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ra退够了吗?解析信用货币时代的数字货币和法定数字货币


来源:清华金融评论    作者:乔依德    2021-1-27 11:11

导语

相比2019年,天秤币(Libra)在2020年对其目标的表述正在后退,但这一退步是否取得大多数政府的同意还有待观察。本文用Libra白皮书推出这一年来的变化作为案例,来描述信用货币制度跟法定数字货币之间的关系,进而推导货币物理形态跟货币制度之间的关系。

从白皮书1.0到2.0 Libra在后退

脸书(Facebook)于2019年6月18日发布了加密货币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1.0”)。白皮书1.0版主要有以下两个特点:第一,它的目的是“建立一套简单的无国界货币和为数十亿人民服务的金融基础设施”;第二,它是一个是私人全球稳定币,以区块链为基础,一篮子储备货币为支持,有一个独立的Libra协会管理。Facebook在全球拥有27亿用户,发展前景广阔,引起了全球关注。白皮书发布后,虽然当时叫好声很多,但也不乏否定的态度。

2020年4月16日,Facebook推出“白皮书2.0”,对其目标的表述是“建立一个简单的全球支付系统和金融基础设施,旨在数十亿人受益”。这里去掉了货币,这也是白皮书2.0与1.0在表述上的一个最大区别。具体而言,白皮书2.0有四方面的变化:一是以前完全是锚定一篮子货币,现在是锚定一个货币;二是对合规性进行了加强;三是放弃未来向无许可系统的过渡,即以前是公链,此后的发展方向是联盟链;四是储备系统中加强了保护措施,如100%储备金,而且都是短期现金。

Libra能否获取大部分政府同意?

Libra在后退,它退够了吗?所谓退够,是指Libra设定的目标需要能够得到大部分政府的同意并能得以实施。笔者认为,Libra暂时还做不到这点。这是由于Libra有两个痛点:首先,数据隐私保护不够,资金运作存在风险。特别是2019年的1.0版本推出后,美国国会多次听证,主要抨击其数据与隐私保护不够。此前,Facebook就曾被罚50亿美元。对此,2.0版本的白皮书对这个问题有很大改进。其次,它损害了其他国家作为主权国发行法定货币的主权。虽然白皮书2.0表面上没有提货币,但实际上还是包含了货币的内容。白皮书2.0中还举例,如果美国有一个居民要向其他国家汇一笔美元,可以先换成Libra,再通过Libra汇到其他国家,在该国再换成当地的货币。实际上这就已经起到了货币媒介的作用,所以这个痛点还是没有解决。

中国金融学会会长、亚洲博鳌论坛副理事长、中国人民银行原行长周小川在2019年7月就曾提到,当前央行的使命和组织构成是“现代文明一个重要的产物,至少目前来说,这与商业机构的目的和使命相去甚远,尚难相信冲击这一文明能有好结果”。周小川的说法比较委婉,但意思很明确:私人稳定币跟现代文明是有冲突的。法国经济部长也指出“无论是政治主权或者是货币主权都不能与私人利益相分享”,这可能代表了大部分主权国家的想法。白皮书提出Libra不会影响法定货币的发行,甚至中央银行数字货币也可以在其上运行。但笔者认为这不现实,没有主权国家会允许主权货币在Libra上运行。菲律宾央行行长对此就进行过回答,他认为所有通行的货币一定要由中央银行来发行。

此外,Libra的信用程度不足。货币的本质是信用,但是各种货币的信用程度未必是相同的。信用有几种,第一种是普适性信用,即用这个交易媒介或者货币可以预期将来别人是不会拒绝的,这种心态叫普适性信用。第二种是中间人信用,即一个人愿意把他的财产或者商品让渡出去,相信的是中间人,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作为第三方的支付宝。第三种是强权者信用,这里相信的是强权。Libra依赖的是中间人信用。七国集团曾有工作组分析包括Libra在内的稳定币所面临的问题,经过研究分析,最后的结论是很清楚的:在没有解决全球稳定币所可能产生的挑战和风险之前,任何全球稳定币项目都不应该实施。

信用货币制度的意义和缺陷

在研究数字货币问题时,要关注其是在什么状况下运行的,这就涉及信用货币的意义和缺陷。提到货币,很多教科书以及文章会讲货币的物理形态变化,如货币从原始的贝壳、毛皮、贵金属发展到纸币。但马克思说货币是一种社会关系,不是一个物质。因此,我们要去看货币背后的社会关系,而不仅是物理形态的变化,应该以此进行分类。

第一类是货币本身具有价值;第二类是在货币本位下的各种形式的货币,如金本位下的纸币、硬币等;第三类是当前纯粹的信用货币制度。全球最大对冲基金桥水基金的创始人瑞·达里奥曾提到三种货币,同时也提及信贷货币和债务是如何改变世界的,如图1所示。在图1中,笔者并不认为法币还要回到金属货币,这是回不去的,就像马车时代已经过去,汽车时代也不会回到马车时代。

货币制度与信用类别之间的关系可总结如下:第一类货币本身有价值,是普适性信用,所以它的信用风险最低,但是成本最高,瑞·达里奥认为这种货币可靠性最强,信用额度最少;第二类是货币本位下的货币,属于中间人信用,信用风险及成本都属于中间;第三类是信用货币制度,靠的是强权者,即政府。信用货币制度的特点是以国家信用为支撑,而不需要其他任何物质。

现代中央银行的建立与完善和信用制度的出现是相关或同步的。现代央行的特点是对法币的发行具有垄断地位,央行发行货币的权利不受任何有形条件的限制,但是受经济规律内涵的限制。货币发行的数量没有固定公式,简单而言是“水多了加面粉,面粉多了加水”,缺少了强制性制约,有很多缺陷。全球范围内,一个国家的主权货币充当全球信用货币,会造成该国国家利益与提供全球公共产品之间的根本性冲突,所以国际储备货币体系最好的选择是超主权的特别提款权(SDR),但这种想法目前很难实现。没有一个全球的中央银行就不可能有全球的储备货币;没有全球的中央政府也不可能有全球中央银行。而次优的选择是多元储备货币体系。2011年,世界银行有报告估计到2025年国际储备货币体系或有三个场景:一是美元还是独霸天下;二是多元储备货币体系;三是SDR。该报告认为第二个场景是最有可能的,并且当时有很多专家也同意该观点。但现在来看,当时的想法还是太乐观,到2025年可能依旧还是美元占统治地位。但从长远来说,这个局面也不会持续太长时间。虽然美元现在提供了安全资产,但随着美国经济在全球经济中的比例不断下降,其提供的安全资产不足以满足全球的需求,其垄断地位会逐渐衰弱。在这过程中,人民币和欧元会崛起。至于各个国家内部,目前主要依靠双协调来克服信用货币制度的缺陷,也就是靠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协调,货币政策与宏观审慎协调。

对央行数字货币的若干思考

数字货币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当前的全球货币体系,但可以改变其局部状况,如改善当前跨境支付方面令人不满意的状况。各国央行数字货币(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ies,简称CBDC)可以协调建立统一的技术标准,以便今后互通。对此也出现了一些设想,如英格兰银行前行长卡尼提出的新型霸权货币(SHC),基于数字电子货币规则的创新,即eSDR等。国际清算银行将CBDC分成四类:第一类为直接型,由央行完全创建和管控;第二类和第三类是混合型、中介型,私人部门起一定的作用,BIS把中国的数字货币定义为混合性的;第四类是间接型(又称综合型),央行全部委托给私人,但是现在还没有一个中央银行采取这个办法。

中国的央行数字货币可以为人民币国际化提供一些便利,但人民币国际化主要取决于制度安排,并不是货币形态,所以要注意不要夸大数字货币的作用,要实事求是。

结束语

考察和理解货币仅仅关注其物理形态是不够的,必须放到货币制度的框架下进行分析。物理形态的演进不等于货币制度的突破。当前信用货币制度是各种货币制度演变的结果,跟当前的货币理论、货币政策密切相关。笔者认为,对信用货币制度的特点我们研究得还不够。最后还要警惕和克服“科技至上”主义,其表现是认为科学可以解决一切问题,用描述自然界的方法套用于人类社会,忽视科学可能会引起社会规范和伦理道德问题。反对“科学至上”和鼓励科学创新并不矛盾,“科学至上”与“反智主义”是两个极端,一个是认为科学解决一切问题,一个是完全不相信科学,这两个极端都是错的。

(本文作者为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评论加载中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1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