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EP与AFC


来源:移动支付网    作者:雨非凡    2020-4-28 14:33

DC/EP(Digital Currency/ElectronicPayment,数字货币/电子支付),即央行法定数字货币。在定位上,DC/EP是流通中现金(纸钞和硬币)M0的替代。

根据目前了解到的信息,DC/EP采用央行和商业银行(或其他运营机构)双层运营体系,支持双离线支付,可规避双花(Double Spending)问题。目前DC/EP研发已基本完成顶层设计、标准制定、功能研发、联调测试等工作,正在试点城市深圳、苏州、雄安、成都开展线下场景内测。

DC/EP具有法偿性。换言之,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拒收DC/EP。按照正常的进度,DC/EP不日将出现在生活场景的方方面面。本文笔者从轨道交通AFC的角度出发,简单探讨下DC/EP对地铁票务支付可能产生的影响。

据了解,DC/EP坚持中心化管理,在落地应用上不预设技术路线。所以对于支付宝、微信、银行机构来说,只要按照DC/EP技术标准进行开发接入,用户在实际使用时并不会感觉到有什么变化。因此初步估计对于地铁既有的互联网支付业务不会有太大影响。

DC/EP与现金的使用属性一致,可双离线支付,所以对地铁票务系统的TVM现金购票、BOM现金处理业务影响会比较大。为保证车站正常受理DC/EP,TVM和BOM均需做相应改造。

据公布的专利及内测信息推断,DC/EP在实际应用时很可能会采用数字钱包App、手机钱包等形式,据此推断,这部分涉及到的改造与互联网支付的改造内容基本类似。

不过这里面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改造内容,也是对AFC系统影响最大的地方,就是在票务支付系统后台要开发设置一个可以受理DC/EP的数字货币收款账户。

从系统架构上考虑,这个数字货币收款账户的设置可以有两种选择:

一是设置在ACC,或者是MLC、ANCC,总之是清分中心这一层级。

二是设置在地铁出行App平台,或者是互联网票务平台、票务云平台,总之是互联网支付业务这一层级。

由于DC/EP采用双层运营模式,所以这个账户还是要托管在银行机构。

上述两种选择下,对于车站现场的现金盘点、票款解行以及收益审核业务,实际冲击是一样的。业务量将进一步缩减,相应的人员岗位设置也可以考虑进一步缩编。而后台的清算对账业务将增加,可以考虑增加相应的人员岗位。

对于AFC系统架构,主要功能点逐渐向头部集中,中间层进一步压缩,这一点我在互联网大脑模型这篇文章里也有提及。

与此同时,对于网络和信息安全的要求也会越来越高。

值得注意的是,数字货币收款账户设置的不同选择,对于AFC的功能定位可能会有比较深远的影响。

在整个地铁系统中,AFC系统是比较独立的一套系统。从传统意义上来讲,AFC系统作为地铁直接面向乘客提供服务的设备系统,不单单是代表着地铁的脸面,同时也是地铁运营公司唯一的营收系统。

AFC系统对于计算机、通信、网络等新技术的更迭感知较为明显,因此系统本身也在不断发展变化。引入互联网支付以后,AFC系统中流通的传统票卡很大部分转化为了虚拟电子票卡,现金流也从“乘客-地铁运营公司账户”转变成“乘客-互联网支付公司账户-地铁运营公司账户”。

现金逐渐被DC/EP取代之后,如果数字货币收款账户也设置在地铁出行App平台,AFC系统在现金收益审核、实体票卡管理、内部清分清算等方面的业务已经所剩无几,工作量逐渐转移到了App平台。

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AFC已经逐渐转变为互联网支付公司设在地铁车站的一套票款营收系统。彼时的AFC在规划设计、投资建设、运维管理上可能需要重新梳理划分权属了。

不过,如果这个数字货币收款账户设置在ACC层,情况也还是跟当下一致。需要考虑的只是人才结构上的变化,比如在大数据分析、云计算、网络安全等方面,人才需求量将会越来越大。

当然,以上只是DC/EP正式落地前的一些个人猜想而已。

权当抛砖引玉。

本文为作者授权发布,不代表移动支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未按照规范转载者,移动支付网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评论加载中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0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