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峥:卡组织的建立应避免“大跃进”思维


来源:移动支付网    作者:董峥    2014-10-31 9:47

  10月17日,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樊爽文在由上海交通大学产业发展与技术创新研究院主办的“价格体系重塑:中国银行卡产业发展论坛”上透露,目前中国的人民币清算市场上只有中国银联一家清算机构,不久会有第二家、第三家,国外转接清算机构也会陆续进入中国。?

  29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其中决定进一步放开和规范银行卡清算市场,提高金融对内对外开放水平。之前已有媒体报道称,央行已将有关银行卡清算市场准入规则的方案上报国务院,该方案将明确包括线上和线下跨行交易清算规则、发卡标准、账户管理标准等,以及申请成立卡组织的准入门槛等。

  最近一段时间众多媒体对这则新闻进行了解读,其中“倘若上述方案获得决策层的放行,则中国极有可能出现第二家乃至第三家银联?”的观点最为强烈。一些经济学者也纷纷表示,由于中国银联的“垄断”,亟待需要另一家“银联”来打破这种垄断。

  那么是否能从最近的这个声音中,真的读出这个意思吗?或许,真的未必。

  关于中国的银行卡转接清算市场的准入问题,实际上从中国银联2012年接受世界贸易组织(WTO)对中国银联涉嫌垄断支付市场的裁决报告未进行上诉之时,就已经埋下了即将开放的伏笔。而一旦开放外卡组织进入中国市场,届时,VISA、万事达、美国运通、JCB都将能够与中国的会员银行在中国境内发行人民币银行卡,银联就将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这一步迟早要走的。

  中国银联在2014年也出现了很大的变化,先是由时文朝出任中国银联总裁,推出了新的政策,引起市场的关注,如明确与银联商务逐渐脱钩,专注于“卡组织”的建设;频繁对外宣传,加大了中国银联的市场透明度等等。10月29日,与国务院常务会议召开的同时,中国银联副董事长葛华勇悄然接任了董事长的帅印。中国银联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更换了董事长和总裁两个重要职务,不能不说透露出了很多信号值得玩味:第一是年轻化,第二是国际化,这都与中国银联正在打造国际“卡组织”的举措,应对即将与VISA、万事达等国际转接清算机构的直面竞争,可以说是不无关系。

  无论是VISA,还是万事达国际卡组织,从成立到现在,拥有五十年的发展背景,甚至中国的信用卡市场成立之初,VISA和万事达国际卡组织就被引入中国,成为中国信用卡发展的启蒙者,到后来对中国银联成立也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在市场、技术、品牌等各方面都拥有丰富的经验。而如今的中国银联也已经羽翼丰满,成为国际性银行卡组织之一,规模和实力也在与日俱增。

  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银行卡已经成为中国金融领域最重要的金融产品,国际卡组织参与中国转接清算市场的呼声已经越来越迫切。因此,对国际卡组织实行市场准入政策,提供一个相对公平的市场环境,让银联参与到这样的市场竞争中,这对于已经走出国门参与到全球转接清算服务的银联来说,则是具有重要的意义。

  尽管银行卡转接清算市场准入规则应该正在待批,一旦获批,中国银行卡转接清算市场将对国际卡组织实行准入政策。而转接清算市场的开放,则对于其它企业也可以成立新的转接清算机构。但是从市场实际情况来看,这些政策,更多地倾向于中国的转接清算市场对国际卡组织的准入,而关于“第二银联”的成立的话题,似乎为时尚早。

  纵观VISA、万事达、JCB等机构成立的历史,无一不是通过市场化机制逐渐形成的。中国银联的成立,则存在着一定的政府主导市场的因素在内,但也是通过会员银行投资形成了股份制企业,会员银行按投资比例行使权利与义务。从这个问题中,我们看到如果按照市场传闻的,由某行或某第三方支付挑头成立“第二银联”的话,恐怕其中很多问题在短时间内难以解决。

  首先,中国银联最受诟病的“市场垄断”问题,如果在中国银联“垄断”模式没有被市场化的机制替代之前,谁又能确保新成立“第二银联”不会重复“市场垄断”之路呢?

  第二,某行主导成立卡组织,与其实力相当的银行是否会接受,则是一个非常大的疑问。当年,花旗银行凭借自身实力推出了花旗银行Everythink卡,希冀成为一个“卡组织”,最后都不得不放弃,而加入了万事达卡;美国银行虽然是VISA卡的创始人,但最后为了VISA的发展,放弃了很多权益,让VISA得到了独立自由发展的空间。如果由一家银行来做转接清算机构,恐怕只能按照美国运通或者Discover卡的模式,打造一个闭环清算系统。甚至有分析认为,因为转接清算机构需要处理大量的交易数据,而同等实力的银行很难会将自己的数据被同业掌握。因此,这种由某大行主导成立的转接清算机构,是很难吸引同等水平的同业加盟,不要说打破现有垄断,就连自己生存都有可能成为问题。

  第三,由一家第三方支付机构主导成立卡组织,同样面临着与第二条相同的命运。一来,这家机构的号召力、影响力是否能够吸引会员银行加入?二,转接清算机构的安全性要求,以目前国内第三方支付企业的水准,恐怕没有一家真正具备这种职业道德与技术多方面实力;三,中国银联本身在“去支付业务”,却让一家第三方支付来主导成立第二家卡组织,这个矛盾显而易见了。

  因此,仔细品读一下无论是樊爽文副司长,还是李克强总理的讲话,转接清算市场的开放已经呼之欲出、势在必行,但是具备成立的条件与成立之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银行卡收费的“借贷分离,统一商户类别”的原则也是亟待解决的大事,这两个问题都已经严重地制约了中国支付行业健康有序的发展。

  如果这些基础问题都还未解决,就盲目成立所谓的“第二银联”,不仅根本无法解决现存的这些矛盾,反而会引发新的问题出现。一个卡组织的建立绝非是靠头脑发热就能实现的,这已经被美国在六十年代的事实证明过了,为此全球迄今为止也不过五家国际化的卡组织。转接清算市场需要与时俱进的发展模式,但一定要摆脱“大跃进”式的发展思维。

   作者简介:董峥,就职于我爱卡,多年从事信用卡产品、服务和营销的策划与市场开发工作,专注于信用卡产业发展及服务营销领域的研究。

    移动支付网(微信号:mpaypass)移动支付产业第一微信公众平台。

本文为作者授权发布,不代表移动支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未按照规范转载者,移动支付网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18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5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