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关注 | 500元判2年,跑分下的百态人生


来源:移动支付网    作者:慕楚    2021-3-11 17:59

315即将来了,对于每一个消费者来说,关于钱的事都是大事。然而,对于放钱的支付账户,如何保护其实也是大事,不要随意租借给他人,近两年愈加猖獗的跑分活动,更是需要每一个人珍惜自己的金融账户。

通过一些已经宣判的跑分相关案件,我们能够看到跑分违法到底有多严重。

为赚500元,判刑2年

很多人认为跑分只是服务于跨境赌博,帮助赌徒获得赌注。然而跑分是洗钱的方式,至于钱是怎样来的,许多跑分参与者并不了解,以至于莫名其妙的参与了重大犯罪活动,铸成大错。

为赚500元,判刑2年,这就是河南一个案件的终审结果。

2020年7月15日,身处河南洛阳的小涛手头有点紧,早年因诈骗罪劳教一年,留下案底,事业发展始终不顺。这一天,他遇上从事跑分活动的小锋,听闻手机让别人操作下就能轻松赚得三五百元,于是小涛、小锋以及另外男人,一共四人,前往一宾馆。

开房之后,4个男人在房间里等着,憧憬着日赚三五百的“好事”。

十来分钟之后,来了两男两女,小涛认真打量着四人:一个男的是内蒙人,另一个男的稍老已有一撮白发,而两个女子比较年轻,一个皮肤较白体态丰盈,另一个皮肤稍黑还有文身,两个女子犹如“黑白双煞”。

随后,在两位男子的指示下,两个女子对小锋带来的三人手机进行操作,小涛也将手机交给她们。而在此期间,与小锋一同前来的一位男子,因为忘记带身份证,支付宝账户“不能用”就走了。

一顿操作之后,两女子成功帮包括小涛在内的两人完成跑分,两人正要获得500元左右的“报酬”时。

警察来了。

7人被抓,到2020年的最后一天,法院审判,7月15日这天包括小涛在内参与跑分的两人,被判2年有期徒刑。

而跑分“黑白双煞”的故事也在警察的审讯下揭开。

两女子,一个叫郭雨欣,一个叫常佳奇,都是90后,同时以前也是同事,关系非常好。而两名男子,来自内蒙的叫温继祖,是整个跑分四人组的组织者,而另一个朱某,是郭雨欣的继父。

四个人分工也很清晰,温继祖负责与跑分平台对接,属于接单的人,而朱某负责找中介和客户,也就是想要跑分的人;郭雨欣与常佳奇则负责进行跑分操作。

在分成上,以每笔跑分金额0.6%作为报酬,温继祖获得跑分金额的0.1%,朱某获得0.5%,朱某给“黑白双煞”发工资,每日200元。

整个4人团伙是如何组建的呢?

2020年5月,温继祖在交友平台认识网名为沙和尚的网友,其告知温继祖可以通过刷赌博的资金来赚钱,在“干”了几天后,温继祖也在网上认识了朱某,并且网友见面,二人一拍即合联合跑分,二人知道可能被警察盯上,所以平常都去宾馆做跑分,并且“一个宾馆最多两天就得换”以规避侦查。

2个月后,温、朱二人已经尝到甜头,且并没有出事,想要“做大做强”。7月1日,朱某将继女郭雨欣带到一处宾馆,传授跑分技巧;郭雨欣在熟练之后,也拉关系好且是前同事的常佳奇入伙。至此,跑分四人组成型。

与此同时,朱某在与小锋进行过一次跑分之后,将小锋发展成下线,小锋开始到处拉人。

谁都没想到,半个月后,四人组同时落网,外加下线小锋和两名跑分人员,其中包括小涛。

最终,跑分四人组被判3-4年有期徒刑,而小锋、小涛与另外一个跑分人员被判2年有期徒刑,后二者都没拿到“报酬”。以量刑过重为由,7人不服上诉,二审维持原判,罪名是“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尘埃落定。

跑分四人组的覆灭,到底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呢?这与小锋招揽跑分人员有关,并涉及到另一个买卖“三件套”“四件套”案件。

不可轻信的刷单

80后杨星是一个热心人,但脾气比较暴躁,2020年5月的一天,在一次酒后看见5名小孩疑似偷车,一声喝止,并报警,民警来到之后,小孩们已走,杨星借着酒性便辱骂民警,并产生激烈肢体冲突,民警因此受伤。当日,杨星被捕,半个月后取保候审。

然而,7月15日,杨星再次被捕,这次并不是因为上次打警察的事,而是因为参与了洗钱,将商户账户提供给电诈平台使用。

2020年4月,杨星认识了一男子,该男子提出,要杨星提供营业执照,以运作淘宝拼多多刷单,每天可以获得200元费用,使用期限是一到两个月。此外该男子还提出,如果杨星发展线下,还能获得每天每套50元的额外费用。在该男子的协助下,杨星办理营业执照、对公账户等关键证件。

至此,杨星开始发展下线,但并不顺利,只发展了一个人,并且每天给其200元,到被抓时声称总计给了这个下线人员3000元,而杨星自己才因此赚了2000元,属于亏本。

但杨星的所开立的营业执照及相关账户,其实是被提供给了电信诈骗团伙,并非刷单。

2020年7月11日,警方接到报案,因被投资理财欺诈,某被害人被骗79万元,而其中有9万元就通过了杨星及其下线的对公账户完成资金转移。警方顺藤摸瓜,于7月15日,将杨星和其下线同伙捕获。审讯中,杨星除了交代自身营业执照买卖情况,还主动交代小锋最近在找人跑分,“我可以协助你们抓他”。

同一日,小锋带着小涛等三人,在宾馆与跑分四人组回合,还没完全完成跑分操作,7人被抓。

而跑分四人组被抓的背后,不单是为赌博洗钱而牵连,更涉及了两件重大电信诈骗案。一个案件,发生在2020年7月8日,骗子号称公安局,称被害人涉嫌拐卖儿童,要求被害人打钱到指定账户,被骗22万。另一个案件,发生在7月6日,中国邮政集团有限公司佳木斯分公司财务办公室的财务人员被号称是领导的QQ账户要求转账,被骗90万。两个案件涉案金额合计110多万,全部通过跑分四人组所进行的跑分活动而洗走,难以追回。

最终审判中,杨星,犯妨害公务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犯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最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个月。

以为买卖证件是为了刷单的杨星,亏本也要发展下线,热心与事业心用错了地方。

跑分即诈骗

有的跑分平台,你盯着人家的返利,人家盯着你的本金。

浙江天台县审理的一个案件中,2018年8月,小齐以骗取别人本金为目的,与他人搭建了一个跑分平台,其运营模式是他人以5万为充值起步,进行平台积分充值,充值5万可以获得50700分,而后通过所谓的跑分动作,将50700分消耗掉,每消耗一分便可以提现1元。

简单来说,一个人充值5万,通过一系列所谓的跑分动作,拿回本金的同时,可以额外获得700元,1.4%的回报率,比上述跑分四人组的0.6%回报率更高,这吸引了前后有上百人参与其平台跑分。同时小齐线上和线下收购各种支付账户,以用于资金转移。

两个月后,小齐及其同伙关闭该平台,导致数十人无法提现,共500多万。警方抓获小齐之后,因诈骗罪,且金额巨大,判刑13年6个月。

打击跑分,事关每一个人

对于每一个普通人来说,很难理解跑分的运营模式是怎样的。但不要把自己的金融账户出租、转让给任何一个人,不收取转移任何一笔可疑资金,就是对跑分行为的最直接打击。

2020年由于受疫情影响,人们的线上生活愈加丰富,跨境赌博、电信诈骗等违法行为也愈加猖獗,随之而来的是洗钱需求愈加旺盛,跑分随之火热,警方对此的打击力度也在不断加大。

据公安部公布的数据显示,全国“断卡”行动开展以来,各地重拳打击非法开办贩卖电话卡、银行卡违法犯罪活动,对“跑分平台”“跑分客”开展集中收网,共打掉涉“两卡”违法犯罪团伙5800余个,抓获犯罪嫌疑人9.9万名。

参与跑分的人员,除了应有的法律处罚,也会被限制支付账户开立和使用情况。公安机关认定的出租、出借、出售银行卡或支付账户,且被用于电诈犯罪造成损失的失信用户,仅保留1张银行卡,5年内不得新开账户、暂停非柜面业务、支付账户所有业务。

本文为作者授权发布,不代表移动支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未按照规范转载者,移动支付网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评论加载中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1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