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空中云汇、易思汇被外汇局通报,看跨境支付合规迷茫


来源:出海记    作者:阿海    2019-8-30 15:14

近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向部分银行和拥有跨境支付资质的支付机构发文,文件要求,相关机构“不得向非法外汇按金交易、境内个人跨境境外炒房炒股及其居间业务,以及其他外汇违法交易提供服务。”

与此同时,外汇局“黑名单式”的通报了两家涉嫌违规办理外汇业务主体,这两家分别是空中云汇(Airwallex)和易思汇(EasyTransfer),《出海记》昨天进行了专题报道《涉嫌违规办理外汇支付业务,空中云汇、易思汇被外汇局“拉黑”》。

值得一提的是,外汇局所发文件中,空中云汇被写成“Airwallet(Hong Kong)limited”,据出海记了解到,多个相关支付机构以及银行曾向外汇局求证,得到回应是刊误,涉嫌违规主体单位确为空中云汇无误。

在此背景下,跨境支付的合规性讨论愈演愈烈。

被通报意味着什么?

“外管局(外汇局)从没有以这样类似‘黑名单’的形式,来通报企业。”支付行业从业人员对于外汇局通报内容如此表述,该人士也曾向出海记表示,与名单内被通报的相关机构未来合作可能性降低。

出海记也向多方了解,被外汇局通报,其具体的处罚措施仍然不太明朗,但相关机构与这些机构的合作定然会受到影响。

“薛定谔”的跨境支付合规

值得一提的是,外汇局于8月22日正式对外发布通报,而在8月27日午间,易思汇对外发布《关于易思汇近期被恶意舆论攻击的回应》(以下简称“回应”),该回应号称“近期有行业竞争对手在网络上散布有关易思汇“金融资质”、“经营范围”以及“资金安全”等质疑”。

从支付产业的角色来看,易思汇的角色存在并没有任何问题,通过与合规机构合作,其资金清算可以做到合法合规。

在易思汇的回应中,明确表示易思汇,与具有跨境支付牌照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及清算组织进行合作(如某联国际、盛某通等)并签订有正式的书面合作协议。

国内支付行业的监管逻辑,没有支付牌照,不进行资金二清、信息二清,而参与支付产业,央行定义其为“收单外包机构”,比如现在的聚合支付服务商。

再看跨境支付领域,无论是空中云汇还是易思汇,都没有国内支付牌照,如果依照国内支付行业的监管逻辑,两家机构是不能进行资金二清和信息二清的。二者是商户服务机构,而不是金融机构。

但最近的监管态势正在收紧此类无资质跨境支付“收单外包机构”对商户的掌控权。

此前,据十字财经报道,今年7月,央行支付结算司召集银联、网联两大清算组织及部分支付机构召开了一场跨境业务研讨会,再次重申了跨境业务持牌经营的重要性:“凡是没有取得监管许可而为中国境内居民提供跨境支付结算服务的,都属于跨境无证经营”。

也就在7月,外汇局对外发布《支付机构外汇业务常见问题答疑》,明确要求支付机构应该做到对客户的身份进行有效识别。

而目前跨境支付(主要是电商)的现状是,诸多跨境支付“收单外包机构”与合作的持牌机构仅仅在资金清算层面。持牌机构对商户的了解不太深入,难以规避风险。出海记从产业链各方了解到,监管层希望商户信息掌控在持牌支付机构手中,而不是无牌借支付机构通道从事跨境支付业务的相关服务主体,以保证监管对跨境支付业务主体的风险可控。

“(央行)不出文,我们想合规也不知道如何合规。”一从事跨境支付服务,但没有相关资质的从业者表示。如果商户信息全部“上交”持牌机构,那么非持牌的跨境支付服务主体将非常被动。比如目前持牌的连连支付,与非持牌的空中云汇等机构在跨境支付领域形成直接竞争。如果商户信息上交支付机构,而支付机构又开始从事相关业务,持牌机构即是裁判又是运动员,非持牌机构与之合作处境尴尬。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易思汇的合规性问题,援引《直说传媒》的内容,“据业内人士分析,用户支付给易思汇的学费,易思汇是有权直接调拨资金的。资金出境到香港,脱离中国金融体系的监管,资金安全不受法律保障。”以国内监管逻辑来看,这是明显的资金二清行为。

而今两家机构被外汇局通报,原来与之合作的持牌机构因管制不力或会有裙带责任。经过此事件之后,跨境支付合规性讨论也将有了更加清晰的答案。那么跨境支付领域的217号文什么时候发布呢?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19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5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