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长话支付2020:疫情、突围、合规


来源:移动支付网    作者:慕楚    2021-1-28 21:30

2020年,是非常不凡的一年。国家领导人在2018年指出“当今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在2020年显得格外深刻。

对于支付行业来说,相对于过去几年轰轰烈烈的断直连、备付金交存,2020这一年似乎平静了许多,支付牌照买卖、头部公司上市、支付罚单,成为2020年支付行业主要的新闻。然而,平静之下,暗潮涌动。借此,我们来长话2020年支付业的那些事。

疫情,引发的连锁反应

“没有哪一次巨大的历史灾难,不是以历史的进步为补偿的。”这是恩格斯的一句名言。

新冠疫情对全世界带来无疑是一场灾难,但同时也加快历史进步,支付行业也正在经历这一过程,一系列连锁反应在这一年发生。

抗疫序幕

2020年1月23日下午,武汉封城,全国“抗疫”大战打响。

2月1日,中国人民银行、财政部、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联合出台了《关于进一步强化金融支持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通知》,一共30条,也被称为“金融30条”,这一天是大年初八,迎财神之日。

包括银联、网联、支付宝、腾讯、拉卡拉、京东数科在内的头部支付企业,对线下商业减免手续费的同时,也踊跃捐款。对于支付行业来说,商户与支付企业是唇若亡齿则寒的关系。

疫情影响下,支付平台的交易量直线下滑,特别是主要为线下商户服务的收单服务商,交易量下降70-80%是普遍现象,更有甚者仅剩1成。

与线下商业同样遭遇重击的,还有火热的刷脸支付。

刷脸蛰伏

在经历了2019年的火热之后,2020年伊始,绝大多数人相信,这一年又将是刷脸支付激烈对抗的一年,二维码支付之后,巨头支付业态向金融IoT升级的重要一年。

然而,疫情同样给刷脸支付推广按下了暂停键,佩戴口罩就不能进行刷脸支付,这是最致命的。这直接造成了许多机构压货严重,与其他支付设备不同,刷脸支付设备的市场价格在1500~2000元区间,大型自助设备则价格更高,头部的服务商压货百万也是正常情况。

疫情也在让刷脸支付进化。

在产品层面,许多硬件服务商推出了刷脸测温的功能,并且更加注重对二维码支付功能支持的凸显;在算法方面,支付宝及微信支付升级算法,支持戴口罩时进行刷脸支付。在场景拓展方面,也向社保医疗、校园团餐领域扩展。

在业态上,相对来说,疫情给了微信支付进行产品升级的时间。2019年,产业普遍认为,微信支付的刷脸支付推广情况,与支付宝相差半年至一年的差距。一方面,业界传闻其摄像头品质出现了较为严重的问题,拖延了整体产业链的发展进度;另一方面,其自身的产品体验仍然欠佳,就如免输手机尾号功能,到2020年年中才推出,而2019年支付宝已经大规模应用。

除了巨头,疫情期间,整个刷脸支付生态也在逐渐丰满,一方面已经步入刷脸支付生态的设备厂商、SaaS商在此期间加快产品研发速度;另一方面,设备商、摄像头商、算法企业、主板供应商等新的角色不断参与。

疫情对于刷脸支付来说,是一次降温,在这“冷静期”,产品逐渐成熟,业态逐渐丰满,同时优胜劣汰也加速。

值得一提的是,11月1日,支付宝启动了围绕IoT设备铺设的“新蓝海计划”,刷脸支付战事有再起之势。

数字化来临

一场灾难,会带来毁灭,同时也伴随着新生。

2003年的SARS病毒成就了电商,而新冠疫情,可能会极大的推动各行各业数字化进程,支付行业也是。如果说2019年之前,移动支付完成了普及阶段,那么2020年开始,数字支付深入各行各业的血液当中,犹如水电煤,没人会讨论这些,但又是必需品。

在2020年3月支付宝召开合作伙伴大会,这是一期“云会议”,蚂蚁集团CEO胡晓明放话,计划用3年时间,联合5万服务商,针对服务业为4000万商家提供整合式数字化支撑转型。

银联在8月末,联合商业银行、主流手机厂商、重点合作商户及支付机构,发布首款数字银行卡“银联无界卡”,实现全流程数字化申卡、快速领卡。

每年一届的中国支付清算论坛在9月召开,央行副行长范一飞就表示,从信息化、市场化到今天的数字化,支付产业预计将迎来下一个黄金十年的跨越发展。

这一年,“数字化”成为支付行业的高频词,然而数字化如果缺乏了人文关怀,数字鸿沟开始出现了。

数字鸿沟

疫情使得“无接触”需求增强,防疫形势下,拒绝现金愈演愈烈,虽然央行多次提醒、惩戒,仍然屡禁不止,这也让不太懂智能手机的老年人举步维艰。某种角度来看,疫情加大了数字鸿沟。

9月4日,中央提出,要顺应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发展趋势,共同致力于消除“数字鸿沟”。

9月8日,央行科技司司长李伟在一次公开会议上就提醒业界,应该重视数字鸿沟问题,践行数字普惠金融。

9月24日,央行支付司司长温信祥在第九届中国支付清算论坛上,专题汇报数字鸿沟问题。

10月21日,央行行长易纲在“2020年金融街论坛年会”,也提及了数字鸿沟问题。金融机构不能不讲武德,“偷袭”不懂智能手机的老同志。

11月24日,国务院正式发布《关于切实解决老年人运用智能技术困难实施方案的通知》,强调不得拒绝现金,保障老年人基本权益。

一系列官方动作之后,消弥数字鸿沟会成为一个中长期话题,这也将深刻的影响产品形态,最近工信部就要求微信支付宝进行适老化改造。

赌博整治

2020年对跨境赌博的整治特别凶,这是许多支付行业人的共同感受。

4月9日,公安部发布《关于新冠肺炎疫情期间依法严厉打击跨境赌博和电信网络诈骗犯罪的通告》,该通告强调,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境外赌场、赌博网站加大对我公民招赌力度,一些不法分子大肆借疫情实施电信网络诈骗。该通告也从6个方面,打击这两类犯罪。

10月10日,公安部再次召开会议,部署“断卡行动”,严打非法开办贩卖电话卡、银行卡。

“中国人怎么能这么好赌”,时常有人如此感慨。早在春秋战国时,《史记•苏秦列传》就说齐人特别喜欢“斗鸡走狗,六博蹋鞠”。

疫情使得很多人待在家里,线上娱乐成为打发时间的好方式,网络赌博夹杂着电信诈骗便趁虚而入。在中国,除了澳门地区,赌博是违法的,但是在境外,许多国家或地区将赌博设为合法的。

东南亚赌博是较为猖獗的,对中国人的“揽客”也较为频繁。2020年7月,多家支付机构宣布暂停云南部分地区POS入网,并且加强存量监控,这就是为了防止POS移机,进而资金流入赌场。2020年12月,外汇局也通报了10起非法买卖外汇用于跨境赌博案例,这其中包含6起通过非法移机境外的境内商户POS机刷卡,非法买卖外汇用于跨境赌博活动。

整个2020年,支付行业都在打击跨境赌博资金链,防止境内资金非法转移到境外。

突围,暗流涌动

2019年,人人都说是最困难的一年,断直连、备付金集中交存完成,国际形势激变,影响国内商业环境。

但到2020年,抛开疫情影响,仍然是困难的一年,盈利模式单一的支付行业也在谋求突围,寻找更广阔的商业空间。

支付下沉

9月16日,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在京召开“收单外包服务机构备案系统上线启动会”,首批60家机构完成备案,其中包括银联商务、拉卡拉等持牌机构,也包括收钱吧、利楚扫呗等非持牌服务商。

备案似乎将持牌与非持牌机构拉在了同一起跑线,从商户的角度来看,谁能提供更优质的服务给我,我就用谁的产品,持牌与非持牌也许并没那么重要。

支付机构也在避免“管道化”命运,仅仅依靠套现、通道业务,合规压力大和可持续性难以为继。支付下沉成为这两年热门的话题,走进商户,靠拢场景,让聚合收单、SaaS、营销服务、跨境电商成为支付行业热门的发展领域。

此外,灵活用工在2020年也异常火热,李克强总理还强调,取消对灵活就业的不合理限制,引导劳动者合理有序经营。

灵活用工涉及劳务派遣、分账、税务等问题,可以从不同省市税务部门获得资质。一些线下地推的支付企业,天然的也有灵活用工的场景,可以细化到个体的代理商也需要通过灵活用工获得合法收入。

但是灵活用工也存在一些合规风险,一方面是可能对当地的税收情况造成冲击,另一方面是可能涉及洗钱,例如跨境赌博中的境内提现环节,就有企业假借灵活用工,虚开发票,模糊资金来源。

资本涌动

整个行业下沉的同时,大的机构也在尝试上浮,寻求上市。

截至目前,已经完成上市的支付机构包括拉卡拉、移卡、汇付天下,仍然在排队上市的还有银联商务、连连。聚合支付服务商收钱吧、跨境支付公司PingPong和支付设备商商米也在路上。另外还有处于监管风波之下的蚂蚁集团和京东数科。

此外,尚没有官宣,但“支付江湖”早有上市传闻的还有通联等支付企业。支付行业似乎已经步入了资本时代,通过上市,支付企业可以获得大量的资本注入,以此拓展业务,但同时也加剧了行业的“马太效应”,加速优胜劣汰。

而年底,汇付天下期望私有化退市,普遍看法是股价太低,融资能力低,而汇付天下在跨境电商收款、聚合支付商户服务上,需要大笔资金以支撑市场推广。想做好支付,看来挺消耗人力物力的。

有人深耕,也就有人退场。

2020年,支付牌照的买卖仍然是热点,互联网巨头争相入局支付业务。

拼多多与付费通、PingPong与浙江航天电子、字节跳动与合众支付、携程与东方汇融、快手与易联支付。

支付如一个围城,城里的人想突围出去,淡化支付标签,而城外的人想进入,为合规也好,开辟金融疆土也好。

新的变局

虽然对比过去几年,2020年的支付行业略显沉寂,但新的变局仍在酝酿。

谁都没想到,年初气势汹汹的条码支付互联互通试点,在后续的时间里,并没有实质性的事件发生,甚至有些试点默默叫停。随着抗疫成为社会主旋律,数字人民币试点此起彼伏,这事更是逐渐没了声音。坊间传闻,近期主要支付机构及两联还在成都开会讨论此事,尚不知结果,或许2021年会有动静。

不过随着数字人民币的脚步不断临近,其从本质上改变了现有的账户逻辑,间接的达到了条码支付互联互通的目的。此外,诸多互联网巨头加快收购支付牌照,并推出支付钱包的进度,许多人认为,又一场基于数字人民币的支付大战即将开始。

不过在笔者看来,有没有大战不知道,但数字人民币还是先解决盈利模式、商业化推广问题,没个三五年市场磨合期、政策研究期,也是比较难的。

相较之下,当下所面临的问题更值得关切。

其一,套现业务逐渐受限。政策上,2020年经济形势严峻,金融政策收紧,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在9月建立了套现风险信息共享和协作核查机制;市场方面,19家支付机构被多家银行“拉黑”,不再计算信用卡积分也成为2020年讨论的一个热点,银行打击“羊毛党”,也将影响支付机构对套现业务的战略评估,一些机构开始侧重聚合支付服务,早点上岸。

其二,外卡终于落地。美国运通在华机构,连通公司终于在8月揭牌,首批16家银行、6家收单机构加入其体系,目前来看,美国运通主营业务仍然聚焦在发卡,未来是否会考虑拓展通道业务,这一中国最乱、也是最赚钱的业务,也要看美国运通的智慧和魄力了。银联、网联后,第三家清算机构,也可能成为市场反向推动的第三条路。

其三,信用支付激荡。可能是由于2020年疫情影响大,居民生活对信贷需求增强,信用支付在这年特别火,美团月付、滴滴月付、字节跳动放心花、饿了么次次省等等,不同互联网巨头,根据不同的支付场景,争相推出信用支付产品。此外,7月,银保监会正式下发并实施《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银行也下场做网贷。在信用支付时代,支付的机会在哪里?监管是否会急刹车?一切都是变数,也是机会。

合规,何以为界

2020年,是支付行业小心翼翼的一年,合规仍然是主旋律,但同时还要合法。

合规与合法

一些支付人闲聊时说,以前,只是人行上门,查违规,罚款就好,而今公安也上门,罚款后还得抓人坐牢。

2020年4月,央行营业管理部对商银信处罚并警告,累计16条违规,合计处罚金额近1.16亿,这是支付行业最大的罚单。而在此之前,据财新网曾报道,一度有“博彩之王”称号的商银信,在2018年曾因为赌博平台开通道而遭遇公安上门,原实际控制人林耀被黑龙江七台河公安羁押半年,并处罚6000多万元。

藉此,七台河公安在支付行业“名噪一时”,业界也多传东北公安抓支付犯罪是最厉害的。网络上流行一个段子,一人想搞外快又不想被抓,于是流窜到东北沈阳,以为不在一线城市,犯事更不容易被抓,但犯事后还是神速被抓,谁可想中国刑事警察学院就在沈阳,可谓是刑侦之城。

而到2020年,“513徐州事件”是支付业最为关注的,此案本来是抓电信诈骗,代理商使用支付机构违规留存的个人信息进行POS电销,谁知信息泄露,公安寻迹上门。若干支付公司高管配合调查时,查出涉赌,顺带揪出了更大的跑分案。

此事震慑威力极大,一方面是电销POS屡禁不止,带来的信息泄露问题,会对支付公司运营带来新的麻烦;另一方面,支付公司都不经查,一个小问题,可能牵扯出过去更大的问题,全盘追责起来怕是扛不住。

数据合规

由于疫情的影响,“无接触”新形态,让电信诈骗更加猖獗,各行各业对个人信息保护格外重视,金融支付也是。

2020年,《个人金融信息保护技术规范》《个人信息保护法》(征求意见稿)》《数据安全法》(征求意见稿)》《中国人民银行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实施办法》等针对金融领域个人信息保护的法律及规范陆续发布,以“513徐州事件”为代表,这让支付公司感受到了个人信息保护的切身之痛。

此外,App备案也成为2020年的热门话题,公安部、工信部、网信办等机构轮番点名各家支付公司App,也出现了一些乱象。有的时候在A部门备案合规,在B部门却被点名批评;A部门要求不得收集某数据,而到B部门为了反洗钱要求却要求收集该数据。

App权限问题,其实是数据收集权限的问题,而数据则关系到业务开展。2020年4月,中央发布的《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将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数据列为5大生产要素,数据首次成为生产要素。未来,数据合规的监管大势下,支付业的业务开展也将形成新的边界。

何为本源

最后,可能是2020年最大的话题,蚂蚁集团上市遇阻。

前些天,央行副行长潘功胜针对蚂蚁集团约谈答记者问,蚂蚁集团的其中一个问题是,法律意识淡漠,藐视监管合规要求,存在违规监管套利行为。

不合规,是蚂蚁集团的一大罪。而监管对蚂蚁集团的整改要求中,支付业最为关注的还是那句“回归支付本源”,熟悉而又陌生的一句。

什么是“支付本源”?

在近三年的中国支付清算论坛上,范一飞都提及了支付本源。

2018年:推动市场主体在深化供给侧改革、回归支付本源基础上把可持续发展奉为圭臬,以规范发展和质量建设为抓手,力争做出更多的一流产品、服务和品牌。

2019年:要回归支付业务本源,规范与其他金融机构合作行为,严格遵守人民银行的监管要求。

2020年:支付产业数字化发展虽然具有融合性、智能化特征,但绝不是任性发展、无序融合,必须坚守安全底线,从事金融业务必须受监管、必持牌照,持牌机构务必回归业务本源、聚焦支付主业。

做好产品、服务和品牌;遵守监管要求;不能无序融合。这或许是答案的一部分,为了让风险可控,2020年,金融科技监管试点也开启。经过蚂蚁集团的合规约谈之后,自上而下,支付行业新的时代已经开始。

那么什么是支付?什么又是支付本源?

本文为作者授权发布,不代表移动支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未按照规范转载者,移动支付网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评论加载中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1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