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P2P的前车之鉴,支付行业又该何去何从?


来源:移动支付网    作者:鄂西一农夫    2019-11-14 14:35

2018年以来的P2P行业,对广大从业者和投资者来说,应该是记忆深刻的一年。

各种各样的雷一天爆一个。有投资者本着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的原则,投了十几家平台,结果发现所有的篮子都在一辆车上,车翻了,篮子滚一地,鸡蛋摔了个稀碎,留下满地的鸡蛋壳。

对平台来说,在强监管政策下,备案迟迟不来,更有多个省市宣布全部退出P2P,以前上千家平台现在所剩无几。大量的从业者和投资者,在这一年里留下悔恨的泪水。

2019年的支付行业,这是何其的相似。

过得好不好,如鱼饮水冷暖自知

从断直连、备付金全额上存以来,业内就一直在喊狼来了。2018年四季度到今年的一季度,大家都在苦苦坚持,以为困难只是暂时的,在制定全年目标的时候,有的机构仍然喊出了收入翻番的宏伟目标。

半年过去了,暮然回首,除了几家头部企业表现尚可外。剩下的只有一曲凉凉在耳边若有若无的回响。令人唏嘘不已。

支付牌照价格大幅度缩水。2015-2017年的三年时间内,是牌照交易的高峰期,有钱的大佬都在这段时期内拿到梦寐以求的支付牌照,初步统计有超过30多家家公司通过收购方式获得《支付业务许可证》。

但从去年开始,牌照买卖的生意仿佛一夜之间就萧条了,各路掮客纷纷上岸。整个行市是看的人多,下手的少。价格也是一路下滑,据有机构统计,牌照价格较高峰时期下降60%。估值也是一路下滑,如果是自身业务量很少的机构,市场估值已经跌破一亿元。仅从互联网支付业务来看,如果本身能自带流量,价格也从巅峰时期的10亿元下滑至3—4亿元左右。而且还无人问津,可谓量价齐跌。

究其根本,还是因为支付融入产业链的难度越来越大。一些曾经雄心壮志的公司和大佬在当初对支付牌照寄予厚望,溢价收购以后发现,再强大的集团产业链和场景也不可能再打造出第二个支付宝或者是微信。

当初的零售、地产、钢铁、供应链大佬收购了支付牌照以后,希冀成为产业帝国的基石之一。忆往昔,雄姿英发入场;看今朝,虽未黯然下场,但已经有的玩家已经悄悄退场了。就像业内知名人士点评一样,这也许是一次成功的交易,但绝对是一场失败的生意。因为,随着退场,标志着着当初的战略谋划事实上已经失败了。

线下套现遭到严厉打击。银联对ZH支付的一纸通告,让POS机自选商户这个看破不说破的行业通行做法浮出水面。以前大家都是明目张胆的干,心照不宣,都在赌没人敢戳穿这层窗户纸。结果清算机构给这潭本来安静的池子了扔下一颗小石头,荡起的并不是涟漪,而是惊天大浪。整个线下收单行业战战兢兢,生怕做了出头的椽子。一时间各微信群炸了天,各代理商纷纷出面安抚用户。

失去了自选商户的机器,对养卡失去了根本性的作用。没办法,收单机构只有自建商户路由系统,能力强的尚能分得一杯羹。大家都明白,如果失去了这块用户,或者是监管再收紧,就彻底的死瓷实了。也许有人会说怎么不转型呢?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以前十年都这样好好的活过来了,又有谁把心思花在新的发展之路呢?与其痛苦的选择和煎熬,不如傻傻的活着,这就是现在银行卡收单三方目前心态最好的形容吧!

生命是一袭华美的衣袍,爬满了虱子,用这句话形容互联网支付再好不过了。曾几何时,支付牌照在各位大佬眼中,岂止是一袭华美的衣袍,简直就是一袭华丽的貂。拥有的人视若珍宝,没有的人眼馋的流哈喇子。可如今,这貂爬满了虱子,里子和面子都被抖落的一干二净。

现金贷、P2P的没落,让互联网支付最后的一点面子商户荡然无存。这两类商户也算有真实交易场景,也有真实需求,也是真实商户,在行业鼎盛时期,大部分支付公司靠着这些商户活得十分滋润,让线下收单机构羡慕不已。但随着国家对现金贷、套路贷、P2P的严厉打击和整顿,交易量迅速萎缩。就像夏季的雷阵雨一样,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别看交易量来的快,但是去的也快,突然之间就没有量了。让好多线上支付机构在最近两年里活的十分艰难。

对网络黑产的打击,让线上支付的最后一点赚钱里子无处藏身。电信诈骗、网络杀猪盘、金融盘、诈骗盘一直是社会的毒瘤,为了完成黑金的收集和分发,他们早就把网络支付公司撸的神魂颠倒,又爱又恨。爱其高额手续费,恨其被抓后的连带责任。

今年以来,公检法机关加大了打击力度,支付机构也是如履薄冰,不得不重新研判业务策略。随着大案要案的侦破,警察上门的调单、带人协查等外界压力之下,有的支付机构不得不关停了网银入金、代发等业务。以前悄悄赚钱的里子,再也不是寒冬里的暖宝宝了,冬天来了,身体不好只有硬抗了。

预付卡行业呢?除了一卡通城市公交场景还在苦苦支撑以外,其他的基本上已经死的透透了,现在白送都没人要。年初有一家预付卡牌照要卖,开价从8000万降到800万还是无人问津。现在已经裁员完毕,停业休息了。

严监管的态势依然利剑高悬。从业人员应该深有体会。边关烽火急,军书十二卷,卷卷有爷名。各种监管规定从人民银行、银联等机构雪片般飞下来,直指网络诈骗、信用卡套现。

某支付牌照续展至今没有消息,到底是面临整改,还是因为某些原因迟迟不公布,大家都在猜测、等待。也许是监管机构要给市场一个心理缓冲时期,都不得而知。

HX支付6000万元的大罚单,再一次惊艳了圈内。

XF支付居然还不起银行日间垫资,不仅自己凉了,还导致整个银行业和银联收紧这块业务。好多靠这块垫资做POS机T0到账的银行卡收单三方突然间头寸紧张。

近日,某支付行业老兵,也上了“限高”名单,业内惊诧不已。

举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千言万语,一声唏嘘!头悬利剑,地有大雷,都期盼着不要掉在自己的脑袋上。

到底怎么办,向前走莫回头

总书记在多种场合中说,我们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对于支付行业来说,何尝不是如此?

在断直连、备付金全额上存以后,支付业态已经发生变化。在整个经济发展模式出现根本变化,以及新技术的发展,必然倒逼支付产品的变革。如此种种,必然带来支付行业的巨变。我们已经处在巨变中,只是微醺的人陶醉在以往的荣光中,还来不及看清大势而已。

今年以来,整个行业听的最多的就是不太好的消息。这并是不要唱衰整个支付行业,而是要改弦更张,跳出以前思维的桎梏,寻找到发展的新方向。以前,我们遇到了问题,总想熬一熬,以为时间会化解一切,但是现实告诉我们不行了。

古语云: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现在是重新审视整个支付行业发展的战略规划和发展思路了。

是要改变以前的线性思维方式,走向面的、结构性、关系性的思维方式。我们要跳出支付做支付,因为未来的一切机会和机遇,都在面和结构以及关系性中产生。

我们以前一想到支付,就是想到资金的转移,想到收单,想到入金和出金。收入不够,就拼命的扩展商户;成本高了,就裁员,节支。产品同一化以后,就打价格战。这就是一种线性思维方式。

当我们站在整个历史长河中,从中国产业结构调整升级的趋势中,从世界经济发展模式转变的大势中来考量、研判、审视我们的支付行业时。你会发现现在大多数的支付机构的做法是多么的可笑和短见,当然也就一眼就能看到这些公司的未来。因为大势的变化,是一个面的、整体的、结构性的巨大变化。未来所有支付行业的机会,就是在这些变化中产生,谁抓住这些变化,谁就可以成功上岸。

如何从未来结构性的机会中找到新的机会?如何通过构建新的机会,从而把支付切入进去?有的人可能会讲到真实的场景、讲到B端、C端,讲到跨境,讲到人脸支付,讲到解决企业痛点。我认为这都只是战术层面的考量,也许能救活一个公司,但还不足以拯救整个行业。

到底该如何打,整个行业都在探索........

作为一名从业者,只希望,在可持续发展道路上,我们一个都不掉队;在高质量发展道路上,我们一个都不言败;在共享行业发展红利时,我们一个都不少!

本文为作者授权发布,不代表移动支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未按照规范转载者,移动支付网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19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5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