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币安黑客事件:数字货币交易所和币商必须剥离


来源:亿欧网    作者:邓永强    2018-3-12 14:15

区块链的分布式业务形态,给企业、用户和社会经济活动带来的便利和正向激励,是不可否认的,区块链的发展也是不可逆的。让区块链和数字货币在国家的合理监管下进行合规合法的发展,将会助力中国在产业区块链时代实现科技创新和金融创新的弯道超越,带来崭新而巨大的发展机遇。

01

刚过去的一周,国内关于数字货币交易和监管的话题,不仅再次引爆了币圈链圈,还是海内外主要媒体的热点。按照时间顺序,分别是币安的黑客事件,周小川行长在全国人大记者会上的答记者问,和紧接着的OKcoin创始人徐明星在员工群里发表言论称“未来随时准备捐给国家”。

这几个新闻表面是独立发生,其实早有端倪,互为因果,既有历史惨痛教训的警示,也是区块链和数字货币未来得以蓬勃发展的必然逻辑。虽然区块链是一个新生行业,但即便是新领域,也要遵循商业世界的基本法则,特别是涉及到巨额财富分配和转移。

币圈的一个重要共识,就是:割韭菜按照等级高低,依次为交易所、庄家、创始人、媒体、天使、机构投资人,交易所高居食物链的顶端。

而在过去的短短一年,数字货币的炒作和投机,导致了数字资产和现实财富高速流动,让各国政府、各类资本、各色投资或者投机者,都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和震动,也间接影响到法币的稳定和实体经济。

数字货币交易所目前还处于自由发展阶段,占据了食物链的顶端,利用已有的渠道和品牌优势,高度中心化地、无风险地获得巨额的收益,却缺乏法律的监管和第三方的监督、制约。即使交易所自身暂时不操纵市场、不去掠夺更加超额的暴利,但问题的关键是:交易所完全有能力也有动力去作恶,这才是最可怕的。任何巨额的交易,都不应该将希望寄托在道德自律上,必须也必然要求通过制度和技术安排,让有“能力者”不能或者很难利用能力作恶,万一作恶后必须得到严重的惩罚,这才是市场经济、数字经济和区块链经济长期健康发展的道路。

全球的资本市场发展一百多年,不断修正完善,通过各种制度安排,努力防止那些拥有巨大能力的机构,包括交易所、证券公司、各类基金、资本,利用自己的能力和资源来作恶,从而保证市场能稳定、持续、长久发展,这是符合各方面最大利益的合理机制。

02

中国大陆目前的证券市场的起源,是从1984年7月北京天桥股份有限公司和上海飞乐音响股份有限公司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向社会公开发行股票。到1990年全国累计发行各种有价证券2100多亿,累计转让交易额318亿,证券中介机构网点达到 1600多家。但是,直到1990年11月26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宣告成立,12月自动报价系统(STAQ)正式落成并投入使用,1991年7月3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开始营业,中国的证券市场才算步入轨道,《证券法》还要晚到1998年12月29日由第九届全国人会常委会通过,自1999年7月1日起施行。也就是说,国内的证券市场,用了14年多的时间,才得以完成制度的规范化,期间经历了很多惊心动魄的事件,涉及大量的财富乃至人命。

其中,震动最大、涉及最广、后续影响持续时间最长的,要数1995年2月23日的“国债327事件”。那次事件对中国资本市场的影响是里程碑的,之后国家开始了对资本市场的有力监管。这也是中国资本市场历史上最著名的回滚事件——当天晚上十点,上交所在紧急会议后宣布:1995年2月23日16时22分13秒之后的所有交易是异常的无效的,经过此调整当日国债成交额为5400亿元,当日“327”品种的收盘价为违规前最后签订的一笔交易价格151.30元。这也就是说当日收盘前8分钟内空头的所有卖单无效,“327”产品兑付价由会员协议确定。上交所的这一决定,使万国证券的尾盘操作收获瞬间化为泡影。万国亏损56亿人民币,濒临破产。涉及此事件的众多名人,一批当年就被刑事处罚或者严厉处分,另外一批资本赢家,后面基本上也都成了人生输家,赔上了自己的性命,输得更惨。

今年3月7日币安黑客事件,币安交易所采取的就是回滚交易。目前数字货币交易所的系统安全非常脆弱,特别是作为全球交易量最大的交易所之一,存在如此严重的安全漏洞,还没有任何独立第三方的监管和监督,就采取了如此简单、粗暴的方式处理,让圈内和圈外的资深金融人士,都大感吃惊。因为黑客事件对于交易市场来说这仅是一次意外事件,意外事件也属于市场本身的一部分。在电子化市场发展以后,国外的交易所比如纳斯达克,纽交所等,都发生过乌龙指事件,但是没有一家交易所会回滚交易,对于受灾用户,可以也需要采取各种方式进行赔偿。

国内证券市场30多年来所交的巨额学费,必须被数字货币交易的监管制度借鉴,从而能尽量少交学费、少走弯路,并能引导到促进实体经济和产业发展的轨道上来。

03

数字货币的监管,在全球各国,都是新课题,也是难点。美国、俄罗斯等都在转变为规范发展,而日本、澳大利亚等经济发达国家积极支持,很多经济小国更激进支持。多个国家先后出台了一系列对区块链和数字货币产业的监管政策,但是跨国协同监管目前还是没有共识和解决方案。

周小川行长3月9日的记者发布会讲话,透露出的精神是金融更开放、监管不放松,数字货币要服务于实体经济。老股民应该都记得,周小川2000-2002年就任证监会主席,期间正好是A股从大牛市快速、猛烈转变到大熊市。他对于证券市场的惊涛骇浪,肯定印象深刻、终身难忘。

其实国内证券市场早期,也是券商为股民开设保证金账户,券商的机构或者内部人,就会忍不住挪用股民保证金去坐庄或者各种违法行径,从而出现了各种后果和恶果,也直接导致了一批券商的破产。后来修改了规则,要求券商将交易与资产分离,通过类似中证登的机构,做第三方清结算,来保护用户资金的安全,这样即使交易所、券商出现问题,也不会接触和牵连到用户资产。

现在的数字货币交易所,还是古典二次方的中心化交易平台,不仅帮用户撮合交易,还保管用户的资产,黑客们也好、内鬼也好,肯定都有动力盯上这一点。币安因为是高度自治的平台,后端操作不在链上,而是在服务器上,对外说是API问题,但实际是不是,外人没法知道,自己又不能自证。所以黑客事件几天后的3月11日,币安公告了“黑客通缉令”,悬赏抓拿黑客,力图证明自己的清白,通缉令的结语是:“保证您的资金安全是我们的最重要的任务!”

目前的中心化数字货币交易所,应该、能够、其实也必须像证券市场那样,将场景剥离,交易和清算剥离,交易所和币商剥离。剥离、去中心化是趋势。去中心化的交易所的方式,依然是中心化撮合交易,只是钱包分离,不用充币到平台里,还不算是完全的去中心化。未来更积极的主流,应该是现有的中心化交易所将用户资产分离出去,分布式地储存用户的数据和资产,做到资产上链,上了链资产到了哪里就能查清楚,而不仅仅是剥离一个钱包。

周小川行长答记者问的当天下午,另外一个排名前列的数字货币交易OKcoin创始人徐明星在员工群里发表言论称“未来随时准备捐给国家”。其实,这也是OKcoin审时度势、经过慎重思考和权衡后,所作出的面对现实、拥抱有着更安全、稳定、长远和光明的未来的积极举措。接受政府监管,依法依规经营,其实是业内的共识,也是产业健康、长久发展的必经之路。

04

同一周,作为数字资产交易最为活跃的日本,其金融监管当局就宣布,勒令6家数字资产交易平台运营暂停一个月,并对其中两家负责人进行刑事指控。日本的经验值得学习、借鉴。

日本金融当局规定:(1)数字货币交易所必须为用户提供恰当的信息,以便用户了解与数字货币相关的风险并开始交易;(2)交易所必须分离管理用户财产,必须将用户的预存金、币账户的数字财产,与公司的资金、财产分开管理。同时除了用户与公司财产分离,还有用户资金必须离线保存的规定,就是通常所说的“热钱包”和“冷钱包”;(3)交易时平台确认政策,为了防止洗钱,用户有义务在规定情况下出示身份证明。

同时,日本金融当局在法律之外,还专门成立行业协会,执行业界自律手段。由政府承认的自治协会和自治团体,直接囊括了目前拿到牌照的16家交易所平台,制定所有从业者应该遵守的制度。上述这些措施和手段,都是日本当局和业界、投资者在经历了很多教训后,不断修正和完善而达成的共识和成果。

解决数字货币交易的问题和漏洞,不能只解决交易所本身问题,而是需要对整个数字货币的流通方式、基础设施、利益输送环节等等进行规范和监督,更加公开化和透明化,当然也必须合规和合法化。这也完全符合区块链思维,以及区块链应用、产业发展的要求。区块链和数字货币,是技术创新和模式创新的重要成果,进行合规化监管,是当前迫切而重要的任务,法制化需要随着数字货币交易所同步发展。各国政府都在积极的寻找治理方略,日本的这些政策与法规细则,日本政府的“为我所用”的态度,也值得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政府借鉴和参考。

区块链的分布式业务形态,给企业、用户和社会经济活动带来的便利和正向激励,是不可否认的,区块链的发展也是不可逆的。让区块链和数字货币在国家的合理监管下进行合规合法的发展,将会助力中国在产业区块链时代实现科技创新和金融创新的弯道超越,带来崭新而巨大的发展机遇。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18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5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