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最强独角兽的盛与衰 Paytm何以遭美国5大科技巨头围攻


来源:digitimes科技网    作者:萧景岳    2021-3-13 15:58

近几个月来,印度大型企业集团如Reliance Industries、Tata Group纷纷勾勒发展超级应用的蓝图,相较之下,印度三大独角兽之一、估值达160亿美元的Paytm虽然被赋予成为超级应用的希望,如今却在各事业面临一波又一波的新竞争者挑战。

2016年11月,印度宣布一项震惊世界的决定,当时印度总理Narendra Modi闪电宣布废除佔民间现金交易绝大多数的500及1000卢比纸钞,虽然绝大多数产业顿时陷入一片混乱,却让原本成长平平的移动支付业者如Paytm出现爆发性成长。

很快地,Paytm用户数突破亿人,废钞令生效后不久,Paytm就宣布创下单日交易次数纪录,应用下载量成长100倍,每人平均交易次数暴增,一系列政策助力下,Paytm于同年成为全球第四大移动支付应用,而阿里巴巴、波克夏(Berkshire)、软银(SoftBank)等知名投资者都一一成为Paytm的股东。

随后数年,Paytm在移动支付领域虽然在印度仍有数一数二的地位,但在Google Pay的挑战下,声势已不再如当年一样如日中天。有鉴于移动支付事业不足以做为企业长远靠山,Paytm进入一波扩张及多角化,除了原本的电商外,Paytm也进军包括金融、POS、游戏、社交等领域,并向印度央行申请支付银行牌照,希望以数字科技参与印度普惠金融的发展。

尽管如此,看好印度数字市场大饼的业者愈来愈多,这让2000年成立的One97 Communication、并于2010年以Paytm进军移动支付的独角兽,近年在印度经营上显得吃力。Paytm获利微薄的移动支付事业,不仅需要面对老对手Google Pay,及新进者WhatsApp Pay的强大威胁,其电商事业Paytm Mall距离与Flipkart、亚马逊(Amazon)三足鼎立的地位日益渺茫。

盛也政策、衰也政策

Paytm早在2016年废钞以前在印度就是名列前矛的移动支付业者,但在废钞之后其崛起才大幅加速,然而印度政府看好移动支付市场潜力及对经济的意义,因此在国家支付公司(NPCI)开发可以用手机跨行直接转帐的统一支付界面(UPI)后,印度移动支付战局随即一变。

自UPI出现后,其不用像移动钱包一样需要预存金额、不受限于不同移动钱包资金无法互转的便利性,使其成为印度民间使用移动支付时,理所当然的选择。一方面迫使原本已推出自家移动钱包业务的Paytm等业者必须向UPI靠拢,甚至UPI占用户交易次数的比重与持续升高,另一方面,对业者而言,推出UPI支付无需申请预付工具(PPI)牌照,在省去申请上的繁冗及监管上的麻烦后,科技业者如Google、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cis)、小米、Realme等均可推出自家的UPI支付应用。在进入门槛大幅降低下,移动支付竞争更为剧烈,这也本来就需要靠大量折扣及促销吸引用户的Paytm支付事业,财务表现雪上加霜。

虽然UPI撼动了Paytm的移动支付事业,但Paytm并非没有持续获得政策保护,2018年时看好印度移动支付市场的WhatsApp加入战局,却因为与印度政府在个人信息安全及加密问题上爆发歧见、以及当年印度推动支付数据在地储存的问题而使WhatsApp Pay迟迟无法从试用版升级为正式版,以致用户数必须受限于政策上规定的100万人。

即便在推迟2年后,印度于2020年11月终于解禁WhatsApp Pay的用户上限至2000万人,却又推出新规定,要求「第三方支付应用」自2020年1月起,佔UPI交易次数占比不得超过30%。但因为Paytm拥有PPI牌照,所以不受此法限制,这项政策也一定程度确保Paytm在UPI交易版图上的空间。

数字卢比来搅局?

2020年1月底时,Livemint报导,印度央行表示,他们正在探索发行数字卢比的必要性。虽然民间数字货币近年大行其道,但印度监管当局对这类货币抱以疑虑,也深谙其潜在风险,而印度央行则在研究是否有必要自己发行数字版的卢比,以及如何操作。

数字卢比的概念并不新颖,事实上,中国的数字人民币早已进入测试及推广阶段,先于2020年5月在深圳、苏州、雄安、成都进行小范围试点,8月再扩展到京津冀、长三角及粤港澳大湾区等地。

已有部分人士认为,数字人民币的出现可能威胁支付宝,但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认为,微信、支付宝和数字人民币不同,前者是金融基础建设,是钱包,后者是支付工具,是钱包的内容。发行数字人民币后,微信及支付宝只是多了一个叫数字人民币的选项。

尽管如此,穆长春的说法仍难以否认官方数字货币与移动支付工具之间在互补之余,仍存在部分重叠性,在印度,UPI交易的货币已经算是电子货币的形式,但如果印度推出数字卢比,则Paytm另一块需要预存金额的移动钱包业务也将更被边缘化。另一方面,印度在移动支付上也有和业者相互竞争的前例,在2016年底废钞后不久,印度政府就推出官方支援UPI的Bharat Pay试图与民间的各家支付工具同场较量。

印度超级应用先驱 美国科技大厂多为对手虽然Paytm并未正式对外表示将朝超级应用发展,但从过去几年的动作来看,Paytm的策略只在说与做的差别,整体而言,Paytm正以B2C及B2B的移动支付事业为基础,朝更全面的保险等金融服务进军,而其电商、支付银行,甚至于社交,游戏服务都是Paytm生态圈的一环。

不仅如此,在2020年下半与Google因为线上博奕造成Paytm First Games短暂下架、以及Google Play商店抽成30%争议后,Paytm推出自己暗中准备已久的Paytm Mini App Store。

Paytm Mini App Store本质就是在Paytm支付应用中加入以HTML及JavaScript写成的PWA网页,本质并非Java或Swift写成的应用软件。但据Fortune报导,目前该商店已获得数百家开发商的投入,但新增速度显然不如Paytm所夸口,且与Google Play的差距仍大到难以比较。

Paytm推出Paytm Mini App Store,一方面反映Paytm与Google在应用商店政策的不和,但更重要地,这是两家业者竞争激化的冰山一角。在UPI逐渐一统印度移动支付江山下,支援UPI的Google Play在推出后其交易次数就迅速超越Paytm,使Paytm支付事业近来只能在Google Pay阴影下屈居第二、三名。

雪上加霜的是,Paytm不只是在移动支付面临Google的较量,美国5大科技业者中,就有包括Google在内的3家与Paytm在印度市场存在竞争关系。

在Paytm Mall电商事业上,由于其与亚马逊、Flipkart的差距愈来愈远,甚至难以称得上是第三势力。近年Paytm Mall高层人事异动频繁,印度媒体一度传出最大股东阿里巴巴要求Paytm Mall转型,捨弃在电商事业采取的重资产路线,改以围绕在支付事业为核心发展生态圈。

在WhatsApp Pay用户人数上限获得解禁后,Facebook也入股Reliance Industries旗下Jio Platforms,以参与Reliance指日可待的超级应用擘划,也让WhatsApp与Paytm的竞争层面更广。

WhatsApp与Paytm曾经是一在社交、一在支付各自经营的业者,在WhatsApp Pay推出后,Paytm便推出Inbox社交服务展开回击,如今双方将在超级应用之路上更加针锋相对,但后续仍要观察印度政府祭出的第三方支付应用占UPI交易次数不得逾30%上限的政策,是否能阻挡Facebook/WhatsApp与Reliance在超级应用上的结盟。

印度自力更生捍卫者

在美国5大科技业者中,Paytm在不同事业分别与Google、亚马逊、Facebook/WhatsApp竞争,而且美国科技业者逐渐在各层面取得凌驾于Paytm的优势,这也无怪乎近来Paytm逐渐以印度科技生态圈代言人自居。

Fortune形容,Paytm已经成为印度科技生态圈自给自足运动的形象中物,而Paytm创办人Vijay Shekhar Sharma则甘于此形象,他表示,希望自己及公司可以成为印度科技的捍卫者自居,一方面批评Google下架Paytm First Games是自认Google商店政策居于印度法令之上,另一方面又暗指Google试图阻挠本来就财力拮据的科技新创发展。

然而与其说Paytm的不满、以及起身捍卫印度科技生态圈的态度始于与Google的不和,更重要的是做为印度三大独角兽之一的Paytm及母公司One97,在美国科技业者的进逼下正节节败退的残酷事实。

评论加载中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1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