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银行行长花落43岁唐勇,系建行常德市分行行长


2022-6-13 11:09来源:移动支付网    作者:薛小易

6月5日,长沙市委组织部发布任前公示公告,显示,建设银行湖南省常德市分行行长唐勇拟任市管企业正职。据券商中国信息,唐勇或将出任长沙银行行长。

据移动支付网了解,唐勇出生于1978年11月,曾任建行湖南宁乡支行行长,2018年任建行湖南省常德市分行行长。

系长沙银行首位从行外选聘的行长

1月30日,长沙市委组织部发布公告称,面向全国范围,竞争性选拔长沙银行行长1名。

公告对报名人员的年龄要求为1971年1月30日以后出生,即不超过51岁;同时,要求从事金融工作8年以上,或从事相关经济工作12年以上(其中金融从业4年以上);且累计担任下列职务3年以上:国有商业银行、邮储银行省级分行主要业务部门正职、地市级分行行长;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主要业务部门正职、一级分行行长;或2021年末资产总额5千亿左右的城市商业银行总行高级管理人员及以上职务。

从唐勇的任职经历看,其任职建行常德分行行长已超3年,符合选拔要求。唐勇上任之后,其将成为长沙银行最年轻的高管(目前,长沙银行高管团队中,1975年出生的副行长李建英、首席风险官黄建良年龄最小),也是第2位通过公开选聘上任的行长。

在唐勇之前,2014年,长沙银行就曾面向全省范围内竞争性选拔行长,彼时,长沙银行时任副行长赵小中升任行长。

那么,唐勇实际上将是长沙银行首次从行外公开选聘的总行行长,赵小中被选聘为行长之前已在长沙银行任职。

值得注意的是,赵小中也是唐勇的“前任”。去年11月,长沙银行原董事长朱玉国因工作变动辞职,此后,赵小中被任命为党委书记,接任董事长一职,由此行长职务空缺。

近期,除了因为行长职务空缺招募行长之外,长沙银行在高管团队和组织架构等方面进行了一系列调整。

CIO任副行长,中、高层年轻化趋势明显

1月11日,在第七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决议公告中,长沙银行董事会同意选举赵小中为该行第七届董事会董事长,任期与第七届董事会一致。在聘任新任行长,其任职资格获得监管部门核准并就任前,由赵小中代为履行行长职责。

此外,长沙银行也披露了聘任新一届高管团队的情况,董事会同意聘任吴四龙(1971年出生)、杨敏佳(1965年出生)、张曼(1972出生)、李兴双(1972年出生)、李建英(1975年出生)担任副行长,黄建良(1975年出生)任首席风险官,任期与第七届董事会一致。吴四龙、杨敏佳、李兴双、李建英的副行长任职资格尚待监管部门核准。

吴四龙现任长沙银行党委副书记、监事长;杨敏佳任长沙银行党委委员、董事会秘书;李兴双任长沙银行首席信息官;李建英任长沙银行党建办公室主任、工会主席。

从长沙银行新一任高管团队几乎都是70后可见,长沙银行在人事上的态度。在今年4月举办的业绩发布会上,赵小中就指出,该行新一任领导班子的特点之一即,新班子的年龄结构、知识结构、专业结构得到了进一步的优化。

与此配合,在2021年报中,长沙银行也强调,其加快培育复合型、跨界型人才,大量启用80后、90后员工走上关键和领导岗位。

值得注意的是,李兴双曾任职于工行吉林省分行、工行软件开发中心,历任工行软件开发中心开发部副经理,推广部临时负责人,总工程师办公室副总经理,开发一部副总经理(主持工作)、总经理,总工办总经理、架构办总经理,软件开发中心党委委员、副总经理。

在李兴双任副行长之后,长沙银行将其“一正四副”增加为“一正五副”,加强了在高管层面对科技条线的重视力度。

而金融科技作为银行近几年的关注重点,长沙银行也不止在高层人事上加强重视。2021年,加大科技投入,较2020年增长31.6%,占营收比为4.4%。

长沙银行也在2021年报中指出,数字银行的蜕变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科技的投入与产能的释放也无法完全同步,组织、文化、机制的掣肘则更要加速破除。

成立金融科技部、数据中心、开发中心,探索设立金融科技公司

在金融科技组织架构上,也是在今年1月的第七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决议公告中,长沙银指出,撤销IT规划部、信息技术部,成立三个新的部门:金融科技部、数据中心、开发中心。

此番,长沙银行在信息技术部门架构调整时,与具体的业务需求结合。未来,不同的信息技术部门或将承担不同的金融科技需求,包括整体战略规划、数据应用与管理、业务开发等,组织架构对业务开展全周期的纵向支持将加深。

此外,早在2019年,长沙银行已经成立数据创新实验室和数据社区,完成了6大部落、近千人规模的IT组织架构调整,以部落、小队为单元直接面向业务条线、业务产品,在研发小队第一层迭代基础上,选择部分小队与业务融合,通过派驻等方式,实现技术与业务的第二层迭代。

在2020年6月接受采访时,时任长沙银行董事长朱玉国表示,未来将成立金融科技实验室,在条件成熟的时候,探索设立金融科技公司。

在长沙银行目前的战略布局中,在打造生态银行上,提出了本土化、轻型化、数字化、场景化的四化路径。除了数字化之外,本土化也是关键,这也是其今年组织架构调整的主要领域。

新设县域金融部,新任掌舵人也关注相关领域

今年1月,长沙银行新设县域金融部,在县域金融领域布局力度加大,通过在总行成立相关部门,加大对该业务的统筹管理。

长沙银行2021年报数据显示,报告期内,该行个人客户存款日均规模增长21.6%,主要原因是其坚定零售转型发展战略,结合县域深耕策略,持续做大零售业务规模。而作为中小银行,“在标准化产品无法完全覆盖的地方,在大数据算法尚难以穿透的地方,在本土客户满怀期待的地方”是其优势所在,因此,不难理解长沙银行为何加大对县域金融的组织架构建设。

目前,在县域,长沙银行打造了“县域支行+乡镇支行+农村金融服务站”的网点布局。

其中,农村金融服务站点于2019年启动建设,至2021年底,两年左右,长沙银行农村金融服务站累计达到5700家。

在银行业网点整体数量下滑的大环境下,长沙银行加大对县域网点的布局。2021年,其增设县域网点9家,县域覆盖率达到92%,较上一年增加8个百分点。

基于完善的县域渠道网络,长沙银行触达县域、乡镇和农村地区居民,依托农村金融服务站专属App,深度参与农村居民日常生活。县域金融部成立之后,统筹管理已有的县域金融相关网点、渠道、客户管理等,进一步扩大长沙银行在该领域的优势,或将是其关键职能。

值得注意的是,长沙银行新任掌舵人唐勇近两年曾多次就“金融服务下沉助力乡村振兴”、“普惠金融数字化转型”等话题发文,提出其看法。

唐勇指出,在助力乡村振兴上,商业银行面临缺少物理网点、缺少有效抵押物、乡村金融基础薄弱三大挑战,从服务网点下沉、普惠金融业务下沉、传统信贷业务下沉三个方面提出了其对策建议。

对于普惠金融数字化转型,唐勇从读懂客户、触达客户、经营客户三方面提出建议:读懂客户需要加强对内部数据的整合、整合大通外部数据渠道、建设大数据专业化人才队伍;触达客户需要搭建更开放的合作平台;经营客户则要实现业务发起自助化、需求响应自动化、风险控制智能化。

可以说,唐勇关注的业务领域与长沙银行在战略方向上具有一定的契合度,这种一致性,是否是长沙银行在选拔行长时的有意为之,不得而知。但是,明显可见的是,长沙银行已经完成对科技、县域金融等业务领域组织架构、人事“底盘”搭建,未来其业务数字化走向如何,将更值得关注。

本文为作者授权发布,不代表移动支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未按照规范转载者,移动支付网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评论加载中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2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