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货币发展的中国机遇与中国方案


来源:中国信息安全    作者:杨东 陈怡然    2021-5-12 10:26

一、数字货币发展的国际态势

发展数字经济、建设数字中国,是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的一项重要内容,其中明确指出,完善货币供应调控机制,稳妥推进数字货币研发。随后,习近平总书记在《求是》杂志上发表重要文章,强调“积极参与数字货币、数字税等国际规则制定,塑造新的竞争优势。”《中国人民银行法(征求意见稿)》规定,人民币包括实物形式和数字形式,为发行数字货币提供法律依据,防范虚拟货币风险,明确任何单位和个人禁止制作和发售数字代币。随着上海、广东、江苏、北京等地推进“数字货币”的试点应用,进一步释放了国家积极推进数字货币落地的信号。

纵观全球数字货币的发展态势,基于各国在国际货币金融体系中不同处境,导致了对数字货币的研发态度也大相径庭。美国对数字货币一直呈现出含糊不清的态度,对以脸书为代表的商业机构发行的加密数字货币显示出了谨慎的监管态度。目前国际金融货币体系由美元主导,美元在外汇储备、跨境支付、贸易结算等各个环节都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地位。一旦数字货币被应用于跨境支付结算,将很有可能重新构建起一个绕开美元的全新的世界货币格局,从而在很大程度上削弱美国在全球金融市场上的主导地位。

欧盟、日本、加拿大等其他国家和地区也在观望。欧洲央行表示在2021年决定是否启动数字欧元项目;日本也在2021年开始本国央行数字货币测试的第一个阶段。对于这些国家而言,即使不进行重大变革和发展也不会影响自身的相对优势,反而数字货币革命对未来全球的金融发展格局带来了极大的不确定性。

中国、委内瑞拉、柬埔寨等国家则明显对数字货币表现出了更加积极的态度。这些国家希望通过建构数字货币体系,提升自身支付效率、解决金融安全性和财务包容性等问题,同时在新一轮的数字化国际竞争中掌握主动权,进而推动当前以美元为主导的世界货币秩序朝着更加多元化的方向发展。目前中国不断加快对央行数字货币(DCEP)的研发进度,并将数字货币上升到了国家战略层面。中国法定数字货币的研发进度已明显处于全球领先水平,DCEP目前已在全国多个城市试点应用。

因此,不同国家在全球金融体系中的不同地位决定了其对数字货币做出的反应,亦说明了数字货币之于未来的国际竞争、重塑国际货币体系的重大意义。根据国际清算银行最新的报告,不管是美国还是其他的一些发达国家,对于数字货币的态度都从之前谨慎、模糊,甚至抵触逐渐转变为积极应对,越来越多的国家都开始加入这场全球数字货币的竞赛中,可以说,一场关于货币形态的革命正在悄然拉开帷幕。因此,抓住这一历史窗口期,以数字货币为关键点,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和金融改革意义重大,也是新时代构建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必然要求。

二、数字货币发展的中国机遇

(一)以法定数字货币实现人民币国际化的必要性

第一,目前全球跨境清结算系统主要依赖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和纽约清算所银行同业支付系统(CHIPS)。美国在长期的发展中逐渐控制了这两个系统,并以禁止美元交易作为对他国进行金融制裁的手段,维护其在国际跨境支付体系中的霸主地位。由于SWIFT系统在国际跨境支付清结算中的支配地位,导致其存在技术更新缓慢、支付效率低下等问题,一直以来也广受国际社会的诟病。虽然我国目前已经建立起人民币跨境清算系统CIPS,但该系统跨境信息交互传递环节仍然依赖SWIFT系统,因此对我国的金融安全存在一定风险。如果以法定数字货币作为国际贸易结算的中介,点对点的传输模式有利于避免当前跨境支付系统中存在的问题。

第二,2020年12月1日,脸书在其官网宣布将超主权数字货币Libra更名为Diem,先发行锚定美元的单一货币,锚定其他货币和锚定一篮子货币的Libra则会在稍后推出。从最初锚定一篮子货币的Libra1.0到之后的2.0版本,不难看出脸书为了能够符合监管要求作出了极大妥协,可以说如今的Diem放弃了最初超主权货币的设想,仅仅作为美元的数字化载体。脸书在全球拥有超30亿用户,其巨大的用户体量和平台影响力能够为其数字货币的推出提供广泛的应用场景。同时,随着调整后的Diem进一步合法合规化,将极大地提高其通过各国政府的审批和监管的可能性。在这种情况下,Diem已经失去了超主权货币属性,其不仅不会动摇美元的地位,反而会支撑美元在全球的流通,巩固美元在平台经济领域领导地位。如果Diem顺利发行,对我国在数字时代的发展将会产生不利影响,因此,为了应对Diem给全球金融体系带来的巨大冲击,防止我国在新一轮的平台经济挑战中处于不利地位,必须加快对我国法定数字货币的研发,抓住目前各国对Diem摇摆不定的态度,实现我国法定数字货币的顺利出海。

(二)以法定数字货币实现人民币国际化的可行性

第一,在以美元为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下,各国不仅无条件地向美国上交铸币税,还承担因美元币值不稳定带来的风险,被动地接受美国经济政策给自己带来的损失。2020年,美国实行无限量化宽松政策对全球经济带来了经济波动,使得世界各国愈发失去对美元的信心,加速了全球去美元化的进程,具体表现为越来越多的国家开始减持美债,放弃锚定美元,增加非美元的外汇储备以及使用非美元的货币进行跨境的交易和结算。这场全球“去美元化”的运动给其他货币提供了生存和发展的空间。在原有的国际货币体系下,一种货币想要撼动原有的货币体系而成长为新的世界货币显得极为困难,而以新型信息技术为支撑的数字货币使跨境支付中的点对点交易成为可能,从而降低了货币转换成本和使用惯性,为人民币国际化提供一定契机。

第二,从历史演进逻辑看,率先占领某一市场往往能够建立起一套更有利于自身发展的规则,并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享受到规则给其带来的红利。当前,我们正处在由工业革命到数字革命的重要转型期,可以预见到,未来国家间在数字货币领域的竞争将日趋激烈,如果一个国家数字货币的运行机制和实施方案能够被更多国家接受和认可,就会在未来掌握更大的主动权和话语权。目前数字货币尚处在发展初期,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在该领域掌握绝对的主导权,率先掌握法定数字货币的发行、流通技术,并制定出相应标准和规则的国家,就会在新一轮以数字货币为基础的数字化国际竞争中抢占先机。一个没有数字货币的国家就会容易失去对其货币政策的控制。因此,我们应当抓住数字货币研发、应用和推广等方面的先发优势,进一步加大在后期科技创新投入、底层运营逻辑和上层运行规则的研究力度,实现在数字货币领域的进一步突破。

第三,2020年11月15日,我国与亚太14个国家正式签署了《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作为全球最大的自由贸易协定,RCEP在人口数量、贸易规模、经济生产总值上在全球占到了较大比重。RCEP的签署,将会极大加深中国与亚太各国之间的贸易往来,促进区域一体化整合,加强区域内各国之间进行双向直接投资,扩大双边本币结算规模与双边本币互换规模,从而增强货币区域国际化水平与贸易结算地位。由于对RCEP签署国中的大多数国家,中国都处于贸易逆差的地位,在该区域范围内中国有大规模输出人民币的机会。可以预见到,未来东盟国家间合作将会进一步提高人民币作为贸易结算货币的比重,甚至不排除人民币成为该协议框架内的锚定货币的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将极大拓展我国法定数字货币跨境流动的空间。我国政府应当抓住RCEP签署给人民币国际化带来的机遇,以我国与东盟各国家贸易和投资往来为依托,利用数字货币合作的契机,构建基于央行数字货币的区域性跨境支付系统。

三、数字货币发展的中国方案

第一,加大对数字货币的研究力度和技术创新。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稳妥推进数字货币的研发”。此处使用“数字货币”,而非“法定数字货币”或是“数字人民币”的表述,可以认为此处数字货币的含义可以是指包括法定数字货币、加密数字货币、数字稳定币在内的广义上的数字货币。一方面,加快法定数字货币的研发无疑是我国数字货币战略层面的重中之重,另一方面,Diem的出现预示着不依赖国家信用的非主权货币同样具有一定的发展空间,鼓励阿里巴巴、腾讯、字节跳动等数字平台加快研发锚定我国主权货币的数字稳定币,也应当被纳入我国的长期发展规划中。当前以支付宝、微信支付为代表的移动支付在用户基础、技术运行和场景试验方面都已走在世界前沿,如果能够将其在该领域的丰富经验转化为全球数字货币竞争中的先发优势,积极参与到跨境支付的竞争,将很大程度上在实现我国跨境支付“走出去”的同时,更好地应对以Libra为代表的私有数字货币对我国的挑战。

第二,完善国内运行机制,积极参与国际规则制定。一方面,数字货币以全新形式突破了传统货币理论与监管框架,为保障数字货币顺利落地需要完善我国相关的法律法规,尽快对现行法律法规中有关人民币的规定进行相应修改和完善,如对相关法律中法定货币的定义、性质与定位进行一定的调整,将法定数字货币纳入法定货币范畴,协调好不同形式的货币之间的关系。此外,还应对法定数字货币发行、流通、管理中产生的问题加以规定,明确法定数字货币的发行机构地位、关系及其义务,以更加具体和完善的体制机制回应数字货币在未来运用于实践中的制度需求。另一方面,落实“积极参与数字货币、数字税等国际规则制定。”需要在国际上推动和建设多边数字贸易治理体系,积极参与数字贸易领域多边规则协商,制定有利于我国数字平台跨境输出服务的国际规则。充分发挥与RCEP区域内和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贸易合作的优势,首先在一定范围的区域内建立起数字货币的交易和运行框架,继而在更广泛的国际社会中掌握数字货币领域规则制定的话语权。

第三,构建“冷—热钱包”支付体系。在用户支付账户中设定“冷钱包”与“热钱包”两种形态。其中,“热钱包”是在互联网基础上进行货币存储的数字化钱包,类似于目前的支付宝、微信支付等电子支付形式,是具有“中心化”性质的支付形态。“冷钱包”与其相反,是以区块链技术为基础,由法定数字货币发行库实行离线管理的钱包形态。与“热钱包”相比,“冷钱包”由于可以避免互联网病毒以及黑客侵入,更加安全可靠。同时,“冷钱包”具有“去中心化”“分布式”的特征,是我国建立以数字人民币为基础的跨境支付体系的可考虑路径。在运行方式上,通过在不同场景中赋予数字人民币“中心化”以及“去中心化”的不同属性,即使用数字人民币进行跨境支付时,以去中心化的点对点的方式完成货币的跨境流动,在入境时,将其转化为符合中国国内中心化的数字货币体系。从而达到货币进入中国境内时能够实现央行对货币的有效管控,而在进行国际流通时避开SWIFT系统和各国金融机构监管的双重效果。

这需要我们在技术上建立起一套以数字货币为核心,同时具备“中心化”与“去中心化”双层布局的支付网络,在借鉴区块链技术的基础上对其加以改造,将我国法定数字货币支付网络与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相连接,实现绕开美元以数字人民币为基础的跨境支付体系;同时,提高人民币作为双边贸易计价结算货币的地位,可以考虑以大宗商品跨境交易为突破口,借助各种区域贸易协定鼓励开展国际合作,构建起一套绕开美元的新型国际支付清结算体系,在推动国际货币秩序多元化发展的过程中逐步实现人民币国际化。

(本文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区块链研究院执行院长杨东;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陈怡然)

本文转载目的在于知识分享,版权归原作者和原刊所有。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评论加载中
相关文章

月点击排行
关于本站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手机版
Copyright © 2011-2021 移动支付网    粤ICP备11061396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602000994号