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之下,马来西亚或迎来移动支付业爆发期


来源:白鲸出海    2020-4-3 10:02

在马来西亚政府宣布了为期两周的行动限制令之后,目前约有3000万民众出行受限,如非必要都不得走出家门。

政府为应对COVID-19疫情采取的严厉措施引起了人们的警觉,忧心忡忡的民众已经开始实施社交隔离。对许多人而言,这意味着他们不能使用现金购物,也不能通过GrabFood和Foodpanda等外卖应用程序点餐,以避免身体接触。

这让手机平台安装电子钱包的优势凸现出来。多年来热衷于使用借记卡支付的人预料不到,有一天会需要注册电子钱包——这并不是个例。

事实上,根据尼尔森(Nielson)披露的数据,仅8%的马来西亚人使用移动钱包进行支付。诚然,马来西亚有大量的电子钱包供应商,每家都提供了不同的促销和返现方案,然而它们并没有像中国同行一样,实现大范围的普及。

那么,原因何在?

银行账户渗透率更高

长期以来,中国的无银行账户人口要远远大于马来西亚(中国是16%,马来西亚是7%)。马来西亚的人民习惯于使用银行卡支付,他们没有放弃银行系统,去拥抱移动支付的动力。

相反,由于中国无银行账户人口的庞大数量,以及银行基础设施未完全覆盖,电子钱包为中国的现金经济提供了前所未有的便利。

行业高度分散

显而易见,马来西亚的电子钱包行业呈现高度分散化的特点,10多家供应商在争夺市场份额。这与高度整合的中国市场形成了鲜明对比:中国市场上,微信支付(WeChat Pay)和支付宝(Alipay)占据了90%以上的份额。

腾讯(Tencent)和阿里巴巴(Alibaba)成功地创建了一个包罗万象的生态系统,满足了用户购买食品、缴纳水电费、支付保费等一系列需求。相比之下,马来西亚的电子钱包可用性不高,商户和用户不得不在十几个平台之间来回切换。

尽管如此,政府认识到了数字经济的好处,例如货币可追溯,腐败无处遁形和货币政策制定更加高效等。政府也采取了积极作为的姿态,鼓励人们使用无现金支付,如出台电子钱包相关的法律条例。此外,中央银行承诺将搭建统一的支付系统,以整合市面上所有的电子钱包。

不久前,马来西亚政府启动了4.5亿令吉(约合人民币7.37亿元)的e-Tunai Rakyat计划(e-Tunai Rakyat initiative),以推广Grab、Boost和Touch‘n Go等供应商的电子钱包。然而,到目前为止,可以说政策制定者的努力乏善可陈,因为民众拥抱移动钱包的热情未见高涨。这种情况下,怎样才能促进电子钱包的进一步普及呢?

民众教育

在这个洗钱猖獗、盗窃横行的时代,消费者容易把电子钱包与借记卡和信用卡欺诈联系在一起,而这就是电子钱包普及面临的主要障碍。然而事实是,所有的本土电子钱包供应商都在马来西亚国家银行(Bank Negara Malaysia,BNM)的管辖之下,并且受到数据保护和安全条例的约束。

对此,政府和市场供应商的当务之急是消除这种误解。应当加大宣传力度,让人们了解到多因素身份验证流程,以及电子钱包供应商提供的退款担保,从而改善人们的看法。

找准目标受众

政府的电子钱包刺激计划之所以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也有可能是因为没有找准目标群体。具体来说,在近期推出的e-Tunai Rakyat计划之下,只有年龄在18岁以上且年收入低于10万令吉(约合人民币16.3万)的马来西亚公民能够通过自己选择的电子钱包而获得30令吉(约合人民币49.0元)的电子奖金。

这样一来,政府基本上忽略了年收入超过10万令吉的国人。讽刺的是,这群人的可支配收入更高,更有可能发展成使用电子钱包购物和消费的常客。因此,未来他们应该是后续计划的重点关注人群。

深入农村地区

参照中国的情况,很明显农村地区的无银行账户人口采用电子钱包的动机最大。可惜的是,马来西亚欠发达地区的大多数商户和居民并不熟悉这种技术。

为了鼓励农村地区的人民使用电子钱包,政府需要通过宣讲会、广告牌、口碑和其他营销手段来推广这一概念。

作为数字经济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电子钱包为马来西亚令人侧目的腐败问题提供了解决之道。当然,马来西亚距离无现金社会还有很长的道路要走。因此,政府和公民应当共担责任,共同建设一个能够便利商业交易、减少洗钱活动的无现金国家。

本文编译自Are e-wallets in Malaysia on the money?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0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