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国银行技术负责人谈“6S”创新战略


来源:Forbes    2021-2-20 9:43

身为富国银行技术主管,Saul Van Beurden此前曾担任摩根大通消费者与社区银行首席信息官。加入富国银行之后,他掌握高达90亿美元的预算,统辖着一支由4万名技术人员组成的庞大团队。在职责方面,他关注软件开发、IT运营、基础设施以及云技术与网络安全等多个领域。毫无疑问,Van Beurden在富国银行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

大型企业的高层技术人员往往被冠以首席信息官职务,即CIO。当然,部分组织也会使用首席技术官(CTO)或者首席数字官(CDO)的名号。“技术负责人”这个头衔非同小可,承担着巨大的规划性责任。回顾刚刚入职之时,Van Beurden表示当时富国银行已经拥有一名首席信息官与首席技术官,二人需要向他报告。“对我来说,头衔并不重要。真正有意义的,应该是我们扮演的实际角色与需要承担的相应责任。”

加入富国银行之后,Ven Beurden决定建立一项新计划,推动一波“防守反击”的新策略。他解释道,“基本思路类似于美式橄榄球战术。首先选定一个防御角色,其责任在于保证计划得以顺利执行。第二个角色则为进攻角色,即我们常说的业务推动者角色。后者更多关注如何降低银行业务风险、如何实现收益最大化、如何获得更好的投资回报率等实际目标。”

为了实现这一点,Van Beurden和他的团队在上马之初就制定出所谓“6S战略”,分别为:

  • 技能(Skills)
  • 安全(Security)
  • 稳定(Stability)
  • 可扩展(Scalability)
  • 速度(Speed)
  • 满意度(Satisfaction)

在技能方面,他强调称富国银行最重要的目标,就是建立起一支掌握现有技能、而且面向未来需求做好充足准备的强大团队。也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拥有达成企业发展使命所必需的敏捷度,不断提升自身“运营受信度”。在此期间,提升并强化员工队伍成为达成目标的必要前提。

毋庸置疑,安全对任何企业来说都是一项重要技能,这一点在掌握海量敏感数据的大型金融服务公司身上体现得尤其明显。Van Beurden指出,“甚至可以说,银行实际上就是靠信任经营:我们得用事实证明,客户可以安心将自己的金钱与数据托付给银行。而这种信任源自网络安全以及控制措施等安全保障制度。”

目前,富国银行所执行的全部交易中,高达90%以数字化形式完成,因此稳定同样是一大核心要求。Van Beurden强调,“在数字化应用或在线桌面版本发生故障时,银行的信誉将一落千丈。我们相当于经营着一家以稳定为目标的店铺,这种稳定性则由多种弹性元素组建而成。其中的核心,在于立足IT运营端实现流程自动化并推动应用程序合理化。”他总结道,这前3个S共同组成了“防守反击”策略中的防御侧。

反击部分则以可扩展为开端。Van Beurden强调称,富国银行需要建立按需服务体系,以便随着交易量的增加实现技术的无缝扩展,而后根据需要随时做出资源缩减。

接下来是对速度的关注。作为一位经验丰富的金融服务主管,Van Beurden承认银行机构往往发展速度缓慢。像富国银行这样的巨头级机构,往往需要超过一年才能交付既定项目。在入职之后,他要求团队将时间周期减半,甚至控制在原本的三分之一。他提出了典型的传统工作方式,而后提出针对性改进。他整理出整个流程中的各个交接节点,“首先是产品需求、而后是财务团队的优先次序、之后是项目管理办公室、项目负责人、IT部门,接下来又涉及产品设计、技术设计、实际开发与测试、直到生产阶段。走完整个流程,时间已经过去近60周。”而在改进之后,跨职能团队可以尽可能内部消化一切,借此避免效率低下的外部交接。“负责产品创意工作的分析师,应该与负责功能构建的工程师坐在一起面对面交流。而凭借着当前流行的各类DevOps工具,负责构建的工程师也可以是管理产品生产运营的负责人。以此为基础,我们可以避免转换与交接带来的负面影响。”除此之外,他还高度强调流程自动化的重要意义。他指出,要想在市场上获得竞争优势、实现收入最大化并提高投资回报率,最核心的要素之一正在于速度。

最后一个S代表满意度。Ven Beurden提到,“无论怎么折腾,如果最终客户对应用程序仍不满意,而且应用程序的正常运行时间无法保证,那么一切都将是徒劳。对我们来说,满意度是这项改进策略的唯一基石。”

Van Beuren希望从策略角度简化整个流程,借此高效验证6个S的各自进度。通过在各领域推进策略发展与价值实现,其目标在于提供更好的创新能力。这支崭新技术团队给富国银行注入了无限可能,并立足三大支柱为公司建立起结构化的创新基础。

第一大支柱是创新部门。该部门直接向Van Beurden的同事,富国银行高级执行副总裁、数字平台与创新负责人Ather Williams III报告。Van Beurden解释道,“Williams的团队一直在探索哪些客户体验还有进一步优化的空间,例如应该开发出怎样的下一项最佳功能?他们具有强大的前瞻性,往往会根据未来三年到四年的发展趋势做出预判,并确保发展计划与现实需求相匹配。”该团队与Van Beurden团队中的软件工程师们通力合作,始终保持着统一且紧密的协同关系。

第二大支柱则是技术方面的研发举措。此团队一般负责最深刻、最复杂的技术创新主题。这支队伍与麻省理工学院及斯坦福大学等机构保持合作,建立起一套生态系统以激发关于解决重大课题的核心思路。

Van Beurden表示,研发团队目前主要冲击“人工智能、机器学习、数据与计算的跨学科目标”。在他看来,银行机构的未来命运,将由这些技术学科的交叉点所直接决定。Van Beurden还就富国银行的实际应用方式为例进一步做出解释。“我们需要解释AI模型给出的结果。例如,当我们收到客户的贷款请求,并给出了批准或拒绝的结果,这时绝不能简单回应称「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是AI模型算出来的。」相反,我们必须有能力做出解释。”为此,该团队一直在努力监控并解释模型结果,并在必要时做出微调。他们与麻省理工学院一同开发出一种用AI解释AI的机制。Van Beurden表示,“我们尝试用AI来解析某些难以理解的AI决策行为,借此在AI可解释性方面取得了一定进展。”

而且不同于众多企业将大数据视为核心运营原则的思路,Van Beurden也非常关注小数据。他解释道,“小数据代表的往往是那些体量不大、但却非常重要的数据集,这些数据集也许能带来正确的结果。换言之,真正的价值就隐藏在这部分合成数据之内,而不一定非要使用全部生产数据。我们能通过合成数据获得相同的结果吗?这是个好问题。”通过与研究机构的全面合作,Van Beurden的团队正努力做出突破。

最后一大支柱则与计算有关。具体来讲,Van Beurden的团队在计算能力方面取得了长足进步。他指出,“量子计算带来的速度提升甚至无法简单用十倍、百倍甚至是百万倍来表达。其力量将超越我们的认知。目前最重要的不是量子计算有没有准备好,而是我们自己有没有准备好。如果没能提前做好准备,那么当通用型量子计算方案成功诞生并投入生产时,我们根本无法跟上节奏。”在推动这段计算探索之旅的过程中,Van Beurden的团队着眼于两大核心领域:交易算法与加密密钥。前者将帮助银行进一步加快交易速度,后者则能够在计算速度取得巨大进步、攻击者开始以闪电般的速度暴力穷举一切密码组合时为银行一方提供保护。

看来最近身陷困境的富国银行并不打算坐以待毙。在Van Beurden及其团队的努力推动下,也许垂垂老矣的富国银行能够再次掌握创新者优势。祝好运!

2021第四届中国金融科技发展大会将于5月27日-28日在重庆举行,央行、国家金融科技认证中心、公安一所、网联、工行、腾讯、清华大学、廊坊银行、重庆农商行、包头农商行等嘉宾将带来精彩分享,详情见大会专栏:https://www.mpaypass.com.cn/activity/FTDC2021/

评论加载中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1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