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支付火爆海外:教东南亚人手机付钱 奖金被印度人薅羊毛


来源:财经天下    2018-7-2 15:55

如今的印度街头,人们可通过本地最大的移动支付平台Paytm进行二维码支付。这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

但少有人知,这项由蚂蚁金服全力引入“印度版支付宝”落地的新物种,曾在中印两方团队中引起过激烈争执。

那是让陈彦印象深的艰难时刻

陈彦,作为蚂蚁金服印度项目的负责人,要在这个从未与二维码支付产生过交集的东南亚国度,说服心存疑虑的印度伙伴并非易事。Paytm的销售人员告诉陈彦团队,要让印度商家安装二维码难度实在太大,安全性和稳定性是他们最担心的问题。其次,地推费用也过高。

几番争论博弈后,双方仍不能达成共识。无奈之下,陈彦干脆把Paytm所有VP级别的高管都邀请至杭州。在那一周里,除了日常的双方团队交流,其余空闲时间Paytm的管理层都被建议到城中闲逛。

眼看为实胜过强言妙辩。当对方亲眼看到,杭州城里一家夫妻早餐店在一分钟内完成30多位顾客的扫码支付后,所有的疑虑都被打消。“那种认同感是我们用PPT宣讲永远达不到的。”陈彦说。

事实上,这是中国移动支付企业在出海过程中的一个共同缩影。

自2017年开始,在微信曾占据更大份额的国内支付市场,迎来支付宝企稳回升的势头,双寡头格局已定。与此同时,这两大巨头在走向全球化之路上,更是使出各家绝杀,一场出海围猎战已悄然开打。但对于国内的移动支付巨头们来说,海外市场的版图扩张,最艰难的从来都不是技术输出,而是在于战略理念和运营模式的认同。

出海造船vs支付牌照

4月底,与印度、缅甸为邻的孟加拉国,宣布其国内最大的移动支付公司bKash和蚂蚁金服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对外口径称,蚂蚁金服将通过技术和经验分享,打造“孟加拉国版支付宝”,为当地消费者提供更方便和安全的数字金融服务。

这是中国互联网企业首次“落子”孟加拉国。随着和bKash的合作展开,支付宝至今在境外已拥有9个本地钱包伙伴,遍布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国、泰国、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地区。

对比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在海外的落地策略,你能发现两巨头截然不同的发展路径。

以支付宝为代表的中国移动支付技术出海模式,曾被总结为“出海造船”。

与传统企业出海模式(中国传统企业最早是“借船出海”后来又到“买船出海”)的不同之处在于,“出海造船”则更注意本土化、注重经验和技术的分享,培育当地经济发展的新动能。

举例来说,支付宝在与印度合作打造本土电子钱包Paytm的过程中,随着Paytm的用户量从2300万提升至2.5亿,派驻印度的工程师数量却直线下降。布局这种更轻体量方案的考量是:可以因地制宜、各有侧重,从而适应当地用户、商家、行业、市场的特点。

或许,还有一点更为讨巧的细节:在海外涉及金融支付等强监管领域,对非本国的外来公司限制要求和顾虑颇多,伙伴式的合作或许能平缓部分阻力,这也与中国当下正倡议的“一带一路"初衷不谋而合:给沿线国家技术、人才、基建发展带来长久、积极、深远的影响。

微信支付的模式更偏传统"重模式"。

自己投资,自己申请拿牌照,到所在国家和地区去发展业务。在监管趋严、第三方支付牌照水涨船高的当下,希望能“掌握核心科技”的微信选择了一条更为艰难的路,连马化腾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过在海外的窘境:有些地方基建并不完善,银行甚至无法为微信支付提供接口。

双巨头的出海路线截然不同,拿海外支付牌照还是选择扶持本地钱包更优,这是一场暂时还没有最终答案的马拉松。但就目前的发展速度来看,“出海造船"的支付宝比“造船出海”的微信支付似乎略快一步。

拓荒东南亚

无论是支付宝微信支付,都将海外之战的重心放置在东南亚,这也是大部分中国互联网企业出海的首选之地——人口红利和待发掘的市场增长潜力。

在蚂蚁金服的全球化战略中,更是把“带一路”沿线国家作为重点,在前期调研中,他们发现,这些欠发达国家金融发展得较慢且不均衡,普通人获得金融服务的成本非常高。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在“一带一路”国家中,有高达二十亿人没有银行账户,仅10%的人持有信用卡,有贷款需求的人中仅21%通过正规金融机构获得贷款。东盟国家超6.8亿人口中,其中3.6亿人口迄今无法获得基础的银行服务。

一个有趣的例子可以印证。由于印尼的线下网点缺乏,街头青年发展出一项特别的职业:骑摩托代人缴纳电话费,从而获得微薄收入。

以支付宝刚刚达成合作的孟加拉国为例则更为明显。这个1.6亿人口的“年轻国家”一半人口低于24岁,超过95%的支付交易还在使用现金,在当地,拥有信用卡一度是步入富裕阶层的象征。但另一个数据却令人充满想象,孟加拉国的手机渗透率超八成,4G智能手机的覆盖率预计也将于今年底超过功能手机。

需求是最好的市场动力。对于像孟加拉国等东南亚国家来说,无论从国家战略、企业发展规划和用户需求,大力发展移动支付,都是一项明智的选择。因此,当孟加拉国负责信息通信技术的国务部长祖奈得·艾哈迈德·帕拉克的评价bKash和支付宝的牵手“不光对bKash是好消息,对于整个孟加拉国也是好消息”,也就不足为奇了。

而在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大潮里,中国已与美国成为全球移动互联网的两极。一个明显的趋势是,中国企业中已经有成长为国民级企业的新名片,以“中国新四大发明”的形式,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输出处于生态链顶端的技术和模式。

更有意思的是,当下,在东南亚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全面复制中国模式的创业浪潮正在席卷当地。你几乎能找到界面、功能、推广方式都眼熟的“本地版淘宝”、“复刻版今日头条”、”东南亚版滴滴打车“。

其中不少创业公司还获得中国天使投资人的热捧。这似乎与十几年前中国互联网企业的成长路线类似:BAT的前几轮融资基本全是来自美国的投资机构。

而那些获得中国移动支付企业赋能成长起来的本地钱包,也正在以最快速直接的方式,改变当地居民的生活方式。有着宝莱坞电影产业的印度,全家一起前往电影院观看两三个小时的电影,是他们最喜欢的娱乐方式之一。但过去,观众并不会提前知道当天会有哪些影片上映,只能直接前往电影院排队购票,很多时候还需等待一两个小时才能到点入场。

但此后的数据表明,在中国曾被验证过的模式,放到当下的印度一样行得通。上述人士表示,当时他们分析,随着印度经济发展和中产阶级崛起,便捷性和时间将越来越成为稀缺品。

之后,Paytm试探性上线了网上购买电影票的功能,仅一个月的时间,Paytm就卖掉了全印度电影院六分之一的电影票。

在东南亚的其他国家,越来越多的移动支付场景开始走向“中国模式”。在马来西亚,Touch N Go的用户通过高速公路时,可以用手机支付过路费;在印度尼西亚,DANA用户在手机上动动手指就能缴社保;在巴基斯坦,Easypaisa虽然还在功能机时代,但也能给没有银行账户的人用作电子“工资卡”。

弯路中吸取经验

在东南亚各国,社会发展和经济基础设施的情况各不相同,有的已进入4G时代,有的还在功能机时代。面对中国的移动支付巨头们突然涌入的资金、技术、人力支持,当地企业能否很好消化?

中国移动支付巨头蚂蚁金服就曾走过弯路。陈彦用了一个形象的比喻:在他们还处于三轮车状态时,我们就想给他们安装一个汽车的引擎。

在印度Paytm方面对于采用蚂蚁的支付平台,刚开始就遇到了技术困难。虽然蚂蚁金服在全球互联网金融领域被公认为技术领先,且Paytm创始人兼CEO Vijay也认可这个战略。

“但相较于Paytm原有平台来说,蚂蚁金服的平台个头太大“,陈彦说,蚂蚁金服原有的设计并不适用于Paytm,必须充分结合Paytm的技术条件和蚂蚁金服的发展思路,优化出匹配Paytm环境的支付平台,才能支持Paytm的顺利发展。

转机发生在Paytm的一次风控事故上。

Paytm公司业务的进展,在很大程度上促进了印度的普惠金融发展。从3000万人到超过2.5亿人,在Paytm三年变全球第三大电子钱包的背后,正是中国金融科技的助力,正是中国移动支付竞争力在全球“变道超车”的表现。

“我们都笼统地说东南亚市场,但其实东南亚各国的发展都不一样,不能一概而论。”蚂蚁金服东南亚负责人张大勇介绍说,总体上看,东南亚各国政府,对于互联网金融的态度还是多以“发展为导向”,但同时也会“两只手中寻求平衡”。“一只手,自然是鼓励发展,期望能够达到中国互联网金融繁荣的水平;另一只手,也会考虑消费者需求和本国利益,从风险的角度严格把关,我们的态度也正是拥抱监管。”

实际上,作为“中国名片”走出去,支付宝采用“标准化+个性化”的技术输出模式,一方面给当地带来包含风控、防欺诈、反洗钱等基础能力的通用技术平台,同时充分发挥合作伙伴对当地市场和用户的理解,协助他们开发最符合当地需求的功能和服务。通过系统性输出支付宝在中国的成功模式,赋能当地合作伙伴,帮助更多“一带一路”国家打造移动支付,助力当地数字经济发展。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18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5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