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银行是前路 普惠金融在脚下 众论银行发展的两大重点


来源:中国经济网    2019-8-13 9:57

银行业正在经历一场历史巨变。

一方面,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等技术正推动金融业向新阶段发展,开放银行正在成为各家银行未来发展的重点。

另一方面,科技赋能之下,普惠金融数字化趋势显现,在借助科技力量实现多方共赢、提升商业效益,又兼顾服务效果,是银行业面临的新命题和新挑战。

技术是驱动力,核心是服务力,无论是开放银行,还是普惠金融,都是商业银行在面对当下和迎接未来都需要重视的两大课题。

日前,瞭望智库举办“中国银行业高质量发展研讨会”,多位来自国有大行、股份行、民营银行、农商行及金融科技公司的从业者共聚一堂,围绕开放银行和普惠金融两大话题展开探讨。

开放银行“从0到1”

金融科技迅猛发展之下,开放银行成为银行技术创新与系统升级的最新方向,其发展之路或将决定金融业的未来格局。

当前,各家银行对开放银行的定位不同,仍处于摸索和实践阶段。开放意味着输出,但输出什么、如何输出,十分值得探讨。

招商银行零售金融部总经理助理曹慰认为,目前,根据哪些产品具备封装输出能力、API接口标准,以及开放能力来看,多数银行仍处于“从0到1”的阶段。

目前,银行普遍在尝试输出消费金融、支付等能力。以招行为例,其通过与中国联通共同成立招联金融,尝试消费金融板块的输出;通过“一网通”实现支付的输出。

“但随着银行核心金融能力的不断提升,下一步必将实现金融产品尤其是理财产品的输出,即从非金融能力的输出升级到金融能力的输出。”曹慰表示。

百信银行副CIO兼智能科技群组总裁于浩瀚认为,开放银行是一种基于数据驱动的价值交换网络,参与各方呈现共生共赢的态势。在当下的市场探索期,各方需开放探索并尝试融合创新,开放银行更需要从业务开放、技术开放延伸至生态开放、理念开放。

他进一步表示,未来各种行业的生态都会走向开放,但应明确两点:首先,要明确各方仅是生态的参与者和其中一环,不应试图进行生态封锁,圈定利益的赚取;其次,要重视数据、科技的力量,提升对客户的充分认知、数据价值的快速挖掘、产品的快速响应能力。

在广发银行业务总监朱映瑜看来,开放银行不仅意味着银行要开放,第三方合作机构也要开放。双方共同合作来完善客户的多维度信息,才能更好地识别客户、了解和挖掘客户需求、提供更优服务。

受限于管理半径和管理能力,大型银行难以及时对所有问题直接做出最优反应,也是现实。

农业银行网络金融部姜峰表示,大型银行应做好“先行者”,打好“阵地战”与“突围战”,在场景探索和金融科技输出方面,要承担更多建设者的角色。同时,应在探索的过程中构筑自身系统、平台接口的封装能力,以及自身IT系统的整合能力。

同时,姜峰也提到,应注意两个关键:一是技术层面能否实现无缝对接;二是如何建设自己输出的场景。寻找和建设场景只是第一步,最关键的是用数据分析能力、客户运营能力留住客户。

对第三方合作机构而言,机遇与挑战并存。平安金融壹账通首席发展官王晓园表示,银行希望能够把金融场景得到更大程度的延伸,科技服务商则为此提供了更多的条件和可能。

例如,金融壹账通日前发布了开放平台Gamma O。在此平台上,技术服务商将其与金融相关的API、数据接口、产品、解决方案等分享给金融机构,形成一个金融机构需要的“API集市”实现技术服务商对银行的开放。下一步将探索介入更多的金融机构,实现F2B、F2F,打破信息、数据和技术的孤岛,实现更大程度的开放。

同样,友信金服CFO王海琛举例称,友信金服这两年也在进行开放式探索,从类似虚拟银行的业务转型到多维度、多层次的助贷业务,主动开放企业的核心能力并引入外部资金,强化为金融机构赋能的能力。

据了解,友信金服目前与银行、保险公司等10多家金融机构展开合作,总计授信超200亿元,其中普惠信贷业务的放款50%来自金融机构。

开放银行避免“踩坑”

当前,我国开放银行不仅是技术驱动的颠覆式创新,也涉及到数据共享的方式方法、红线底线等问题,风险挑战与监管的难题接踵而来。

在姜峰看来,开放银行存在两方面问题:一是在对开放银行认识上,各方仍未达成共识;二是价值评价体系尚未建立,评价标准尚未明确和统一。

曹慰则表示,目前数据的共享体系尚未成熟,仍存诸多难点。各家金融机构都在用不同的方式输出,但目前尚无成熟的标准的方案及监管指导意见进行约束和规范,各方仍在探索共享的方式和边界。

王晓园也认为,目前开放的技术能力及意愿、监管合规的能力等都面临巨大挑战,前途光明,但道路曲折。

因此,业内呼吁顶层设计及时出台。央行此前曾公开表示,将在平衡安全与发展的关系上,借鉴国际经验,并结合我国实际,建立健全开放银行的业务规则与监管框架,针对不同类型的银行机构及其业务设置红线,更好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

曹慰建议,应尽快出台清晰的指导意见以明确开放的内容,界定开放的形式及对象,并明确“游戏规则”。

于浩瀚表示,法律和监管层面应尽快在保障用户个人隐私的前提下,出台数据跨行业交换、价值交换相关的监管规则,实现从行业自律到实质性监管的发展。这对于金融系统开放生态的构建、高效的价值流转和协同而言非常重要。

朱映瑜认为,开发银行发展初期应交予市场,实现优胜劣汰;监管进行合理引导,在进行机构监管的同时注重行为监管。同时,金融机构要加强自律。

王晓园表示,在鼓励创新的同时应防范可能导致的风险,建议引入监管沙箱,适当给予创新和试错空间;同时,监管应随行业发展及时调整监管的重点领域及细则,与时俱进。

民生银行直销银行事业部副总经理罗勇认为,开放银行之路仍存诸多不确定性,银行未来应更重视金融云的开发与创新,行业“SaaS+金融云”或将成为未来银行服务的重要方向之一。

普惠金融数字化之困

当前,普惠金融进入攻坚克难期,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让普惠金融向数字化进阶,但中小银行生存与发展的风险、问题也随之而来。

义乌农商行副行长朱伟忠表示,在类金融机构、非银机构的冲击之下,银行的普惠金融业务迎来了更大的挑战。做普惠虽然小而散、难点多,但市场很大,也是银行义不容辞的责任。未来几年,我们必须解决好以人为本的全方位的普惠金融这个课题,做到足额、便捷、便宜的真正的普惠金融。

辽宁灯塔农商行董事长于洪光也提出类似问题,普惠金融是中小银行的生存之道、发展之基,但确实存在诸多困难:如成本较大、风险较高;各地社会的信用环境、司法环境不一而足;银行对农业发展的专业人力物力配套、创新能力仍然不足,等等。

在罗勇看来,普惠金融应符合可获性、可担性、可持续性这“三性”,在此基础上,传统银行应找到自己的优势,而非仅以贷款驱动普惠金融。贷款来源于经营的物流、商流、资金流过程,应聚焦于结算环节,在结算过程中识别其信用、欺诈问题,而非将普惠金融简单等同于放贷款。

因此,如何在数字化转型期和攻坚克难期将普惠金融这一关乎国际民生的事业做下去、做得好,仍有许多工作要做。

中国邮政储蓄银行网络金融部姜家琳表示,对多数银行而言,普惠金融业务的成本高、风险大,应积极利用数字技术优化银行的产品和服务,,顺应各个产业的数字化转型趋势,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

同时,与会的银行代表均表示,在发展普惠金融方面,银行对场景、数据、不良资产处置的需求非常迫切。

朱伟忠感叹,数据太过局限是目前中小银行面临的普遍问题。在与外部机构合作的过程中,要重视数据的完整性、及时性、真实性、有效性,同时必须逐渐建立自身的数据收集、整理、分析和应用能力。

姜家琳则表示,数据信息的共享必将带来产业效率和金融服务能力的提升,但在寻求外部机构支持时,对数据的交互和使用应进行适度的分类和分层。

友信金服CFO王海琛认为,普惠金融业务的核心在于控制资金、风险、运营三方面成本。如何在利率够低、且能覆盖成本的前提下,服务传统金融机构服务不周全的客户,还需多方优势互补——结合渠道的获客优势、金融机构的资金优势、助贷机构和数据机构的风控积累,实现最优的产品形态服务对应客群。友信金服累计撮合了超过880亿元借款,客户量达千万级,其中80%的资金服务于小微企业。同时,还积累了大量小微企业信用数据和关系网络数据。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19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5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