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银行王军:这五方面的银行科技创新应当被鼓励


来源:第一财经    作者:王军    2020-12-30 10:08

自12月初中央政治局会议首次明确提出“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以来,相关政府部门已强化了对一些披着科技外衣行金融服务之实的机构的监管,并开始对部分互联网巨头展开反垄断调查。一时间,如何看待科技创新对于金融业的影响、如何平衡创新发展与金融监管的关系,如何把握未来金融科技的发展趋势,成为业界和学术界十分关注的话题。

科技创新极大改变了金融生态与竞争格局

首先必须肯定,过去二十年,科技创新显然为各个行业包括金融业的发展带来革命性的变革和一系列的红利,例如,有效赋能、创新产品和服务、提升效率、降低成本、提高普惠金融服务能力等等。科技创新引发了金融业的巨大变革,在一定程度上也重塑了传统金融业的生态版图与格局。其中,在科技大潮的冲击下,商业银行有两个大的变化是前所未有的。

第一,经营的数字化。商业银行的渠道、业务、产品正逐步实现“线上化+移动化+智能化+敏捷化”。

具体来看,一是线上化:很多商业银行均实现了全方位的线上化,线上业务量的占比不断提升,很多银行已经开始做到了四个在线:产品在线,客户线上办理业务、产品的创设线上化;客户在线,客户服务在线上,并与场景实现对接;管理在线,涵盖前中后台、全流程的闭环式管理体系逐步形成,全场景的运营能力也在逐步线上化;员工在线,内部信息推送、业务审批、文件处理、业绩查询、内部沟通等办公要求实现全线上。通过这四个在线,最终实现了数据积累线上化,即通过线上化记录决策过程,留存可供整理利用的数据。

二是移动化: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应用,特别是今后5G、物联网等技术的拓展应用,客户不仅在随时线上,而且高度移动化。对于客户全天候、全时段的服务需求,银行的产品、员工、管理和数据积累等前中后台均在不断适应这一变化,不仅线上,而且移动。

三是智能化:智能技术在金融科技的诸多领域中,可能是应用最为普遍和最为成熟的。前中后台各项业务目前均在一定程度上实现了智能化,例如前台的支付、客服、营销、交易,中台的风控、投顾、投研,后台的数据和监管。

四是敏捷化:为适应激烈的市场竞争,及时响应客户需求,商业银行不断变革传统组织结构,打造轻型敏捷组织,构建灵活跨职能团队,建立敏捷高效工作方式,以提升组织运转效率,激发员工创新活力,缩短产品迭代周期,提升市场响应速度。

第二,竞争的复杂化。这主要表现在同业竞争和跨界竞争愈加激烈,银行业需要“双线”作战。

金融业近些年面临的压力是前所未有的巨大:既有来自于经济下行期传统同业的竞争,也有来自于金融科技企业的非传统竞争和所谓“降维打击”,更有日甚一日的监管压力。一方面,同业竞争日益白热化,国内银行业法人机构超过4000家,各类金融机构超过2万家,同质化竞争严重。另一方面,银行业面临来自于外部的互联网金融公司“降维打击”。互联网金融公司利用互联网思维和大数据思维,凭借优秀的客户体验和低廉的运营成本,迅速抢占“存、贷、汇、投”等金融业务的市场份额。特别是,近些年新兴金融科技企业跨界进入支付结算领域,并从事实质性的存贷款业务,据不完全统计,互联网金融的市场渗透率已接近40%,存款搬家至互联网金融公司金额超2万亿元,网络贷款交易规模超1万亿元。互联网金融的第三方支付模式切断了银行与客户之间的传统联系,银行无法分析客户习惯,丧失对市场的敏感度,进一步导致银行金融中介功能的边缘化,出现了新形势的“金融脱媒”。

好在,近年来这一状况也正在发生变化。以2020年对某些著名头部互联网企业的强监管和反垄断调查为标志和分界点,传统金融机构与互联网科技企业的跨界竞争迎来了真正意义上的“下半场”。面对互联网企业发出的“银行不改变,我们就改变银行”的挑战,传统金融机构不断寻求主动改变,对标头部互联网企业,加快自身数字化转型,致力于打造“具有金融属性的科技公司”,取得了明显的效果,可以说“上半场”双方打成了平手。

之所以说竞争已经进入到“下半场”,是因为监管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监管层作为商业银行的“神队友”终于果断出手,给予了“神助攻”。最近发生的两件大事有望改变未来的金融生态和金融格局:一是近期中央以及管理层对于金融科技企业垄断和不正当竞争即将开展强监管的表态乃至于立案调查的具体行动,将从根本上改变互联网企业过去那种“监管套利”的优势地位;二是数字货币的逐步推出将有助于商业银行直接成为流量入口、以数字钱包为原点构建客户生态圈、提升普惠金融数字化水平,除了C端的明显影响外,数字人民币的应用也可能为B端、G端业务的拓展带来更多机会,这也将帮助商业银行夺回一部分市场份额。这可能标志着未来传统金融机构与金融科技企业的竞争,将进入到一个全新的更加公平的“下半场”。这究竟会有什么样的变化,非常令人期待。

科技至上不可取,科技向善赢未来

P2P在中国作为一种典型的“伪创新”甚至是“恶创新”已经被玩坏,彻底退出了历史舞台。但这并不代表科技创新和金融创新的失败,以人工智能、区块链、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等为代表的技术与金融业务的结合,才是金融科技的“真创新”,仍然具有广阔的未来。但是随着科技应用和数字化技术向纵深发展,我们也需要关注科技创新所带来的一些新问题,毕竟问题的提出和问题的解决是时代进步的机遇。

目前看,科技创新或数字经济发展的负面影响表现在五个方面:

一是新的垄断——科技寡头的数据垄断。像最近政府所提提示的一些问题就是典型的数据垄断:金融科技诱导过度消费,成为规避监管、非法套利的手段,助长“赢者通吃”的垄断,等等。例如,某互联网平台短短几年已同数十家银行合作,形成数万亿贷款。其中98%的资金来自合作银行和发行ABS,涉及到的合作银行数量达数十家,已经成为事实上的“赢者通吃”和新型“大而不能倒”,埋下系统性风险隐患,并且具有较强的外溢性,可能加剧金融风险跨市场传染。可以预见,随着对其调查和处置的深入,必然会对那些与之合作的、实力相对较弱的中小银行带来一定冲击乃至信贷资产损失的巨大风险,进而会对实体经济产生或直接或间接的影响。

对于数字经济发展,全球已形成了共识:既积极发展数字经济,也在数据治理、反垄断、数字税等方面加大对数字经济的治理。未来全球加强对互联网巨头的监管甚至反垄断分拆将成为潮流。

二是新的贫富分化——数字鸿沟。数字技术使得明星企业和个人可以用低成本服务大市场,少数人和企业赢者通吃。未来迫切需要关注被数字鸿沟遗落的群体——数字贫民的社会福利改进。在我国,当前至少有上亿的老年人难以享受数字经济的便利性。

三是新的社会治理挑战——数据饥渴。过度采集、数据滥用和管理失控等侵犯消费者隐私的现象较为普遍。“大数据”是互联网巨头的核心资产和核心竞争力,是支撑商业模式和高估值的最核心资产。那么问题来了:全民大数据,是否是用户的个人隐私?如果是,则意味着:这些数据需要确权,需要以合适的价格进行交易,需要得到法律的保护,而不是互联网公司的肆意使用。如果不是,它是否应该成为国有资产或者公共资源?正如央行副行长范一飞所指出的那样:“很多数据,归根到底还是用户的”。

四是新的国际冲突——数字竞争。这可能来自三个方面:服务贸易摩擦,对数字经济的国际征税(美欧之间已经发生的冲突),以及已经上升为国家安全的数据主权和安全。美国和印度近期对中国的平台企业(如抖音等)的不友好做法即是一例证。

五是新的增长迷思——数字经济时代的“索洛悖论”和“戈登之谜”:劳动生产率增速放缓。知名的技术悲观主义者、美国经济学家罗伯特·戈登的研究给创新乐观主义唱了反调:数字技术无法挽救经济增长放缓。在数字经济浪潮中,美国劳动生产率增速在过去10年甚至20年来却在下降,这和我们直观感受非常不一致。在欧洲、日本、新加坡、中国香港、中国台湾和韩国等经济体也出现同样的趋势:早期的高速增长到后期的停滞,经济出现有规律的放缓。

总之,数字经济、科技创新也是一体两面的,科技的瑕疵和技术的缺陷始终存在,不仅很多,而且多为新问题,如网络安全、信息泄露、网络病毒、数据质量、信息降噪等,还不包括未知的不可预见的风险。因此,科技至上主义不可取,科技向善才能赢得未来,这应当是我们推动科技创新、发展金融科技的初心和底线。

刚刚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罕见地把“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作为明年工作的八大任务之一,并提出要“依法规范发展,健全数字规则。要完善平台企业垄断认定、数据收集使用管理、消费者权益保护等方面的法律规范。要加强规制,提升监管能力,坚决反对垄断和不正当竞争行为。金融创新必须在审慎监管的前提下进行。”

总体看,对这些所谓“伪创新”、“恶创新”的加强监管,是金融科技领域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去杠杆,将加速市场的出清,有助于提前化解风险,防止出现新的“安邦系”,重塑金融领域的游戏规则和监管权威,从长远来看,显然是利好头部科技企业,利好传统商业银行。

真实的需求将牵引高质量金融科技的供给与创新

尽管当前及未来金融科技的发展将面临前所未有的监管环境,但对于未来对于金融科技的创新和发展我还是非常期待,也是非常乐观的,因为我们的市场对于好的创新、向善的创新需求很大,而高质量创新供应不足。很多人担忧对于互联网平台的监管可能会阻碍创新、打击创新的积极性,我认为不会,因为:垄断是市场经济的天敌,更是创新发展的天敌,而监管不是!监管不是为了遏制创新,而是为了规范市场秩序,这显然是非常必要和迫切的。

金融机构以及实体经济需要什么样的科技创新?我认为,未来金融科技发展应紧紧围绕银行业的核心诉求,也就是背后实体经济的真实需求来展开,这样的需求能够牵引高质量的金融科技供给与创新。

具体来看,五方面的科技创新应当被鼓励与提倡:一是有助于提升银行服务客户能力的创新,让服务更“可得”;二是有助于强化中后台科技应用、提升效率的创新,让银行更“聪慧”;三是有助于控制风险成本的创新,让风险更“可控”;四是有助于夯实金融科技基础设施建设的创新,让业务更“可信”;五是有助于打造开放银行的创新,让银行更包容普惠和开放,为客户打造全面、智能、高效、无感却又无处不在的服务体验。

(作者为中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

评论加载中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1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