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沉:收单服务商的逆袭之路


来源:移动支付网    作者:大师兄    2020-8-31 11:39

人类历史发展至今,至少有两个主线千年未断。

一是平权,国王、世家、贵族不再是社会主体,平民社会一旦开启,平权就不会停止。

二是下沉,商品、服务的门槛会不断降低,王孙燕入寻常家,否则商品和服务提供者的规模难以实现。

循着这两个主线,我们可以看到,自2001年起,支付结算服务领域就开始了下沉,到2020年,第三方支付行业十年下沉红利结束,且无力继续下沉之后,下沉空间将被另一行业所占据。

王家与百姓的历史故事

一、银行卡时代的下沉

伴随着我国经济迅猛发展,银行卡产业也开始了快速发展,自2002年银联正式成立以来,从最早期的发行4.69亿张银行卡,到2019年累计发行总规模84.19亿张银行卡。

银行卡的普及,和银行受理环境的改善,极大的改变了社会、企业和个人的支付方式和习惯,现金逐渐退出诸多交易场景,取而代之的是银行卡刷卡支付。

信用卡蓬勃发展至2019年,总共发行7.46亿张,在90年代初,信用卡还是身份的象征,而在当下,这个可能只说明有负债。

银行卡时代里,从小到大的发行规模和交易规模,都在不断下沉之中。

下沉现象之一,银行卡发行规模持续增长,银行卡发卡规模的持续增长动力,来自经济发展,也来自制造业与服务业的充分就业,收入的增加,不仅使得账户成为基本需求,也促进了银行卡受理环境的飞速完善。

而这一完善的表现就是,开豪车去地摊品尝美食,不带现金只带卡,为了生意,老板就不得不认可了银行卡收银这一新工具了。

下沉现象之二,银行卡收单商户数量持续增长,截止当前,商事主体一亿多,目前还在收取现金为主的商事主体已经非常少了,即便是自然人从商,也会使用扫码支付的转账功能收款。

也因此,收单的内涵发生了改变,不见得只有特约商户才能收单,便捷、低廉、质优的支付工具,和绝对大的支付账户覆盖,使得转账这一传统支付方式,在一定程度上替代了收单服务。猫鹅大厂已经颠覆了卡组织和发卡行的既定规则,成为零售支付市场新的规则制定者。

下沉现象之三,我国市场主体的数量以前是工商企业为主,而现在则是个体工商户数量占绝对优势,我国约有1.1亿商事主体,其中个体工商户已达到8000万,这些个体工商户多从事服务业。

随着国务院提出,符合条件的自然人从事经营活动,甚至个体工商执照都无须办理,除去企业之外的商事主体数量也会持续增长。这也将进一步促进银行卡、支付账户收单的增长。

下沉的底层逻辑就是用户基数庞大,高高在上永远是曲高和寡,只有俯下身段才能迎来规模优势。银行卡收单的十年巨变,侧面证实了这一观点。

二、得益银行卡服务的下沉,第三方支付行业在此基础上,获得了十年下沉红利。

网络经济这个看起来高大上的词,在早期其实与摆摊无异,都是在新的空间和乏于监管边缘的领域发展起来。银行不愿服务这些新网商的支付结算服务。

一是支付结算服务于当时的银行业,属于边缘业务,长期充当存贷业务的赠品角色。

二是这些新网商,着实看起来不像传统商人,满嘴新词且显得亢奋,有点像骗子。

支付结算服务于新网商们,是生产经营基础服务,互联网上收不了钱,生意还怎么做。既然银行业不服务了,也得找找其他愿意提供服务的企业吧。

正是需要这样的下沉者,第三方支付行业的早期探索者,在银行和新网商的服务缝隙中,埋下未来长成参天大树的种子。

第三方支付已无法享受新一轮下沉红利

一、第三方支付行业依赖通道价值而生

我说的第三方支付行业,是不包括猫鹅二厂的,因为他们已然是账户发行机构。

2010-2013年间,鹅厂支付还未逆袭,猫厂支付的“出淘”战略虽于2007年就定了,但战术执行尚有延时,一众“电商”的探索,带来第三方支付行业的首位金主行业。

早期的电商,和地摊没有本质区别,凡是城管未辖之地,亦是成本洼地。街道上没有可以摆的地方,互联网上则无穷无尽,一时间电商网站林立。

这些草根企业数量大,规模却很小,以各大银行之尊,没有啥兴趣为这些企业解决支付结算问题,一个个发卡行去谈的电商企业,一定是支付服务还没确定,企业自身就已死亡。既无银行服务,又没有猫鹅二厂的服务,所以给了其他第三方支付机构一点生望。

也因此,通道的价值初显,给了其他第三方支付机构十年行业红利。随后的P2P和现金贷两大金主行业相继登场,直至2019年,第三方支付行业彻底的失去了以上三个金主行业。

卖通道是门低进高出的好生意,第三方支付机构无不把通道成本视为头等大事。

一来低成本可以带来丰厚的利润,二来低成本可以更低价格出售,带来市场竞争优势。也正因为这门好生意,躺食红利者,亦饿毙于红利的逝去。

二、不擅事小,也服务不了大爷

卖通道讲的就是规模,单位价值贡献小的商户服务成本反而更高,也就决定了第三方支付机构喜大厌小的特征,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和商户沟通,要问“你家多大量啊”,没有规模这种价值判断,不便于确定这个商户是否值得付出成本。

早期市场集中度尚有余地,第三方支付机构还有挑选商户的余地,服务好20%左右规模较大的商户,即可获取较满意的利润,维系第三方支付机构的生存与发展。随着市场集中度越来越高,优质的商户往往终归猫鹅二厂,造成曾经的“大爷”们纷纷离去。

而接待惯了“大”的商户后,在面对“小”商户时,几乎失去了服务能力。一是服务成本高昂,较低的价值贡献,不足以覆盖平均服务成本。二是服务“大”商户多年,对“小”商户缺乏相应的产品和服务。

三、十年未下沉,觉醒已升天

通道依赖是第三方支付机构继续下沉的障碍之一,使得无法继续下沉。上无法达天,成为支付账户王者,无法制定新规则,下不接地气,无法服务广大小微商户。

自身如浮萍般,只能受环境摆弄。成本浮力亦使第三方支付机构下沉受制,因为要维持一家具有一定产品研发与服务能力的第三方支付机构(互联网支付),至少需2000万/年的成本支出,服务商户数量和成本支出是正相关,这一巨大成本使得第三方支付机构无法服务更多微小商户,也就与小微商户渐行渐远,自然而然的也失去了对小微商户需求的洞察能力。

新的“下沉”者

新的“下沉”者必定有一个显著的特征,就是除了服务没有其他价值供给,既无通道之依凭,也无生态的之壁垒,除了服务,就是更低的服务成本和更高的服务效率。否则,无法下沉到人间烟火里。

最近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发布了《收单外包服务机构备案管理办法(试行)》,将游离秩序和监管之外,又实质提供服务的支付结算外包服务企业,纳入监管的范围。

一方面是认可收单服务外包是一种正常的商业服务,另一方面则是根据支付结算服务市场的特点,对从业企业进行资质审核和评级管理。

《收单外包服务机构备案管理办法(试行)》监管范围的企业,也正是一批新的“下沉”者,这些曾经没有监管身份的服务企业,为银行、第三方支付机构与商户间接棒最后一米的服务距离,实现万千商家的连接,或提供基于SaaS、ERP、收银系统为基础的聚合支付服务,帮助商家最低成本、最大限度的部署所有可能的收银工具,避免因支付服务的缺失,损失哪怕一单生意的可能性。

这些新的“下沉”者,即便获取了收单服务外包资质,仍无法改变自身的核心竞争,仍需基于服务,为银行、第三方支付机构、商户提供价值输入,也正因为此,新的“下沉”者,无法如银行般有综合金融服务护体,也没有第三方支付机构的牌照加身,失去了任何可以套利的空间,唯有凭着自身的服务质量和效率,弥合于银行、第三方支付机构与商户间的缝隙,以此弹丸之地维系企业的生存与发展。

这种极微极小的万万千千,其基数之庞大,反而成了可以养育巨兽的大海,其实,在很多“小”中见大的市场空间里,已养育了多个互联网巨兽。

孔夫子云“名正而言顺,言不顺则事不利”,《收单外包服务机构备案管理办法(试行)》给诸多“第四方支付”企业了一个“机构”的新身份。

如果没有来自监管对企业身份的正本清源,曾经的“第四方支付”行业和企业,或将永远沦陷于污名化的泥潭之中,费尽口舌解释外包服务的正当性,和释疑用户无尽的怀疑,会无形中抬高了交易中的信任成本,也无法得资本的青睐。

在2010年以前,未曾正名的第三方支付行业,与当下的“第四方支付”行业是一样境遇,无论是社会还是资本,要接受这个尚未定论,且缺规矩的新兴行业,都是非常困难的。

2010年,随着非银企业支付结算服务许可制实施,社会与资本则接纳了这一新的服务者,据相关研究统计,2010-2019年间,第三方支付行业的并购于2016年达到顶峰,共发生18起并购案,交易金额高达112.56亿元。

其间财富的创造,虽离不开近7万支付从业的努力付出,但其根本,终究还是一纸许可所带来的改变。所以,《收单外包服务机构备案管理办法(试行)》会带来怎样的商业机遇,可以参照第三方支付行业的发展历史。

“下沉”者的时代红包

没有许可和牌照,做不了相关生意。但有了许可和牌照,就一定赚钱?

迷信许可和牌照的人,沉溺于有了资质就能赚钱的梦幻中,而忽视了商业竞争的本质,我国各类金融许可众多,但赚钱的永远是少数,还是要靠真功夫打造优质的产品和服务,才能通过服务最终获得客户的认可和付费。

新的“下沉”者,还是需要踏踏实实的服务于商户和广大用户,才能获取时代发放的红利。

2010年,有个叫“时代”的群主,拉一个第三方支付的群,群里最多时有200余位持有支付业务许可的企业网友,在若干年后,“时代”群主开始发红包,众网友就去抢,其中猫厂和鹅厂两位网友抢得最大的两个红包,其它一众网友也抢到一些碎银子。

2020年,这位“时代”群主,又建了一个群,群的名字是“收单外包服务机构群”。

本文为作者授权发布,不代表移动支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未按照规范转载者,移动支付网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评论加载中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0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