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频换帅?企业断层?京东数科大量中高层上市前离开


来源:一本财经    作者:木一    2020-9-16 9:04

近日,京东数科在科创板提交了上市申请,引发了行业热烈讨论。

行业普遍认为,京东数科的营收和盈利能力,远低于业内对其预期。

在上市前一段时间,京东数科曾有大量中高层离职,一个500人的中高层离职群已经爆满,再也加不进人。

而不少离职的中高层将京东数科现在存在的问题,称为“中空”。

“留不住人才,企业出现断层,发展和创新动力不足。”他们认为,这是京东数科没交出让人满意的成绩单的主要原因。

01频频换帅

京东数科的招股书被发到了京东数科一个中高层离职群中,瞬间激起了轩然大波。

“大家都失去了一个财富自由的机会。”一位群友感慨。

“想都别想,京东数科承诺的东西什么时候兑现过?”有人开始抱怨,并回忆在京东数科“并不快乐的日子”。

这个中高层离职群,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挤满了500人。

“除了消金业务之外,京东数科的其他业务线几乎都在2018年到2019年这两年换帅。”京东数科离职中高层何启宇透露。

2018年9月,“老京东”王琳离开了京东数科。王琳曾全面负责京东数科供应链金融业务。

2019年更是动荡之年。

2019年下半年,一年前被从建行河南分行行长任上挖来的李尚荣离开,他曾负责京东数科企业金融和农村金融。

紧接着,加入京东仅仅两年时间的周宇航,也选择了离开,重回保险业。他曾负责京东数科保险和财富管理业务。

京东数科离职的中高层还有很多,如一级高层金麟、严明、唐智晖,二级高层郝延山、刘方琦、沈晓春、邓巍、邓颖、龚晨妍等等。

“你会发现,京东数科曾经找过很多业内大牛,但大部分人待的时间不长,很多人在一年多内就离开了。”多位京东数科的离职高层透露。

另一个值得探究的现象是,京东数科控股或者孵化的子公司,发展也都不太顺。

2018年6月,京东数科挖来了招商银行信用卡中心原总经理助理王钰,请其出任子公司菁卡的第一任CEO。

结果不到半年,王钰就离开,加入了云闪付。

2019年下半年,京东数科旗下另一家子公司东家金服的CEO汤松榕离开。

2020年上半年,京东数科控股公司ZRobot的CEO乔杨离职。

而另外一家子公司顶莲普惠,也在后期被京东数科内部收编,内部员工称其为“名存实亡”。

02企业断层?

为何京东数科换帅如此频繁?

多位京东数科的员工透露,京东数科和其他巨头旗下的金融公司相比,“薪酬待遇偏低”。

而其挖业内大佬的核心逻辑,就是给资源、给股份。

“当时京东数科来挖我,待遇不算高,但承诺给我很多京东的资源和股份。我觉得能做成一些大事,才同意加入。”一位加入京东数科不久就离开的中高层蔡晟透露。

结果到了京东数科后,他发现情况并非如他所想。

“我根本调不动任何资源。”蔡晟称,京东数科各个部门“各自为政”,形成了非常高的壁垒,相互之间很难沟通。

他曾去内部要流量支持,“结果要我直接按照市场价购买”,气得他火冒三丈。

更让蔡晟崩溃的是,公司内部的决策流程极长,“像个老国企,不太像一个互联网公司”。

因此,他错失了很多机会,业务进展极慢。

“而承诺的期权和股份,只是口头承诺,没有给任何形式的兑现。”蔡晟为此还去追问过多次,均没有获得明确答复。

多位离职的京东数科中高层对一本财经表示,他们离开的主要原因,是京东数科内部很难调动资源,“所有的人都框在一个框里,这样的团队是很难做大的”。

频繁的人员流动,会给公司带来什么影响?

京东数科保险业务的一位负责人透露:“保险部门频繁换帅,导致断层。”

前面的领导花了很多钱和教训,踩坑得出来的经验,却无法传给下一任,导致新领导上任后,一切重来。

“到处是业务断层,很难有延续性,创新的动力也不足。”蔡晟称,这导致了整个企业的成长性极慢。

而这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企业中空。”蔡晟称。

“目前,京东数科留了一批从创立时就在的老员工,比如许凌、区力、曹鹏、谢锦生、程建波等等。”何启宇称,“而大部分的新人才,却留不住。”

“从招股书也能看出京东数科中空的趋势。”何启宇称。

刘强东直接持有本次发行前总股本的8.86%,但通过领航方圆、宿迁聚合、博大合能间接控制总股本的41.49%,共计占50.35%。

而刘强东的表决权居然占了74.77%。

也就是说,刘强东对于京东数科,几乎掌握了绝对的控制权。

而京东数科的CEO陈生强,仅占4.23%的股份。

京东数科招股书披露的股东持股数量与比例

“在公司内部,陈生强更像一个职业经理人,很多事情还是要刘强东来定夺。”多位京东数科的离职中高层都证实了这一说法。

何启宇认为,“一言堂”的情况可能会限制公司的发展。“比如,在阿里有十八罗汉,有核心的管理决策层,这样的管理结构可能会更合理。”

03差强人意

京东数科的招股书问世之后,在业内引发了热烈讨论。

大家惊讶的,是京东数科的营收能力和盈利能力,竟然如此之低。

2017年、2018年、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京东数科的营业收入分别为90.70亿元、136.16亿元、182.03亿元及103.27亿元。

而其盈利能力更让人意外,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38.2亿元、1.3亿元、7.9亿元和-6.7亿元。

“一家头部的金融科技公司过来告诉我,京东数科的成绩单居然只和他们相当,实在不可思议。”何启宇认为,京东数科背靠京东4.17亿活跃用户,“现在甚至比头部的金融科技公司和一些持牌消金公司都差,这样的成绩单,实在不值得骄傲”。

在京东数科的内部,高层对于这样的表现,似乎也不太满意。

多位京东数科的中高层透露,在一次月会上,一位高层领导公开发飙,说京东数科做了4年,余额做到千亿,还不如360金融只用了两年,就做到了余额千亿。

京东数科的金融业务到底做得如何?

据知情人士透露,京东数科的供应链金融曾两次踩雷,“两任领导因为踩雷事件离职”。

而踩雷的原因,“是因为企业风控做得不够到位”。

“2B金融的风控做得不够好,2C的风控倒是控制得很好,但却控制得太紧了。”何启宇称。

他举例称,消费金融的拒量,曾经被导给一家持牌消费金融公司,“从里面还找出来了20%的好用户,说明C端风控的误杀率有点高。所以后面拒量都尽量少往外面导,免得被打脸”。

业内不少人士认为,背靠如此强大资源的京东数科,“交出来的成绩单,只能算差强人意”。

04押宝智能城市

巨头对于旗下的金融板块,在上市之前都会有一个大的操作,就是降低其金融属性,增加其科技属性。

这是因为金融公司的估值低,科技公司的估值更高。

京东数科同样如此。

他们现在重点押宝在了“智能城市”上面。

不只在招股书中,在最近的中国国际服务贸易交易会上,“智能城市”也是京东数科在大力强调的。

“智能城市是京东数科讲故事的核心,但也是最受诟病的一个部门,很多金融部门都不服。”何启宇称,这是因为,他们并未看到智能城市的盈利和产出。

据称,京东数科已经拿下了雄安智慧城市的项目。

“去年年底,内部给智能城市的团队发了3000万的奖励,但目前我们也没有看到明显营收。”何启宇称。

招股书显示,京东数科的业务分为三大类:金融机构数字化解决方案、商户与企业数字化解决方案、政府及其他客户数字化解决方案。

截至2020年6月,上述三大业务的营收占比分别为41.48%、52.37%和5.57%。

也就是说,服务政府和其他客户的部分,只占营收的5.57%。

目前,京东数科故事的核心就是智能城市。

但这项业务和腾讯、阿里等其他巨头比,京东数科并没有太大优势,它真能撑起京东数科的估值吗?

最开始,大家都将京东数科和蚂蚁集团比较。曾几何时,两者不再被放在同一量级了。

“因为留不住人才,京东数科一直在业务断层中磕磕绊绊地发展。”何启宇认为,如今京东数科重新押宝智能城市,但他也看不到太多的亮点。

即将上市的京东数科,恐怕要面临更大的挑战。

*文中受访者为化名。

评论加载中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0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