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付通母公司再被申请破产,支付由副业成主业


来源:移动支付网    作者:慕楚    2021-5-10 9:07

疫情影响下腾付通母公司腾邦国际营收下滑严重濒临退市,并再被债权人申请破产清算。而腾付通所主导的金融与支付业务,在这场风波中,成为了集团的主营业务。

主营业务大幅下滑,濒临退市被破产

4月30日,腾付通母公司腾邦国际发布2020年财报,财报显示营收5.45亿,较2019年的32.9亿,下降83.47%。而净利润则从2019年的亏损15.75亿,下降到2020年的亏损10.48亿,亏损面收窄33.44%。

财报解释,2020年春节期间,全球爆发了新冠肺炎疫情,旅游行业受到了严重冲击,腾邦国际旅游业务、商旅业务、机票酒店业务等受到巨大冲击,经营规模明显下降。

4月30日,腾邦国际发布《关于公司被债权人申请破产清算的提示性公告》,其股票自2021年5月6日起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特别处理,股票简称由“腾邦国际”变更为“*ST腾邦”。

与此同时,4月29日债权人深圳市口岸中国旅行社有限公司以腾邦国际不能清偿到期债务,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深圳中院申请对公司进行破产清算。

值得一提的是,这不是腾邦国际第一次被申请破产。2020年4月21日,腾邦国际曾收到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通知书》,中信银行深圳分行申请对其破产清算。但到2020年4月28日,该破产申请便被中信银行主动撤回。

时隔一年,不知这次,腾邦国际是否能逃脱再次被破产的命运。

不过在主营业务下滑严重的情况下,腾付通的支付业务则顺势成为了真正的主营业务。

支付业务由副业变主业

腾付通是腾邦国际的全资子公司,据官网介绍,腾付通一方面依托集团优势,在航空、差旅、旅游等领域,以腾邦国际GSS系统为基础,为航旅行业提供全渠道的支付服务;另一方面为C端商户提供支付服务,其中包含会员体系、零售商营销体系等增值服务。

在产品方面,腾付通提供网银支付、无卡快捷支付等线上支付服务,同时也提供电签POS、聚合支付、碰一碰等线下支付方式,还提供分账、API开发工具等支付延伸业务。

在牌照资质方面,腾付通拥有互联网支付、移动电话支付、银行卡收单三种资质。原名深圳市网购科技有限公司,2011年12月获得支付牌照;2013年7月,在拥有互联网支付、移动电话支付资质的基础上,扩展了银行卡收单资质,不久之后更名为腾付通;2016年12月续展成功,2021年12月将再次进行续展。

据财报显示,腾邦国际的商旅服务在2019年仍然占据了全公司89.38%的营收比重,而疫情影响下,商旅服务营收占比下滑到25.74%,营收金额大降95.24%。

另一方面,腾付通为主的金融服务,营收比重由2019年的10.62%,大幅上升到74.26%,但营收额仅上升了15.66%。此外,财报还特意加粗标注了“本期金融服务收入主要为本公司全资子公司深圳市腾付通电子支付科技有限公司的收入”。而在往期的财报中,对金融服务的介绍是“以支付结算为基础,为客户提供旅游供应链金融、旅游消费金融及保险等综合金融服务”,并没有强调金融服务为腾付通主要提供。

从近五年腾邦国际商旅服务与金融服务的运营情况来看,金融服务近几年的营收增减有度,大概维持在3-5亿的范围,但商旅服务在2020年出现断崖式下降。因此,保持正常水平的金融服务,在商旅服务的崩盘下,一跃成为腾邦国际的支柱业务,营收占比近四分之三。

腾付通的命途多舛与合规风险

早年,腾付通随着母公司曾多次“易主”。

2019年6月,腾邦集团、钟百胜刚进行过一次股份表决权出让。彼时腾邦集团、钟百胜将其所持有腾邦国际1.74亿股的股份表决权,委托给大晋投资。

2019年8月,腾邦国际控股股东腾邦集团及钟百胜将其所持有的公司1.71亿股股份表决权委托给中科建业。中科建业将成为腾邦国际单一拥有表决权份额最大的股东,而中科建业的实际控制人是中国科学院行政管理局。

如果本次破产清算成功,腾付通估计还要“换姓”。

而近几年,腾付通的合规方面也做的不是特别好。

2019年下半年,腾付通涉嫌推广信用卡代还业务,具有信用卡代还功能的“腾旅通”App在社交平台大受热捧。推广人员表示,“腾旅通”是上市公司腾邦国际旗下腾付通支付公司全力推出的App,支持刷卡提现、账单代还、养卡提额、分享赚钱。

后“腾旅通”因涉嫌拉人头式传销被媒体广泛报道,也许受此影响,“腾旅通”改名“飞鹿”,具体功能和运营方式基本没变。

2019年11月,中国银联曾发出《关于开展收单机构信用卡违规代还专项规范工作的通知》,要求收单机构应从外包服务机构合作、商户管理、交易监控等各环节全面排查是否存在信用卡违规代还业务,对于发现信用卡违规代还业务的,应立即关停。

“腾旅通”亦或是“飞鹿”的推广,在当时可谓是顶风作案了。

此外,腾付通也曾被重罚。

2020年12月,中国人民银行深圳市中心支行对腾付通发布百万罚单,因11项违法行为被警告,没收违法所得约97万元,并罚款约518万元,合计罚没约614万元。其中,时任腾付通内控合规部负责人刘京霖对腾付通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和未按规定报送大额交易报告或者可疑交易报告负有直接责任,因此被罚款18万元。

2021年3月,中国人民银行深圳市中心支行再发罚单,追罚2人,时任腾付通市场部负责人张拉克对腾付通与身份不明的客户进行交易的违法违规行为负有直接责任,被处罚款3.5万元;时任腾付通总经理李伟斌对腾付通违规为商户提供T+0结算服务的违法违规行为负有直接责任,被处以警告并罚款5万元。

本文为作者授权发布,不代表移动支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未按照规范转载者,移动支付网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评论加载中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1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