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支付巨头Wirecard破产没有重组的可能


来源:新华财经    作者:邵莉    2020-8-31 12:46

德国昔日的金融科技明星Wirecard的初步破产报告称,Wirecard没有重组的可能。分析人士指出,预计针对会计事务所安永和Wirecard相关负责人的诉讼人数可能会创纪录,但得到可观赔偿的机会渺茫。这起丑闻再次敲响了互联网泡沫的警钟。

德国媒体日前披露,Wirecard的破产报告已提交至慕尼黑地方法院。这份300多页的报告显示,这家集团几乎所有的软硬件设备都是租的,可变现资产仅为4.28亿欧元,与集团负债有28亿欧元的缺口。流动性状况则更糟,银行账户中的现金流仅为2600万欧元,而完成破产前维持支付业务需要约2亿欧元的支出。

破产管理人迈克尔·贾菲(Michael Jaffe)在报告中称,Wirecard三大子公司中有两家本身已资不抵债,股权对Wirecard来说毫无价值。虽然Wirecard账面上列出的对附属公司的债权金额为21亿欧元,但破产报告怀疑这些债权是否存在。此前,直接导致Wirecard申请破产的下落不明的19亿欧元现金就被证明根本不存在。破产管理人的结论是,Wirecard公司没有机会以任何形式继续,没有重组计划。

而就在两年前,这家在线支付服务商在法兰克福股市上首次以213亿欧元的市值超越德意志银行。当时,Wirecard公司与德意志银行相比,营业额为15亿欧元对260亿欧元;资产方面是50亿对15000亿;股价却是每股约176.7欧元对9.9欧元。有分析人士就指出,只要和新科技沾边的企业都成为抢手货的这一幕,与2000年前互联网泡沫破裂前何其相似。

为鼓励金融科技企业的发展,德国实行了低准入门槛政策。这一点从Wirecard公司1999年成立,2000年上市就可见一斑。然而德国乃至整个欧洲的在线支付业务环境相比中、美是有很大差距的。普华永道2017年的调查显示,德国消费者对于支付方式的使用偏好是现金占72%、在线支付占42%,而智能手机仅占5%。德国数字经济协会Bitcom的调查也显示,即使是在线购物,电子支付也不是排在第一位的支付方式,而是美国的PayPal占据最大份额。

但这些显然都被投资者忽略了。因为他们更愿意相信,Wirecard的海外业务比本土发展得好。2007年,Wirecard在亚洲开办了子公司。2018年时该子公司已经贡献了集团一半的营业额。

然而破产调查显示,为Wirecard的销售和利润做出巨大贡献的第三方业务实际上根本不存在。去除这些虚假销售,Wirecard集团2017年到2019年,实际亏损3.75亿欧元。

Wirecard从银行获取的贷款大部分用于海外收购和支付商业伙伴的借款。破产报告指出,其中一些收购就发生在收购标的刚刚被大幅提价交易后不久。集团母公司和海外的50多家子公司结构非常不透明,许多子公司的成立显然主要是为了向外界展示虚构的第三方业务。他们当中大部分没有会计制度,业务、资金完全依赖母公司,也几乎没有可变现的资产。

安永EY公司对Wirecard的审计已经持续了十多年,以至于很多受害者都不相信安永是无辜的。关于对安永可能提出的责任索赔,破产报告称“仍需调查”。如果证明审计疏忽造成了对年度财务报表的审计不正确,每份年度财务报表的赔偿责任限额为400万欧元。

有专业人士指出,只有检察部门的调查能证明安永审计师是故意违反审计义务,诸如协助和教唆误判等犯罪行为,安永才可能承担更大的赔偿责任。但查证过程可能会非常困难和漫长。

Wirecard最重要子公司Wirecard银行并不在目前的破产清单上。但破产管理人认为,应该将其与核心业务一起出售。截至7月中旬,该行对外“负债”已经从去年底的约15亿欧元下降至3.87亿欧元,预计还将继续下降。德国金融监管机构Bafin已经禁止其发放新的贷款。

Wirecard主要债务构成如下,16亿欧元的银团贷款,日本软银投资的9亿欧元的可转债,机构投资者购买的5亿欧元债券,国有复兴信贷银行KfW的1亿欧元借款,以及8700万欧元其他现金和担保信贷。

而二级市场上的投资者在这场骗局中蒙受的损失远远大于上面的数字,但他们却不在破产案的债权人中。德国证券持有者保护协会(DSW)已经呼吁Wirecard的股东向破产管理人提出损害赔偿要求。据估计,从目前在律师事务所登记委托诉讼人数来看,该案可能创下欧盟新的纪录。

评论加载中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0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