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剖析越南支付市场,落后但有机会


2022-5-16 16:48来源:移动支付网    作者:慕楚

越南正成为国内舆论的焦点。

最近,越南出口额超越深圳,全球产能正在向越南转移的话题,不断在国内的社交圈内传播,疫情下的担忧与焦虑也在蔓延。

作为经济的基础支撑,支付产业的发展情况,关乎着商业资金的流通速度,可以从侧面的反应一国的整体发展情况。本文就从支付的角度,看越南到底是怎样的市场,以及中国支付企业在越南拥有何种机会。

半开放的支付市场

“越南支付市场,是一个半开放的市场。”一位越南支付服务商向移动支付网表示。

以支付宝、微信支付为代表的支付巨头,经历了从逐渐开放到瞬时封杀的过程。

2017年11月,蚂蚁金服(现“蚂蚁集团”)与越南NAPAS签署谅解备忘录,允许中国游客在越南各地使用支付宝。

NAPAS,全称为National Payment Corporation of Vietnam越南国家支付公司,是越南央行授权的支付中介机构,可在越南提供金融转换服务和电子清算服务。NAPAS的主要股东包括越南央行和15家主要商业银行。可以将其简单理解为“越南版银联”。

同期,越南支付公司VIMO也宣布成为支持微信支付的中介支付机构,允许中国游客在越南的商户中使用微信支付。

至此,越南支付市场可谓是对中国支付巨头开放了,但是半年后,情况发生了变化。

2018年5月,越南央行授权VIMO发布一份公开声明,对支付宝及微信支付进行“封禁”。原因是越南的一些中国商家使用未经授权的POS机,接受中国游客的银行卡和二维码付款,引发对中国游客未经授权的外币支付和由此导致的税收流失的关注。

简单说,越南商户用中国境内的二维码进行人民币收款,完全脱离了越南法定货币体系,即境内码境外用的问题。此后,尼泊尔、缅甸等国,也以为境内码境外用的问题,而对中国支付巨头有不同程度的“封禁”。

但越南不是完全的“封禁”,类似VIMO等,已经获得越南央行授权的合法收款渠道仍然可以继续运行。

据移动支付网了解,在所谓“封禁”之后,对中国支付巨头来说,越南变成了一个半开放的市场。此后,中国支付巨头的本地合规服务商仍然有所增加,现在微信支付的服务商有2家,支付宝大概有5家。但在支付宝与微信支付的国际合作伙伴版图中,并不会显示越南地区。

然而,越南诸多本地机构希望更多的开放市场,吃到中国支付巨头的市场红利,而不是局限在如VIMO等几个已经获得授权的机构。

2020年10月,越南某商业银行负责人透露,在与微信支付商谈两年后,该行正准备牵手微信支付,签订允许中国客户通过银行系统在越南市场使用微信支付电子钱包进行结算的合同。该负责人表示,越南许多商业银行已向越南央行提出建议并希望尽快放开跨境电子支付合作的限制,允许银行与支付宝、微信支付、银联、农协银行等中国、韩国电子支付中介平台合作,早日开展跨境电子支付,更好地服务于外国游客。

值得一提的是,无论NAPAS还是VIMO,都有较为浓重的越南国资背景,本质上来说,如支付企业希望在越南展业,需要与官方打好交道。而在疫情影响下,中国游客锐减,线下对微信支付、支付宝的支持其实已经没有那么重要,发展本土支付业务更受关注。

越南支付市场的特色:8~9年前的中国

2020年相关数据显示,越南人口为9740万,其中3569万为城镇人口,比例为36.6%,农村人口为主。

其中,越南的智能手机渗透率指数为63.1%,高于印尼的58.6%和菲律宾的37.7%。越南也被普遍认为是东南亚具有潜力和高增长的数字经济市场之一。不过相比之下,中国2012年的智能手机渗透率为55.4%,到2020年已经达到了97.4%。

也就是说,越南的智能手机渗透情况,大概是中国的8~9年前。

金融服务方面,截至2021年4月数据,越南26.74%人口拥有借记卡,4.12%人口拥有信用卡,整个越南市场拥有超过27.1万个POS机和超过1.9万台ATM机,每10万人拥有278.23个POS机,约19.5台ATM机。其现金交易依然占支付手段总额的比重为11.53%。

相比之下,2020年,中国人均拥有银行账户8.9户,人均信用卡和借贷合一卡0.56张,每10万人对应POS机数量为2737.8台,ATM机数量为72.4台。

简单来说,越南是一个银行服务覆盖率不高,银行卡持有比例较低的国家,金融基础设施不足下,依然现金为王,但智能手机的覆盖率已经较高,具有较好的数字化升级潜力。

截至2021年4月,越南现金交易依然占支付手段总额的11.53%;而2021年中国现金占货币供应量的3.86%,20年前就已是9.91%。

在银行体系方面,越南的国有银行占据了40%的市场份额,其中最大的是,越南农业与农村发展银行(Vietnam Bank for Agriculture and Rural Development,Agribank),其他四大国有银行分别是越南外贸股份商业银行(Vietcombank),越南工商银行(Vietinbank),越南投资发展银行(Bank for Investment and Development of Vietnam,BIDV)和越南军队银行(Military Bank,MB)。此外,越南央行还准许汇丰银行、渣打银行、澳新银行、新韩银行和丰隆银行设立为外资独资银行。

与国有银行相比,股份制银行资本存款基础小,股权结构更加多元化。目前有33家股份制银行,其中主要有西贡联合股份制商业银行(SCB)、军事股份制商业银行(MBB)、越南进出口商业股份银行(EIB),亚洲商业银行(ACB)及西贡通田商业股份银行(STB)等。

正是由于银行服务难以覆盖全民,越南的支付服务发展较为迅速。

2014年12月,越南央行发布支付新政(NO.39/2014/TT-NHNN),规定了银行和支付机构需要遵循的一系列规则,以为市场提供中间支付服务,如电子支付、现金收付、电子转账、电子钱包等。这类似中国央行的2号令,允许支付机构注册发牌。截至2020年10月,通过该政令,已经有39家支付机构获得越南的支付牌照。

值得一提的是,与中国类似,早期越南的支付牌照也要求支付机构的外资持股比例低于49%。但到2020年4月,越南取消了这一限制。而在此之前,中国金融科技巨头蚂蚁集团收购了越南本地电子钱包eMonkey的大量股份,但并未透露具体的持股比例。

不过,eMonkey暂未在越南市场获得较大的市场份额。目前越南具有代表性的电子钱包提供商包括MoMo(话费充值背景)、Payoo(主营账单支付)、Moca、Zalo Pay(即时通讯加持)、ViettelPay(线下金融优势)。其中,MoCa与东南亚打车巨头Grab合作推出电子钱包服务。

根据越南央行的数据,这一将近1亿人口的国家,2019年大约有420万个与银行账户关联的电子钱包账户,电子钱包的市场潜力巨大。

越南央行也在积极推动本地的无现金进程。

2016年12月30日,越南总理签署批准了越南建立无现金社会的五年规划,计划在2020年实现一系列目标。基于这个五年规划,政府应该会在接下来的几年优化法规体系,并发布一系列的政策去促进无现金支付体系的建立。

2019年,越南央行、越南电子商务协会及NAPAS将每年的6月16日定为无现金日。越南全国系列银行、超市、购物中心通过提供各种优惠鼓励消费者使用电子支付手段。

此后,越南的电子支付快速增长。尽管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截至2021年4月底,越南智能手机交易大幅增加,交易量和交易额分别同比增长86.3%和123.1%;网络支付交易量和交易额分别同比增长65.9%和31.2%;二维码支付交易量和交易额分别同比增长95.7%和181.5%。而整个2021年,越南二维码支付总规模同比增长213%。

2021年11月,越南再发布《2021-2025年阶段越南无现金支付发展提案》,具体目标是,到2025年底,无现金支付的总额是GDP的25倍(中国目前是38倍左右);电子商务中的无现金支付率高达50%;80%的15岁及以上的人在银行或其他有营业资质的金融机构拥有交易账户等。

据科技公司Sapo的调研数据,2021年,越南商业中的现金交易仅占近30%。剩下的70%是其他形式的电子支付。

毫无疑问,越南的无现金支付是极具发展潜力的,政府也愈加重视无现金的发展,但国民的金融服务覆盖程度较低,与我国早期移动支付发展时的高银行卡普及率有很大反差。金融服务覆盖率不高,而追求快速的无现金支付发展,这将带来诸多本地支付机构的发展机会。

越南跨境支付仍然局限较大

与中国类似,越南也是一个外汇管制国家。最新2019年执行的管制规定,个人携带超5000美元等额外币,或超过1500万越南盾出入境时需要进行报备。

与此同时,越南支付市场尚处于半开放状态,跨境资金的进出需要与指定的服务机构合作方能开展。在2021年12月,银联就宣布与ECPay、VNPAY等越南本地的支付机构合作,以让本地商户能够受理银联二维码。

此外,据移动支付网了解,越南也正在逐渐开放一些无障碍的跨境资金进出场景,一些拥有较强官方背景的服务商正在尝试打开局面。

中越之间的跨境支付是国内商家关注的,如果没有通畅的支付方式,两国贸易受阻。长久以来,人民币与越南盾之间不能直接进行兑换,而是需要通过SWIFT系统,并借助美元等中间货币进行兑换,而中国与越南之间,均拥有外汇管制制度,这使得两国贸易交易摩擦较大。

近年,随着跨境人民币的不断壮大,以及相关政策的松动,中越的边境地区开始出现使用人民币或者越南盾进行直接结算的情况,从两国央行层面推动本币结算。

但外汇管制制度、贸易逆差、货币认可程度低,始终是越南不敢完全开放与人民币支付渠道的重要因素。

疫情前的2019年,中国对越出口978.7亿美元,自越进口641.3亿美元,越南与中国处于贸易逆差态势。从金融角度,如果完全放开人民币对越南市场的支付场景,越南持有过多人民币,在人民币国际化程度尚不高的情况下,越南本身的金融风险增大。相对来说,美元国际认可度高,越南更愿意收取美元。

在此背景下,许多的中越跨境支付,表面上是越南盾与人民币之间的兑换,而实际则是越南盾到美元,美元再到人民币的货币兑换过程。实际的跨境支付方案中,越南盾兑换成美元,而后经由香港,再进入国内兑换成人民币。这一过程中,交易路径并不清晰,存在很大的对冲、洗钱等风险。

边民互市,并不完美的跨境支付

中越之间,最值得说道的跨境支付场景仍然是边民互市。

边民互市贸易是指边境地区边民在我国陆路边境二十公里以内,经政府批准的开放点或指定的集市上、在不超过规定的金额或数量范围内进行的商品交换活动地点。中越之间,广西便有26个边民互市点。

边民互市拥有免税政策,互市中心交易货物经由互市中心检验检疫才能入境,经边民用边民证买卖便能免税,边民每人每天免税交易额度人民币8000元。

边民互市的交易流程大致如下:

在互市中心买卖,有点像在国内某些统一支付的商场购物。买方在互市中心给卖方下单,卖方给买方一个下单凭证,而后买方到统一的交易中心支付货款后,交易中心将资金结算给卖方,而后卖方根据交易信息发货,经过检疫中心之后,便可现场提货。在这一流程中,资金流、物流、信息流都会匹配。

边民互市中,免税及资金结算是亮点。在疫情前,单广西的边贸互市金额就可以达到1500亿左右,占据整个广西对外贸易近40%份额。

但边民互市的局限性仍然较大,一方面是地区局限性大,只能在边境地区开展,如水果类,需要到产地下单的情况,便难以开展;另一方面,边民互市的灰产空间较大,走私风险高,借助每日8000元免税额度,大宗交易拆分入境的玩法也较多。

所以,获得稳定的远程资金结算通道,成为了许多越南跨境支付玩家的破局方法,但这却面临监管政策、市场开放程度、风控等因素影响。

并非灰黑产业的热土

越南与中国有着相同的政治制度,即社会主义制度,这使得其国家对支付市场的控制力较之东南亚其他国家更强。

在1986年,越南开始改革开放(越南自称“革新开放”),并参考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制定了一系列措施,由于近代被法国殖民70年,在制度改革中也参考了西方制度。

社会主义制度,加之改革开放,使得政府对市场的掌控力度较强。越南的这一国家属性,对支付市场的直接影响便是对电信诈骗、跨境网络赌博等灰黑产的管制较严。

近年,中国不断打击电信诈骗、网络赌博,其中最重要的便是对非法资金链的打击,而东南亚地区又是两类犯罪主要的聚集地区,对东南亚的跨境支付,更多了一次反诈反赌的要求。

但相对其他东南亚国家来说,越南对电信诈骗和网络赌博的管控较严格。

2019年8月,湖南省公安厅通报了“924”’特大跨国网络赌博案,全案共抓获涉案人员108名(其中越南抓获77人,国内抓获31人),捣毁作案窝点20个。该案被称为是中国警方与越南警方打击网络赌博犯罪的第一大案。

“924”案后,越南针对中国的网络赌博案基本销声匿迹。越南并不是完全禁止赌博,此前,越南将泰国湾富国岛设置为合法赌博的区域,对入境游客采取30天免签,但对离开富国岛,进入国土的游客仍然有签证要求。

“从整个越南国家政策来看,它更趋向于推动制造业发展,而对其他非法产业、或者虚拟产业采取打压态势。”一位越南支付服务商向移动支付网表示,“大资金流水的灰黑产业,很容易被越南当局监控到,进而遭到打击。”

这一政策特点,这使得越南并未成为中国游戏出海的热土,由于国内游戏政策收紧,许多中国企业在海外开发的游戏,较多是真金游戏,存在赌博嫌疑。如果资金量太大,则很容易被管控。

值得一提的是,越南也有着自身的劣势,例如南越强经济,北越强军政的失衡;社会制度尚不完善,容易滋生贪腐。这会给入局玩家带来挑战,但同时也是机遇。

“越南支付市场是一块待开发的处女地,但并不是谁都能进来。”上述越南支付服务商总结到。随着越南经济的蓬勃发展,越南的支付也将逐渐与国际接轨,机遇与挑战并存。

本文为作者授权发布,不代表移动支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未按照规范转载者,移动支付网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评论加载中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2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