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行 vs 建行:金融科技应用 上半年都做了什么?


来源:移动支付网    作者:薛小易    2020-9-8 14:42

近期,国内银行相继发布2020年中业绩。在今年上半年的特殊环境下,科技成为了银行开展业务的必备技能,在银行的2020年半年报中,“金融科技”是当之无愧的团宠。

作为银行业科技巨头,工行和建行的金融科技布局和进展一向颇受关注。本篇从产、学、研的角度入手,谈一谈上半年工行、建行在科技方面都做了什么,有什么区别。

整体情况看图:

接下来详细看一看今年上半年两家的科技应用和业绩情况。

整体布局相似,具体策略不同

整体来看,两家的布局具有相似之处,都搭建了零售、产业互联网、政务生态圈,同时,打造跨境撮合平台,为全球产业链提供金融服务。

值得一提的是,8月28日,工行在北京发布“环球撮合荟”平台,可支持境内外企业7x24小时、一点接入全球产业链。

在生态圈建设方面,工行称,网络金融业务在政务、产业、消费互联网三端发力,紧抓政府和企业数字化转型发展契机,深化政务和产业互联网布局;深耕消费互联网领域,全面打造以“第一个人手机银行”为核心的个人线上金融服务。

建行则表示,推进新零售领域生态建设,推进新零售向数字化、智能化、网络化转型;构建产融结合的新对公生态,深化供应链行业应用,搭建企业级同业应用中台,推进智慧渠道及智能运营能力建设;推进大政务生态建设,提升生态平台数字化经营支撑能力。

在产业互联网的大潮下,随着产业数字化改造,金融服务的方式也需要随之改变,工行、建行对此都持积极态度。同时,两家都将G、B两端结合,打通自家生态圈。另外,在上半年的环境和政策驱动下,工行、建行普惠金融贷款均明显提升:上半年,工行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余额6399.29亿元,较上年末增长35.7%,普惠型农户经营性贷款和普惠型涉农小微企业贷款1423.85亿元,较上年末增增长27.6%;建行普惠金融贷款余额12589.09亿元,较上年末增长30.71%。

在零售业务方面,零售业务线上化已经是现实,更进一步推动零售业务数字化、智能化转型,通过场景、生态布设,为客户提供服务是工行、建行的共同选择。

在具体的实施路径上,两者有明显的区别。

在零售业务方面,工行提供全线上薪酬服务,将传统业务线上化。

在对客服务方面,工行“以客户为中心”,实施全量客户发展战略,运用金融科技,延伸服务大众的触角,提升服务普惠性;另外,根据客户多元化需求,打造专属客群服务,推动更加精准的“分层分群”,让银行服务更懂客户。例如,工行实现了工银理财金、工银财富、工银私人银行等多层级服务,提供差异化的个金产品和服务权益。同时,按照客户身份或属性进行“分群”,目前,已有个贷、车主、商友、代发、社保、外汇等19大类,目前已有随军行、工银e社保、工银薪管家、工银商友俱乐部等众多专属客群品牌。

建行则加深消费场景渗透:比如,建行发力车主出行场景,构建停车、洗车、加油、保险等生态圈;再如建行打造住房租赁综合服务平台,已经与广州、杭州、济南等11个试点城市签署发展政策性租赁住房战略合作协议,向试点城市提供包括金融产品支持、房源筹集运营、信息系统支撑等一揽子的综合服务。

可以看到,工行积极对传统业务进行线上化改造,适应客户需求线上迁移的现状,对客服务在注重金融普惠,提升对全量客户服务能力的同时,也加大对专属客群的服务能力打造,可以说是多条腿走路;建行则进一步加强其住房服务方面的优势,通过平台搭建、提供综合服务,扩大其优势领域,同时,通过对专属客群的生态圈建设,提高对专属客群的服务能力。

在产业互联网和政务服务结合方面,工行布局广泛,重视生态搭建;建行的选择则更加纵深,线上线下协同,将网点转型也纳入其中。

工行在政务服务方面聚焦教培、三农、医保、财政四大领域,打造资金监管平台、农村三资管理平台、医保清算移动支付平台、“工银e政务”综合服务平台;同时,在抗疫支持上,工行打造应急物资管理系统、人员健康信息登记管理系统、“雄安智慧社保”App、校园防疫登记管理系统。

至6月底,工行在智慧政务、智慧出行、医疗社保、智慧校园、司法金融、消费扶贫等领域建成互联网有效场景3739个。

建行则建设机构业务平台,打造善行宗教、安心养老、建融慧学、建融智医、党群服务、智慧政法等平台场景建设;在抗疫支持上,建行打造智慧社区管理平台、医疗物资保障管理系统。

至6月底,建行与28个省级政府建立合作关系,累计签约达274项。智慧政务实现在13省、9市以及京津冀区域的业务覆盖,打造统一政务支付能力,建设政务服务支付体系,政融支付覆盖全部37家分行,对接183个政府平台,智慧社区管理平台全国上线社区及企业246.48万个,用户总数5106.88万人。

在此之外,更值得关注的是建行政务服务方面的特色:其将政务服务与社区、网点转型结合,探索实践“智慧政务+劳动者港湾+社区综合服务”新路径,将政务服务纳入网点标准服务体系,由此,网点可以成为客户身边的“政务服务大厅”,在建行个人手机银行上就可以看到“劳动者港湾”模块,根据位置信息推荐网点,据移动支付网了解,上半年75%以上网点已开通智慧政务服务。

建行作为国有行之一,网点密集,这是其他银行所没有的线下优势,将政务与线下网点结合,冷冰冰的政务服务就变成了有温度的社区服务,客户体验更佳。而这也面临着着各种问题,一方面,线下网点客户骤降已经是事实,个人手机银行生活服务模块的用户打开率尚不清楚,网点进行社区化转型,客户感知如何扔不清楚;另一方面,大部分银行没有建行这样密集的线下网点,建行的转型路径更多是作为参考,对于银行来说,在转型过程中,转型方向切合用户需求的同时,可以将自身传统优势融入转型,提高竞争优势。

零售客户线上化进展迅速

工行去年提出第一个人金融战略,可以窥见疫情之前银行业对零售业务的态度,而上半年对银行的零售业务提出了更深的考验。

在这样的情况下,工行、建行个人业务表现如何更加值得关注。

工行称,上半年以“第一个人手机银行”为核心,构建自有平台与互联网场景双轮驱动的高频流量入口,打通线上线下、界内界外、业内业外。

具体来看,工行在零售业务方面已经打造了融e行、融e购、融e联、e生活多个移动端平台,与场景联动;同时,工行将银行网点开到互联网头部平台上,与支付宝联手推出“数字分行”,与微信合作推广智能定期存款,据悉,累计引流新增个人客户超百万户。

建行则在场景渗透、搭建的基础上,积极推动银行卡系统化、网络化获客活客:手机银行、网上银行、微信银行提供全天候线上服务,通过“云工作室”、“掌上网点”等数字化手段主动满足客户多方位金融需求。

在这样的情况下,在个人客户方面,工行和建行在获客、活客均取得了明显的增长。

至6月底,工行个人手机银行用户3.85亿户,同比增长16%,月活跃用户超7700万户。据悉,工行手机银行客户规模与月活用户处于同业首位。

此外,上半年工行互联网金融客户突破5亿户,月均活跃客户数在同业中率先破亿。

而建行6月底个人手机银行用户数为3.67亿户,较上年末增加4.68%,月活跃用户数6982万户,同比增长8.3%;微信银行关注用户数达1.09亿户,较上年末增加742万户,增幅7.29%,其中绑卡客户8442万户,较上年末增加748万户,增幅9.73%。

科技输出路径迥异

在科技输出方面,工行主要通过金融科技研究院进行科研报告输出,上半年,金融科技研究院发布了《区块链金融应用发展白皮书》、《5G时代银行创新白皮书》等研究报告,主要集中在对新技术的研究应用。

而建行则通过建行大学进行教育培训内容的输出,建行大学可以为建行内部员工、行外人员提供教育培训,内容包括金融知识普及、惠民服务、金融科技等,并不仅仅是科技内容输出。

另外,上半年建行发布了《2020人民币国际化报告》,携手多家企业发布《能源石化交易行业区块链应用白皮书》,但是,建行的研究方向并不是单纯的科技输出。

此外,外部科技合作也是重点。

8月10日,工行与人工智能独角兽公司第四范式宣布签约,合作主要内容是基于人工智能平台“第四范式先知”,为工行提供通用的AI基础设施能力和标准化应用流程,帮助工行自主构建覆盖营销、反欺诈、审批、贷后管理、运营等全生命周期的AI业务场景应用。

9月初,建行与百度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在金融科技、智慧营销、智能运营、智慧政务、小程序等多个领域展开合作,通过百度AI技术、基础设施与运营能力,助力建设银行全面智能化升级,同时双方还将探索新的商业合作模式,创造兼具社会价值的创新服务。

总结

工行、建行在科技布局和应用上具有领先优势,是当之无愧的无愧的银行科技巨头:工行ECOS系统、建行新一代核心系统都是企业级科技平台,可以实现组件化研发,搭建了多个技术中台。

目前,工行的金融科技架构已经建设完成,具有一定的制度优势:工行的金融科技组织架构已经涵盖从研发到应用的各个阶段。

同时,工行科技员工数在银行业居于首位:根据2019年数据,工行金融科技机构员工共16469人,远高于其他银行。尽管上半年工行科技员工变化情况未披露,但是2019年科技员工数仅次于工行的建行上半年科技员工共10940人,可想而知,工行的科技员工在数量上仍具有明显优势。

尽管工行科技员工体量巨大,但是考虑到工行总员工数同样庞大,工行的科技员工占比为3.7%(2019年数据),仍远低于互联网企业。科技员工占比低也是传统银行在科技时代的普遍问题,对于传统银行来说,这是一个需要持续花费精力解决的问题。

建行的政务服务、对公生态、网点转型、个人手机银行已经形成联动,政务优势或将进一步扩展到对公业务、个人掌银生态。

对于上半年的银行业来说,金融科技应用加速,细化到具体业务层面,各银行的展业区别就体现在了对个人、企业、机构客户的服务上;人才培养和科技研发起到支撑作用。

未来,随着产业互联网的发展,产业数字化加速,银行在产业端、政务端将怎样布局,又将怎样打通个人、产业、政务,形成协同优势,科技又将怎样支撑银行业务转型,这过程中的竞合关系将更加精彩,也将产生更有趣的商业故事。

本文为作者授权发布,不代表移动支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未按照规范转载者,移动支付网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评论加载中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1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