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被二维火索赔1.02亿,收银要塞争夺战再升级


来源:锌财经    作者:柴山    2018-8-29 9:24

“为什么那么多人怕美团,不敢搞它,你敢?”

“面对这种侵权行为,面对这种大公司的压榨,你如果老是低着头,它就会变得更加肆无忌惮,更加不会收敛!”

8月24日,杭州,教工路,二维火大厦,深蓝色短袖搭配牛仔长裤,面对锌财经潘越飞的专访,赵光军一身科技男标配,神情略显疲态。

数天前,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受理餐饮管理系统开发商二维火起诉美团窃取二维火及商家经营数据,涉嫌不正当竞争一案。餐饮管理系统江湖再掀巨浪。

资料显示,二维火创始于2005年,十多年来长期专注于云计算餐饮软件系统的研发和应用,其基于Andriod系统的二维火“智能收银一体机”系统于2012年发布以来,已经拥有了36万多家用户,处于行业头部位置。

而美团点评旗下的“美团小白盒”自2017年推向市场以来,面向广大餐饮实体店铺收银领域,实现了聚合支付收单、收银、对账等服务项目,与美团智能POS、美团码等一系列产品,覆盖了餐饮领域不同的收单场景。

此次争端源于二维火指控美团通过一款名为“美团小白盒”硬件非法侵入“全封闭的”二维火智能收银一体机系统,实时监控该系统运行,并在餐厅食客结账之际读取该系统的“实收金额”栏目ID以及数据,恶意劫持二维火用户第三方支付流量。

对二维火创始人赵光军而言,此次美团的“截杀”,长期来看,可能对其构成重要威胁,首先,商家流水都被美团“劫持”了,加上一线的地推干扰,用不了多久,商家就会从二维火的系统转向美团小白盒。“这是对整个餐饮行业生态的破坏和对规则的践踏。”赵光军愤怒地说。

从建立安全的交易环境角度出发,二维火从一开始就是封闭式系统。美团“劫持”商户餐饮流水之事,让自称“唐僧”,脾气温和的赵光军面露不屑,甚至在锌财经记者面前爆了粗口。

在部分餐饮业内人士看来,在toC端阿里系与美团点评已近乎两分天下的情况下,为了抢占商家资源与用户数据,美团与二维火的对抗迟早要发生,实际上过去数年摩擦也从为停止过,此次争端实本质上就是双方对收银要塞的争夺。

2018年5月,美团完成对SaaS服务企业屏芯科技的全资收购,旨在通过向餐饮商家提供互联网支持和服务,实现新餐饮线上线下一体化,此构成美团生态重要一环,二维火的存在也被当成是美团生态链上的一个障碍。

联想到目前美团正处于上市前夕,此时不宜多生事端。锌财经潘越飞便有意询问“唐僧”此时起诉,是否是有意为之,赵光军表示:“其实我们很早就开始取证调查了,用了很长时间,按部就班地走,没有特意瞅准这个点。”

对于1.02亿的索赔,为何是这个数字,他给出的解释是:“一方面主要是我们实际上产生的损失;另一方面是对我司商业模式和知识产权的侵犯。”

春秋无义战,商场亦是战场,厮杀何足为奇?锌财经记者问他。

“对,厮杀,或者是兵不厌诈,这都很正常的,但是得有一个底线,美团是没有底线的,作为一个平台,它应该思考的是如何将产品做好,把行业生态做好,而不是用这种低劣的手段。”赵光军表示。

在二维火正式对外公布消息后的四个小时左右,美团小白盒Andriod版就下架了。下架也只是“线上的下架”,线下,美团小白盒与二维火的“对抗”或许仍将继续蔓延。

锌财经记者就此事件联系过美团公关部门,回复:截至目前,我们没有收到法院关于该事件相关的任何诉讼材料。

1.餐饮软件业的双雄对决

“民以食为天”,餐饮生意是门“入口生意”。相关资料显示,2017年,餐饮行业总规模是3.9万亿预计2020年左右将达5万亿人民币的市场规模。现今,中国的科技巨头们都直接或间接的涉足到这个庞大的市场,在资本、技术、市场等要素的强大推动下,行业竞争愈发激烈。

表面的风光难掩实际的艰难。有资料显示,2017年,中国餐饮门店的关店数是开店数的91.6%,餐饮业也是迭代更新最快的行业之一。开张的快,倒闭的也快。目前,整个餐饮行业的毛利润在60%左右,扣除租金、采购成本、人员工资等等,行业净利润普遍不到10%。

无论美团还是滴滴,从补贴到免费到抽成,这是中国互联网巨头的成长范式。“美团现在对商家是30%的抽成,很多商家都活不下去啦!”赵光军提醒锌财经记者。

他认为,长远来看,美团的做法是为了控制餐饮服务的整个链条,而目前二维火是唯一能与之相抗衡的企业。

就如河中有水,水中有虾鱼贝草一般,行业也是一个生态。平台、同行、商家、C端用户…是一个紧密相依的生态。“大家本来是一个生态,是上下游的生态,其实你掐掉我,损害的不是我,损害的是你自己的用户,最起码你对用户没有敬畏之心。”赵光军对锌财经潘越飞说。

2.对巨头的战斗已经打响,二维火成败几何?

二维火与美团的摩擦由来已久:

早在2015年底,正处于B轮融资的二维火拒绝了美团的投资意愿,为日后争端埋下伏笔;

2016年8月,美团先是给了二维火APP接口,随后又关闭,赵光军怒火中烧,表示美团“店大欺客”,最终二维火只能通过第三方接入美团系统;

2017年9月,美团“封杀”二维火,随后双方发生口水战,当时有分析认为,在餐饮软件行业到C端格局已经明朗的今天,美团此举在于通过封杀,更快切入餐饮软件B端市场,将自己的品牌收银机推广出去。

彼时,锌财经还做了一篇《美团“狙击”二维火,餐饮新兴巨头大战进行时》的报道,只不过面对新入场的餐饮巨头,那时二维火采取的更多的是道德上的批判。

对比此前三次交锋,面对此次“截杀”,二维火动静着实比较大,已由之前的口水战转入到民事诉讼中。主动回击是赵光军对这起诉讼的姿态,“我觉得应该有70%、80%的赢的把握,因为我们证据确凿。”

隔岸观火,外界对于这场交锋却有着不一样的解读。

杭州祐康食品有限公司总经理朱青平在接受锌财经记者采访时说,“既然是法治社会,总要依法办事,走程序,靠证据去说话”,他认为二维火起诉美团是为了阻击和更好的博弈,在互联网领域,最终还是资本为王,市场上没有永远的对手,只有永远的利益,双方只有找到最大的公约数才能实现双赢,这样耗下去,于企业双方、于行业都没有好处。

他甚至认为二者在资本力量的影响下,估计打着打着,最终就有可能成为“一家人”。

同日,锌财经记者致电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餐饮管理软件同行,对方表示,二维火战美团,胜算并不大,因为二者体量级别差距大,美团钱多、流量大、实力较二维火雄厚。短期来看,这场餐饮软件行业的争斗对于B端商家所造成的冲击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严重。反而,对于二维火来说,他们真的是受伤了或者害怕了,不然也不会动作如此之大。

对于商家而言,“二雄”之争,它们在选边站队上很难抉择,锌财经记者对此采访了多名商家及业内人士,绝大多数对此事件保持沉默。慕玛披萨联合创始人顾叶挺告诉锌财经记者,“在这个时间点上,我们去发表观点比较敏感,因为很多商家都是美团的大客户,我们也是。”

此前有媒体报道认为,二维火值美团上市前夕起诉,背后实际上是阿里与美团的对抗,起因源于蚂蚁金服入股二维火。对此,二维火公关予以否认,“这个事情本质就是美团侵权了,然后我们通过法律手段维权,这个说法毫无根据。”

也有分析认为从口水战到诉诸法律,虽然二维火与美团并不是一个体量级别的公司,但正值美团上市前夕,资本市场给其所带来的影响或更加明显。

当锌财经记者提及是否担心有更多的资本和巨头涉足餐饮管理软件行业,让行业陷入更加残酷的厮杀之时,赵光军表示,餐饮管理系统行业并非一个低门槛的行业,现阶段二维火将很多时间和精力用在了“打地基”之上,“随着时间推移,我们会越盖越高,我们盖到一百层以上的时候,我们的优势就很明显了,就会跟竞争对手的差距越拉越大了。”

对于二维火美团争斗的后续事宜,锌财经将继续跟踪报道。

对话

8月24日,二维火CEO赵光军在位于杭州教工路的二维火大厦,接受了锌财经潘越飞的专访。

二维火CEO|赵光军

面对压榨总得有人首先发声

潘越飞:美团作为大公司、大平台,你为什么敢公开起诉?

赵光军:对不公平的事情,总得有人站出来。当然得罪他们,以后在市场多方面遇到的阻力会比原来更大,但是我相信我们有这样的实力、有这样的能力,去突破这种倾轧和压榨,这是对自己的信心;另外一个角度来讲,我觉得对这种垄断,对这种大公司的压榨,你如果总是低着头的话,他会更加肆无忌惮。

潘越飞:我看到那份民事诉讼状里,说二维火是一个“全封闭嵌入式系统”,那双引号是什么意思?是重点提示吗?

赵光军:对,这是一个重点提示,这个东西涉及到我们产品安全性的问题,我们是做收银、做交易的,必须要有一个安全、稳定的交易环境。所以二维火从一开始就做成封闭式的了。

潘越飞:美团是通过插件“侵入”你的系统?

赵光军:对,就是我们这个系统,就像银行,它(美团)查看了里面的资产。它不仅是看了,还通过自己的技术通道,以非法手段窃取了我们的白名单密码,开发了我们收银系统的恶意软件,把整个交易流水搬到了它自己的通道上面去,造成了二维火全国1800余家合作商户餐饮流水流失,额度达到近2.3亿人民币。

潘越飞:为什么要它一个亿的补偿?

赵光军:我们是分两个地方法院起诉,针对同一事件不同的侵权,索赔1.02亿,一个部分是实际产生的损失金额,另外一部分是破坏性,对我们公司商业模式的侵犯等等损害,还有取证用到的各种成本费用。

潘越飞:你推演这场进攻,后面会怎么走?

赵光军:首先我觉得这个事情,我们赢的几率比较大。应该是70%、80%的把握,当然我们的目的也不是说为了让它赔多少钱,更多的是希望有人能对这种类似强权公司发声。

第二个,我希望能引起美团方面的重视,要有敬畏之心,要敬畏你的客户,敬畏你的生态,不能为所欲为。你要照顾到别人的感受,特别是商户的感受,合作伙伴的感受,在拥有了力量之后,也不能滥用。

对生态要有敬畏之心

潘越飞:你如何看待美团公司?

赵光军:美团本身是一家非常有争议的公司,它的任何举动都容易形成争议,而且它到处树敌。在企业端,它与滴滴交恶,和阿里的关系更不用说了。现在,连商家也非常痛恨他们。但餐饮本身属于净利很低的行业,不足10%,美团却收取商户20%左右的提成。

所以现在纯做外卖的店家,活得都很艰难,大头都被美团抽走,它要盈利嘛,它的人工成本很高,它对骑手也在压榨,所以骑手也在反抗,整个B端这一环,它非常狠。长此以往,这种压力也会传导到C端用户。

潘越飞:商家在这个事件当中,有受损吗?

赵光军:其实对商户来说,表面上没有受损,但长远来说严重受损,美团做事具有不确定性。在它弱小的时候,它求着你用他,当你离不开它的时候,它10%、25%的开始收你抽成。很多商户比较看重眼前利益,但是等哪天人家反过来弄你的时候,你喊都不敢喊。现在外卖就是这个现状,包括团购也是这样。

潘越飞:商场上有厮杀不是很正常吗?

赵光军:对,厮杀,或者说兵不厌诈,这都是正常的。但是做事情还是要有前提和基本的道义的,这么多战争下来,大家还是有一个基本的底线的。本来是一个生态,是上下游的生态,你掐掉我,损害的不是我,损害的其实是你的用户,最起码他对用户没有敬畏之心。

公平公正是一个规则,法律面前人人是平等的,美团不是,美团这个规则说变就变。对于商户来说,你再牛掰、你销量再高,我看你不顺眼了,直接给你降权到最下面,美团在这方面的所作所为,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

我觉得大公司打小公司,它有很多方法,但这种方法是最拙劣的。因为你带来的损害是很大的,其实你完全可以把产品做好,良性竞争。因为你有钱、有实力、有资源,你完全可以把产品做得很棒,通过正常的良性的竞争,取得胜利,那人家输得也心服口服。

做强自己才是最好的反抗

潘越飞:二维火自己还好吗?

赵光军:挺好,我们在按照我们自己的节奏在走,我们也活得很好,最终市场还是要看一个企业内在的实力。对我们来说,要更加努力把自己的企业做强做大,如果我们变成一个大公司的话,我们就有担当,而不是只是去呐喊了,我们就可以参与制定真正公平公正的规则。

潘越飞:你会觉得二维火起诉美团的这个动作、这个事件,会是中国中小企业对抗巨无霸型平台的一个标杆性事件吗?

赵光军:有可能会是,有可能不是。但是如果它真的垄断了这个市场,那么这个事件有可能成为标志性事件。有很多事情,当时大家是不知道的,但是过去了,到现在大家都把这个作为标志性的事件,所以这块我们也很难说它。

潘越飞:这次和美团有过这样一个交锋之后,后面是否会有更多的摩擦?不管是与美团,还是竞争对手,会有更多的摩擦?因为这个市场虽然很大,但是可能更多的一些公司,会慢慢的进入。

赵光军:首先,这个行业门槛还挺高的,我们二维火其实真正相当于盖摩天大楼,我们起码是盖四十层了,有些可能是盖十几二十层的。要盖上百层的摩天大楼,它打的地基跟盖几十层打的地基是不一样,目前阶段,我们花的力气比较大,因为我们把很多力气花在打地基上,但是随着时间推移,我们会越盖越高,我们盖到一百层以上的时候,我们的优势就很明显了,慢慢的就与很多竞争对手拉开差距了,我们的产品差距就越拉越大,我们的优势就会越来越明显。

我们现在干了一件我认为,非常自豪的事情,我们做了一套餐饮管理系统,这套系统适合所有的行业,就是一个版本适合所有的行业。同时,我们的交易系统跟收银系统,包括会员系统,我们是三合一的,就是这个是其它任何公司做不到的。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18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5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