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支付费率太贵?拆解线上支付成本结构


来源:移动支付网    作者:十字财经    2021-3-8 11:54

文|李意安

因两会人大代表的一纸提案,最近微信支付的收费价格重新引起了市场热议。

近日,全国人大代表、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主任朱列玉提出,微信支付利用优势的市场地位,向大部分行业的商户收取千分之六的手续费,向用户收取千分之一的提现手续费,违反诚信和公平原则,也不符合公平竞争的市场运作规律,损害了广大经营者和微信支付服务使用者的合法利益。因此,朱列玉代表建议,规范微信支付不合理收费行为,大幅度降低微信支付手续费。

(截图来自21世纪经济报道)

这是一段很有意思的言论,因为朱律师并非行业中人,本来觉得这段言论没有太大的讨论价值,却没想到一谈及降价,市场反响如此热烈。觉得有必要来一起讨论一下。

可以看到朱律师讲到了两个层面,一个是商户端,一个是用户端。我们分别来分析下。

先看商户端。

朱律师千分之六的价格依据可能是来自微信官方公布的这个价格标准。

图片(来自微信支付官网)

在一些市场中调研确实也在执行这个价格,尤其是线上。但是综合线下来看,用千分之六的价格笼统蔽之有失公允,因为线下的费率执行是远低于这个价格的。

商户端微信支付的价格分为市场价和结算价,市场价是商户感知的价格,而结算价是微信支付给到服务商的定价。

为了写这篇文章,十字财经专门询价了五家服务商,包括几家中小持牌支付机构,也包括聚合支付。由此了解到,在大量放置微信二维码码牌的线下消费类场景中,微信支付给到服务商的结算价在千分之1.5到2之间。线下市场竞争激烈,服务商为了拿下商户也在进行价格博弈。一家北京的支付机构市场负责人告诉十字财经:“我们在很多餐饮平台上放的微信支付通道给的就是成本价,千分之1.5的费率,平进平出。主要是为了拿下商户,从其他服务上找补一点回来。”

由此可以看出,商户端真正承受的价格是在千分之1.5到6之间,上面表格给出的官方指导价基本可以理解为价格的上限。

而事实上,从微信支付自身来讲,在不少民生类、公益类的场景中,都会对部分商户进行手续费的主动减免,疫情特殊时期内,更是对大多数线下商户进行了手续费减免。

当然,商户端的收费情况显然不是话题引起热议的主要原因。

我们再来看看用户端的收费情况。

朱律师提及的提现手续费千分之一是正确的,不仅是提现手续费,信用卡还款也是这个费率。不过这个费率贵不贵还是可以比较一下。

朱律师得出贵的结论,是因为类比了证券交易所万一的手续费。

但事实上,两者其实并没有可比性。买过股票的人都清楚,买股票之前,需要去银行办理三方托管业务,而买股票时,资金流是从持卡人在三方托管银行的个人账户转入证券专用托管子账户,子账户关联具体证券公司的交易账户,银证转账是没有手续费的,而万一的手续费是证券结算登记中心收取的交易手续费,并非收单业务,与支付结算的业态也毫无关联。

而之所以朱律师能引起这么多人“贵”的共鸣,,主要是因为用户习惯了此前的免费。人人都怀念免费时代。但从客观理性的角度来看,免费才是不合理的。

近年来微信支付等支付机构的成本和收入结构都经历了巨大变化。到今天为止除了云闪付以外,几乎所有具备信用卡还款功能的软件都已经收取信用卡还款的手续费,价格也基本趋同在千分之一,微信支付并非独此一家,这不是没有道理的。最重要的原因是,补贴不起了。

微信支付启动收费是在2017年底,最初的方案是每个自然月累计还款提现额超出5000元的部分按0.1%进行收费。触发微信支付收费的直接原因在于2017年代扣江湖的集中整顿。

启动收费之前,微信信用卡还款业务使用的通道很大一部分是基于“深圳金融联网络服务中心”(业内简称“深金结”)以及天津、陕西、山西央行分支行的集中代收付通道。这类通道最大的好处是便宜好用且高效,一次性可以打通全国、交易速度快、成功率高。代扣不以费率计价,而是按笔数计价,单笔几毛到几块不等,对大额而言,特别划算。

但由于集中代收付中心的代扣接口很容易为一些“二清”机构、“大商户”甚至不法分子所利用,2017年,为打击这类灰色产业,央行对集中代收付业务进行了集中整顿,此类通道全部关停。代扣江湖临时生变,微信支付开始转向别的路径,比如通过银联触达各家银行实现代扣,这样做效率很高,但是成本也高出不少,又或是自己去和银行谈,建立一对一的代扣通道,时间成本又会非常高。整体来看,成本猝然飙涨。

在这样的情况下,2017年底,微信提出了每个自然月累计还款提现额超出5000元的部分按0.1%进行收费。在当时来看,即便如此,微信支付依然是要自掏腰包补贴手续费的。不过好在当时还贴得起。因为当时的微信支付还有备付金利息收入。而随之而来备付金的集中上缴。

所谓备付金,指的是用户资金流转到商户端过程中沉淀在微信支付等支付机构的在途资金。在备付金集中上缴到央行之前,微信支付等支付机构将备付金托管在银行账户,能够获取一定的备付金利息,而备付金利息收入是微信支付用于市场补贴的重要来源。这一块收入减少,补贴能力自然也就进一步降低。而随着备付金上缴逐步到位,微信支付也就彻底失去了补贴来源,2018年8月开始全面收费。

以上就是微信支付启动收费背后的全部逻辑。

到今天为止,微信支付的通道是通过银联或网联触达银行实现代扣,而费率则是与银行逐家谈判约定的。从成本结构来看,千分之一的手续费基本也就在盈亏平衡的上下,而并非微信支付的重要盈利项目。

事实上,还有一个比较现实的原因是,对支付机构而言,此前之所以在信用卡还款和余额提现上愿意去补贴用户,是将此视作一项稳定用户粘性的成本业务,而在用户量级已经达到近10亿的今天,就没有必要再去承担这项巨额的市场补贴。

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无论是商户服务还是用户服务,支付服务本身是成本的,而且整个支付产业链条来看,对于交易的安全、资金的准确、设备的维护等等都有着很高的服务标准和要求,需要支付机构、服务商付诸大量的成本。微信支付始终是商业机构,为平衡成本和可持续发展收取一定的费用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本文为作者授权发布,不代表移动支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未按照规范转载者,移动支付网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评论加载中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1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