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清算银行经济学家:CBDC不是要取代现金 是额外的支付工具


来源:财经    2020-11-26 9:58

“目前,世界各地都在努力设计CBDC(央行数字货币),不同的司法辖区可能会有特定的架构,但是会有一些特定的趋势,CBDC并不是想要取代现金,而是额外的支付工具。”11月25日,国际清算银行数字经济首席经济学家Raphael AUER在“《财经》年会2021:预测与战略”上表示。

国际清算银行数字经济首席经济学家Raphael AUER

Raphael AUER指出,全世界的政策制定者越来越正面看待数字货币。由于疫情原因,人们的支付方式发生转变,很多央行发现现金的接受度在下降,所以,各国央行开始逐渐考虑CBDC。

央行对于发行数字货币的态度非常审慎。Raphael AUER认为,数字货币的发行必须纳入国际银行和监管系统中,需要有类似现金,但既不干扰当前金融市场,又有用的额外电子支付工具,这带来了当前的设计框架——CBDC的金字塔。

Raphael AUER表示,CDBC支付工具由谁来使用将有所区别,由央行运营和由私营部门支持将有所不同。例如,由央行维持核心服务供应商,支付信息需通过央行服务器;由私营部门支付提供商运营,不像银行拥有资产负债表;另外,由中介提供服务的CBDC,央行只会做大规模业务,零售余额由中介处理。

“私营部门在支付中作用重大。”Raphael AUER称,目前大多数央行没有做出最终决定,仍然保持开放选择,而且其中很多仍然在等待先入者的经验和结果。这种情况下,他们可能会倾向使用混合式的方法。

值得关注的是,CBDC的研发过程中仍然是在早期,而且是基于本地的支付体系,而不是全球的系统。Raphael AUER指出,国际合作是一个重要工具,他建议能够协调不同的支付,让人们可以全球支付。

以下为Raphael AUER发言实录:

谢谢邀请我来到这里,今天非常荣幸能够参加全体大会四,我要跟大家介绍一下,基于我的研究国际数字货币的背景情况,再加一点我的看法。

尽管疫苗陆续出来了,但疫情仍然在肆虐,在支付方面给我们带来了巨大的变化,有很多人担心纸币会传播病毒,很多央行发现现金的接受度在下降,央行有责任推出民众都接受的货币。数世纪以来都是现金,在有些情况下,现金的接受受到了威胁,所以各国央行逐渐考虑央行数字货币的情况。

全世界的政策制定者越来越正面的看待数字货币,比如2018年的虚拟货币比特币比较受欢迎之后,开始是负面的反映,慢慢开始正面了,先是有Facebook的Libra,今年由于疫情的问题,人们的支付方式发生转变,所以人们的反映越来越正面。

除此之外,也有一些其他的动机,比如支付的安全是数字货币发行首要考虑的事情。我们做了一次大规模的调查,发现很多地方的情况是不一样的,对新兴市场来说,普惠性是非常重要的。

央行是非常审慎的,他们的原则是不要造成伤害,数字货币的发行必须在国际银行和监管系统当中,不要引起任何伤害。所以现在的问题是,要有一个类似于现金,并且有用的额外的电子支付工具,而且不要干扰当前的金融市场,这也带来了当前设计的框架,CBDC央行数字货币的金字塔,左边是从消费者的需求开始,消费者想要一个什么样的数字货币呢?想要什么样的支付工具?是类似于现金的,它类似于P2P的功能,与此同时仍然看重支付的便捷性。应用层面,它的法律架构如何,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可以怎样合作让它变得更加有韧性。

除此之外,从运营的角度来说,概念上是很清楚的,技术是下一层,技术设施是什么样的架构,一旦我们了解央行数字货币的工作方式,就知道它怎样让人们有权利使用,是所有人都使用吗,可以确保隐私吗?我们的SLKYC是如何考量的,这又带入了下一个问题,是不是基于代币,比如加密货币。央行数字货币用在什么地方?可否用在跨境支付上,消费者的需求转换成CBDC设计的过程。私营和公共部门可以怎样在CBDC方面合作,从架构的角度来说,CDBC是一个基于央行类似于现金的直接支付工具,现在是谁来支付是有区别的,有一些是由央行运营,有一些包括私营部门的支持,所以我们给大家看三个例子。

第一个例子,直接的CBDC,央行运营的支付系统,央行会维持最核心的服务供应商,对于交易,比如从A到C,支付的信息需要通过央行的服务器走。在这方面,私营部门参与度很少绝大多数私营部门为他们的客户做尽职调查,我们如何看待私营部门提供这样的工具,他们有一个很难的要求,就是在中国,现在有几百上千例的交易,每秒钟都有,这个过程,如果基础设施没有互联互通是很难控制的,支付没有联网的情况下,中介是要冒险的,中介冒这个险,是因为他们有很好的关于商户和客户本地支持这方面的央行可能没办法提供所有的信息,其他的一些CBDC系统的模式,包括私营的支付提供商,并不像银行有一个资产负债表,他们只是保留记录,记录谁会拥有这方面的现金,谁会找央行要求支付,主要做运营方面的工作。在这方面央行仍然有技术的支持,他们可以确保两个私营部门的支付提供商,如果其中一个出现了问题,央行可以作为信息的储存者,零售账户体系可以放在那里,我们就可以通过把出问题的支付转到仍然好用的PST1,这种情况下,央行不会参与到日常的运营,但是可以加强整个支付系统的韧性。有一些央行可能不想把这些信息放到私营账户上,因为会有一些隐私的考量。

有一些央行,可能不想把这些信息放到私营的账户上,因为这里有隐私的考量,我们也可以考虑出来第三种方式,就是我们提到了有中介的CBDC,这种情况下央行只会做一些大规模的业务,就像今天一样他不会看到这种零售的余额,只是会由中介来处理。

当然这方面也会涉及到一个虚拟的概念,消费者可能对央行有这样的需求,但是央行不知道哪一个消费者、哪一笔业务在什么时间,所以在这些方面是有金融监管性的具体要求的,这些都是最基本的运营方面,私营和公共部门可以怎样来合作,另外的合作方式就是当我们知道这些运营商的设置,我们需要知道他的基础设施、我们知道他的隐私和在央行数字货币方面的用途,以及是否可以跨境来使用这样的一些局限。

我们来看一个全球的股市,从这个角度来看,在最近这些工作当中我们也看了所有的世界各地的央行数字货币的项目,我们做了很多央行同事的认真的调研,包括对于人民银行在内。

可以看到在世界各地,这些CBDC是广泛存在的,取决于哪一种使用了CBDC呢?我们现在可以看到,包括零售、批发这两种业态,从零售的角度来说可以看到各种设计,这边给大家举一个本地的例子,就是数字人民币e-CNY,这种时候消费者可能对央行有这样的请求,私营的中介可能会接到授权,来授权这笔交易。

央行会定期审核一些交易的结果,所以可能不会涉及到日常的支付,但是仍然会有一定的技术上韧性的解决方案。PBC有一个传统的解决方案作为一个基础,当然在中国这方面的计算力要求和基础设施的要求是非常高的,我们在未来是可以这样使用的,未来私营公司就可以以任何的方式连接到这个网络。它的身份是基于账户,他们总是会有一定的身份认证,包括大家的手机、包括每个人个人的身份认证。同时也可以在跨境方面进行适当的使用,比如说他在旅行的时候,国际游客来到中国,就可以在中国的时候使用数字货币,也可以使用一个国外的手机好卡,可以下载APP获得一个相应的数字钱包,这就是其中一个案例,我们希望把世界各地所有的项目整合起来。

所以这里可以给大家看一些趋势,从运营的角度来说它的架构是如何,绝大多数的央行还没有做出最终的决定,他们仍然保持一种开放的选择,而且其中很多仍然在等待之前先入者的结果。

这种情况下,他们可能会倾向使用一种混合式的方法,就像中国的央行一样,包括公共部门,也包括私营部门,他们都参与到了这样的数字人民币的方式,有一些比较小的司法辖区,比如说爱尔兰,他们的商业银行不会服务本地的用户,所以他们会有一个比较特殊的用力,他们来直接用央行进行服务。

从基础设施的角度来说我们也看到一些情况,想要使用基于DLT的设计,DLT就是分布式账本的技术,这方面也告诉大家,这些私营部门其实对于DLT是很熟悉的,但是不太确定它在大规模使用的时候,分布式账本是否可以有用,所以这里也会等待它的结果。

对于身份认证来说,我也看到绝大多数的人都是要使用CBDC的工作方法,所以这个客户总需要身份认证,但是对于一定的司法辖区来说他们必须要找到一定的解决方案。比如说对于这些低价值的交易,他们可能会有匿名的支付方式,比如说欧洲央行他们提出了混合式的方法。对于高价值的交易确实需要身份认证,但是确实也需要有一定的隐私性。对于低价值的已经得到预付的礼品卡,是可以匿名的。

从国际国内的角度来说,CBDC的研发过程中仍然是在早期,而且现在是基于本地的支付体系,而不是全球的系统。在世界各地可以看到CBDC的设计都在努力当中,除了在巴哈马群岛之外还没有发行。不同的司法辖区可能会有特定的架构,但是会有一些特定的趋势,他们并不是想要取代现金,而是有额外的支付工具。

除此之外另外的一个趋势,会给出这样一个类似于现金的支付工具,在这方面可能私营部门在支付当中也扮演重要的作用。最后,国际合作是一个重要的工具,可以在这里充分的进行知识和经验的交换,在世界各地都是如此。而且我们也会有一些全球的建议,比如说G20CPMI的工作组跨境支付,我们希望能够协调这些不同的支付,可以让我们以全球的方式来进行相应的支付。

好的,我就说到这里。

(嘉宾观点据现场发言整理,未经发言人本人确认)

评论加载中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1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