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文仲:支付创新发展趋势下,未来全球将会出现统一货币


来源:金融电子化    2019-1-24 10:15

注重科技创新,企业才有未来

近期,习近平主席提出“当今世界上正在经历一场更大范围、更深层次的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我想这是我们今天讨论支付创新的大背景。现在金融科技领域正在发生一场深刻的革命,这场革命正在显著地改变我们的金融业态以及人类的生活方式。

人类在历史上经历过三次科技革命,也实现了三次飞跃。我个人总结为“3S”革命:第一次革命是农业革命,解决的问题是人类的的生存问题,是“survival”。在农业革命中,土地和人口成为社会的核心竞争资源。第二次技术革命是工业革命,解决的问题是使人类变得更加强大,变得“stronger”。在工业革命时期,矿产和能源,比如钢铁、石油、煤炭成为各国争夺的核心经济资源。现在,我们正处在第三次大的科技革命周期,这次科技革命是信息革命,解决的问题是让人们变得更加智慧,即“smarter”。在这一轮科技革命中,数据和信息成为核心的经济资源。因为金融是建立在信心和信息基础上的特殊行业,所以这一轮信息革命对金融的影响尤其明显。

我们身处的大变革时代,不是一个简单的经济周期,而是人类发展史的机制转换(Regime Switch),或者称为历史的跃迁(Historical Leap)。这是一个类似于当年古老的钱庄票号向现代银行业转变的类似时期。这个阶段,我们的金融业态、商业模式都发生非常深刻的颠覆性转变。现在的时代背景大概有点类似于19世纪下半期到20世纪上半期,现代所谓的战略支柱产业,像石化、交通、电力、通讯、航空等,都是在当时短短五六十年间集中迸发出来的,而在上一轮工业革命之前人类的传统产业,我们很多都已经忘记了。与此类似,今后100年的战略支柱产业也许会在当前这段时间里集中出现。

这种时代变革的特点体现在很多产业的迭代周期不断缩短,迭代速度不断加快,企业的兴亡周期也在不断加速。一个初创产业如果能够看准未来,踩准每一个风口,它成为一个世界级的伟大企业只需要15~20年。但与此同时,一个国际型的企业如果总是对未来趋势判断错误,它从世界大企业到破产也只需要10~20年。我们每一个人、每一个企业都面临巨大的挑战。作为创新企业的领导人,我们要认识到,在一个阶段跳跃的时期,过去企业的资本资产规模、分支机构数量,都不再重要,未来真正的核心竞争力是对科技发展的洞见,是对未来趋势的准确把握。不论企业大小,现在大家都在一个平等的起跑线上,只有真正理解科技创新、运用科技创新的企业才会有未来。

把握住支付科技创新的真正目标

大家知道,金融具有两个核心功能:一个是跨空间分配资源,主要体现在货币支付这个维度;第二个是跨时间分配资源,主要体现在投融资、借贷等方式。历史上尽管金融支付的方式不断更新变化,但它创新的目标始终没变,就是促进人类的商品交换。

人类为什么要有支付?从微观的经济学基础上讲,每一个微观个体的效应函数(Utility Function)不一样,有些人喜欢羊毛、有些人喜欢红酒,如果两人交换羊毛和红酒,双方的效用都能够提升,这就创造了商品交换的需求。但是在人类文明早期,商品交换的交易成本非常高,信息不对称性很大。为了解决这样的难题,支付和货币作为一个金融创新方案就产生了。金融支付在人类历史上的发展目标就是不断扩大商品交换的地域范围和参与交易的人群范围。随着支付方式的创新,每一个人的对商品和服务的选择范围也不断扩大,从而提升了全社会的福利边界。

金融正是在这个目标中不断地创新前行。我们现在说到“金融科技(Fintech)”都觉得是一个新词,但是我想说,金融科技自古有之,而且中国在金融创新、科技创新方面经常走在世界前列。例如,历史上的冶金术就是金融创新,因为有了冶金术,世界才会出现金银币,商品交易才会从一个部落到一个地区。仔细想想,造纸术也是金融创新。中国的唐朝就发明了世界上最早的官方汇兑体系——“飞钱”,把商品交换的地域从一个王国扩展到了一个王朝。后来,中国又发明了印刷术,因为中国有世界上最好的金融科技,所以诞生了世界上最早的纸币——交子,把商品交换推向新的高度。这些金融支付方式的不断创新让商品交换的效率和范围大大提升。大航海时代之后,人类社会希望在更大的范围内甚至全球的范围内来进行商品交换,于是汇率制度就应运而生了。早期的银本位,后来的金本位,二战之后布雷顿—森林固定汇率体系,再到我们现在的牙买加浮动汇率体系,都是支付体系发展和不断演进的过程,这个过程使人类的商品交换能够达到全球化,社会的福利生活水平大大提升。在这背后,非常重要的推动力就是金融支付的创新和演进。从历史发展的经验总结,促进商品交换是金融支付创新的本源和目的,我认为脱离了商品交换这样一个目标的金融创新都是伪创新。

移动支付创新是金融创新的一大步

人类通过支付方式创新,扩大商品交换的范围,从一个部落扩大到一个地区,从一个王国扩大到全球。现在互联网支付、移动支付的发展,则把人类的商品交换从物理空间推广到了虚拟空间,又将虚拟空间与物理空间相结合。在传统商品交换过程中,“距离”一直是非常重要的成本要素,而在移动支付、互联网支付和现代物流业发展的推动下,“距离”对商品交换的影响降低了,大大提升了商品交换的效率。

现在,人类金融支付的精准性和时效性大大加强,这些技术变化导致我们的商品交换出现了以下几个大的改变。

第一,人类社会的商品化程度大大加深了,以前不属于商品化的活动也变成了商业化的活动。例如,家庭内部的一些活动,子女、亲朋之间的互助活动被商业化了,现在我们越来越多地依靠商业外包来完成叫餐、家政、看护的服务。这些创新把未被利用的社会家庭资源转化为商业化活动和经济资源,大幅提升社会经济总量和财富总量。现在我们可以想一想哪些活动还没有商业化,起草一个商业计划书,通过支付的创新把它变成一种商业交易活动,中国的GDP再涨一两个百分点,我认为是没有问题的,这就是科技创新的力量。

第二,我们以前的商品交换由于支付手段比较落后,大体都是产权交换,历史上叫“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现在,我们通过支付创新,可以准确衡量每一个个体使用这些资源和物品的准确时间和准确费用,并且可以进行非常精准的小额支付。商品交换已经从一个产权交换过程慢慢转变为使用权交换的过程,共享经济应势崛起。我们现在共享的很多都是耐用消费品,比如单车、汽车,未来还会有更多的生产设备可以共享,碎片化经营租赁将会成为时尚。我们现在房子都是买产权或者固定租住,但未来随着支付创新,我们拥有的也许不是对一幢具体房屋的产权,而是我们在全球各地居住某一类型房屋的权属证明,即商务房产使用权。这些支付创新的变化将会对人类经济活动和生活方式带来巨大影响,这也是我们将会遇见的未来。

第三,支付效率提升导致社会商业分工进一步细化了。我估计大家都有这样的体验:很多小吃店的餐桌上都有支付二维码,大家扫一扫之后,可以在手机上完成点餐和买单。以前这样的夫妻店,老板娘需要当会计,需要记账,现在都不再需要了。这样一种模式发展对顾客是有利的,也给老板娘带来便捷,但最得利的其实是后台数据的公司平台。在将来,这些小吃店和服装店会渐渐演变成后台大数据公司的获客渠道和服务前台,而后台的会计财务服务和数据管理越来越集中化,成为社会小微商业机构的集中信息后台,从而在经济体系中占有绝对的垄断力。

第四,支付数据正在成为客户信息和行为画像最主要的数据来源。在互联网时代,每一个人都是“透明人”,网络对一个人的了解可能会超越人自身的理解。我们每个人不可能记得十几年前住过的所有酒店,点过的所有饮食,但网络对这些记录可以完整地记录和分析,会变得“比你还懂你”。支付数据的采集分析一方面会降低社会的信息不对称性,提升资源的分配效率,另一方面也对个人隐私保护、防止数据滥用提出了严峻挑战。

在守住风险底线基础上鼓励创新

人类金融的历史表明,每一次金融创新不会消除风险,甚至没有减少风险,反而在很大程度上放大了风险。在移动支付时代,金融支付的核心风险一点都没少,潜在的破坏力更大。

第一个就是交易对手风险。在古老的易货贸易中,交易对手是个人,这个人讲不讲诚信是关键。有了国家的金银币之后,交易对手就变成了国王,国王很多是不讲诚信的,像古希腊时期的著名暴君,就出现过把希腊的银币1德拉克马收进来,盖上2德拉克马再还回去的荒谬案例。现代金融交易中,人们的交易对手变成了中央银行。有的国家中央银行很守信用,有的不讲信用大量增发货币,引发了恶性通货膨胀。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更多的第三方支付机构进来,蕴藏了大量的道德风险。和中央银行相比,这些机构可能会破产,可能会跑路,交易对手风险更大。

第二个核心风险是操作风险。以前操作风险更多地体现在伪造金银和强盗的抢劫,历史上镖局就是防范金融操作风险的一种组织创新,所以我们在山西平遥看到镖局总跟票号挨在一起。现在操作风险则更多体现在黑客攻击、系统中断,这方面中国还没有经受过真正严重的考验,但在未来我们无法保证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当数据成为核心经济资源之后,支付过程中数据泄露就成为新的风险,在这方面全球都还需要进一步完善法规和管理制度。

除了传统的金融支付风险之外,历史上还有很多非传统的社会风险。例如,在支付创新过程中,有些技术人员常常会忘了创新的目标而沉迷于技术创新的自娱自乐,不断地把支付的技术推向极致,但其实这种创新对经济本身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反而会带来社会资源的消耗,比如历史上炼金术、永动机的发明。所以,我们在衡量这些金融支付创新的时候,一定要紧紧围绕它是否提高了实体经济的效率,是否提升了社会福利水平来判断它的价值。

关于支付创新未来发展的几点预测

第一,移动支付会慢慢演进成聚合支付,再会演进成无感支付。移动支付正在迅速取代现金,成为商品支付的主要方式。下一步,超越银行账户和电子钱包的聚合支付将成为主导。在更远的未来,购买商品将不再需要手机和扫码设备,生物识别系统和智能商品交易系统将会自动记录和执行每一笔交易,支付成为真正“无感”的体验。

第二,电子货币向数字货币转变是大趋势。目前,电子货币只是简单的账户数量记录,而数字货币将会含有更丰富的信息。每一张货币诞生、交易、回收的生命过程都可以利用区块链技术完整记录,整个金融体系将会发生非常重大的变化,反洗钱变得非常容易,但同时也会对货币发行制度和货币政策理论将会带来新的挑战,需要我们不断地去适应它。

第三,全球在未来将会出现统一的货币。在未来是人民币崛起,还是美金继续主导,还是创立一个新的全球货币?这个议题虽然充满争议,但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演进,货币统一的趋势是大势所趋。

最后,我认为中国在这一轮的支付竞争中具有巨大的机遇。现在我们有全球最大的市场、人口和交易数据。当数据成为核心经济资源之后,中国就会像沙特拥有石油一样,拥有世界上最大的核心经济资源。但是我们要牢记历史上的教训,中国是世界上最早的纸币发行者,北宋有交子,元朝有“中统钞”,明朝有“大明宝钞”,但是由于我们的风险配套制度没有跟上,导致中国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后期反而被西方超越。这一轮金融支付创新,我们一定不能只在技术上单兵突破,一定要在管理制度、整个法律环境上配套发展,这样才能够行稳致远。金融创新兴于技术,成于制度,这个道理我们一定要铭记。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19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5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