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理商被坑倾家荡产、妻离子散,通联支付被罚1.5亿?


来源:移动支付网    作者:小P    2021-1-29 20:32

1月26日,长沙易刷官方公众号发布《通易付MPOS湖南区域盟主――长沙易刷做通易付亏损1000万!》一文,长沙易刷法人黄虎成控诉通联支付对旗下支付产品通易付随意调价,造成代理商蒙受损失,卖房卖车。1月28日,追发一文《通易付MPOS湖南区域盟主――长沙易刷做通易付亏损1000万!(之二)》,表明将妻离子散,并透露通易付将再次调价。

从事某项事业,造成倾家荡产、妻离子散,总能吸引大量的关注,截至1月29日中午,第一篇稿件已超5万阅读量。

长沙易刷与通联支付的纠葛

长沙易刷,全名长沙易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根据企查查数据显示,黄虎成持股85%,为实际控制人,也是其法定代表人。

通易付则是通联支付旗下支付品牌,主要为小微商户提供收款平台。

黄虎成所发文章表明,长沙易刷2019年7月与通联支付签约,代理通联支付旗下蓝牙刷卡器——通易付。商户装机费率为0.5%+3,即基础费率0.5%,每笔交易额外加收3元。结算价为0.46%,隐形结算价为0.45%。约定活动时间为2019年7月到2020年5月31号。2020年6月1号涨价万10(0.10%),涨价后约定给长沙易刷分成。

2020年5月31日,活动截止时间如期而来,通联支付并没有因为疫情原因延长激活周期,并按时涨价到0.6%+3,商户结算费率上涨万10,但原定涨价后基于长沙易刷分成的约定,通联支付并没有兑现。

2020年6月30日,通联再涨价,由0.6%+3,上涨到0.65%。文中还透露,此次涨价,是由于通联支付被某地警方罚款1.5亿元,所以通过涨价弥补窟窿。本次涨价部分,长沙易刷仍然没有分成。

据黄虎成描述,两波涨价,直接造成长沙易刷大量客户流失,从最高月交易流水44亿元,下降到7月的21亿元,11月已经7亿元不到。

此外,在2020年3月,通联支付还推出了新品,约定商户费率0.49%+3和0.5%+3双费率,商户流量卡为36元,约定的合同结算价为0.45%+0和0.51%+0,商户流量卡分成为22.5元,活动截止时间为2021年3月31日。

2020年8月,黄虎成称,长沙易刷在未收到通知和沟通的情况下,通联支付直接将商户费率上涨到0.5%+3和0.56%+3,同时后台结算价上调为0.46%+0和0.52%+0,原定的商户流量卡22.5元一台分成,变成了0元。

在黄虎成看来,通联支付的随意调价,是其经营失败的重要原因,从2019年7月开始到2021年1月,总计亏损1000万以内:“从2019年7月开始,公司一直主打通易付,18个月,每月工资加场地费用20万,这就是360万,同时我百度信息流投入600万,做了6个亿的直营,原本10个月回本,因为涨价,现在回本不到200万,加上招商会,其它打点,总计亏损1000万以内。”

此外,黄虎成也透露,疫情对其展业也有影响。

2019年11月,长沙易刷以“提货送宝马”的形式重金招商,截止到2020年5月31号,共计出货23万余台,但疫情到来,整个2020年1月到4月下游代理商没办法展业。“截止活动到期,通易付统计有7万多台因为疫情原因没办法安装,也就是说按要求,我还欠他们700多万的货款”。

谁之过?

长沙易刷对通联支付的控诉,很大一部分是费率调整的不恰当,随之而来的分润不合理。那么怎样的费率才是合理的?

此前较为正常的费率是0.55%左右,而在2020年,整个行业有较大的费率调整,各大支付品牌都有一定的费率上调,目前0.6%~0.7%是较为合理的费率区间。

值得一提的是,蓝牙刷卡器更多是信用卡收单产品,长沙易刷所指的费率,大多数为“套现”量身定制。

根据96费改的要求,即自2016年9月6日开始实施央行及发改委发布的《关于完善银行卡刷卡手续费定价机制的通知》,收单机构的收单服务费采用市场化定价,也就是说通联支付任何定价都是可以的。

但发卡行对于标准类商户收取贷记卡交易不超过0.45%,且不封顶。清算机构分别向发卡行和收单行收取网络服务费,费率为不超过交易金额的0.065%,由发卡、收单机构各承担50%(即分别向发卡、收单机构计收的费率均不超过交易金额的0.0325%)。

从收单机构来计算,发卡行的0.45%,清算机构的0.0325%所组成的,0.4825%基本是成本费率。

但2019年7月,长沙易刷与通联支付合作时的结算费率为0.46%,隐形结算费率为0.45%,费率本就不太正常。

过去几年,整个“套现”市场的普遍“套路”是:收单机构推出一款低费率产品,用户壮大之后,提高费率,同时压榨代理商的利润。而费率公开的背后,也存在跳码的可能,以降低费率成本。当一个子品牌做烂之后,重新发布新产品,再次“收割”。

长沙易刷,或许只是这一套路下,“玩废了”的其中一个。

通联支付被罚1.5亿?

在黄虎成的控诉之中,有一句“(2020年)6月30日,通联的渠道经理告之:因通联违规操作,被某地警方罚款1.5个亿”,故而涨价弥补这一巨额罚款窟窿。

但移动支付网从公开信息中,并未找到通联支付1.5亿如此巨额的罚单。在央行2020年公布的信息中,通联支付有两张金额不大的罚单。

2020年1月10日,中国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公布罚单,根据《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对通联支付网络服务股份有限公司浙江分公司处罚款2万元。

2020年1月31日,中国人民银行银川中心支行公布罚单,对通联支付网络服务股份有限公司宁夏分公司,1.给予警告,并对单位处以4万元罚款。2.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洗钱法》第三十二条第(一)款规定,对单位处以40万元罚款,对1名相关责任人处以3.5万元罚款。

值得一提的还是,2021年1月21日,中国人民银行长沙中心支行公布了一张通联支付四年前的罚单,处罚决定时间为2016年12月29日,通联支付网络服务股份有限公司湖南分公司因违反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相关规定,处6万元罚款。

通联支付最大的罚单,是2016年7月,因违反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相关规定,被罚总计1135.12万元。

或许,黄虎成所描述的警方对通联支付的1.5亿罚款会在未来的某个时间点出现。

本文为作者授权发布,不代表移动支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未按照规范转载者,移动支付网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评论加载中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1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