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清理多家洗钱无证支付公司 有的涉案10亿


来源:志象网    2020-8-13 9:54

“市场太乱了,不得不提高门槛。”印度支付公司Cashfree的陈频(化名)感叹。最近,Cashfree把平台上的所有游戏公司的账号都查了一遍,还将真金棋牌类公司的押金门槛提高到250万卢比(约23万元人民币)。

陈频如此谨慎,是因为8月11日印度执法机构突击检查中国公司,在德里、古尔冈等地查处了一批涉嫌洗钱和哈瓦拉交易(非正规汇款体系)的中国公司。据印度媒体报道,这些公司在印度网络洗钱规模超100亿卢比(约9.3亿人民币),还有两名中国人被逮捕。

业内人士表示,网络洗钱,离不开支付公司这一环。违规公司会注册电商或游戏的壳公司,在支付公司开设账号来做交易收款。最近,支付公司发现违规现象增加,都加大风控筛查,关闭不合规帐户。一些印度真金游戏从业者发现,自己的支付通道出现了问题,甚至账户被关停。

据志象网了解,支付通道出问题的大部分公司,是经营线上博彩的公司,或无牌照的现金贷公司。目前,许多支付商都已经加大审查,避免黑产、灰产公司在自己的平台上运作。

一、涉案中国人:使用假护照,在印度二次被捕

12日上午,独立记者Aditya Raj Kaul在推特在表示,印度所得税部门查处了一群利用哈瓦拉网络洗钱的中国公司,搜查了德里、加沙巴德和古尔冈的21处地点,逮捕了使用假印度护照的Charlie Pang(真名:Luo Sang)。

Aditya Raj Kaul推特

随后,《印度斯坦时报》对这一事件做了报道。8月11日,印度所得税部门发布声明称,对少数中国实体企业进行了突击搜查,称这些企业涉及在印度洗钱及哈瓦拉交易。印度所得税部门(Income Tax Department)发现,化名为Charlie Pang的中国人在印度建立了40多个银行账户,与几家空壳公司相关联,并在一段时间内为空壳企业提供超过100亿卢比的信用贷款。

志象网查询发现,早在2018年9月,Charlie Pang就被《印度时报》曝出,在印度持有假护照和假电子身份(Aadhaar)。他的名下有5家注册在印度的公司,股资总额为50万卢比(约5万人民币)。

2018年的这篇报道称,Charlie Pang 39岁,曾用名Tsao Lung。他当时已在印度生活了5年,娶了一位来自Mizoram的印度妻子,并寓居古尔冈一处租金8万卢比的豪华公寓。警察称,已经对Charlie Pang调查了两个月。

但Charlie Pang在2018年被捕之后,很快就被法院释放。这次再度参与洗钱交易,被所得税部门缉拿。报道显示,他是一名中国公民,过去六年来一直持假印度护照在曼尼普尔(Manipur)生活,真实名字为Luo Sang。

有知情人士称,Charlie Pang是Fin&BlackRock公司的CEO,办公地点在古尔冈的Cyber City。

搜捕调查行动的官方新闻稿/Aditya Raj Kaul

二、10亿洗钱案

“一家中国公司的子公司及相关企业从空壳实体获得了超过10亿卢比的虚假垫款,用于在印度开设零售展厅业务。”搜捕行动的官方新闻稿表示,还发现了涉及香港和美元的海外哈瓦拉交易的证据,目前正在进行进一步调查。

《今日印度》称,Charlie Pang代表许多中国公司在印度开展哈瓦拉交易,使用8至10个虚拟名称的银行帐户。

据CBDT披露,这次被查的公司主要通过壳公司和假身份在银行注册账户,通过这些帐户向银行申请信用贷款。

新闻稿中提到的哈瓦拉(Hawala)交易是一种传统的非正规汇款交易方式,它不通过任何银行系统进行,只依靠交易人和经纪人之间的信任。因此,它不在印度央行的监管体系中。若通过哈瓦拉做跨境交易,将有可能被认定为洗钱。

过去,哈瓦拉常在一些没有银行账户的人中间流行。交易者通过所在城市的商店,把现金交给经纪人,能够换取一个密码。随后,他的交易对象可以凭借这个密码,在另一个城市找经纪人取现。

这个系统基本上通过地下网络运作:一个国家的交易商接受客户的现金,然后另一个国家的交易商在海外发放等额的现金(减去佣金)。由于资金从不跨越国界,经手人省去了国际银行转账费用。而且,由于整个系统是通过非正式协议完成的,任何一方都不需要有银行账户。

针对最近印度税局调查洗钱的事件,上海兰迪律所表示,中资企业若在跨境转移资金时,采用类似哈瓦拉交易的模式,就会存在洗钱的嫌疑。一旦中间人出事,则交易中参与的中资企业涉及“被招供”的可能,公司的董事和主要负责人等高管将面临罚款与刑事监禁的风险。

根据印度《外汇管理法》第13条~15条的规定,若被认定为通过哈瓦拉系统洗钱,可能受到的处罚包括:没收违法所得、最高20万卢比或违法行为涉及金额3倍的罚款和5年以下有期徒刑。若违反印度《反洗钱法》,可处以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严重者可达十年,并处50万卢比以下罚款。

三、棋牌游戏骤停

据了解,中国公司在印度经常接入的支付商如SHAREit、Cashfree、Razorpay、Paytm等都开始加大审查,并出台相关规定,避免黑产、灰产公司通过自己的渠道洗钱。

一位相关人士表示,因为国内对棋牌游戏的打击,近两年,有很多人去印度做现金贷和真金游戏。而今年,许多原本在菲律宾做博彩的人也转战印度,这些人“底线很低”,加剧了市场乱象。

印度Cashfree支付的陈频也表示,最近市场上确实出现了一些赌博类游戏,让他们不得不提高门槛、小心处理。有一些公司以电商和棋牌游戏作为壳,向支付公司备案。她表示,最近已经关停了一些壳公司的支付账号,这些账号大多用电商和棋牌游戏业务的公司备案。同时,公司的风控团队还把所有游戏商户都筛查了一遍。

对于合规的Rummy业务,Cashfree现在要求游戏公司在开户时交纳250万卢比(约23万人民币)的押金。并且,如果发现掺有不合规的业务,立马封账号罚款。

而据多位业内人士透露,在中国公司常用的几个支付渠道中,Docky Pay卷入此次风波。Docky Pay是北京明天动力科技有限公司在2017年推出的一款跨境支付产品,与真金游戏公司合作较多。

有业内人士担心,此次调查还会波及其他行业的中国公司。此前,印度曾屡次针对中国公司,封禁应用、限制外国直接投资、政府采购项目竞标企业需接受安全调查等。

评论加载中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0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