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现金贷将出新规:规定日利率不高于千分之八,一旦违规立马下架


来源:消金界    作者:消金界    2019-2-27 9:57

中国春节刚过完,印尼金融监管局OJK就联合Google Play,把不合法的现金贷产品全部下架。

这仅是刚刚开始。

据消金界独家获悉,OJK内部正在规划一条细则,要求所有现金贷的日利率不能超过千分之8,违规企业一经发现,立马下架。这一利率与相比之前略有下降,但算下来其年化利率也在300%左右。

如此一来,也算是官方明确了现金贷平台最为关注的指标,给平台合规指明了方向。

多年之前,一群去东南亚淘金的人,都打出了口号——东南亚很像数年前现金贷业务刚起步的中国。现在不去布局,机会就拱手让人。

印尼首都雅加达在国内现金贷从业者的眼中,是一块淘金热土

印尼首都雅加达在国内现金贷从业者的眼中,是一块淘金热土。/摄于印尼雅加达

印尼首都雅加达因为人口多等红利,被广泛看好。但随后被爆出当地监管收紧、文化差异、催收不易等难题,众多玩家纷纷折戟,连成本都收不回。

这其中沉浮的OKLIK创始人胡斌,如今手握牌照,算是给自己的出海创业一个满意的交待了。

印尼巨大的市场红利

事实上,随着中国现金贷市场成为“红海”,不少互金企业转向东南亚市场。

在他们眼里,东南亚就是5年前的中国,缺少优秀的信贷产品,征信体系不健全,金融结构也不是很健康,对于优秀金融产品的需求很大。而拥有5亿多人口的东南亚,印尼占有2.6亿人口,其人口市场规模相当于东南亚市场的一半,成为各大企业争夺的主要战场。

雅加达的一家三星手机店里,穿红色衣服的捷信员工负责手机分期业务。/摄于印尼雅加达

雅加达的一家三星手机店里,穿红色衣服的捷信员工负责手机分期业务。/摄于印尼雅加达

首先,市场空白程度高,获客成本低。

据了解,印尼只有40%的人拥有银行账户,2%的人有信用卡。

同时,根据Solidiance 2017年底公布的白皮书《印度尼西亚银行业数字发展》显示,目前印尼只有36%的人口在正规金融机构登记,约1.5亿人没有银行账户或者登记注册开放性金融科技解决方案,其发展互联网金融市场潜力巨大。

其次,东南亚市场竞争压力小。当地市场几乎没有什么有竞争力的现金贷产品,使用体验很差,还停留在PC端的网页申请阶段。这就使得中国相对较成熟的现金贷模式轻松赢得大量用户的青睐。

一个在圈内广为流传的例子是,某国内现金贷企业入驻印尼Google Play应用商店后,在几乎零成本的推广费用下即获得了数万笔放款量,因为当地用户会在应用商店中主动搜索并下载。

受上述种种诱惑的国内现金贷企业纷纷出海印尼。目前印尼的中国现金贷企业中,做的比较好的有掌众、闪银、360借条和真融宝,他们的贷款余额早就突破了2-3个亿,构成了“行业内的第一梯队”。

剩下第二梯队的玩家,贷款余额大都在2000-3000万,均是一些在国内混的不好的、拿不到牌照的现金贷企业,迫于形势选择出海印尼。

某金融助贷机构业务员向消金界表示,当地7-14天的PDL日利率为1%,新客户坏账率一般在10%-11%、老客户坏账率在5%-6%。平均来说,头部企业坏账率在10%以下。

据消金界独家获悉,OJK内部正在规划一条细则,所有现金贷的日利率不能超过千分之8,违规企业一经发现,立马下架。就算相比之前略有下降,算下来其年化也在300%左右。

预计该条款将于近期公示于众。

混乱的渠道、低廉的获客

“一句话总结,印尼的现金贷玩家,90%都是中国人。”OKLIK创始人胡斌如是说道。

在国内众多出海现金贷平台中,胡斌应该算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16年底刚开始在国内开展现金贷业务时,就拿到了一笔个人种子轮投资,2017年年中拿到了由7k7k领投的天使轮。

随着资金注入,其业务量也在迅猛增长。截止2017年12月,胡斌公司放款用户超过2万,流水达到了2000万人民币。

然而好景不长,2017年底,国内出台了号称“史上最严现金贷禁令”。OKLIK当时没有能力拿到牌照,只能停止了国内业务。

受同行撺掇的胡斌去印尼考察了两周,觉得此处市场确实存在红利。当机立断将团队带到了印尼。2018年春节过后,在没有任何资质的条件下,即开始放贷。

从2018年2月到2018年6月,野蛮生长的OKLIK获取了2000名放款用户,流水达到了2000万元。除了归功于市场红利外,还要感谢低廉的获客价格和资金成本。

“实际上,对于中国出海印尼的现金贷来说,最大的资金成本无外乎两块,资金成本和获取流量的价格。”胡斌说道。

印尼现金贷企业的获客方式和中国类似,无外乎短信、WhatsApp、谷歌、Youtube推广等传统营销手段(Facebook上已禁止打现金贷广告),再加上一些手机预装的流量。

雅加达一路口等红灯的摩托车大军

雅加达一路口等红灯的摩托车大军。/摄于印尼雅加达

这里着重提一下短信获客。

企业主若想通过印尼官方短信运营商渠道来获取客户,价格几乎和国内一样贵。OKLIK的做法是,从地下渠道获取成批手机号,群发带着连接的短信。

“总的算下来,这种短信一个也就1-2毛钱。”胡斌说道。

平均来说,获取印尼一个放款客户的成本也就在20-30元左右。相比于目前国内50元一个点击、300-400的获客成本,这里无疑是现金贷从业者的天堂。

从资金端来说,出海现金贷企业普遍面临一个十分棘手的问题是:缺钱。

首先,由于外汇管制,人民币出境较为困难。

“目前国内人民币很难出来,会导致一些平台资金端出现问题,只能在印尼找钱,或寻求中国香港、新加坡等地资金支持。”另一家出海现金贷企业GoRupiah曾对媒体表示。

当然目前绝大多数出海现金贷企业,缺钱时的首选仍旧是美元基金,其年化利率大约在20%左右,相比于200%的贷款年化(加上一些坏账率和不良率),收益仍旧不算少。

其他人员和运营成本,如果放贷规模足够大,根本不值得一提。

难以获取的牌照

在国内吃尽牌照亏的胡斌,这次吸取了教训,从进入印尼市场第一天就在想如何获取消金牌照,成为合法机构。

胡斌的担忧看来不无道理,中国春节刚过完,印尼金融监管局OJK联合Google Play,把不合法的现金贷产品全部下架。

“其实之前OJK就一直有动作,只不过声势没这么大而已。”胡斌表示。

除了监管,现金贷从业者们获取牌照的原因还考虑到了C端受众。“没有牌照,印尼当地群众会认为你是一个非正规的组织,借钱不还也没有关系。”有现金贷从业者这样对消金界说道。

很多中国玩家为了躲避监管,一天换一个马甲,仍旧没用,该抓还是得被抓。

印尼消费分期有两大牌照,现金贷企业需要的牌照叫“P2P”牌照,要拿到这张牌照非常难。“大约有20-30条规矩,当时光材料我们就准备了一沓。”胡斌不无痛苦地表示。

不清楚OJK是知道有这么一批中国人要来印尼做现金贷生意、还是他们自己也在成长中,OJK每周都会变更一次政策,企业家们也只好迎合。

“此外印尼政府办事也让人很崩溃,可能你这个东西拿上来,稍微不满意就需要改。改完后,过了一周才能再提交。还是有些许地方不满意,这时又得改,但时间又过去一周。这样搞的企业非常崩溃,很多企业就是这样被拖死了,砸了很多钱,到头来却竹篮打水一场空。”胡斌无奈地笑着说。

除此之外还需要满足一些具体条款,比如每个公司的董监会要追溯到自然人背景,必须符合印尼当地监管要求;本地人持股必须不少于15%;做出的现金贷系统必须向印尼监管局当面展示·······

尽管这些条款看上去非常纷繁复杂,但只要花上足够功夫,最终还是能符合要求的。这时一些企业会惊异地发现,明明别人和自己做的差不多,为啥他们拿了牌照,自己连边都没沾到。

胡斌说道:“这时最重要的就是政府关系,得看有没有人能够深入政府内部去帮助你。”OKLIK的幸运在于,于2018年获得了某家出海支付公司的投资,经过那家企业的牵线,和一家印尼当地数一数二的财团达成了合作。

“之后政府关系这块我们就不用管了,专心业务就好。”胡斌向消金界表示。得益于该财团帮助和自身努力,OKLIK在今年春节拿到了支持现金贷业务的“P2P”牌照。

“我们可以说是今年第一家拿到牌照的企业。”胡斌不无得意地说。

可惜绝大多数企业没有胡斌的幸运,大都终止于印尼监管层无止境的内耗中,出师未捷身先死。

值得一提的是,CashCash竟也在此次下架名单中,要知道这家企业仅仅是一家贷款超市,并不涉及直接放贷。

据消金界了解,原因主要是OJK并没有明确规定贷超必须要拿什么样的牌照才能符合要求,所以CashCash此次阵亡倒显得有些不明不白。

对于现金贷企业的直接影响是,少了贷超这么一家重要的获客渠道。

比现金贷更难的场景消费分期

其实文章开头,胡斌那句话只说了一半,后半句是“中国出海的消金企业中,99%是现金贷企业,根据场景做消费分期的企业非常非常少。”

主要原因还是在于监管。印尼消费分期的另一大牌照叫Multi-Financial牌照,类似于中国的消费金融牌照,拿到这张牌照才可以去做分期业务。

如果说P2P牌照的获取难度是80分,那Multi-Financial牌照的获取难度就是100分。流程更为繁琐,需要打通的关系层级更多。

之前OPPO投资了一家叫做“唐牛”的企业,用户线下购机时会给其提供一笔贷款,但最终也是无疾而终。

业内人士透露,很可能和拿不到牌照有关。此后,有传言称,OPPO的相关业务准备转战印度市场。

而且,就算企业费尽周折拿到了牌照,还存在很多问题。

“通俗地来说,这叫做场景不在自己手中”,胡斌说道,“因为向你供货的都是印尼当地人,不像中国人和中国人做生意,大家知根知底,别人说不带你玩就不带你玩了。他们搞个供应链自己做消费分期,看上去一点问题都没有。”

除此之外,意图进军印尼消费分期市场的企业,避不开和Akulaku之间的直接竞争,这是一家类似于趣店、和信、趣分期的东南亚商品消费分期企业,规模已经很大了。

很多品牌是和Akulaku合作,在印尼展开消费分期业务。某品牌若想脱离Akulaku,自己在印尼玩消费场景分期,能快速起量还好,若遇到什么波折,想再入驻Akulaku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尽管想要在印尼现金贷市场立足困难重重,胡斌还是乐观地表示:“监管加严,对我们这种持正规牌照的现金贷企业来说,无疑是一件好事。OJK的目的,无非也是想让印尼市场更加规范一些,得到更加长久的发展。”

在市场开拓者看来,可以预计的是,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国玩家、资本方选择进驻印尼市场,流量获客成本一定会提升,但资金成本也会有相应的下降。

印尼现金贷,属于淘金者的时代或许已经终结,但已趟出来的路,对后来者而言,更为安全与稳妥。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19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5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