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持牌支付机构也申请收单外包服务机构备案资质?


来源:移动支付网    作者:大师兄    2020-9-16 15:59

中国支付清算协会于2020年9月16日在京召开收单外包服务机构备案系统上线启动会。协会领导公布了首批收单外包服务机构备案名单,中国银联、银联商务、财付通等机构派代表参会并发言。另有三家获得收单外包服务备案资质的机构也代表这一新生行业发言。从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公布《收单外包服务机构备案管理办法(试行)》以来,这个历时9个月建设的新体系,总算是公之大白了。鱼龙混杂的收单外包服务领域,总算有了市场监管体系,令一众从业机构和人员有了希望和未来。

这次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公布的名单中,有从业熟悉的聚合支付技术服务大拿机构,如“现在支付”、“收钱吧”、“扫呗”,这些下沉到最后一米的服务者,苦苦耕耘数年,等来属于自己的名份,也等来了收单外包服务行业的发展曙光。但令人诧异的,名单中也竟然有赫赫有名的非银行支付机构在列,诸如“银联商务”、“通联支付”、“拉卡拉”等,这些支付产业链上游的大鱼,怎么也到下游来觅食。换言之,这些尊贵的持牌小姐,怎么看上了丫鬟的活,竟然俯下身段去申请收单外包服务机构备案资质呢?

其实,最早从2013年起,人民银行就定义了收单机构的核心业务,并规定核心业务不得外包。在2015-2017年多个文件,也对收单外包服务制定了相关监管要求。而在现实中,特约商户推荐、受理标识张贴、特约商户培训、调单、回访。受理终端布放、维护、巡检、耗材配送等传统收单外包服务,已存在多年,中国银联也有其接受银联卡收单机构委托,为银联卡收单机构提供银联卡收单非核心业务服务的资质审核,只不过是中国银联的机构标准而已,并不能达之社会。随着第三方支付行业的发展,尤其扫码支付的兴起,相当于进行了一次收单外包服务业务的普及,使得收单外包这一传统事物,装进了新内容,导致从业企业数量巨增,仅中国支付清算协会的统计口径,就多达近13000家从事收单外包服务的企业。

而这些持牌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其中就有为银行业提供收单外包服务的业务。以前从事这类服务,只需要相应合作银行认可,如果较真点,获取中国银联收单外包服务资质即可。但如今,《收单外包服务机构备案管理办法(试行)》发布后,即便是持牌的第三方支付机构,也应按分类管理的监管原则,从事什么业务,就要获得什么类型的许可,并不能因持有一类许可,就从事多个领域的服务。当然,如果收单外包服务市场没有啥甜头,也自然吸引不来这些持牌的第三方支付机构,这些申请收单外包服务机构备案的第三方支付机构,一来试图同时扮演多个角色,可以一体化的解决客户的多个领域的需求,无论是“支付+”或者“+支付”,都需要另一个角色才能实现,在一些跨机构和跨领域的“支支”、“支银”合作中,都需要收单外包服务这一角色的衔接,才能解决客户的问题。二来第三方支付机构的支付许可证市场交易,由来已久,如何令机构资本增值,也是董事会及决策层所愿之事,依附于支付许可证之上的许可有基金支付、跨境支付,还有独立于支付许可外的其他行政许可,《收单外包服务机构备案管理办法(试行)》也是实质上的行政许可,这一许可的获取,有利于第三方支付机构牌照增值,关于牌照增值,大家可以参阅我之前的文章《支付机构的兼业进阶》。三来第三方支付机构各自的能力有长短优劣,如果用SKU来衡量,其实每个第三方支付机构的优势SKU是有限的,某机构长于此,另一机构长于彼,客户是希望市面上的最优集成服务,而非偏爱一个第三方支付机构,如果没有外包收单服务资质,第三方支付机构无法已非核心业务外包服务商的角色介入这一环节。

互联网时代的边界日趋模糊,是指新事物不断的在突破老事物的边界,但随着新的规则出现,也使得世界的实际范围不断扩大,当下人类的世界,已是虚拟的大于现实的,我们的生命、时间、注意力、财富,大量的投放在虚拟的世界里。这种老和新、模糊和清晰,都在不断重构,让新老角色间产生新的冲突和故事。而小姐来抢丫鬟的活,无非是一个产业链上跨界谋食的故事而已,丫鬟不用担心小姐的来临,导致自己没饭吃,因为市场的客观规律决定了(参阅《下沉》一文),丫鬟的生存取决于丫鬟的市场服务价值,而非身份。

本文为作者授权发布,不代表移动支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未按照规范转载者,移动支付网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评论加载中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0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