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周评】公安“拍了拍”第四方支付,别“跑”了


来源:移动支付网    作者:慕楚    2020-6-22 9:16

“‘第四方支付’俗称‘跑分平台’。”

6月18日,厦门警方召开发布会,经过一个多月的缜密侦查研判,成功打掉非法第四方支付平台47个,抓获犯罪嫌疑人146名,涉案62.3亿元。期间,警方如此向媒体介绍第四方支付与跑分平台之间的关系,第四方支付=跑分平台,这一误解,让许多支付人感觉不舒服。

而本周,多起涉嫌给跨境赌博提供资金结算服务的非法第四方支付案件告破,也让支付行业感受到了正规化展业的重要性。

支付行业的2020年上半年不太平

2020年的上半年,疫情影响之下,国民娱乐线上化,线上犯罪活动也在增加。公安部近期也指明,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境外赌场、赌博网站加大对我公民招赌力度,一些不法分子大肆借疫情实施电信网络诈骗。

而斩断资金链,成为了警方打击网络赌博“釜底抽薪”的一招。

近期,多起涉及跨境赌博的非法第四方支付平台被警方捣毁。移动支付网不完全统计了2020年上半年涉及非法第四方支付平台的案件:

从案例来看,福建、浙江东南沿海地区的警方对非法第四方支付平台的打击频次更高。此外,广西、广东等地区的警方则重点辐射东南亚地区的跨境赌博平台。

而从涉事性质来看,警方多次提及“跑分”平台,这种利用众多个人码进行洗钱的非法第四方平台。

警方打击跨境赌博有多狠呢?

在6月17日,张家港警方公布的案件细节中,7名在缅甸的涉案人员被切断经济来源,而收网的4月底缅甸的疫情也正紧张,迫使涉案人员主动投案,警方则驱车到中缅边境接人。

大有“犯网赌者,虽远必抓”的节奏。

与警方打击同步的是,金融监管部门也在制定政策、召开专题会议等各种方式,全方位的整治非法第四方支付平台。

针对支付,多机构政策加码打击跨境赌博

4月9日,公安部发布《关于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依法严厉打击跨境赌博和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通告》,第一条便提及,为跨境赌博提供资金支付结算帮助的,都将受到依法严厉打击。第四条中,也明确指出严肃查处一批违法违规为跨境赌资提供结算服务的支付机构。

不久之后,6月8日,央行发布《中国人民银行关于加强支付受理终端及相关业务管理的通知(征求意见稿)》,虽然只是征求意见稿,但这也表明了央行对支付业务规范的决心。

该通知中,一方面打击一机多户、一机多码的问题;另一方面,加大多条码支付业务规范的力度,特别是收款码,要求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制定区别个人码和商户码的细节,同时直言不讳的指出“跑分”平台的行业乱象。

不久之后,6月11日,央行在京召开会议,专题研究部署打击治理跨境赌博资金链工作。

央行副行长范一飞明确要求,“谁开户(卡)谁负责”“谁的用户(商户)谁负责”“谁的合作客户谁负责”原则,严肃问责持牌支付服务主体责任。

在警方、金融监管部门的合力之下,支付行业走向正规化,但同时一些误解也开始出现。

“第四方支付”污名化加剧

“没有支付牌照,就是二清。”

这是早年代理商对于某些没有支付牌照的支付品牌的形容,但随着代理商队伍的壮大,特别是随着聚合支付兴起,没有支付牌照也可以做合规的支付业务的共识逐渐被人们所接受。

然而在近年打击电信诈骗、网络赌博的行动中,警方对支付行业也出现了一些误解。

在2019年6月,公安部召开的一次通报会议中,公安部相关人员在介绍“第四方支付”时,就直接指明第四方支付“违反国家支付结算制度”。

公安部的这一对外回复内容,有一定的误导性,不明真相的群众,容易将所有的第四方支付以非法形态来看待。而支付人口中第四方支付在金融监管部门眼里,是“收单外包机构”,是可以合法合规存在的。

上述厦门警方对第四方支付的描述也类似:

“第四方支付”俗称“跑分平台”,即通过聚合第三方支付平台、合作银行及其他服务商等接口,非法对外提供支付结算业务,系当前电信网络诈骗、网络赌博等犯罪团伙套取、漂白非法资金的所谓“绿色通道”。

在此舆论之下,收单外包机构出门谈业务可是要避开“第四方支付”这一词了。

那么不能用“第四方支付”,各大收单外包机构对自己的称谓是怎样的呢?

收钱吧——移动支付服务商;

扫呗——商户数字化经营运营商;

哆啦宝——国内移动支付、智慧营销和创新金融的综合性服务企业;

威富通——移动支付解决方案提供商。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支付清算协会正在建设收单外包服务机构直接备案管理机制,一旦备案启动,第四方支付也该正名了。

本文为作者授权发布,不代表移动支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未按照规范转载者,移动支付网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评论加载中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0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