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银行来了,或掀起一场银行业变革风暴


来源:懂财帝    作者:嘉逸    2018-11-7 15:59

山雨欲来风满楼。

明年一季度,香港将迎来让整个银行业胆颤的新机构——虚拟银行(virtual bank)。

这场创新早在去年9月已经拉开序幕。当时,香港金融管理局(下称“金管局”)公布了一系列措施,推动香港迈向“智慧银行新纪元”,其中一项措施就是引入虚拟银行。

今年2月,金管局发布了《虚拟银行的认可》指引修订本(下称《指引》),列出了金管局在决定是否认可虚拟银行在港开展银行业务时所考虑的原则。

在公开征求意见后,新指引的最终版本于今年5月发布,预计首批牌照将于年底或2019年首季度颁发。

根据《指引》,“虚拟银行”指的是主要通过互联网及其他电子渠道而非实体网点提供零售业务的银行。

金管局认为,建立在金融科技的运用及创新基础上的虚拟银行可以加强客户体验和降低金融产品成本。同时,虚拟银行以零售领域尤其是低收入者和中小企业为目标,为难以从传统银行处获得信贷的个人和机构提供了另一种选择,有助于促进普惠金融的发展。

国内的腾讯、蚂蚁金服、京东金融、小米、众安等互联网巨头均在等候这一“金字”牌照。坐拥流量优势的互联网巨头,将重新改写银行业的存贷规则。

那么,香港的这场金融创新是否会传导至内地呢?

事实上,目前内地已经拥有了类虚拟银行的机构——以微众银行和网商银行为代表的互联网银行。

只是,他们离真正的虚拟银行还有一步之遥。

1.虚拟银行:香港金融新战场

香港积极引入虚拟银行并非偶然。

虽然香港多年稳居全球三大金融中心之一,银行业尤其发达,但有研究发现,只有53%的香港客户对银行服务表示满意,而这个数字在美国和澳洲分别是88%和72%。

不仅如此,长久以来香港银行都被认为是富人和大企业“专属”,众多中小企业总是抱怨他们从香港银行获得贷款困难重重。

能提供小额贷款、外汇和支付服务的虚拟银行被香港当局认为可以补充当前银行业的不足,满足来自被忽略群体的需求。

8月31日,香港首批虚拟银行牌照申请正式截止。截至当日,向金管局查询及表示有意经营虚拟银行的公司已经超过70家。最终,金管局收到29家机构有关虚拟银行牌照的申请。

在这29家机构的名单上,既有传统银行,包括渣打银行、汇丰银行、东亚银行和中国银行(香港)等,又有基于香港的初创金融科技公司,如网贷平台我来贷(WeLab)、手机钱包TNG、互联网金融服务商Neat,在线支付公司Yedpay,还不乏腾讯、蚂蚁金服、京东金融、小米、众安保险、中国平安等来自内地的金融和互联网巨头们。

对于初创企业来说,开设虚拟银行是打通上下游业务、扩大自身体系和市场份额的好时机。

我来贷去年获得阿里的投资,其创始者及CEO龙沛智表示,虚拟银行牌照有助公司的服务拓展和业务多元化,从而成为一间提供全服务的真正银行。

TNG是一间类似支付宝的支付公司,允许用户通过APP在全球范围内进行即时收款、转账与消费。对于TNG来说,虚拟银行牌照能让公司提供包括带息储蓄、借贷和投资等现时实体银行才能从事的服务,完善自身的产品体系。

至于传统银行,这些金融巨头虽已建立了牢固的市场地位,但均认为有必要进一步拥抱数字化革命,提供更丰富的在线服务。

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的副总裁、高级信贷主管Sonny Hsu表示,银行巨头们明白,以科技公司为代表的新的行业竞争者已对传统银行构成了威胁,因此他们必须调整自家的产品,向客户提供更好的服务和更方便快捷的支付手段,而不是坐以待毙、自满自足。

譬如,渣打银行就认为,虚拟银行牌照能为其提供与初创科技企业合作的机会,从而开拓新的获客渠道。

对于内地巨头来说,抢滩香港虚拟银行牌照是开拓海外市场、完善产业布局的必然之举。比如,提交了申请的玖富集团就认为,如能获批牌照,公司将成为率先在海外布局证券、保险、银行的综合金融科技集团。

根据《指引》,虚拟银行应以在香港成立为法团的银行形式经营,因此内地赴港设立虚拟银行的企业都必须通过独资或合资形式在香港设立法人机构。

虽然虚拟银行不设实体网点,但金管局规定,为了能更好地配合监管工作及处理客户咨询和投诉,牌照申请者必须在香港拥有实体办公地点。

据悉,腾讯、蚂蚁金服及中国平安等巨头均决定独资申请,而众安、小米及京东金融则分别与不同的香港机构进行合作。譬如,众安在线就联合百仕达及中信银行(国际)组成合资公司众安虚拟金融有限公司参与申请。

在这些机构对虚拟银行牌照趋之若鹜的背后,是零售银行业务巨大的潜在回报。以汇丰银行为例,该行今年二季度香港零售银行及财富管理业务获利高达14亿美元,占其全球零售银行业务收入的80%。

同时,金管局认为,为顾及个人或中小企客户的需要,虚拟银行不应设立最低户口结余要求或征收低户口结余收费。这有助于虚拟银行的运营者扩大客群基础和充分发掘市场潜力。

诱人的前景也意味着激烈的竞争。

据悉,香港首批虚拟银行牌照计划发放8-10张。这就是说有近三分之二的申请者很可能最终要失望而归。

但鉴于虚拟银行的潜能,想必他们必将寄望于未来的申请,不轻言放弃。

2.微众和网商:互联网银行的崛起

香港引入虚拟银行,这让不少人对市场更广阔的内地也充满期待。

目前,内地尚无虚拟银行,可与香港虚拟银行对标的是“直销银行(direct bank)”或“互联网银行(Internet bank)”。

与虚拟银行一样,互联网银行不设实体营业网点和柜台,没有传统的客户经理,所有业务和服务经由在线的方式处理。其中的佼佼者包括背后分别由腾讯和阿里支持的微众银行和网商银行,两者均发展迅猛。

2014年12月16日,由腾讯、百叶源和立业等多家企业发起的微众银行正式成立,是国内首家开业的民营银行和互联网银行。

微众的高光时刻是2015年的1月4日。当时,高层人员前往考察,见证了微众的第一笔放贷业务,并鼓励其进一步降低利率,让小微企业有更大的发展。同年5月,微众在手机QQ上推出普惠金融贷款产品“微粒贷”。

截至2017年末,微众注册用户超过6000万,授信客户超过3400万人,累计向1200万人在线发放贷款8700亿元。

凭借大数据风控技术,“微粒贷”逾期率最低可达0.3%,而人工智能和云计算的运用使得微众只需配备极少数的人工客服,几乎所有的消息都是由智能客服处理,整体单用户的成本每年也只有五块钱,是传统银行的十分之一。

在产品方面,除“微粒贷”外,凭着QQ以及微信积累的逾10亿用户数据,微众还发展出“微车贷”、“微车贷”、“微路贷”等小额信贷产品。此外,微众旗下的金融区块链合作联盟——FISCO金链盟还积极探索包括旅游场景在内的区块链场景应用。

虽然成立首年亏损高达5.8亿元,但风控管理和成本控制方面的优秀表现帮助微众于2016年扭亏为盈,全年实现净利润4.01亿元。2017年,微众的净利润增长至14.48亿元。2018年上半年,微众营收已达41.9亿元人民币,净利润更高达11亿元人民币,接近2017年全年水平。

近期数条有关微众股份变动的消息也能让人一窥微众惊人的规模和发展速度。

10月21日消息,华联股份欲按市场估值8.5折转让微众3亿份额,这时微众的估值约为1200亿元。11月2日消息,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将于12月3日拍卖深圳光汇石油集团持有的1260万股的微众股权,价格为35元/股。按此计算,微众的估值已达1470亿元。

与微众银行一样,网商银行也是2014年3月银监会确定的首批民营银行试点之一。网商也以贷款业务为主,并同样在短时间里成功实现了扭亏为盈。2015年,该行净亏损6874万元,但到了2016年,该行利息收入增速达839%,资产规模增速达440%,最终实现净利润3.15亿元。

2017年,网商银行累计向小微经营者发放贷款4468亿元,实现营收42.75亿元,净利润为4.04亿元,同比增长28%。

微众和网商快随崛起的背后是腾讯和阿里两大互联网巨头深厚的技术支持。两间互联网银行通过大数据分析,挖掘出传统银行忽视的客户,因而在获客方面成效显著,再加上利用技术和数据不断完善风控,因而能在短时间内取得惊人的增长。

不过,目前内地的互联网银行和虚拟银行相比,仍缺失了一样重要的功能。

一间完整的银行应拥有三大业务,即所谓的“存贷汇”——吸收存款、发放贷款和资金汇兑。

互联网银行在“贷”方面做得尤为出色。从今年二季度放款额来看,在有互联网技术巨头支持的互联网消费金融平台中,微众排行第二,仅次于蚂蚁金服,领先于京东金融、百度金融(已改名为“度小满”)和360金融。

可是,目前内地的互联网银行尚未具备正式的大额存单吸储资格,资金主要来源于同业银行。以微众为例,“微粒贷”80%的贷款资金来自合作的银行。

发放贷款是银行利润的主要来源,但是如果缺乏存款,贷款业务必然受到影响,所以传统银行在揽储方面总是不遗余力。

金融是中国监管最严格的行业之一,资质和牌照是所有企业和机构都无法避开的问题。许多机构因为缺乏资质,金融活动最终被定性为非法吸储,造成了严重后果。

虽然微众银行和网商银行已获得银行牌照,但现时均无吸储资格。互联网银行吸储受限的主要障碍之一就是远程开户问题。

2015年央行发布的《关于银行业金融机构远程开立人民币银行账户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规定,“坚持以柜台开户为主,远程开户为辅”。

“坚持以柜台开户为主”的原则显然与不设实体网点的互联网银行相冲突,导致互联网银行陷入只能放贷、不能吸储的困境,也因此只能提供不能存储现金、额度受限的二类账户。曾任网商银行行长的俞胜法对此坦诚:“对一个银行而言,二类账户没有多大战略意义。”

这解释了为什么很多人更愿意将顶着“银行”名衔的互联网银行视为贷款平台而非真正的银行,也说明了为什么各大互联网巨头对香港虚拟银行的牌照“兴趣盎然”,第一时间参与申请。

3.吸储资格:颠覆者的未来

比互联网银行更早的是美国直销银行。

直销银行,诞生于上个世纪80年代末。1989年10月,英国的米特尔银行创办了全球第一间直销银行First Direct,通过呼叫中心提供24小时的服务,并于1994年开始盈利。

随后,更多此类银行相继出现,美国尤其发达。

美国的互联网银行大致可以分为三类:一是无业务基础的纯互联网银行;二是具备早期业务基础与流量入口的互联网银行;三是有传统银行设立,意在进一步开拓零售银行业务的互联网银行。

无论哪一种类型,海外互联网银行都是建立在具备吸储资格,通过高利率存款产品吸引客户的基础上,贷款资金绝大部分源自用户,而非同业拆借。

以纯互联网银行美国互联网银行(Bank of Internet USA,Bofl)为例,该行自1997年成立之初业务策略即确定为通过互联网渠道开展银行业务,为客户提供高利率存款产品,从而实现存款规模的快速增长。

无独有偶,具备业务和流量基础的银行,譬如汽车金融服务商Ally Bank和信用卡专业银行Discover Bank也采用了高存款利率留存客户的策略,通过较高的存款利息吸引客户。

至于由传统银行孵化的互联网银行,以ING Direct USA为例,市场规模相对有限,因此它同样选择了“薄利多销”的存贷业务扩张策略,以迅速打开市场,扩大规模。

如果未来中国的互联网银行同样被赋予吸储资格,成为真正的互联网银行或虚拟银行,必然也会冲击,乃至重塑整个银行业。

首先,虚拟银行的客户无需囿于实体柜台办公时间的限制,也无需在网点浪费大量时间用于排队等候,可以随时随处理业务,相比传统银行,效率与体验均获得升级。

其次,成为虚拟银行,其他非银行机构就能像传统银行一样合法吸收存款。由于虚拟银行无需开设实体网点,节省了大量的场地租金和员工薪金等日常营运管理费用。因此预计能提供比传统银行更便宜的服务和更诱人的利率,实现了存款规模的快速扩张,

目前国内互联网银行主要依托互联网巨头的流量入口。BATJ利用自身搜索、电商、社交等产品的流量入口,相继布局互联网金融,并依据业务强项各具特点。

微众银行和网商银行虽然同聚焦于小额贷款,但流量入口却不一样。微众主要发挥的是腾讯在社交方面的优势,针对个人消费者,而背靠阿里的网商更具电商导向基因,主要客户群体为小微企业及农村用户。

无论是哪种定位,都有母公司惊人的流量背书:蚂蚁金服旗下的支付宝国内年度活跃用户超过7亿,而微信全球月活用户的数量更是突破10亿。

如果未来开放非传统银行机构的吸储资格,巨大的流量入口不但确保了这些互联网巨头的获客渠道,并提供了丰富的数据库,为实现“薄利多销”和精准营销打下基础,从而能迅速扩大业务规模和市场份额。再加上较低的营运成本,极有可能实现远高于传统银行业平均的盈利水平。

所以,如果未来中国的互联网银行能突破远程开户的政策限制,开设一类账户,目前传统银行最大的优势就会丧失,行业必将重新洗牌。

可以预见的是,凭借简便的手续及有竞争力的利率和费用,虚拟银行不但能吸引数量众多的难以获得信贷的个人或中小企业,快速扩大业务规模,长此以往或还能吸引传统银行的大型客户,加剧揽储竞争。

哪怕在目前尚未引入虚拟银行的情况下,每逢季末、年中、年末等时间节点,各大银行机构之间已必须使出浑身解数,力求在揽储竞争中获得优势,保证充足的流动性。

此外,央行数据显示,2008年至2018年,我国城乡居民存款增速从18%下滑到了7%左右,国民储蓄率则从2010年的51.55%降至2017年的46.38%。

如果开放虚拟银行,存款僧多粥少的情况无疑将愈发激烈。当然,激烈的竞争也是行业升级的机遇。

为了争夺客户和存款,传统巨头面对来自虚拟银行的竞争,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也将进一步重视大数据和深度学习等科技,相应调整政策、服务和产品,提高便利性和降低收费,为更多受众提供更优质的服务,从而行业整体水平得到提高。

但是,虚拟银行的竞争优势某些情况下也可能是弊端。

虚拟银行免除了排队等候的烦恼,但对于那些更愿意与银行工作人员进行面对面互动的客户,尤其是年龄较大或缺乏技术条件的客户来说,虚拟银行就难以满足他们的要求了。

此外,虚拟银行由于放贷条件较传统银行宽松,隐含的金融风险也更大,有可能造成金融系统出现不稳定的情况。

以香港为例,金管局就担忧虚拟银行会通过激进的方式争夺市场份额,导致巨额亏损并无法建立可靠的中长期盈利计划。

掠夺性的经营策略有可能冲击银行业的稳定性,损害公众信心。因此无论如何,虚拟银行不应让快速扩张对自身系统造成过重压力,影响风控能力。这也是为什么金管局规定,虚拟银行仍应遵守适用于传统银行的同一套监管要求。

穆迪的Sonny Hsu就认为,同样的监管要求意味着平等的竞争基础,金管局希望在促进竞争的同时避免播下未来引发银行业动荡的种子。

甚至某些情况下,虚拟银行承受的监管压力更大。对于虚拟银行来说,控制技术风险,保障数据安全至关重要,所以金管局要求对牌照申请者的硬件、系统、安全、流程及风控进行独立评估,同时还要求虚拟银行的董事会及高层管理人员具备一定的IT知识及经验。

可见,虚拟银行在利用政策漏洞进行所谓的“监管套利”方面并无太多可操作的余地。

另一方面,引入虚拟银行本意是为了促进竞争,打破传统机构建立的市场壁垒,但最终也有可能产生反作用——传统机构的优势和地位更加牢固。

还是以香港为例,虚拟银行是一项全新的尝试,在最初的数年里要面对极高风险,因此申请者的资质相当重要。

金管局规定,运营虚拟银行的母公司需有能力提供强大的财务、科技等支持,同时要跟传统银行一样满足最低3亿港元的资本要求。此外,申请者还必须提交一份可行的商业计划及退出计划。

这些要求意味着在牌照竞争中,资源和资金充足的大机构比初创企业的胜算更大。渣打银行就相信,比起新兴机构,渣打的知名度会是申请牌照的一个加分项。腾讯、阿里等巨头相比初创金融科技公司自然也更占上风。

咨询机构埃森哲认为,对于新玩家来说,挑战在于如何快速建立可靠的客户群,并在接下来的2-3年里获得投资回报,但在这样的压力下,新玩家很容易就变得过于激进。

本次参与牌照申请的香港本土初创企业Neat的创始者及CEO大卫·罗萨(David Rosa)就称:“香港本可成为超竞争市场,但它错失了机会。现在这里只对大企业有利。新的虚拟银行最终能为市场带来什么解决方案还有待观察。”

不管怎样,虚拟银行还是一项值得期待的创新。如果内地引入虚拟银行竞争,不但传统银行业将要遭遇剧变,整个国家的经济面貌也可能因中小企业的融资难问题也有望得到解决。

虚拟银行这是一场银行业的大风暴,已经刮到香港,距离中国内地不远了。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18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5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