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读“数字人民币”红包,最终形态逐渐清晰


来源:移动支付网    作者:佘云峰    2020-10-10 18:09

10月8日晚,关于“数字人民币”红包在深圳开放预约的消息引爆了支付和金融领域,这是数字人民币即央行数字货币(DCEP)首次面向个人公众消费市场发放的范围测试体验,也意味着数字人民币的测试从封闭环境走向了开放环境,系统能力和基础功能已经基本完善。

此次活动面向在深个人发放1000万元“礼享罗湖数字人民币红包”,每个红包金额为200元,红包数量共计5万个。

该红包采取“摇号抽签”形式发放,抽签报名通道已于10月9日0时正式开启。具体活动细节可参考此前的文章(详情见:DCEP迎来首次公测,深圳将发放5万个数字人民币红包),移动支付网也在第一时间进行了预约,预约结果将在10月12日公布。移动支付网会持续对后续活动信息进行报道,也欢迎中签的小伙伴及时向我们反馈活动体验。

四大行参与,在深个人均可预约

本次数字人民币红包测试的参与方包括深圳市罗湖区政府、中国人民银行深圳市中心支行、深圳市政务服务数据管理局、工商银行深圳市分行、农业银行深圳市分行、中国银行深圳市分行、建设银行深圳市分行。

面向公众的活动名称为“2020礼享罗湖”系列促消费活动,而值得注意的是,此前“2020礼享罗湖”活动已经通过微信电子消费券等形式对公众有过开放。

从预约报名的信息提交来看,除了需要填写姓名、身份证号、手机号码等基础信息之外,还需要从工农中建四大行中选择一个银行作为“数字人民币红包”的领取银行。那是不是意味着如果没有这四大行的借记卡就无法进行预约或者无法领取数字人民币红包了呢?

答案是否定的。从官方给出的问题解答来看,此次“礼享罗湖数字人民币红包”的领取和使用无需绑定银行卡,因此没有四大行的银行卡同样可以参与预约并领取红包。不过若支付超过红包金额的交易,在此次活动期间则需要使用工、农、中、建四家行中任意一家的银行卡对钱包进行充值或绑定钱包。

此前,移动支付网体验建行App数字人民币钱包,在注册数字人民币账户时也并没有绑定建行卡,因此开通的仅是三类数字人民币钱包,而绑定本行银行卡的则为二类钱包。从之前的体验来说,三类钱包理论上只能通过收款、转账以及现金兑换的方式来收取数字人民币,除了限额下降以及无法兑回到绑定账户之外,同时也不支持跨行存入。

而本次数字人民币红包的发放显然不涉及绑定银行账户的兑换,因此三类钱包已经能够满足需求。不过正如上文所述,如果200块的红包不够花,您还是需要通过选择的四大行之一的银行卡来进行充值。

据《财经》报道,深圳罗湖区一家餐饮店工作人员表示,早在今年7月份,该店已经向医护人员开放测试数字人民币支付,具体在支付中,餐饮店使用新安装的POS机扫描用户数字人民币App(钱包)的二维码即可完成支付,“这款POS机不仅仅可以扫数字人民币App二维码,还可以扫支付宝和微信支付的二维码,但是因为前期是试点阶段,涉及到账目细节,店里目前用来专扫数字人民币App。”

微博网友和央视曝光的商户图

而有知情人士向财新网透露,此次红包使用可以通过“数字人民币”App生成二维码付款码被扫,也可以通过App的“扫一扫”功能主扫专用的收款二维码。

另外关于数字人民币POS终端的改造难度、成本以及未来是否涉及收单体系也是业内关注的重点。

“数字人民币”App得到印证,但运营主体不变

今年9月初,有媒体报道称,作为内测试点城市之一的深圳,“工农中建”四大行深圳分行的部分员工已经收到邀请码参与内测,不过由于落地场景有限,测试内容仅限于下载、注册、兑换、转账等基础功能。另外,深圳部分机构内部目前正在以数字货币进行党费、工会费用的缴纳。

而据知情人士透露,人民银行有一款名为“数字货币”的App,各家银行也有各自的测试版本,内测参与者同时参与了央行与自家银行的测试;深圳市统一政务服务App“i深圳”也成为参与内测的入口。

此次数字人民币红包活动的推出,也证实了“数字人民币”App的存在。而此次活动“i深圳”作为官方发布渠道,尽管没有作为官方入口,但除了四大行自身的手机银行之外,多个数字人民币账户开通入口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这同时也印证了笔者去年的猜想,(详情见:央行数字货币与支付账户的共存问题猜想)数字人民币想要普遍性地推向市场,需要具备相对“统一”的使用体验,各大运营机构除了相互竞争之外,也需要有一个独立而统一的“数字人民币”钱包入口。一方面可以建立数字人民币自身的品牌辨识度,另一方面也方便消费者通过统一的入口进行开通。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开通入口是多样化的,但是运营主体仍然是商业银行,目前而言准确地说应该是四大行。范一飞在《解析关于数字人民币M0定位的政策含义》一文中表示,为确保数字人民币系统的安全性和稳定性,要审慎选择在资本和技术等方面实力较为雄厚的商业银行作为指定运营机构,牵头提供数字人民币兑换服务。

从此次活动来看,尽管不必须要拥有四大行的银行卡,但是数字人民币红包仍然是发放到对应四大行的运营体系中,用户需要下载“数字人民币”App,注册登录并开立预约时所选银行的“个人数字钱包”,钱包开立之后才能领取红包。

当然,目前仅仅是数字人民币的测试阶段,未来是否除了四大行之外还有更多的商业银行加入到“数字人民币”的运营之中,这取决于商业银行自身的技术实力能否胜任这些服务,而除了直接运营之外,其它商业银行也可以采取与指定运营机构合作的模式,共同提供数字人民币的流通服务。也就是说,未来具备能力的第三方支付机构也可以与指定运营机构合作,提供数字人民币的流通入口。

“数字人民币红包”还是不是“数字人民币”?

实际上数字人民币的“红包”功能在此前建行的数字人民币钱包中就已经被曝光过,但彼时并没有用户实际体验该功能,此次礼享罗湖数字人民币红包活动应该是其首次公开范围内的测试。

从此前的透露信息来看,数字人民币钱包囊括了收付款、扫一扫、转账、钱包账户存入转出、碰一碰、信用卡还款等诸多功能,甚至是“余额”的设定俨然就是一个“第三方支付”钱包的翻版。

但是要知道,以微信、支付宝为代表的第三方支付“红包”功能并不是独立的余额显示,通过红包进行的交易都归到了支付账户的余额之中,那么“数字人民币”的红包功能为何要单独设定一个“红包余额”的概念呢?“数字人民币红包”到底还算不算是“数字化的M0”?

在笔者看来,本次数字人民币以消费补贴(红包)的形式向公众开放,是央行DCEP试点以来的一个新场景,理论上而言本次发放的即是“消费券”。从这一点来看,尽管是依托数字人民币App载体,但是消费券仅能用作消费,无法提现也无法进行转账,这和“数字人民币”代替M0的法定货币基础能力并不相符。

疫情过后各地政府纷纷通过网络支付平台来发放补贴、刺激消费,通过数字人民币的形式来进行补贴显然更加权威,并且更加具有针对性。在这样的发展模式下,未来甚至可以根据不同类型、不同额度、不同场景进行补贴,也可以针对个人消费者甚至企业机构的特定用途进行补贴,避免款项的乱用。

从这样的场景而言,数字人民币红包是专款专用的消费型补贴,并不能算是真正意义的“数字人民币”。数字人民币为何要单独将“红包”功能分隔出来,我想这也是其中的原因之一。

不过另一方面,这类“消费型”的红包补贴显然是政府单位通过与相关银行合作才能进行发放的特定项目,普通人与企业是无法发送此类“红包”的。如果是个人与个人、企业与个人之间的“数字人民币红包”其应该与“数字人民币余额”功能一样,可以在所有支持数字人民币的场景消费,也可以发送给他人以及提现到余额之中。就与现实中你将人民币现金包在了一个“红包”里送给好友一样,他拆开之后本质还是现金,只是收到时的表现形式不一样罢了。

结语

此次数字人民币红包的开放测试,是数字人民币面向开放市场揭开神秘面纱一角的时刻,但需要注意的是此次常规性测试的主体是其“红包”消费功能,并未涉及其它转账以及线上支付能力,另外关于数字人民币最具优势的“双离线”、互联互通能力也无法了解更多,这些都是未来数字人民币市场体验的关键。

神秘的面纱仅仅解开了一角,数字人民币的真容还需要在时间的打磨下一点点地展现在我们面前。

本文为作者授权发布,不代表移动支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未按照规范转载者,移动支付网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评论加载中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0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