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宝面向全国招募服务商,重点向县域倾斜


来源:移动支付网    2018-3-21 14:46

商家用来收钱的支付宝收钱码是从哪里来的?对很多已经习惯了移动支付的人来说,很少会去关注这个理所当然的问题。事实上,移动支付的普及背后,需要感谢一个群体:服务商。他们称得上是移动支付的播种机。成千上万的服务商,通过契而不舍的介绍、推广,将收钱码带到了不同行业、不同年龄、不同地域的小商家手中。

近日,蚂蚁金服开放平台上,挂出了一则名为《支付宝收钱码业务协作费政策(2018年02版)》的公告。公告显示,支付宝将面向全国开启2018年服务商招募,延续收钱码上线时出现的服务商机制,并会向县域地区作政策倾斜。这也意味着,移动支付还会持续向县域下沉,属于服务商们的故事,才刚刚开篇。

推广一个收钱码,最多360块的收益

公开数据显示,中国移动支付交易规模近150万亿元,渗透率高达77%,居全球首位。但即使这样,移动支付在县城、乡村等地方,还存在巨大发展空间。今年春节回家前,李小姐特意去ATM机里取了5000元的现金,一方面是包压岁钱需要,还有一个考虑是老家的小卖铺不一定能接受支付宝。

受制于年龄、用户习惯等原因,县城、乡村的小店主不一定能够接受移动支付,也不一定有动力接受新事物。“互联网公司擅长线上运营,但如果这个人都不是你的线上用户,你怎么运营呢?”,兰州的一位支付宝服务商张先生告诉记者,“我们就相当于是支付宝的地推了,每天拿着收钱码、红包码走街串巷,去找还不支持手机付钱的小商家,跟他们说移动支付的好处、支付宝有哪些营销活动,有的时候还需要帮一些年纪大点的人安装、注册支付宝。”

服务商团队往往规模较小,普遍在10人以内,这保证了他们的灵活性,降低了培训成本。当然推广不会是无偿的,区别于市场上的收单机构,服务商不需要具备技术能力,主要工作是推广收钱码、红包码两款产品以获得佣金。以收钱码为例,服务商成功推广一个收钱码后,支付宝会在一段时间内,根据动销效果给予奖励。

此外,支付宝还设置了奖励倍数,移动支付基础越差,奖励倍数也就越高。按照目前的政策,服务商可以从单个收钱码的推广中最高获得360元的奖励,单个红包码中则能带来最多1000元的收益。

张先生称“反正比我之前打工的工资高,人也来得自由一些。有时候,看到一些年纪大的人因为我,用上了支付宝也比较有成就感,觉得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除了服务商体系,普通个人也可以通过支付宝上的“蚂蚁微客”平台,兼职推广收钱码、红包码,收益机制和服务商类似。

移动支付下沉:机遇和挑战并存

成为服务商的门槛并不高,只需要拿着营业执照注册企业级支付宝账号,然后登陆蚂蚁金服开放平台在线完成相关协议的签署即可。对服务商来说,除了人力成本和垫少量的物料费用,也并不存在太多其他开销。武汉的服务商陈先生,则表达了自己的一些担心“就像支付宝说的,服务商低门槛、低成本、全开放,好处是谁都可以做,坏处就是竞争也会比较激烈”。

不过在他看来,服务商的市场现在还是比较大的,尤其是武汉周边的县城。数据显示,中国有1亿存在经营性行为的潜在小微商家,服务商还有很大空间拓展县域、乡村等地区的商家。支付宝方面透露,今年将通过提高奖励倍数等方式,鼓励更多服务商投入资源开拓县域商家。

把触角伸到县域并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一位不愿意透露身份的服务商对记者表示,“县城的服务商少、竞争小,待开发的商家也多,支付宝给的奖励倍数还高。不过机遇和挑战并存,大城市里基本都知道支付宝、微信支付,年纪大点的看到一条街上其他人用了就接受了,县城不一定有这样的基础。另外,是在当地招人,还是把现有的员工派过去,管理上也有一定的困难。”

另外一些机动能力较强的服务商群体已经嗅到县域的商机,去年开始就将业务重心放在服务商更少、奖励倍数更高的区域。青岛助邦伟业是支付宝在山东的一家服务商,他们在去年年末的两个月时间里,获得了数百万的收益,核心策略之一便是将业务下沉到临沂、淄博、潍坊、烟台等区域的县城。

部分服务商也在尝试技术门槛更高的业务。在他们看来,推广收钱码等只是入门,修行得看个人,借助蚂蚁金服开放平台等,切入更有技术含量的“ISV(独立软件开发商)”角色,专门服务政府、医院等垂直行业。去年夏天,天津豆芽60%的收入来自支付宝收钱码的推广,但现在,天津豆芽的主营业务已经是开发专门的支付系统,帮助支付宝等接入医院等场景。

2017年,支付宝获选“新四大发明”,服务商群体不一定知道这个消息,但他们却实实在在推进了移动支付在中国的普及进程。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18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5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