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钱包、壹账通合并落空?VIE与支付机构,了解一下


来源:移动支付网    作者:卢华秋    2019-6-12 19:55

今年2月,有传闻表明平安集团在推动旗下“壹账通”与“壹钱包”合并事宜。

随后3月,在中国平安2018年度业绩发布会上,联席CEO陈心颖向媒体表示,金融壹账通和金融壹钱包正在推进更加紧密的合作。她认为两家公司有一些特性可以互补,今年将推动二者间进行更好合作,在积分、支付、商户甚至海外业务做更好的融合。

到了3月底有境外媒体报道称中国平安将展开金融壹账通IPO工作,据最新报道壹账通将选择美股上市。于是有观点认为“壹壹合并”除了出于业务契合考虑,也是做大估值之举,为上市铺路。

近日,据21世纪经济报道消息,金融壹账通与壹钱包合并已遭到央行否决,原因是反对境内支付机构采用VIE结构。毕竟此前壹账通已在海外设立VIE,合并就意味着壹钱包要做同样的事。

啥是VIE?

VIE(Variable Interest Entity)即“可变利益实体”,国内也称“协议控制”。指境外上市实体与境内运营实体相分离,境外上市实体不通过股权方式,而通过一系列协议掌握境内运营实体的经营活动和利润。

姜小林成立了一个叫“A”的门户网站,经过多年细心打理,业务好棒棒,于是想上市。国内上市当然是首选,但是要求严格、审批慢长,急性子的小林只好退而求其次转向海外IPO。

但性子再急也得按规矩办事,境内企业间接在境外上市也要得到证监会批准,往大了说这可能涉及“国内资产外流”的问题呢。更要命的是,“A”还属于“互联网公众发布信息服务”产业,该产业躺在国务院《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2017年修订)》的“禁止外商投资产业”部分。

这时聪明的会计小陆提出,可以在海外成立一家壳公司“B”作为海外上市主体,再以“B”名义在境内成立外商独资公司“C”。然后3家公司之间签订一堆协议,主要内容当然是关于境内实际运营主体“A”的债务、权益归属问题。

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一顿操作下来,姜小林同学如愿上市。这个过程,大概这就是VIE。

VIE模式一般由境外上市主体、境内的外资全资子公司和实际运营的持牌公司(外资受限业务牌照持有者)三部分架构组成。2000年新浪采用VIE登陆纳斯达克,是首家采用该架构实现海外上市的中国企业。因此VIE也有“新浪模式”之称,后来在海外上市的绝大多数中国企业,都采用VIE,网易、搜狐、BAT均无一例外。后续发展中,“新浪模式”又演变出各种模式玩法,从TMT行业扩大到更多领域。

VIE模式注册公司环节里,开曼群岛、英属维京群岛是热门的海外公司注册地。在开曼群岛注册公司限制极少,还能申请“豁免缴税证书”;维京群岛经济主要依靠旅游业以及金融服务业,政府于1984年还颁布了《国际商业公司法》,吸引外资来此设立离岸公司。

VIE与支付机构

除了复杂的审批流程,VIE架构另一作用还在于规避国内《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对于限制类和禁止类行业外资进入的规定,从而顺利完成境外融资。

最新的《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2017年修订)》自2017年7月28日起施行,《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2015年修订)》同时废止,2017年版目录将限制性措施由2015版93条限制性措施进一步减少到63条,充分表明了我国对外开放是个不断扩大的过程。不过移动支付网注意到,历年的指导目录中,均没有关于外资开展第三方支付业务相关限制。

随着我国金融领域不断开放,支付服务市场也必然迎来全新格局。2018年3月,经国务院批准,央行印发《中国人民银行公告〔2018〕第7号》,明确外商投资支付机构准入和监管政策。

境外机构拟为中国境内主体的境内交易和跨境交易提供电子支付服务的,应具备的条件主要包括:

1、商业存在。境外机构应当在境内设立外商投资企业作为申请支付业务许可的主体。

2、支付业务设施。外商投资支付机构应当在境内拥有安全、规范、能够独立完成支付业务处理的业务系统和灾备系统。

3、信息存储要求。外商投资支付机构应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在境内收集和产生的个人信息和金融信息应在境内存储。

除满足上述条件,外商投资支付机构还应符合《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规定的资本实力、主要出资人、反洗钱措施等要求。更早前,央行副行长范一飞就已对外透露,对外资银行从事非银行支付机构业务,有关方面正在推动《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修订,明确外商投资非银行支付机构准入事宜。

在支付服务市场不断走向开放情况下,平安集团寻求“壹壹合并”,并统一采取VIE结构上市是可能的,毕竟支付机构境外上市已有前例。2018年03月汇付天下赴港上市,成为国内首家上市的支付机构。汇付天下在港上市主体为Huifu Payment Limited,是一家在开曼群岛注册成立的有限公司,成立时间是2017年12月21日。下图简要说明了VIE结构下境内运营实体对汇付天下的经济利益流向:

汇付天下

如果文章开头报道属实,到涉及到壹钱包的VIE,为什么就被拒绝了呢?

笔者以为,“壹壹合并”正处于支付服务市场开放新格局的关键点,一些管理办法可能正处于修订状态。在这样一个“打开之上,放手未满”的混沌阶段,监管出于慎重考虑,维持现状是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另一方面,也和“壹壹”体量相关。金融壹账通作为金融产业链科技服务平台,目前已服务超过3000家金融机构,于2018年完成A轮融资后,估值达75亿美元,成为平安系又一只闪亮的独角兽。另一边,平安集团2018财报显示,壹钱包2018年累计实现交易额5.7万亿元,注册用户数超过2亿,对外宣称“国内支付第三极”。倘若合并成功,估值上涨板上钉钉,央行显然不是个能配合着玩资本游戏的角色。

当然在后续回应报道中,平安壹账通方面都是“不予置评”、“不作回应”说辞,真实情况我们也无从考究。

事实上,从新浪开始多年来国家相关部门对企业VIE结构采取默许的态度,但目前并没有实质性的可操作法律明文规定。商务部在2015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国投资法(草案征求意见稿)》(下称《草案》)及其相关说明中,倒有提及协议控制相关内容。比如若外资通过协议控制介入在《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的禁止或限制行业时,将受到处罚。

但是草案不是正式实施的法律,《草案》之后监管对VIE态度几乎没变,毕竟过去的时间里,VIE的存在带动了互联网企业的发展,让境内许多创新产业走向国际化。当然确实明文规定,也意味着VIE将继续面临的一些政策上的不确定性,这可以说是它的政策风险,“Yes or Not”可能依据当时环境、企业具体情况会有不同结果。

除了政策不确定,VIE另一大问题在于可能出现的控制争议。

境内实际运营公司和上市主体股本结构存在差异,有可能导致投资人利益不一致,可能引起违约问题。一旦发生违约,境外投资人利益也就可能得不到充分保障。

2011年5月,为了顺利取得支付业务许可证,在股东协议没有达成的情况下,阿里巴巴将支付宝所有权转让给马云控股的另一家中国内资公司,引发了人们对VIE结构缺陷的广泛关注。到了同年7月,阿里集团、雅虎、软银才就支付宝股权转让事件正式签署协议。整个事件不完美也好,正确也罢,都随着阿里与2018年2月入股蚂蚁金服划上句号。

在政策、企业控制问题之外,VIE还可能面临外汇管制、税务等问题。

最后

与《草案》一脉相承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外商投资法》(下称《外商投资法》)于2019年3月15日在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通过,该法自2020年1月1日起施行,从而取代“外资三法”。值得注意的是,相比2015年的《草案》,《外商投资法》内容从十一章缩到六章,字数少了1万多,也没有了对“协议控制”的相关规定。某种程度上,这也是我国坚定继续扩大对外开放、促进外商投资的微观表现。

不急的话,“壹壹合并”计划可以再等等、再试试?

本文为作者授权发布,不代表移动支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未按照规范转载者,移动支付网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19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5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