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夫卡包”Ⅱ类户预付费模式真的一举三得?


来源:移动支付网    作者:佘云峰    2020-4-21 9:11

近日,据媒体报道,为预付式消费安全提供技术解决方案的消费科技公司“渔夫卡包”(上海渔夫卡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获1500万人民币Pre-A轮融资,由中叶创投领投,博汇源创投、软杉资本、华山资本跟投。融资主要用于产品迭代、技术提升与市场拓展。

而早在去年12月,渔夫卡包就曾获华山资本200万元天使轮投资。半年内两次融资,渔夫卡包到底提供哪些服务,何以频繁获得资本的注入?在讨论这些问题之前,我们先来看看“预付式”消费的症与结!

预付费乱象背后是法律法规的待完善

预付式消费也叫提前消费,是指用户预先向商家交付一定额度消费金额就可以类似整存零取的方式享受到服务,有时还可以获得商家承诺的额外优惠。

预付消费一方面为顾客提供了便利,省去了每次交纳现金的麻烦,而且它的消费价格也低于正常的消费,颇受顾客青睐。另一方面,商家可一次性预收顾客的金额,相当于有了一个固定客源以及大额现金流。所以“会员制”的预付消费在教育培训机构、线下健身房、美容美发、洗浴等服务行业相当盛行。

而说到预付式消费,则不得不提预付卡。由于需要预先缴费办理会员,因此经营者通常通过售卖预付卡、预缴存等方式让消费者预先付费,而这大部分是基于消费者对商家的信任。

但近年来,关于预付卡企业资金链断裂、爆雷跑路、关门倒闭的现象频繁发生,致使消费者钱款难追回、维权困难。

据移动支付网了解,当前单用途卡管理主要依据商务部2012年制定发布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下称《管理办法》)。这一《管理办法》一试行就是近8年,随着市场的不断发展难免会出现问题。

2018年6月,健身连锁品牌“浩沙健身”崩盘,其会员众多,维权用户遍布全国;

2018年10月,在线辅导平台“学霸一对一”和“理优一对一”相继停止运营;

2019年2月,在线少儿思维训练机构“成长保”停止运营,老牌留学机构“太傻留学”宣布破产;

2019年10月,在国内有着上百家分店的儿童早教品牌“爱乐乐享”被曝出在北京、南京等地的门店关闭,让不少预缴了上万元课程费的消费者颇感意外;

2019年11月,运营长达21年的老牌英语机构“韦博英语”资金链断裂,涉及近万名学员、超亿元金额。

预付式消费乱象的背后,一方面是法律法规的不健全,现行的规范效力层级低,没有详细地对商家发卡资质、发卡规模、资金用途、退卡机制等方面进行规制,另一方面则是大部分消费者缺乏法律意识,出现无手续合同、不对等霸王条款等等现象,导致维权困难。

据移动支付网了解,当前单用途卡管理主要依据商务部2012年制定发布的《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办法(试行)》(下称《管理办法》)。这一《管理办法》一试行就是近8年,随着市场的不断发展难免会出现问题。

一方面,《管理办法》的适用对象为企业法人,但现实生活中,很多发卡方是非企业法人的个体工商户,并未纳入监管范围。监管其实对备案有严格的要求,但很多商户根本达不到备案的标准。另一方面,备案属于信息记录而不同于资质管理,其执行的严格程度完全依赖于企业的自觉,而且《管理办法》对于违规发卡的处罚主要是期限整改和最高三万元的罚款。另外,尽管规定要求部分发卡企业的预付资金进行存管,但比例相对不高,企业也能通过各种手段取出,对于服务广、数量多、风险防御能力差的小企业基本没有。

以上种种,造成了预付式消费法律法规的待完善。近日,商务部市场运行和消费促进司在官网公布了《商务部办公厅关于做好单用途商业预付卡管理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通知》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对单用途预付卡行业造成了较大影响,同时衍生了相关风险,为进一步加强对发卡企业的服务和管理,防范和化解风险,稳定消费信心,商务部要求相关部门从开展风险排查、加大帮扶力度、加强协同监管、强化问题处置等方面应对单用途卡管理的新挑战。如此来看,对于预付卡的问题,消费者的呼声,相关部门显然是意识到了。

合规是不是预付费的终极目标?

既然预付消费行业频繁出现不合规的现象,预付资金安全成为商家跑路的导火索,于是出现了“渔夫卡包”这样的解决方案。

渔夫卡包的模式非常直接,即其利用银行Ⅱ类账户体系解决预付式消费、押金消费场景下的资金安全与资金清算通道问题。

具体来说,渔夫卡包App包含客户端、商户端两个版本,分别面向C端、B端市场,免费提供服务。在C端,渔夫卡包作为消费者的预付式消费安全管理工具,将消费者预充值会员卡里的资金,储存于消费者个人身份在线开立的银行Ⅱ类电子账户中,以“预充享商家优惠,消费单笔划扣”的模式进行。资金清结算由合作银行完成,可确保消费者资金安全。

而在B端,渔夫卡包为商户提供会员营销管理工具,基于会员信息及消费数据,帮助商家推送营销信息,为其开辟预付费产品在线销售的新渠道。按照这种模式,预付式消费资金并不能提前交付给商家进入现金流,但对有资金需求的商家,渔夫卡包可基于会员数量、充值金额、商户经营数据、资金变化等多维度信息,判断商家实际经营状况后向银行发送数据,对接银行提供低息金融贷款服务,帮助商户解决现金流问题。

简单地理解就是,渔夫卡包作为一个平台和方案商连接银行和商家,一方面将预付资金存于银行账户中,为银行提供客流;另一方面为商户提供营销解决方案,根据线上数据反馈于银行来为商户提供贷款。最后,消费者该怎么消费还是怎么消费,钱冻结在银行账户也不用担心商家携款跑路。

表面上渔夫卡包的方案似乎一举三得,既合规又共赢地解决了预付消费行业的难题,但是仅仅“合规”是预付消费的终极目标吗?

显然不是,在小编看来合规仅是预付消费行业的基础。

拓新、获客、品牌,商家想要更多

受疫情影响,健身房、美容美发、教育培训等实体店消费普遍按下“暂停键”,使得商家现金流承压。业内指出,须警惕现金流压力成为“导火索”,加剧原本就存在的乱象风险。

“现金流”是预付消费行业的“命脉”,众多商家推崇预付消费的目的就是为了获得预付资金的现金流用于拓展新门店,以扩大规模。

“这种模式虽然在合规上有创新点,但是商家方面愿不愿意加入平台是个问题,毕竟再低息的贷款也比不上唾手可得的流动资金!”某业内人士对移动支付网表示。

对于商家而言,抛开加入平台是否需要费用不谈,失去原本可得的流动资金来换取“合规”这样的代价确实有一些大。

“比起合规,商家可能更在乎的是获客。”某支付机构人员向移动支付网表示,“平台体量和知名度决定了商家的入驻率,但是目前支付巨头的平台显然更具吸引力。”

“特别小的商家不在乎会员和营销,因为不需要,支付方面往往一个收款码就搞定了。大的商户都有自有的会员体系,毕竟想通过会员体系建立品牌效应,增加用户粘性。不大不小的那种可能是目标群体,但是它们想要的肯定不止合规,营销、获客、引流、资金甚至更多。”上述业内人士向移动支付网补充道。

在没有了沉淀资金的基础上,如何吸引商户入驻显然是渔夫卡包需要考虑的问题,但除此之外,用户的支付习惯才应该是市场趋势的导向。

信用支付是趋势,“预付卡”或将被淘汰

举个例子,逛街碰上手机没电要借个共享充电宝,一下子让你交200元押金,你愿意吗?显然不愿意,谁不想借来就用,随借随还不用交押金的体验啊。

“预付”消费本就是凭着消费者对商家的信任提前预存而享受优惠或者折扣的一种形式,那既然如此,为何不把这份信任转移到消费者身上呢?

因此小编看来,在这个“顾客至上、消费为民”的移动支付时代,信用支付必然会是未来趋势。

预付消费模式的提前预付本来就带有严重的风险单向性,而且这种风险一旦发生无法获得补偿。渔夫卡包的模式一定程度上能够解决预付消费导致的资金跑路风险,但是没有本质上改变消费者的消费方式,消费者仍然需要一定的门槛来支付“会员费”以获得相应的会员权益。

而可以肯定的是,大多数消费者都不会喜欢“先交钱,后享受优惠”的消费模式,甚至小编略大胆地认为“预付卡”这种模式未来可能会被信用社会体系所淘汰。

这方面而言,支付宝、微信等第三方巨头所建立的支付和信用体系是比较先进的。

2019年9月24日,支付宝发布了一个名为“轻会员”的会员卡产品,其结合了芝麻信用与花呗特性,可以让消费者无需预付任何费用即可成为会员,先享受优惠权益,到期后再结算会员费,也帮助商家有效获取更多付费会员,提升复购率,大大扩展了先享后付的场景。

2020年3月15日,芝麻信用宣布将此前的“轻会员”正式升级为全新的“芝麻GO”服务,降低了接入门槛,街头巷尾大大小小的码商都可以轻易上手;提供更广阔的流量来源,除支付宝外,饿了么、口碑、天猫轻店等多个阿里系平台都可同步开通。

无独有偶,2020年1月微信的公开课上,微信也推出了“先享卡”的支付产品,其基于微信支付分,用户只需要承诺未来某段时间内的消费次数或金额,又或者其它承诺计划,并履行自己的约定,就可享受相应的优惠。借助先享卡,商家可有效拉新、拉复购,和传统的“锁定消费“的充值会员卡相比,降低了商家营销活动的参与门槛,也降低了用户的使用门槛。(详情见:2020微信公开课:先享卡是亮点

两者在会员消费上均采取了“信用支付”的形式,利用自有的信用体系,让消费者在先享后付的基础上还能享受会员优惠。

近日,美团也推出了“信任分”产品,试图建立自己生态链的信用体系,而随着信用体系的建立未来将有助于金融业务甚至是创新产品的推出。(详情见:美团需要“信任分”吗?

结语

不同于其它第三方支付牌照的高价和抢手,在第三方支付越来越严监管的趋势下,预付卡似乎正在逐渐丧失含金量。

近年来已经有多家预付卡支付公司“弃牌”主动退出市场,最近的一家就发生在今年1月份,名为“上海大千商务服务有限公司的支付公司”主动申请注销《支付业务许可证》,终止了预付卡业务。

2013年初,中央八项规定出台,明令严禁违反规定收送礼品、礼金、有价证券、支付凭证和商业预付卡等行为。从那时开始,市场上预付卡团购业务急剧下降,以预付卡发行与受理为主的支付机构受到重挫,地方性预付卡牌照也因此屡遭弃牌。

回到文章主题,渔夫卡包的创新确实能够解决不少预付消费中的问题,尤其是对“资金安全”担忧,但并没有本质上改变产业链“先存后用”的现状。

在预付卡逐渐退出支付舞台的市场环境下,预付式消费究竟路在何方?未来恐怕唯有“信用消费”才是趋势了!

本文为作者授权发布,不代表移动支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未按照规范转载者,移动支付网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0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