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为人知的内幕:90后二级支付服务商被判诈骗罪


来源:移动支付网    作者:陈拾九    2021-4-23 17:24

2021年1月28日,一起诈骗案在吉林省辽源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了二审宣判。与其他诈骗案相比,这起诈骗案最大的特点在于犯罪人员都很年轻。在此次接受二审的十个人中,只有两个是80后,剩下八个都是90后。

另外,在这十个人当中,有一个人并不是诈骗犯,但同样接受了审判,且在一审当中被法院认定犯诈骗罪,他就是95年出生的浩哥。

浩哥:创业未半

2017年,浩哥创办了自己的公司,给第三方支付机构下级的聚合量子支付做代理。浩哥通过网络招揽商户,将招揽的商户支付通道连接到聚合量子支付平台,聚合量子支付平台依托在第三方支付机构提供的微信支付(二维码)、快捷支付(银行卡支付)等方式完成收款。

换句话说,他是服务商的服务商,主要做市场拓展,盈利来自于商户的交易手续费。

但是正常交易手续费的收益是非常低的,据移动支付网了解,商户一般缴纳的交易手续费不会超过6‰,而这6‰还需要在多个参与方之间进行分润。

在渠道拓展顺利的情况下,二级代理商也许可以获得不错的收益,但是在线下收单市场趋于饱和,竞争逐渐激烈的现在,想要获得可观的收益是一件非常难的事情。

专业人士分析认为,服务商遭遇两方面压力:一方面,扫码支付成为常态,支付巨头降低佣金;另一方面,服务商的成本越来越高,研发、运营、商务拓展等支出巨大。

如果只是延续以往的模式,从商户接入数量增长上获取增量,业务只会越做越小,除非是做黑灰产。

在此案中,诈骗犯给每笔资金付出的手续费是1.2%-3%,也就是正常手续费的2-5倍,而浩哥可以从中分一半。

多部委:坚决斩断黑灰产资金链

4月2日,在国务院打击治理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的统一指挥下,全国“断卡”行动开展第四轮集中收网。各地公安机关共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460余名,缴获电话卡、银行卡共计1.5万余张,查扣涉案资金1360余万元。

4月7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发布电信网络诈骗案件数据,指出目前电信网络诈骗案件高位运行,网络赌博犯罪案件上升明显。最高检点名,网络犯罪黑灰产业生态圈逐步形成并发展,下游利用支付通道“洗白”资金。

4月8日,国务委员、公安部党委书记、部长赵克志在京主持召开打击治理跨境赌博工作第三次专题会议,研究部署今年打击治理工作。

赵克志在讲话时强调,要始终保持严打高压态势不动摇,以最严厉的措施坚决摧毁跨境赌博集团在我境内招赌吸金网络,坚决斩断涉赌资金链、技术链、推广流、赌客流,着力在标本兼治上实现新突破。

国家主席习近平近日对打击治理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强调,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统筹发展和安全,强化系统观念、法治思维,注重源头治理、综合治理,坚持齐抓共管、群防群治,全面落实打防管控各项措施和金融、通信、互联网等行业监管主体责任,加强法律制度建设,加强社会宣传教育防范,推进国际执法合作,坚决遏制此类犯罪多发高发态势。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作出批示指出,依法打击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成效要继续巩固并深化,更好维护人民群众财产安全与合法权益。

这三件事情发生在短短的一周以内,似乎一场巨大风暴正在成形,要来上一番大清洗。但事实上,针对黑灰产资金链的专项打击早就开始。

在2019年的净网行动中,公安部就针对性打击了包括技术服务商、数据支撑服务商、支付服务商在内的黑灰产犯罪链条,以实现规模打击、生态打击。

在近两年中,各部委接连发力,不断针对第四方支付、两卡贩卖等重点环节进行专项打击,并取得了优秀的成绩。

浩哥就属于成绩之一,虽然浩哥过手的流水金额相对而言并不大,而且在案发后主动投案,但依旧因为犯罪集团提供支付便利和支付渠道,且转款数额特别巨大被认定犯诈骗罪,非常具有代表意义。

浩哥就代表着一群从事支付相关工作,想要在这个领域作出一番事业却折戟沉沙的人。

监管末端的服务商

服务商是移动支付行业中的关键角色,他们连接平台和商家,是拓展市场的急先锋。曾几何时,服务商也曾体验过仅靠跑马圈地就能获得高增长、高收益的“美好时光”,可惜那样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随着移动支付的市场渗透率不断提高,生意越来越难做,竞争越来越激烈。服务商的整体收入来源以返佣为主,收益结构单一,服务高度同质化,价格战此起彼伏,“内卷”可能是服务商江湖最佳的形容词。

有人说服务商的特点就是“两头吃”,往上吃平台,往下吃商户、下级代理商。处于监管末端的服务商为了追求更高的利润还会在法律的边缘不断地试探,甚至会有“黑吃黑”的事情发生。

2020年8月,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发布《收单外包服务机构备案管理办法(试行)》,让服务商告别了“草莽”时代,进入了“备案”时代。

但这仅仅针对一级服务商,在《收单外包服务机构备案管理办法(试行)》发布之前,支付宝、微信支付、银联云闪付针对招募“二级服务商”“代理商”“城市合伙人”等现象都做出了提示或警告。

禁止服务商以支付宝、微信支付、银联云闪付的名义招收二级服务商,禁止使用相关商标或口号进行宣传。并且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同时宣布与部分违规服务商停止合作。

由此可见,对于二级代理商来说,其实是处于一个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地位,市场几乎已经明确宣布了不欢迎。在这种情况下,二级代理商想要通过正规渠道赚钱真的不是非一般的难。

偏偏二级代理商又处于监管末端的末端,想要实现有效监管非常的难,黑灰产成为了他们最喜欢的客户。

在加大打击网络犯罪资金链的情况下,二级服务商、甚至一级服务商必将受到更多的关注,监管的力度可能会全面增大。在利润不断减少的当下,如何更好的生存,是服务商需要仔细思考的问题。

本文为作者授权发布,不代表移动支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未按照规范转载者,移动支付网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评论加载中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1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