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支付设备厂商的十字路口


来源:移动支付网    作者:冰凌    2020-1-14 19:16

2019年已收场,2020年的序幕缓缓拉开。2019年对于支付设备厂商,面临的市场压力尤为严峻。POS设备从被国外品牌垄断到自主品牌逐渐占据市场,再到现在国内厂商在海外攻城略地,在全球POS制造行业中占据一席之地。2019年对于POS设备厂商而言是战略转型的一年,2019年的艰难的成因由来已久,是多方面因素逼迫市场转型的阵痛效果。

一、2018年的繁荣为2019年埋下隐患

2018年对于支付设备厂商来说收获颇丰,市场的需求旺盛主要是以下几方面引起:

1、2018年手机支付发展迅猛,扫码支付成为主流,银行基本完成招标和程序开发工作,传统POS被大量替换,替换需求旺盛。

2、厂商恶性竞争使得智能POS价格下跌,2018年智能POS价格下跌近20%左右,使得智能POS无论在产品力和价格上完全碾压传统POS,为替换提供了价格基础。

3、扫码支付市场需求旺盛使得云闪付终端需求增长迅猛,出货量巨大。

4、美团、阿里、京东等互联网巨头持续发力,互联网公司快速的市场推进策略,让市场需求短时间内迅速爆发。

5、无纸币化进程加快,扩大了市场对设备的需求。

6、第三方支付机构被支付设备厂商收购后资金的注入拉动内需。综上几点促成了2018年支付设备市场的繁荣,但是快速的扩增,盲目的投放政策使得支付设备大量闲置,活跃率低,为2019年的市场缩减埋下伏笔。

二、2019年监管发力几家欢喜几家忧

监管机构发文,上送交易定位信息,打击虚假商户,去除自选商户等一系列违规操作对支付市场的设备需求影响巨大。

1、85号文促使银行、支付公司等进一步将移动POS全部更换为智能POS,设备厂商继续享受设备替换带来的喜悦。

2、打击虚假商户、去除自选商户功能等规定对MPOS市场影响巨大,对于MPOS厂商原来动则百万的订单变成了昨日云烟,年初判断错误的厂商也造成了设备积压,市场价格下跌让很多厂商损失严重。

3、打击虚假商户让很多支付公司抛弃MPOS而选择简易手持移动POS(市场价格200左右)让生产简易手持POS厂商收获大量订单。

支付行业一直是以监管和市场需求为导向,无论是第三方支付机构还是设备厂商都应该时刻关注监管的动向,拥抱监管是不变的话题,但设备厂商一贯对监管的敏锐程度过低,很容易错失良机。

三、支付设备市场采购方转变

设备厂商主要生产的支付设备以POS为主,而POS的主要采购方包括:银行、第三方支付机构、互联网公司等。由于不同的采购方会有不同的需求,厂商也会根据采购方的需求去研发和生产产品以获得市场优势。

2017年之前,市场采购的主要订单来自于以银商、通联、拉卡拉为代表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年近百万的订单让设备厂商杀的头破血流。而伴随着断直连、备付金100%上缴、巨额罚单的开具,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利润空间进一步压缩,对于上游设备供应公司减少订单,压缩价格成为支付机构的首选。所以设备厂商营业额缩减,利润降低。

银行招标有效期为3-4年,一次失利需要苦苦等待多年,同时银行体系复杂,原入围厂商关系盘根错节使得很多公司望而却步。转而追求收效快,订单量大的第三方支付机构作为自己的主要客户,丧失银行这片领地。但2017年和2018年却是以银行采购为主。这让很多以往以第三方支付机构为主要客户的厂商悔恨不已,最终只能做出“杀个销售祭天”的无奈之举。

四、面对创新左顾右看错失良机

2019年可以称为“刷脸支付”元年,年初支付宝率先推出“蜻蜓”刷脸支付产品,让“刷脸支付”进入了大众视野。

由于支付宝的闭环策略,“蜻蜓”的厂商中以:天波、商米、蚂里奥、禾苗为主,传统厂商无从下手。微信刷脸支付产品“青蛙”仍然没有引起传统设备厂商足够重视,摄像头厂商、算法厂商、零售厂商、安防厂商纷纷跟随布局刷脸支付市场。直到银联推出刷脸支付产品,传统厂商“某迪”携刷脸付产品亮相银行及银联试点项目,这时才幡然悔悟纷纷加大投入刷脸支付产品研发和生产,虽然错失良机,但还好为时不晚。

五、2020年支付设备厂商面临什么

2019年对于支付设备厂商是艰难的一年,2020年如果不转型将会变的更加艰难。

1、国内市场智能POS价格将会进一步下跌,笔者2018年曾经预测2019年农行招标价格之争会被跌到600元左右,果然不负众望,笔者大胆预测2020年价格将会在500元左右。

2、2020年银行替换需求完成,未来将会是逐步增量和老旧设备替换,市场需求进一步放缓并趋于平稳,但凭借着银行高额的利润和稳定的需求还是未来市场的主要采购方,未来银行的入围情况将直接决定,谁会走的更远“得银行者,方能利于不败之地”。

3、2020年严监管是不争的事实,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利润和违规业务比例将会进一步下降,以第三方支付机构为主要客户的厂商可能会出现亏损情况。

4、海外市场竞争加剧,在2019年我们看到了更多中国厂商(如:百富、新大陆、艾创、鼎合、证通、商米等)走出去的可喜景象,但是海外市场价格也从年初200美金左右下降到140美金左右,国内的红海已经蔓延到海外。

5、随着金融科技、金融创新的快速发展,让更多的其他行业头部厂商进入金融设备领域,让红海的颜色加深,谁将溺水而亡我们不得而知。

六、2020年支付设备厂商如何面对

支付设备厂商的短视让其在高速发展的时代难以做出放弃利润发展自身的技术优势的决定,当市场寒流到来时,厂商唯一能依靠的是长久积淀的客户关系和低价的销售策略度过寒冬。这些对于整个行业是一个毁灭性的发展。没有利润难以研发,不研发只能抄袭别人降低价格竞争,如此恶性循环是一个不健康的制造业畸形。所以笔者认为2020年支付设备厂商的转型可能为以下几种:

1、创新为主建立技术壁垒,完善产品技术优势。创新是一个不变的话题,2019年说的最多就是“不忘初心”那么对于设备厂商的初心是什么呢?

2、布局刷脸支付,2020年刷脸支付一定会迅速发展,未来市场笔者大胆估算应该在250-300万台左右,未来刷脸支付可能有三种形态:10寸平板支付设备(蜻蜓形态)、双屏收银机形态、单独刷脸摄像头嵌入其他设备形态。

3、“走出去、活下去”支付设备出海是不变的话题,凭借着国内市场覆盖人员成本,国外市场获得高额利润的策略逐步扩大海外市场。

4、2020年建行招标将成为设备厂商关键一战,目前工行(联迪、艾体威尔、惠尔丰)、农行(联迪、惠尔丰、华智融)、中行(联迪、惠尔丰、新国都、新大陆)、建行(联迪、惠尔丰、艾体威尔、升腾、华智融),而2020年的建行重新招标结果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最终的结果却意义重大。“得银行者,方能利于不败之地”在2019年已经被无数次验证。

5、2020年支付设备厂商国内主要利润来自传统手持简易POS(第三方支付机构需求),其中价格预计会杀到100元以内。

6、配合银联海外拓展计划,共同拓展海外市场,建立品牌优势。

2019年是艰难困苦的一年,很多设备厂商都出现了小范围的裁员风波;2019年是海外市场攻城略地的一年,设备厂商出海销售,同时引进海外认证监管体系以完善自身管理体系;2019年是设备厂商迷茫的一年,一时间支付市场变成了“动物狂欢节”使其不知何去何从;2019年也是转型的一年,设备厂商在迷茫中艰难前行,在十字路口前忧心忡忡。

未来支付设备是什么形态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唯一肯定的是一定不是今天的样子。“鸿蒙”的备胎转正;大疆的不畏封锁一路领先。这些都为支付设备厂商转型提供了鲜活的案例,是“刮骨疗毒”的一劳永逸,还是“讳疾忌医”的悔时晚亦,在转型的十字路口上只有自己才知道哪条路更适合自己。

2019年已经过去,其中的艰难与辉煌都已经成为历史,如何走、走的更远才是2020年需要解决的问题。前路漫漫,唯心自知。无论对错,成败得失。

本文为作者授权发布,不代表移动支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未按照规范转载者,移动支付网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0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