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数字港元”的四条必答题,香港金管局发布数字港元探讨文件


来源:移动支付网    2022-4-29 10:22

4月27日,香港金融管理局发表题为《从政策及设计角度看“数字港元”》的CBDC(即e-HKD)讨论文件。阐述了在香港引入零售层面央行数字货币(CBDC,即“数字港元”或e-HKD)所涉及的主要政策及设计事项,并邀公众及业界提出意见。

香港金管局于2021年6月公布“金融科技2025”策略,随即展开研究,探索在香港推出“数字港元”的可行性。该研究的第一部分侧重于技术方面,并已于去年10月以技术白皮书的形式发表初步研究结果,以征求意见。

第二部分的研究聚焦于政策及设计范畴,相关初步研究结果于今日刊出。该部分文件研究探讨了“数字港元”的潜在裨益与挑战;若干设计上的考虑因素,包括其发行机制、与其他支付系统的互联互通、私隐及数据保障以及法律考虑因素及应用。

余伟文表示,这一文件是金管局研究“数字港元”的另一里程碑,当中的政策及设计考虑因素反映了最新的国际发展,以及香港金融市场的特点。

另外,金管局还发布了关于“数字港元”的四条必答题,针对数字港元的发展和特点展开探讨:

“数字港元”不仅涉及不少金融科技的技术课题,也触及很多复杂的政策问题。余伟文在发表的文章中指出,关于“数字港元”牵涉各式各样的政策及监督事项,可简单地归纳为以下四个重点讨论方向:

一、零售央行数字货币与现有电子支付方式有何分别?

电子支付工具(例如转数快、八达通、手机钱包等)已成为市民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些电子支付工具与零售央行数字货币有何区别呢?

从概念上看,零售央行数字货币就好比央行发行的硬币和纸币,都是由央行发行或提供支持,记在央行的帐簿内,所以信用风险为零。至于市民存放在银行或电子钱包内的存款,则是记在银行或发行营运商等金融机构的帐簿内,因此存款与现金的兑换性取决于该金融机构自身的风险。两者在法律层面是有一些技术分别。

目前中国内地、瑞典和巴哈马等国家都是央行数字货币的先行者,但其推行的原因却不尽相同。例如在中国内地,央行数字货币旨在提升央行支付系统的效率,并作为大型科技公司所营运的零售支付系统的后备。又例如瑞典的现金使用量不断下降,故推出数字货币以增加央行货币的整体流通量。巴哈马基于地理因素令现金管理成本相对高昂,因此推动电子支付以降低金融服务成本,同时促进普及金融。环顾全球,大部分央行数字货币项目仍然处于研究阶段。鉴于货币的意义及功能举足轻重,因此各个央行在推行他们的数字货币前必定会进行深入及全面的研究,确保不会动摇公众对货币的信心。

二、香港需要哪类零售央行数字货币?

香港的零售支付市场百花齐放,市民可以选择不同的支付方式(例如信用卡、转数快及电子钱包等),支付供应商之间亦有良性的竞争。香港不像巴哈马般需要推行央行数字货币促进普及金融,也未有出现如瑞典般现金使用下降的情况,那么为何还要探索推出「数字港元」?

金管局研究“数字港元”的目标旨在探索如何为数码经济注入更多创新的动力,并为应对新型货币(例如“稳定币”)可能带来的挑战作出部署。零售央行数字货币具有庞大的创新潜能,但这并不代表可以实际应用在香港社会。

对本地市民而言,“数字港元”若欠缺明显的过人之处,将难以产生吸引力,因此”数字港元”要么能够互补现有零售电子支付的不足,解决痛点,要么比现有的电子支付方式更为方便,否则难以在百花齐放的零售支付生态中占一席位。

三、“数字港元”将面对什么潜在挑战和技术问题?

首先,尽管非金管局本意,但推出“数字港元”难免令人觉得会加剧零售支付市场的竞争。其次,倘若大量市民将银行存款转为“数字港元”,或有机会抽紧银行资金。虽然金管局可以引入保障措施(例如设置“数字港元”的最高户口结余、每日转换及交易限额等)应对此潜在风险,但过多的限制或会降低市民使用“数字港元”的意愿,因此必须要在风险管理和方便利民之间取得平衡。

“数字港元”面对的另一个议题,是监管机构如何界定私隐和数据保障。假如完全匿名,“数字港元”使用将与硬币和纸币无异,但无疑不合符打击清洗黑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的国际监管规定。因此,一定程度的可追溯性是必不可少的,我们必须审慎研判参与者(例如央行、电子支付营运商、银行及商家等)取得用户资料的程度(例如用户身份及交易歷史)。

此外,也要考量“数字港元”应否具备“可编程”(programmable)的特点。所谓“可编程”,是指透过预设条件执行程式指令,有助“数字港元”开拓更广更多的应用场景,但同时我们也要留意程式故障、网络安全风险等潜在风险。因此,“可编程”特点应用在“数字港元”钱包或比应用在“数字港元”上更为实际。再者,假如“数字港元”具备“可编程”特点,有市民可能会担心“数字港元”是否等同现金一样可靠。

四、“数字港元”是否事在必行?

金管局尚未就推出“数字港元”作出任何决定,正如前文所述,制订央行数码货币的发展及监管方向需作多方权衡,尤其是政策事项及所衍生的利弊。因此金管局在今天发表了新一份讨论文件,详细表述了引入“数字港元”所涉及的政策问题。我们希望抛砖引玉,收集各界意见,并在文件提出若干问题与大家一同讨论:例如“数字港元”在哪些应用情景比现有的电子支付方式更为优胜?哪些设计特点有助促进香港未来的数码经济和创新?“数字港元”应如何与现有的支付系统互联互通?

纵观全球,目前大部分央行仍在研究央行数码货币,只有极少数央行已决定推出央行数码货币或已订下政策立场。值得一提的是,即使我们最终决定推出“数字港元”,距离全面推出并广泛应用还有一段漫长的道路。中国人民银行的数字人民币仍处于试点阶段;美国最近表示在符合国家利益的情况下会研发央行数码货币;欧洲央行目前正进行长达五年的调查和测试,预计到2026年底才会决定是否推行央行数码货币;英伦银行早于两年前已展开了公众咨询,但最近表示即使最终决定推出零售央行数码货币,最快也要到2025至2030年之间才可推行。由此可见,推行央行数码货币与否,必须经过全面及深思熟虑的探讨方能勾画下一步路线图。

据移动支付网了解,2017年,金管局在Lion Rock项目下,启动了CBDC的研究。自此,金管局与泰国央行、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央行及国际结算银行创新枢纽辖下香港中心合作,在“多种CBDC跨境网络”(mBridge)项目下,研究批发层面CBDC应用在跨境支付的潜力。

2020年,金管局着眼研究零售CBDC(rCBDC),从技术及政策两方面探索推出数字港元的发展潜力及可行性,并在2021年底发布了相关的技术白皮书。

2021年6月,金管局展开“数字港元”项目,研究在香港推出零售层面CBDC,即“数字港元”的可行性。

尽管金管局目前尚未就推出数字港元作出任何决定。但如今,讨论文件的提出表现了香港引入“数字港元”的决心和可能性,不过制订CBDC的发展及监管方向需作多方权衡,尤其是政策事项及所衍生的利弊。

评论加载中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2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