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产报告显示Wirecard资产负债表流动性缺口为99%


来源:驻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大使馆经济商务处    2020-9-1 9:43

德国《商报》8月28日报道,根据破产管理人所出具的报告,总部位于慕尼黑支付服务提供商Wirecard银行账户仅有2600万欧元可自由使用银行账户资金,而负债额高达32亿欧元,流动性缺口99%。只有百分之一的债务可用资金偿还。破产管理人对Wirecard的资产估值仅为4.28亿欧元。如果从负债中减去此金额,负债仍达28亿欧元。该数字表明,Wirecard是一家始终看起来很成功但几乎没有实质意义的公司。破产管理人得出明确结论,即使他可以处置被冻结的资金,评估结果也不会有所不同,负债累累且资不抵债的Wirecard没有机会以任何形式重组运行。

报道称,Wirecard在三方面积累了巨额债务:16亿欧元来自银行集团的信贷额度,9亿欧元来自日本技术投资者软银签署的可转换债券,5亿欧元来自机构投资者购买的债券,此外,Wirecard向德国复兴信贷银行借了1亿欧元,8,700万欧元来自其他现金和担保贷款。但这笔钱只在公司呆了很短的时间。破产报告指出,应该注意,募集的资金会定期及时转给子公司,而大部分不再由债务人承担。该报告称“流动性巨大消耗”有三个主要原因:投资并购、为所称合作伙伴公司的贷款以及经营亏损。自2010年以来,该集团仅在收购方面就花费了约12亿欧元,其中包括了几笔极富争议的收购。

破产管理专家还在破产报告中指出了该公司的组织同财务状况一样混乱“债务人和集团的结构是完全不透明的。特别是,起初几乎无法确定哪个公司提供哪些服务,以及这些服务对于继续其他集团公司的业务是否必要,不同小组的功能以及员工和部门的责任,看似有意无意地在世界各地随意分配。”

通常,原经理人会在破产阶段提供协助。但Wirecard的情况也不同。所有董事会成员都在相当程度上缺乏安全感,并承受着巨大压力。已被监禁的长期首席执行官Markus Braun已被解雇,他的得力助手组织负责人Jan Marsalek处于逃亡状态。两位前董事会成员产品经理Susanne Steidl和首席财务官Alexander Knoop仍然在职,检察官办公室已对Steidl和Knoop进行调查。在破产呈请后的几天里,由于受到威胁,导致董事会个别成员“拒绝进入有开窗的房间,因为害怕被袭击”。而Braun的继任者James Freis刚加入公司,他多次强调必须为他采取特殊的保护措施。为此,他已经提出了由第三方公司开发的全天候的武装个人保护,并希望由Wirecard支付。但破产管理人就该成本与其再三讨论,最后破产管理人占了上风,这些措施的巨额费用并非由公司承担。

评论加载中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0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