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家外资控股国内支付机构 商银信四年估值接近翻一倍


来源:华夏时报    作者:冉学东 徐晓梅    2020-1-8 9:21

在第三方支付市场份额已被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抢占90%以上的情况下,不少中小型支付机构选择了被并购,期望依靠大股东背景来发展壮大。当这种愿望恰好与外资机构希望进军国内第三方支付市场时,必然会擦出不少火花。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近日,商银信支付服务有限公司(下称“商银信”,原名北京商银信商业信息服务有限责任公司)的大股东北京苹果信息咨询有限公司(下称“苹果信息公司”)发生了工商信息变更。

天眼查信息显示,苹果信息公司的原自然人股东陈佳退出,新增了“JOY DRAGON CONSULTANTS LIMITED”和“Wirecard Acquiring&Issuing GmbH”两家外资公司。

由于大股东苹果信息公司的信息变更,商银信的实际控制人已由自然人股东“陈佳”变为了外资企业。

对于此次收购,有业内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这不仅响应了央行“引进来”政策,而且为国内的中小型支付机构赢得了一线生机。

估值接近翻一倍

在股东变动的同时,苹果信息公司的注册资本也由2000万元人民币增至2206.4516万元人民币,提高了10.32%,董事何红凯、监事向云退出,新增两名董事为乔治•冯•沃尔登费尔斯和涂安利,以及一名监事斯戴范•冯•爱尔法。

值得一提的是,苹果信息公司的企业类型也由“有限责任公司(自然人投资或控股)”变更为“有限责任公司(中外合资)”。

由于苹果信息公司股东的变更,商银信也成为又一家被外资机构控股的第三方支付公司。12月19日,PayPal(PYPL.US)宣布完成对国付宝信息技术有限公司70%股权的收购,交易完成后,PayPal成为第一家获准在中国市场提供在线支付服务的外资支付平台。

官网信息显示,商银信于2007年9月29日在北京注册成立,注册资金1亿元,实际控制人为林耀。2014年5月,商银信获得证监会的基金销售支付结算许可;2012年6月,获得《支付业务许可证》,业务类型为预付卡发行与受理(北京市、广东省、青海省)、互联网支付(全国)。2017年6月,商银信成功获得续展。

北京作为支付服务总部,目前已于上海、深圳、广州、厦门、西宁、湖北、山西、内蒙等地设立分公司。另外,支付产业网报道称,商银信创始人兼CEO“林耀”和原苹果信息公司自然人股东“陈佳”是夫妻关系。

2019年10月,德国支付服务商Wirecard曾发布公告称,公司将以不超过7240万欧元(约合人们民币5.6亿元)的价格收购商银信80%的股权,且可以在两年后以不超过2020万欧元(约合人民币1.6亿元)的价格收购商银信支付余下20%股份。目前,工商信息已经变更。

根据该股权比例计算,彼时,商银信整体的估值可达7亿元人民币。

Wirecard方面还在公告中称,商银信拥有有吸引力的许可证组合。其首席执行官马库斯·布劳恩(Markus Braun)表示,“中国市场为Wirecard带来了巨大的机遇,这些许可证与Wirecard的全球平台战略完全匹配。”

早在2015年,商银信就曾与上市公司“厦华电子”接触,欲借壳上市,彼时估值为4亿元。经过四年,商银信的估值接近翻一倍。

不过,央行对支付机构的监管趋严,商银信也未能幸免。2016年8月,商银信因违反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预付卡业务管理、备付金管理相关规定,遭央行罚款12万元人民币。

商银信的产品涵盖网银支付、快捷支付、扫码支付、代收付,产品业务涉及预付费卡发行与受理、互联网支付、跨境支付、基金投资理财,覆盖电商、房地产、教育、旅行、交通等50余个行业,近万家合作商户。

被外资机构并购

前有国付宝被PayPal收购,现有商银信也被外资机构控股。无论是国付宝还是商银信的收购,都体现了两个点:一是中小型支付机构被收购;二是外资机构收购国内支付机构。

在剩余的237张支付牌照中,除了支付宝、微信支付、京东支付等外,余下的200多家支付机构的体量相对较小,甚至并没有真正开展业务。而在C端市场的生存空间又有限,仅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二者的市场份额合计就已超过90%。

加之,央行对支付机构的处罚力度越来越严重,处以罚款少则数万元,多则数千万元,甚至注销支付牌照。且多数支付机构曾依靠备付金沉淀“躺着赚钱”,央行现要求上缴一定比例的备付金,并断直连,支付机构的盈利空间又被进一步收缩。

在这种情况下,有的支付机构选择转型B端,有的选择被并购。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对于中小支付机构而言,在面临经营压力的情况下,出售股权离场也是一个不错的结局。

支付机构被并购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情,在央行相关负责人称原则上不再发放新的支付牌照后,很多企业开始收购支付牌照,价格也一度飙升,堪比“炒房”。

在政策的加持下,中小型支付机构的收购方不再是局限于国内市场,外资机构也纷纷进驻中国。

黄大智认为,相比于其他国家,中国有最庞大的第三方支付市场,并且在市场成熟度上也远超其他国家,很多外资支付机构都一直希冀进入中国的市场。在支付对外资开放后,先是有PayPal通过收购国付宝进入国内支付市场,取得牌照的方式无非就是新申请和收购,从目前来看,新申请牌照的难度更大,也因此收购股权的方式更容易获得外资的青睐。

2018年3月21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中国人民银行公告〔2018〕第7号》指出,将放开外商投资支付机构准入限制,并明确了准入规则和监管要求,从而推动形成支付服务市场全面开放。

央行相关负责人表示,境内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可以引进外资,为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国际化发展,进入境外资本市场,境外上市打开了大门,此外,对此领域开放期盼已久的境外互联网巨头和支付机构也可借此机会进入中国市场,开展差异化竞争,或在其自身的生态圈中弥补上可以直接面对中国境内的支付客户的重要一环;此领域的挑战则在于反洗钱、网络安全法以及金融数据和个人信息保护等合规方面的严格监管要求。

同年5月2日,央行收到了世界第一公司(WORLD FIRST)关于申请支付业务许可的来函。据了解,这是外资支付机构迈入国内市场的关键一步。2019年10月,安付(深圳)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获得非银行支付机构支付业务设施技术认证,申请的支付业务类型为互联网支付、银行卡收单,其大股东为美国Payoneer。

评论加载中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0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