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财大陈文:疫情下消费金融公司发展现状分析


来源:大文点金    作者:陈文    2021-4-7 15:32

2020年的新春,阴霾笼罩。于中国人而言,这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春节前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给社会各行各业带来巨大影响,其中就包括涉及重要国计民生的行业——金融,尤其是消费金融领域。

究竟此次疫情对消费金融行业会造成怎样的影响?西南财经大学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文近期就疫情下消费金融公司发展现状发表了如下观点。

1、线上化转型加快

2021年开年,线上化成为消费金融行业热词。大部分消费金融公司都在大力提倡数字化转型,数字化的主要表现形式是线下业务逐步转至线上。在此背景下,线上化转型的核心要素——互联网基因更显珍贵。

作为首家得到互联网巨头的金融科技子公司加持的、银行系消费金融公司,哈尔滨哈银消费金融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哈银消费金融”)的业务布局也备受市场关注。

在一份哈银消费金融内部发放的《继续加大线下签约占比规定》中可以看到,哈银消费金融在2020年9月27日,才刚刚强调继续加大线下签约占比。《规定》中提到,“今日开始无特别情况,进件尽量采用线下签单工作模式。H5线上签单存在隐患远大于线下签单。我们能见到客户对起到第一道风险防线意义重大。”

然而距该《规定》发布不到半年,哈银消费金融又开始推进纯线上贷款产品。2021年2月初,哈银消费金融公告,因品牌升级,现将线上产品“U享贷”品牌升级为“哈哈贷”。哈银消费金融客服表示,哈哈贷申请、审批采用全程在线模式。

对此,西南财经大学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文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消费金融公司业务从线下转到线上已经成为行业趋势。在经历2020年疫情以及当前疫情防控常态化环境下,线下业务展业难度较大。在过去,不少消费金融公司在依靠自营团队地推(实地宣传营销推广)业务的过程中已经发现问题——收益难以覆盖成本,规模做得越大,亏损也越大。加之监管强调消费金融与场景结合,以及对现金贷的整顿治理,都成为消费金融公司加大线上化力度的动因。

2、风控问题亟待解决

必须明确的是,正如哈银消费金融在2020年下半年提出的“见到客户对起到第一道风险防线意义重大”,线上业务见不到客户,更需要做好风控。

在裁判文书网上,中国经营报记者看到有多个相关案例为被告人利用他人提供的手机、身份证、银行卡等信息,向哈银消费金融贷款。其中一份裁判文书显示“被告人骗取哈尔滨哈银消费金融公司贷款21000元”。此外,还有哈银消费金融借款人在2019年~2020年,数次向哈银消费金融借款用于民间借贷。

类似的情况也曾出现在湖北消费金融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湖北消金”)身上。记者注意到,在2021年1月一则裁判文书中,披露了湖北消金曾被合作单位骗贷的情况。文书显示,湖北消金与某资产管理公司签订合作协议,由其为湖北消金推荐借款人,并从中获取返佣。最终,该资产管理公司的二级代理商通过伪造农资、房产照片、土地承包合同等贷款资料,制作虚假的贷前调查报告,并推荐给湖北消费金融申请到贷款共计253万元。由于放款后逾期现象严重,湖北消金公司派工作组上门进行催收,在催收过程中才得知客户贷款资料大部分存在造假。此外,2020年1月,湖北消金的原合作单位爱又米出现违约,湖北消金决定终止对爱财集团的委托扣款授权。爱又米是爱财集团旗下消费金融品牌,创立于2014年9月,覆盖购物、教育培训、休闲娱乐及就业创业等消费场景。2020年时因陷入重复扣款纠纷,多家消费金融公司都停止了与爱又米的合作。

以上种种风险的产生,其实也侧面反映出消费金融公司存在的线上风控问题。

关于在获客合作中产生的风险,陈文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线下获客角度,一方面存在场景质量严重低于预期,另一方面存在产品方自身出现道德风险的问题。线上获客角度,纯线上风控中的数据获取以及精准都十分重要,特别是一些互联网平台目前的客流中多头借贷问题较为严重。如何应对此类风险,关键在于消金公司如何独立自主进行获客,以及进行穿透式的风控,而不是走批发式的助贷模式,将风控完全外包给场景方。

3、导流平台乱收费问题凸显

在消金公司通过导流平台逐步发展线上业务的同时,导流平台除了按部就班收取一些导流费之外,开始将目光聚集在其他获利方式上。

近日,有消费者向记者投诉,其在陕西长银消费金融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银消费金融”)借款时,利率标注为13%,但在借款时还需交风险保障金、贷款保证金,另外还被搭售保险,一份保额不足3万元的意外险,费用高达699元。

记者查询该投诉人合同后发现,该投诉人是通过导流平台向长银消费金融借款。此外,记者在黑猫投诉看到,多位投诉人投诉长银消费金融合作导流平台有乱收费的情况。

那么,长银消费金融对于导流平台乱收费的情况事先是否知情?是否应负有监管责任?

陈文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金融机构通常并不是不知道导流平台会收取一些费用,而是多数会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因为C端客户的问题较难处理,一些消费金融公司为了避免麻烦会极力规避与C端客群直接发生联系,银保监会对持牌金融机构的处罚,也大多聚集于C端业务。因此,一些消费金融公司愿意将类似难处理的业务交给导流平台处理。通常金融机构也不会给予导流平台强力的监管,如果出现问题,自然是由导流平台承担责任。

4、消金行业参与者快速增加

与此同时,消金行业的参与者也在快速增加,平安消费金融、阳光消费金融、小米消费金融等纷纷获批,其中不乏强大的股东背景。据杭州银保监局官网公告显示,杭银消费金融股份有限公司注册资本将由12.6亿元增加至25.61亿元。若增资完成,滴滴将入股杭银消金二股东。近日也有媒体报道蚂蚁消费金融正在筹备中。

在陈文看来,网络小贷的严监管的背景下,越来越多互联网头部企业考虑申请消金牌照。由于互联网巨头在目前数字经济红利下,仍然具有较大的成长空间,若能形成较快的场景扩容速度,互联网巨头背景的消金公司相对而言还是受到看好的。

综合种种背景,白热化竞争之下的行业分化正在加速,对于类似哈银消金、湖北消金的非头部企业仍有许多方面需要加快脚步。

(本文作者系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评论加载中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1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