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信用卡被查,P2P进入生死大限


来源:36kr    作者:吴梦启    2019-10-23 11:55

一则51信用卡被警方调查的消息,一下把互金网贷圈子搅得天翻地覆。

事情发生在10月21日上午。大批警力进入51信用卡位于杭州西湖区紫霞路的总部进行调查,在网上引发轩然大波,各种说法随后传来,认为51信用卡涉嫌网络爬虫、内幕交易和个人信息安全等违法问题。不过当天警方和51信用卡均公告称,调查的原因主要针对公司外包催债业务涉嫌使用暴力手段,而非其他原因。虽然如此,在停牌时51信用卡的股价仍下跌近35%。

51信用卡在港股上市。10月21日下午51信用卡宣布短暂停牌。10月22日,51信用卡CEO孙海涛公开发布道歉信,称公司存在管理不善等问题。当天下午51信用卡回复在港股交易,以收涨12.99%,宣告这一事件暂告一段落。

跌倒在关键时刻

暴力催债说明51信用卡在风险管理上存在问题,与公司内部的管理运营是否合规有一定关系。同时,暴力催债也关系到51信用卡的主营业务。根据这家公司8月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财报,它的主要业务包括信贷撮合及服务费,介绍服务费、信用卡科技服务费和其他收益四大板块。其中信贷撮合及服务费的营收占比接近六成。

暴力催收属于信贷撮合及服务费这一主营业务,但与因资金链断裂而产生的信贷“爆雷”不同,不会导致公司立刻陷入停业清盘状态。51信用卡的财报显示其营收和调整后的净利润仍在增长,并维持盈利状态。这是51信用卡恢复交易后,股价恢复性上升的主要原因。

51信用卡跌倒在网贷行业一个十分关键和微妙的时刻。

说起来还是跟51信用卡的业务有关。51信用卡在2012年以信用卡管理业务起家,自然而然地介入到信用卡代偿业务中——即信用卡持卡人偿还发卡银行的信用卡账单时,通过在第三方机构申请较低利率(低于信用卡账单分期利率)贷款的方式一次结清信用卡账单,再分期还款给金融机构。信用卡代偿的资金来源,对于非银机构的51信用卡而言,则是P2P网贷。

“P2P”才是51信用卡事件引爆行业热议的导火索。

过去两年里,“P2P”是流年不利的代名词。由于流动性收紧导致资金链断裂,P2P遭遇到持续两年的爆雷潮,多家平台出现跑路、欠款等事件,引发经侦介入。网贷之家统计2018年爆雷的P2P平台有593家,2019年前9个月爆雷的平台有152家。与此同时,由于缺乏有效和足够的监管,P2P行业违规事件不断发生,扰乱正常的金融秩序,2018年银保监会等监管部门开始系统性地对P2P网贷行业进行清理,一方面引导各平台良性退出,一方面提出平台要“三降”(降余额、降人数和降店面)。

“三降”和爆雷的叠加效应明显。到今年9月,P2P平台已经从2017年9月的6500多家,降至646家,应了2017年年底观察者们的预测:90%的P2P平台在一到两年内必然死亡。

而剩下的10%,很可能也会在年底前后干净利落地关门。

谁生谁死?

生死存活已经是P2P平台的“主旋律”。36氪所接触到的几乎所有P2P网贷平台,如果不是已经“良性退出”,就是在“三降”过程中苦苦等待监管政策出台,以求获得一线生机。“我们非常希望有关部门出台相关政策。不管是生是死,至少能有一个说法。”一个在美股上市的P2P平台负责人在参加今年夏天一次活动后对36氪表示。

但是,银保监会所力推的“备案政策”没有按照计划中规定的时间表进行。2018年的“备案”本来预定到当年年底结束,后来又推迟到2019年年中。目前最新消息是备案可能要在今年底之前试点。

P2P圈子内部对于试点的看法悲观到了极点。一部分观点认为,只有若干平台有机会参加试点。今年年初,普遍预测可以有大约200家平台存活,现在最悬的说法是“可能只有四五家平台有机会”;另一部分观点认为,只要备案继续延期,可能所有平台都熬不到试点的时候。这一行业也将不复存在。

51信用卡旗下的P2P网贷平台51人品,在网贷之家今年9月份网贷指数中排名第八名。在一年前,它在同一指数中排名为第15名。在一年时间里,先有去年同期排名第八的团贷网爆雷、创始人唐军入狱,后有陆金所宣布退出P2P行业。一时间,P2P头部平台风雨飘摇。9月初,P2P平台捞财宝创始人、曾经的上海滩首富戴志康因涉嫌非法集资而向警方自首,将P2P平台推向了风声鹤唳的高潮。

在这个非常时期,51信用卡突然被查,不论其原因是否与P2P爆雷有关,都会让人联想到P2P行业的生存死亡。

这一话题的爆炸,确实也意味着P2P行业接近生存与死亡的大限。但凡看得清形势的互金公司,能赶快抽身的都提前跑了。聪明如蚂蚁金服,2016年就早早吹哨撤离。京东金融虽然近年也有试水,但基本上是推出类似业务没多久就下线,只算是浅尝辄止。沾了一点甜头大型互金公司,如今也见好就收,降低对P2P平台的盈利依赖,而是将主业转向智能投顾和消费金融等方向,如宜人贷母公司宜信、360金融和乐信等。

对于51信用卡来说,过去一年里它也在力推业务多元化,避免踩雷。其信贷撮合和服务费业务的营收占比,从最高的80%左右下降到如今的57.4%,而且机构资金在信贷业务资金来源的占比已超过一半。

大厂抽身离开,业务相对单一的大型平台则表现出强烈的生存欲望。今年4月,行业内流出P2P试点备案方案,拟将P2P分为区域性经营机构和全国性机构,并提出一条“硬性指标”:区域性经营机构实缴资本至少5000万,全国性机构实缴资本至少5亿。消息传出,据36氪的不完全统计,到9月份全国注册增资到5亿元的P2P平台已超过50家。

但是,上述的备案方案还有自己的内在矛盾。一位P2P研究人员对本文作者表示,区域性机构和全国性机构的备案方式在操作上比较困难,反映出了“中央与地方在责权利益上的博弈”,也显示出监管层面在保留还是彻底清理P2P行业方面尚未拿定主意。过去的一年多中,备案方案具体条文迟迟未能出台,落地时间不断延后,说明高层仍在举棋不定当中。

P2P大限将至

从9月份开始,趋势已经越来越明显了。上述P2P研究者对36氪称,圈中流传全国将只在6个省市区试点P2P平台备案,而且,平台众多的上海传闻不在试点省市中。

10月17日,湖南省地方金融监管局公告,取缔省内全部P2P网贷业务,包括省内P2P网贷机构,以及外省在湖南从事P2P业务的网贷分支机构。随后,山东省跟进,宣布清退未通过验收的P2P平台。四川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个执行类似措施的省份。

显然,部分地方政府对P2P平台毫无热情。所谓区域性机构和全国性机构的划分,既无正式文件证实,本身也难以获得各方接受。在这一情形下,P2P平台增资的最大意义,无非是证明自身还有足够的资金继续支持下去。

稍微带一点安慰的是,在9月初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网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联合发布《关于加强P2P网贷领域征信体系建设的通知》,支持在营P2P网贷机构接入征信系统。这又似乎给了P2P平台一线生存的希望。

但是,这种生存的希望已是风中之烛,P2P在全国范围内团灭的可能性越来越大。即使最终有少数几家留存,其业务也必然会出现结构性变化,朝着消金和助贷等方向努力,或者与银行等金融机构合作,寻找新的业务边界,如输出金融科技等。另外一种可能性,则是互联网大厂对P2P平台进行并购并消化其原有业务。

一位P2P平台创始人曾向36氪表示,借贷市场是客观存在的。大量难以获得传统金融服务的个人和小微企业需要通过网络满足融资需求。网贷之家9月份的统计显示,P2P平台贷款余额仍有6000多亿元。金融机构应该用什么方式去接近和渗透这一市场,并使之合规化,将会是后P2P时代应该关注的重要话题。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19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5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