民币计价,这都不能真正意义上的信用货币。所以这一点,提请大家注意。

第四,金融科技除了提高效益、创造新业务,它也带来了新的风险,带来了新的挑战。最明显的是P2P,大家知道跑路跑得很多。因为有了新的科技,有了洗钱、违法、欺骗手段更加隐蔽,它的负面影响涉及面比以往广得多,这一点我们要注意。另外,个人隐私更容易被泄露,造成负面影响。现有的监管体系跟手段,对此还不能适应,这对我们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总而言之,金融科技对改变我们的金融生态、改变金融机构的功能起了很大作用,但是这里面我还是要强调最后一点:它没有改变金融的本质,金融的本质是什么?我的理解是金融就是根据不同实体的不同需求,将资源在时间和空间的分布上进行有效的配置。因为不同的实体,包括企业,包括个人,有的是有充裕的资金,他现在不用,有的是需要资金,金融就起了这个作用,在时间和空间上进行有效的配置。无论金融科技怎么发展,金融的本质是不应该忘记的。

最后,我再谈一下金融科技应该如何助推大湾区的建设。

对于这个问题,我一直是心有余悸的,因为每到一个地方,别人说要对当地的发展提什么意见,我总是比较害怕,怕讲不好。主办方也希望我能讲一点,我说恭敬不如从命,我想从外面的角度提一些思路,但实际上我一直觉得当地人最有发言权。因为我上午到的比较晚,我听了你们书记讲的后半段,他讲了很多,讲得很好,有很多很好的想法。

下面我简单从开拓思路的角度,提一些想法:

第一,杭州提出了一个口号,要成为数字经济第一城,我看报纸准备发言稿的时候,我说雄心很大,也很好。所以我认为要提高对于发展金融科技、数字经济重要性的认识,要从我们国家经济转型高质量发展的要求来认识,同时要从国际环境变化的高度来认识。

在这个过程当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我们在制定规则的时候,要注意国际上的动态,你不要自己搞一套,以后你自己再走出去就会很困难,特别是对于隐私权,可能我们以往的重视还不够。你在国内,也许马马虎虎,如果你走出去,问题就比较大。我觉得“走出去”很重要,这是我们从旧动能转变为新动能一个重要的方面,因为我今天早上刚回来,前几天在摩洛哥开会,我们了解下来,中国现在“走出去”还存在很多问题,烂尾工程也很多,而且我们最大的问题是缺少制造业,缺少核心技术、核心的关键的东西,我们只能跟着别人走。同时,法国一个汽车跟摩洛哥签约,他的总裁也在会议上讲我们不知道汽车零件,汽车零件都让别人造,我们有技术能把各种零件装配起来,我们知道汽车应该是怎样的。我想想我们国家现在就缺这一点,你搞零部件可以,现在真的除了吉利通过收购以外,其他汽车行业传统工业真正“走出去”能带动上下游的,几乎没有。但我们现在搞金融科技,搞数字经济,我们现在的差距跟国外还不是很大,我想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机会,我们应该提高到这样的高度来认识。

第二,大湾区的建设要主动融入长三角一体化的国家战略当中去。从区域发展的角度,我理解现在国家主要有三个重点:一是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二是京津冀,三是长三角一体化。当然,杭州湾区怎么主动融入?我认为还是很重要。我看材料当中也讲到嘉兴G60,我在上海看到松江G60,我想是一回事,一条公路。今天上午美国科学院院士讲到波士顿周围有128公路,128公路做得也不错,周围有很多大学,向哈佛大学、麻省理工大学。所以我认为杭州湾的建设,还是要主动融入长三角一体化。

第三,做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国营企业和民营企业的关系。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我想到一件事情,五六年以前杭州市长到外面去,别人就问杭州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能够培养出阿里巴巴,我印象很深,他就说我们什么也没有做,我们创造好的经商环境,它自己就起来了。他的话,我一直记到现在,我想政府的职能并不是一定要投资、要注资很多东西,要创造好的经营的环境,我想浙江这方面是走在前面的。另外,国有企业跟民营企业的关系,不多说,大家议论很多。这里面我提到一个事情,上星期我看到深圳市前副市长张世平(音)一篇文章,讲深圳是怎么发展的,他是这样说的“民营企业要发挥主体作用,国有企业发挥基础作用”。我当时一看,很出挑,他把民营企业作为新经济的主体。但是前两天总书记接近民营企业座谈会当中有一句话,他说民营企业要成为技术创新的重要主体,这个话跟张世平的距离也不是很大了。为什么?大家知道创新会带来巨大的成功,也有巨大的风险,它跟个人、企业的利益是密切相关的,民营企业去做,你能知道风险在哪里。强调这一点,我认为很对,今天上午美国院士也讲了,我看了图表,也说明民营企业在数字经济当中要发挥重要的作用,或者用总书记的话就是重要主体作用,前深圳市副市长提出了主体作用,当然意思是一样的。

最后,我提一个建议,关于人才培养。上午也讲了很多,我就提到几个注重:第一,注重以项目带动。你有项目,人家就会来,你没项目,来了也没用。我也访问过搞金融的,很头痛,要做一个新的业务,它要审批,请人家来,工资都是几百万、上百万,坐等申请,等了一年两年,还不知道是否能批下来。所以一定要用项目落实来带动人;第二,注重领军人物。一个国家、一个地区、一个企业的领军人物是非常关键的;第三,注重自己培养与外部引进相结合。

最后我再回到钱塘江论坛的主旨“新金融、新科技、新经济”,我归纳一下,“新金融”是一个切入点,“新科技”是一个支撑,为什么新金融可以成为切入点?我认为这跟金融的形态有很大的关系。因为金融交易量大,创造大量的数据,金融又是流动的,这对我们新的科技、移动支付都带来了很多应用前景。最后的结果?由于新金融、新科技,带动整个新经济的发展。我相信如果抓住这样的主旨,大杭州湾在数字经济上一定能够得到迅猛的发展。

我就讲到这儿,谢谢大家!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18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5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