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2020年线下支付之:熵


来源:移动支付网    作者:冰凌    2021-2-1 19:49

2020年是艰苦卓绝的一年,新冠疫情在全球肆虐,改变了我们传统春节的庆祝方式,“过宅年”成为独有的过年方式。打开视频“云监工”“云聚餐”、十天内“火神山”“雷神山”拔地而起、全球性的疫情物资调配。我们在为英雄落泪的同时也在为中国制造崛起而点赞。2020年带口罩成为了常态,改变出行方式和生活方式,也让线下支付面临全新的机遇和挑战。

一、“支付黄金十年”的四梁八柱

支付的黄金十年没有准确定义,笔者认为从09年到19年是支付的黄金时期,大批优秀企业涌入并发展壮大。“支付黄金十年”是支付从业者的辛苦奋斗和时代共同缔造:

1.08年国际金融危机席卷全球,而我国快速恢复,并每年实现GDP的快速增长,经济活跃,消费需求旺盛,这为支付提供了发展的基础。

2.人民银行和银联等基础业务系统搭建完成并平稳使用,银联卡品牌影响力逐渐加深、开放第三方支付收单牌照扩大从业人员。

3.银行服务重心向零售业务倾斜,信用卡业务成为银行的主要业务之一,银行加大信用卡发卡量,为支付受理提供先决条件。

4.小额信贷市场需求由来已久。

1)传统银行的信贷制度和信贷成本问题造成了其难以覆盖个体消费和小微企业。

2)国内经济的迅猛发展和产业结构的转型,服务业比重逐年增加,小微企业在市场经济总占比愈发明显。

3)90后成为主流的消费群体,提前消费概念深入人心,消费活力旺盛。

综合多方面因素共同推进和促进了市场的蓬勃兴起,使得支付行业发展迅猛。

二、2020年移动支付继续蓬勃发展

2020年随着疫情的蔓延,无接触支付消费更加普及,云音响等收款产品被市场青睐,轻便的收款工具和体验式收款成为市场主流。

1.移动支付使得线下支付分工更加明确

传统银行卡支付是以卡基和POS收款组合完成收款,移动支付是通过手机扫码完成支付。移动支付的主要参与方:收单机构、传统设备厂商、聚合服务商、SaaS服务商、互联网企业、物联网厂家。新的参与者加入提升了市场活力,同时促进产业分工合作,提升效率。

2.移动支付为SaaS系统服务提供可能

SaaS系统服务是基于云服务的一种软件服务方式,在餐饮、酒店、零售等行业有广泛应用。移动支付的兼容性可以和SaaS有效的结合,形成支付闭环。SaaS为线下支付增加了场景属性,使其更加贴合市场需求。在疫情影响下,线上消费团购,直播迅猛增长,而线下支付有萎缩的趋势,增加SaaS是支付公司抢占线下市场的必然选择,没选择不得不选择而已。

3.出海是今年支付不变的话题

2020年支付热度词,跨境支付绝对可以上榜,跨境支付是2020年支付市场最热的话题,出海是在国内支付高度竞争的基础上寻求第二增长点。疫情是个洗牌的过程,挺过去的公司不仅要有足够的资金和资源,更重要的是在战略层面上布局长远,跨境出海是响应国家“一带一路”的基本思想,与中国制造业一起走出国门面对世界竞争大潮。

三、2020年支付之“熵”

1.支付乱局已定,增“熵”开始

“熵”是一个物理变量,热力学第二定律是一切物体运动的根本规律之一。2020年是“熵”剧烈变动的一年,疫情的影响,消费习惯的改变,国内外环境的变化都影响着线下支付的选择与进程。支付的乱局主要是,大规模的市场扩张,头部支付机构可以控制产业上下游快速占据市场,同时费率战排挤同行造成了支付市场不良竞争。

2.大规模扩张乱象丛生

线下支付从业者主要可以分成三类:

第一类:微信和支付宝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坐拥海量资源同时依靠移动支付时期的先发优势是线下支付市场的新兴势力。

第二类:银联商务和拉卡拉为代表的第三方支付公司,凭借着灵活多变的政策深耕线下支付市场。

第三类:银行是支付的老兵,见证了中国支付的完整进程。

三类共同组成了目前的线下支付市场,中国经济每年都在增长,消费性支出快速扩张,支付交易的增长迅速。但支付市场从业者众多,想扩大自己的份额都用尽浑身解数。快速的扩张难免出现违规操作,交易额与风控几乎成为每个支付机构的灵魂拷问。

3.支付市场创新乏力,大者恒强愈发凸显

线下支付市场的场景创新抄袭成风,费率几乎成为唯一的竞争手段。线下支付市场是一个规模市场,只有扩大市场规模才能收获利润,大型支付公司以低价策略打压其他竞争者,大者恒强,最后的结果只能是费率一低再低,无力创新。

4.2020年“数据驱动支付”是否是伪命题

数据驱动支付并没有官方定义,笔者认为数据驱动支付包括两层含义:

一是以支付数据为原始数据之一,推动与其他行业相互结合行成新型产业发展。

二是引入其他数据以校正原始支付数据推动其支付的合规和区域预警。

比较成功的数字驱动支付的案例就是以手机支付数据为收入依据,解决餐饮贷款问题,有效的解决了原餐饮行业无法贷款的难题。

数据驱动支付虽然有很好的实践,但大范围推广和复制还是有漫长的路要走,首先数据的准确性无法考证,人工造假成本较低。其次缺乏相关的参考数据模型和数据架构,无法校验和比对。同时“数据驱动支付”在很多行业出现了违规的使用,大数据杀熟的案例屡禁不止,数据安全和合规使用无法保证。数据驱动支付,是否真的适合支付,我们不得而知,数据的安全与合规使用同样更值得我们去审视、深思。

四、金融创新在线下支付行业悄然兴起

1.支付格局的变化

支付的格局变化主要可以概括为三多一少。

1)多渠道:传统以银联清算渠道以为主,随着互联网和扫码支付的兴起,网联应运而生。2019年连通公司成立,2020年万事网联也在积极筹备,Visa的入华应该只是时间问题,多渠道的建立给传统清算组织银联以压力同时,也是银联国际化进程的必然选择。多清算渠道的搭建为线下支付公司提供了更多选择,让支付在变化中推陈出新。

2)多角色:2020年最火的经济无疑是网红经济,其兴起的背后是中国制造业积累的爆发。而网红经济、社区团购,新的支付分工正在发生,支付机构、系统服务商、代理商、软件服务商、硬件服务商等分工将更加细化。

3)多维度:支付不在是一个一维的市场,越来越多的场景化的支付更加融入,刷脸支付,手掌支付、数字货币等新兴支付技术,将更加丰富立体化支付。

4)少卡片:线下支付对于卡片的依赖越来越弱化,扫码支付攻城略地,银行卡已经在支付场景中很难出现。

2.人脸支付是否是未来的主流支付

笔者以为,人脸支付不会成为线下支付市场的主流支付方式,至少在目前不会。虽然人脸支付的优势不容忽视,无接触、支付速度等都具备优势,在高端或者特定场景(如校园、景区等)适用,但并不适用于广泛的支付市场,对于人脸支付我们应该理性看待,既不妖魔化也不神圣化。人脸信息的滥用不容忽视。人脸支付的主要瓶颈是设备的成本,人脸终端的成本在1300-1500元不等,对于目前的支付手续费来说可以算是高端产品,无法大面积普及。

人脸在其他行业的应用广泛,其中具有代表性的包括:人脸农业-牛脸识别、猪脸识别,人脸医疗-医保终端,人脸安防等。但是很多从业者偷换概念,认为这些都可以和支付相结合,盲目的宣传,鼓吹概念,这种方式严重损害了新兴的人脸支付。人脸支付就像我们既需要粗粮,也需要细米。人脸只是在某些场景下的选择,支付是一个细分的市场,一杆枪打天下的时代早已经一去不返。

3.数字人民币是支付市场的惊天变革

数字人民币是央行2020年的主攻方向之一,随着各地试点的稳步推进,数字人民币将成为未来的又一种支付方式,数字人民币主要的改变是账户体系和交易体系,是货币溯源确认机制的有效手段。数字人民币采用双中心,中心化的区块链认证机制来解决货币溯源这一千古难题。对于央行的货币调控三大法宝:宏观市场调控、再贷款、再贴现起到有效补充作用,增加了对货币损失,基础货币的定位和调控机制,其在金融方面的意义远高于线下支付。数字人民币的推广是我国无纸化货币的又一进步,可能决定未来支付的又一走向问题。

4.支付细化建立场景

笔者反复强调支付市场是一个分工市场,未来的支付一定是小而美。支付不能离开场景的搭建,支付一定会有强者出现,在大众支付市场上强者恒强是无法改变的,但是在细分市场上,专注和专一才更为关键,在细分市场上找到自己的定位可能是未来很多支付机构探索的方向。

5.跨境支付是未来也是希望

跨境支付是支付市场不变的话题,“走出去”是未来长时间值得深耕的领域,中国的国际地位愈发显著,在IMF的话语权也更为重要,“一带一路”“人民币出海”等经济策略的调整也为其带来更多的发展机遇。支付机构经过国内的海量客户磨炼产品,出海优势显著。目前,国内支付已经以移动支付为主,海外以IC卡支付为主,这里笔者并不比较两者优劣性,笔者认为,两种支付方式,只是受理方式的不同,并不存在先进性的问题。IC卡非接支付快捷、便利、安全性并不输于移动支付。跨境未来需求会逐渐扩大,我国的主要进出口汇款还是掌握在国际支付机构手中,我国的服务行业转型面向世界服务竞争是我们这代支付人应担当的使命之一。

五、正本清源,支付需要回归本质

支付是金融行业中的细枝末节,支付主要起到辅助“数字化货币”媒介交易,提升交易流通速度的作用。而支付在商业银行资产负债表中隶属表外业务,但是其风险仍不容忽视。支付监管体系需要辅助支付回归支付本质。盗刷、洗钱、资产转移、赌博等风险事件层出不穷,支付监管体系需要更加细化,设立直接监管机构防止出现责任不清,职责不明,重复监管等问题。笔者一直强调支付是商业的“水和电”,是支付的本质,支付机构应该是赋能商业,帮助商业提升服务效率。做好基础支付设施的搭建,只有清楚自己的定位才能更加有效的规范边界防范风险。

2021年是支付变革的一年,笔者估计2021年支付市场会再创新高,中国经济健康持续增长,中国的产业架构和金融体系改革在稳步进行中,消费性支出每年快速扩张,因此支付交易是一个永不枯竭的市场。2021年数字人民币的推行将进一步推动支付市场的发展,“内循环”“外循环”双循环的经济构建使得支付的市场需求更加旺盛,支付可补充信贷市场的功能将进一步放大。2020年有支付机构退市,也有上市后股价一路高歌,还有在排队上市。上市只是企业某一时间的选择,退市上市并不代表什么,哪个更适合自己只有自己知晓,但资本市场活跃也说明支付市场的朝阳。

2020年我们经历了太多的磨难,但是我们在困境中“宝剑锋从磨砺出”,在苦难中“积土成山”磨炼内功,2021年同样也会很难,历经风雨,从容而过,当再回头时会有“闲庭信步晚来急,踏花回望现南山”的闲适。

本文为作者授权发布,不代表移动支付网立场,转载请注明作者及来源,未按照规范转载者,移动支付网保留追究相应责任的权利。
评论加载中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1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