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头农商行段治龙:中小农商行如何利用“三结合”开展数字普惠金融业务


来源:移动支付网    2021-6-3 11:59

5月27日-28日,由北京金融科技产业联盟、移动支付网联合主办的“2021第四届中国金融科技发展大会”在重庆举行。包头农商银行段治龙以《中小农商行发展数字普惠金融业务应采取“三结合”的打法》为题,分享了其对中小农商银行发展农村数字普惠金融业务的看法。

包头农商银行段治龙

段治龙首先介绍了在农村数字普惠朋友圈中,需求侧和供给侧分别是怎样的现状。

中小农商银行进行农村金融服务要抓住4点

从需求侧来看,农村数字金融主要客群有三种:农户、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现代农业企业。

农户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农村金融的服务重点客群,这部分群体的特点是老龄化、数字化能力弱等,而其在地理上的共性以及加速的城镇化演变也带来了数字化发展机遇;现代农业企业数量较少,在不同地区的情况有所不同;在整个乡村振兴领域,新型农业经营主体是重点关注对象和未来发展的核心。

而农村金融信贷不只是银行服务,还涉及地方财政、税收政策、农业担保等方面,农村金融数字化要实现全面落地还需要有一个过程。而农村金融支持主体是农商银行,其中95%是500亿元以下的中小农商银行(含农信社)。

那么,在这个过程中,中小农商银行要怎么做好农村金融市场的服务呢,怎么将科技应用于实际,段治龙认为要抓住4点。

一是客群。目前,农户依旧是中小农商银行的主要服务对象;其次是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一个小微企业,这需要监管层面的银行风控政策等配套设施,光靠银行不一定有效。

二是数据。在这个方面,中小农商银行有多年积累下来的农村数据、直接从农业相关部门等批量获取的数据,同时,与农村客群长期打交道,在储蓄及信贷数据、政务数据、决策机制、技术对接便捷性等方面具有优势。

三是技术。在这个方面,中小农商银行主要有三种做法:

(1)依托省级联社的核心业务及其他系统,省联社的系统往往需要同时为多家机构服务,很难精准响应各家的需求,在落地执行时可能需要有所调整;

(2)自建和联合三方科技公司系统尝试;

(3)大行输出风控技术和工具,在这种方式中,需要注意的是,大行的风控逻辑、做法对中小银行来说未必是最优的,要充分结合自身实际来选择性应用。

四是组织。对于中小银行数字化来说,组织架构等全套设施的配合是最重要的一块,前提是组织力足够强。中小农商银行可行做法是,建立集数据、业务、技术、审批于一体的中台机构,联动各个部门,逐步推进数字化。

随后,段治龙介绍了中小农商银行在实际业务中,可以怎样做好农村金融业务数字化,以及在这个过程中具有怎样的优势。

“三结合”打法怎么做

农村数字普惠的“三结合”打法,即贷款额度的大与小结合、服务软与硬结合、系统上与下联动。

中小农商银行的服务客户与互联网公司截然不同,对于其服务客群的贷款需求,小额的,可以通过手机银行做到随借随贷,大额的,需要加入人工尽调和交叉审批。

从风控及服务的角度来看,中小农商银行要加强人工与技术的结合,特别是数字普惠,要重视软信息和硬信息结合的方式解决信息不对称的关键问题。

在系统上与下联动中,省级联社科技系统先进的,可以重点利用省级联社系统实现普惠金融;省级联社系统相对落后、业务不全面、个性化无法满足的,可以在省级联社评估的基础上,尝试自建系统;对于一些与省级联社不交互的业务,可以尝试自建系统。

此外,段治龙强调,中小农商银行发展农村数字普惠有“三座靠山”。

一是一把手的数字管理能力。一把手决策者可以决定一个业务是否要做,能不能达到预期目标,因此,一把手的“数商”和对数据资产转化为生产要素、管理科技人员能力非常关键。

二是省级联社的接口开放。段治龙建议,省级联社对于中小银行的自建系统,在评估的基础上,本着对内开放的原则,支持接口开放,变管控为赋能;对于供应链金融创新,需要监管部门与行业管理部门在支付的及时响应、柜面放款规定的取消、线上放款的打通等方面做出政策和技术支撑。

三是地方政府的价值数据。中小农商银行在地方政府的协同上比大行、其他机构占优势,要利用地缘优势主动争取,能有实时数据最好,做不到实时可以考虑定期的静态数据获取。

评论加载中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2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