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监管常态下的支付风险管理


来源:移动支付网    作者:yuway    2020-9-14 9:16

一、支付风险的形成的缘由

在支付牌照颁发的第一个五年里,伴随着网络小贷、互联网金融、跨境电商等新兴行业的发展以及国家监管政策出台前的空档期,大量的第三方支付公司乘风而起,独角兽企业纷纷布局支付行业,使支付牌照的收购屡次创出天价。这些因素,都造就了支付机构的黄金时代。

但繁荣时代背后的阴影已悄然露出它的獠牙,而暴风雨亦将随之而至。

在国家监管政策出台前的空档期里,部分支付机构违背了合规经营的原则。为赌博平台、私彩、游戏平台、电商平台“二清商户”、违规互金机构提供支付结算服务,这些因素构成了支付机构高额利润的来源。由此,支付风险产生了。

二、支付风险的防控

在当前风险类型多样化、反洗钱形势严峻的情况下,监管的暴风雨吹向了支付机构。随着“断直连”、“支付机构备付金集中缴存”、“大商户模式的瓦解”、“打击P2P行业”等监管政策的陆续出台,支付机构的利润空间被压缩,支付机构的数量从2017年的267家,迅速减少至目前的230家。风险控制与场景化经营成为支付机构“活下去”的重中之重。

风控所述的风险控制,并不是完全杜绝风险,而是业务与风险达到帕累托最优,又或者说寻找博弈论中的最优点达到业务收益与风险控制的平衡。

风控体系的构架应以商户入网的事前合规性审核、事中交易监控、事后大数据剖析为维度进行建设。

1、事前合规性审核方面,根据监管政策的要求完善商户入网审核制度,构建事前商户入网评估模型,在商户风险评级分别设置:资金损失类风险、舆情风险、经营风险、渠道风险及监管类风险等五个参数模块。并根据子项设置具体子项可分布为:

资金损失类风险:是否缴纳保证金、是否具有大型公司背景、商户是否限额限次及资金是否落地等

监管类风险:是否取得国家特殊行政许可的经营活动及相关资质资料、是否开立支付账户、是否同名结算等。

舆情类风险:是否存在行政处罚、是否欠税、是否存在多次经营异常情况、是否存在败诉的行政诉讼、公众投诉平台的舆情是否妥善处理等。

运营类风险:评估注册资本、运营年限、企业性质、预计月交易金额及笔数等情况。

渠道风险:商户业务是否存在遭遇渠道风控的可能、是否存在套码及跨类目经营的可能。

而入网审核评估关键在于建立完善的内控制度。应遵循反洗钱三大原则“了解你的商户”“了解你的业务”“尽职调查”,在商户入网的流程及运作规范上实行责任追究制,落实各部门审核人员的审核责任,对关键节点进行风险分析和防范,形成“三思而行,行之有效”的风险管理架构。

2、事中交易监控方面:

首先,可设置商户经营情况自动轮巡制度,接入“企查查”“天眼查”等外部监督手段,以季度为维度,(T-1季度)导入商户名单进行经营风险主动监控。外部监控手段能实时识别商户的经营状态、受益人、股东、法人、舆情等的变化。如因商户存在入网后短时间内即经营异常或注销的问题,此问题在事前无法进行有效识别,事中人工识别难度巨大,可使用上述轮巡制度进行风险防控。

其次,应落实反洗钱持续识别管理要求,根据商户所属行业及经营场景,对商户风险形成动态管理机制,持续对存量商户进行梳理,并根据风控模型衍生针对单个、某个行业、单个地区的商户风控规则监控商户的大额、高频、夜间、相同金额等可疑交易的风控规则。对该类可疑交易进行风险调单,核实商户的真实交易情况,并形成大数据管理,用以清理高危和休眠商户,保障资金安全和渠道安全,以期适应当前政策收紧的行业状况。

再次,应重视和关注事中节点商户发生的舆情信息,通过“黑猫投诉”“聚投诉”等平台核实公司出现的外部投诉情况,并分析舆情信息与商户报备予业务场景是否匹配。(因人行对支付机构的处罚往往是依据“聚投诉”的线上投诉数据及线下实体投诉的密集程度来判定支付机构的业务违规等级)对于舆情中涉及的商户,应严格按照监管机构的要求持续开展商户巡检工作,对其经营业务的合法合规性、经营架构、持续经营能力、消费者权益保护等多方面的指标进行风险核实

3、事后商户风险处置:

首先,支付机构应严格按照人行反洗钱处、支付协会关于特约商户可疑交易、大额交易报送等的监管要求,对违规商户的商户信息采取及时反洗钱报送至人行反洗钱处、支付协会的风险信息共享平台,以共享风险信息。

其次,如果入网商户出现投诉风险,上游渠道会对支付机构进行结算资金贷调并冻结部分结算资金作为保证金,这就会形成支付机构的“显性资损”(另:隐性资损是指持卡人已产生投诉,存在被贷调的不确定性),支付机构应对可疑商户采取资金延迟结算、提高保证金比例、留存结算资金、控制交易金额、交易次数、冻结业务等手段控制可疑商户的交易规模。

再次,把加强公众的风险防范意识作为企业反洗钱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并把其列入日常工作流程中。通过多种渠道(如公众号、官网、微博)对消费者进行洗钱风险、借贷风险等情况的宣导;并通过典型案例分析,提高公众的风险防范意识,引导其树立正确的消费和投资观念,不盲目借贷。实现舆情工作的重点从事中识别、事后处理向事前防范的转变,将风险扼杀在摇篮。

最后,支付机构应将历史发生的风险商户的交易金额流水、所属行业、交易时点、违规事项、所属地区等关键信息进行大数据管理,记录并分析风险商户的行为特征,构建针对不同维度(如:高频行业、高危地区)的特约商户的风控策略。

三、结语

“2019年是过去10年里最差的一年,但却可能是未来10年里最好的一年”—王兴

支付的未来,其实已经不在支付当中了。

随着移动支付行业交易规模增速趋缓,无序化竞争的结束,支付行业已逐渐按照监管机构的意图回归“支付便民”的本质,但由此将带来本质化竞争严重的行业趋势,在此大背景下,疾风知劲草,更应根据习总书记所提出的“正本清源,守正创新”的展业思路,通过构建场景化、差异化、数字化的综合支付解决方案,将“支付+金融科技+区块链”紧密结合,迎接下一个支付风口。

本文为作者授权发布,不代表移动支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未按照规范转载者,移动支付网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评论加载中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0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